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四十九章 莺出西梨
    “不行不行,这如何使得?先前出手相救老汉我已感激不尽,怎能再留下来参搅此事。”一听李飞白说要留下助阵,苏老汉连连摆手,“这你死我活的争斗,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叫我如何安心。”

    “苏老伯修为,比那姓金的如何?”李飞白也不接这话,只往下问。

    “修为相去不多,在火灵力的精纯上却是远远不及。。。”

    李飞白在心里点了点头,沉思一阵,“老伯说体内被那厮下了禁制,你觉得,以我两个助了,能化去否?”

    “族里族老都被拘了,就留我一个被支使了活儿,却是未曾对我下重手,还留得一些法力来听他使唤。”苏老汉默默在心里掂量掂量,“先前在私底下试过多次,自己一个力有不逮。若有小兄弟助拳,倒是可以一试。”

    “如此就好!”李飞白与陶红儿对视一眼,“我好友的伤势,以苏老伯的见识,不知多久能好?”

    “那红啰猪们,空有这异禀天赋,却是懒散懈怠的性子,不思进取,从未见出过什么好手。此种音波之能本是世间罕见难敌,落在他们手里。。。没有几个的联手施为,难有什么让人忌惮的。公子不必担心,这小兄弟只是从未碰过这样的,措不及防,神识受了些震荡,今日对阵那样的情形,歇息个两三日自然无妨。”

    “既然老伯这样说,此事不是大有可为?这两日,咱们不妨好好合计合计。。。”

    。。。。。。

    翠罗江北岸,临江滩涂上,几位绰约中透着几丝英气的女修飘然而至,驻足观望。

    行在队首的女修,一席青素长裙,芙蓉出水,轻点黛眉,徐徐临风,若轻烟绕柳。

    “师姐,此次千里迢迢跑到这连云山来,一路跋山涉水,也未见有什么特别的啊。”

    “就是,这连云山,却是少了咱们那里的婉婉温润,总觉得尘气太重。”

    “妹妹们不必多言,只管跟着就是。尚未过得翠罗江,过去之后再议。”排头的女子一拢耳鬓,“此去,距那曜华宫的地界越发近了,都警醒着些,不可再疏懒了。走!”

    提气一纵,翩翩御起,后面几个随后跟下。临水之际,运起疾驰之法,几道身影,婉若绯霞,凌波而去。

    。。。。。。

    西梨山,半壁葱翠半壁白。静立如玉。梨花胜雪处,但闻莺啼,青翠如沐里,点点花映。风轻云柔,挽山而行。袅袅烟气自流转。。。不见高绝,只有清心。

    千净观,养心殿内,香烟轻饶,却是掩不住两个道姑愁眉。

    “这返虚之劫,还真是。。。扰得人心困,唉。”

    “竟然心执之处,就要去除,也难怪,师尊只怕也是琢磨不定是否劫数吧。。。只是不知,怎样才算是过了呢?”

    “此等心劫之事,旁人哪个能说得清?恐怕不到最终破除殆尽之时,谁也不知是是非非。。。我丹道一门,地火却称不得最精,怕就是师尊一直耿耿于怀,难于放下的,才会起了这汇取各地火精的念头。”

    “既然不知是否劫数,依我看,也只是除个心病。要不,也不至于只是四下去寻了便罢。恐怕师尊也是心如明镜,只求念到,能过了心坎就是解脱吧。唉。。。”

    “也不知筠阳几个,如今怎样了。”

    “筠阳第一队,前往曜华宫,总觉得不妥。前番刚刚出了火灵之事,那晏舒定然谨慎小心,多有防范。。。偏偏也就是那天曜晶,天下太过闻名,强压各方火种。幸得师尊也知那边近来的情形。”

    “此次,倒是为难了几个丫头了。若不是晏舒那厮忧虑多疑,心性不佳,我们也好随个过去。。。毕竟是妖乱之地。”

    “凡事都有盈缺,他那夫人却是****过人,这也说得上是一份天补。”

    “呵呵,说的正是。谁也不曾想,前脚去他那儿探访回来,才看了他寡欢的脸子,这才多久去,后脚就要去取火精。。。也不知那几个丫头,能弄回什么样的火精来。”

    “师妹放心,那连云山,地底熔浆应是相连,我已交代了筠阳,离的远些去也无妨,有青云鼎在,多费些时日的事,一样取来。省得冒险。”

    “青云鼎?师姐竟然放心让她带走青云鼎?”

    “此次师尊虽说未曾强求,既然走了一遭,自然还是极尽最好。曜华宫经了那一次,定然将那护晶之阵固之又固,敛精聚气。几个丫头不得靠的太近,不借了此鼎神力,恐怕难成。我已嘱了筠阳,只需寻了与那天曜晶相连一脉来,假鼎之力,无需涉险,一样也可聚来火精。。。”

    “世师姐此言固然有理。。。连云山妖纵蛮荒之地,但愿不要出什么差错。”

    “走前我还给她了天丝索,明知不去靠近,只是耗费时日的事,又不是去抢。。。再三嘱咐她几个,就如寻常历练行走一般,那几个我连真正意图都未讲明,只让筠阳见机安排就是,到时候也省得弄巧成拙。”

    。。。

    “莲儿。”

    “在。”打外面进来一名俏生生的女童,“姑姑。”

    “去将炉内的香换了。”

    “咦?”对面的道姑一脸诧异,“你何时弄的这侍童来?好生喜人。我没看错,这是一只麋鹿?”

    “正是,这却是上次出外之后带回的。看得心里怜爱得紧,在这里,也免了外面的风吹雨打。”

    “甚好,甚好。。。”挡不住女人天性,两眼盯着,哪儿流连得开,“也亏得师尊开明,不在这人、妖之份上计较。”

    “嗯,这些个名门大宗,哪个及得上师尊。。。就知道师妹会喜欢,此次一去千里,定然所遇颇多,只为火精,旁的都不需操心,只管随遇机缘。是以,我也嘱了她几个留意呢。”

    “倒是让师姐费心了。”

    。。。。。。

    “来取赤岩山的火精?”听了筠阳的话,几个叽叽喳喳的嬉笑霎时一静,哔哔啵啵的火堆旁,几个面上都是一紧。本以为就是出来游历一番,女孩儿家,一路上游山逛水,只若莺燕出巢。这一说,顿时没了那嬉闹的心情。

    “是往曜华宫去取?师姐,我可是听说那里前阵子冒出过火灵,真有此事?”

    “嗯,这个来时,师尊倒是说起过,先前还专为此事去过一趟曜华宫。”

    “真是去曜华宫?一个好好的火法圣地,却被妖人占了去。。。”

    “就是,依我说,这地方给了咱们千净观正好。若我以天曜晶的火力炼丹,说不准,也炉炉都是八九品的天丹。”

    “只怕那天曜晶根本不是你我可以操纵的吧,你这丫头。。。”

    “都瞎想什么,去曜华宫。。。那里可是咱们几个随便就闯的?恐怕连人家门都进不去。。。真是无知无畏,那曜华宫晏舒,可是修界四返虚之一!与师祖齐名之辈。”

    “此次师尊专有安排,咱们只需循了照办就是。来日就下手,四下寻了熔浆地府,找出与天曜晶连通紧密的来,再做打算。只要不去触及曜华宫的大阵就好,到时自有办法。”

    。。。

    筠阳一席话,几个老实了一阵。看筠阳盘坐入静,不由切切私语起来。

    “哎,你说,这次会不会遇上那个叫晏风的?”

    “哈哈,怎么入冬时节,突然有了春意?”

    “去去去,都说是修界新人里的佼佼者,我只是问问,看你往哪儿想。。。那可是妖人。”

    “哦?那你怎么不问那个许逸?还问一个妖人。”

    “只怕是许逸后面排得太长,想也轮不上了吧。哈哈哈”

    “你们真是无趣,没一点正经!”

    “说你呢,没一点正形。。。哈哈哈。”

    火堆旁,又是一阵捶打嬉闹。

    。。。。。。

    赤岩山外,风转云流,蓦地,凝出一道壮硕身形,凌空静立。

    “晏舒,出来一叙。。。”

    “嗯?”房中晏舒突地一惊立起,肃然一愣。转而身形一虚,消逝而去。

    这是。。。袁神通!这袁神通,竟然不声不响来此不远,连自己都未察觉。。。心下说不出的滋味。不过,这气息,还是返虚不假。这厮,闭关这许久,此次却是依旧无功。却不知他又是劫应何处。

    “袁兄出关,知会一声,小弟自当前往拜会,却劳烦跑了过来。。。”

    “左右无事,孤家寡人的,转转舒坦。哪像你这日子,倒是过得惬意。”

    “晏舒拍马也及不上袁兄的洒脱,却在这里笑话小弟。”

    “你可曾应劫?”

    “袁兄正是问到了心里。小弟至今,尚不觉劫在何处,越是平静,却心无定法。”晏舒被这一问,正是戳到了点上,“却不知何种为劫?应了可有甚名状?”

    “呵呵,你这问的。。。我若明透,何苦还困在此境?这劫,无定无名。来时不知,应过自然心有超然之感。我也是突地有了物外感应,才觉到是自己应了一劫,然而回头去找,却连自己应在哪里也自不知。。。”袁神通微一摇头,面露无奈,“这真是该来时会来,妄寻无益。。。清远与梵心两个,可有什么动静?”

    “都是如那古井无波,一点消息也无。”

    “都是这般。。。还真是一幅清平太世。。。”袁神通眉头微蹙,“该似这般?”

    自顾低语一声,许久无话。

    “该似这般?”晏舒听这一语,心下忽地一震,似明不明,仿若点透了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