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四十八章 行不得
    是日清早,李飞白三个凭江而立。峡内四季如春,却挡不住江面风凉,伫足乱石,终归到了离去的时刻。似乎跨了这江,就是跨入了另一方世界。

    昏死中被海明月携了来此,回首望,竟然连赤岩山的方位都有些模糊。来了此地,宛如草草经了一场无法醒转之梦。于他人来说,连个过客都算不上,只若风扯一缕乱云,扫眼而过。于几个,却是魇了心扉,翻不出那离恨惆怅。

    “左右就是此处了,流缓面窄。”

    “唉。。。”自打经此一别,莽莽的万钧少了许多叫嚣,总是有意无意叹起了气,“飞白,姐姐,你们说,这修行,到底是修什么玩意。。。”拿起手中棒子,在水中搅搅,愣了一会儿,突地举棒朝天一指,“啊。。。”一声长喝,拧身而起,“当当当。。。”将四下里的乱石击碎了一片,喘息立定,“呸!过江!”

    一番发泄,让李飞白两个也是暗爽,一扫心底郁郁阴霾。“走!”提一口气,相视一眼,抬脚点地。

    “呦,小心!”将起的身形急急一顿,只听“嗖!”的一声,一支利箭擦身而过,没入水中。

    “什么人!”三个一惊,在此地也有了一段时日,还未见过旁的修士来此。竟然在这时遇上!

    不用去找,一阵疾行之声已是由远及近而来。须臾之际,六名修士已来至不远。分明是往这里赶的?

    被人扰了,本来无心去管,只是三个这一看,却不约都收身立定。

    眼前,一老一小正被四只怪模怪样的猪妖追赶?这猪妖,连形都未化成?浑身赤红,肥头大耳,獠牙外翻,鬣鬃如针。几块破麻布在身上裹了,一副愚昧不开的样子,手下却是一点都不弱,刀棍刚猛,虎虎生风。

    前面老者顾着女娃儿,且战且退,以一敌四,却是有些施展不开。朝自己几个急急奔过来的女娃儿,一手拎了一张大弓,后背箭壶,几乎与身长,已是空空如也。圆扑扑脸蛋上满是严肃,却无惧意,跑几步,看看老者,又去开弓搭箭。一把抓了个空!

    “囡囡还不快走!”

    “哥哥姐姐,帮帮爷爷呀!”

    小女娃没了箭,急得一跺脚,扭头又对着三个急急喊一声,“姐姐!哥哥!”把大弓一抡,反身扑了过去。

    “不可,快走!”老者急催几句不见听话,心下一闪神,顿时被追来的四个打得一阵手忙脚乱,支挡不及,硬生生拿肩扛了一记棍击,侧身怒喝,“走!过江!”

    “噌!”“噌!”“噌!”没有一句话,连个相视的眼神也无。李飞白三个拧身,疾驰而上!

    “多谢小兄弟援手!”边打边退的老者听见风声,眼前一柄飞剑,一根巨针已朝对面打去,转而,一道身影抡着棒子“倏”地蹿过,砸了过去。

    “哥哥,打他!”

    这几个莫不是脑子有病!碰见斗法躲都躲不及,竟然还冲了上来!“几个小子,少插手,留你命在!”

    “呸!妈的!”万钧身形直直撞了上去,“当”的一声,已经迎上了一个手里的棒子,威怒暴喝,“你也配拿棒子!”直接磕得那厮倒翻了出去。

    这边李飞白,陶红儿也不搭话,一身神气冲天而起,一人接下一个。一剑,一棒,一针,场上瞬时逆转,势如山倒。

    “毛小子还不收手!敢挡金上人的事儿,想死不成!”对面被三个一身锐不可当的气势一震,心虚气短,立时乱了阵脚,原来也不是擅斗的主。

    “打他,哥哥,杀了那个猪头!”后面的女娃儿,看得仿若自己是出手之人,手里大弓左右抡个不停。

    正喊着,这边陶红儿和李飞白已经灭去两个。剩下两个一惊,虚晃一下,“住手!住手!”闪身往后,退出十几丈去。

    “哪走!”万钧垫步就上,只听老者急呼,“小心!那是啰猪!”

    “什么啰猪,啰狗。。。”还未等万钧话完,突地,前面退去的两个站定了身形,撒手都扔了棒子去!

    “咦?”干什么?万钧身子一缓,被对面弄得一愣。只见那两个微微一蹲,双手按膝,张嘴深吞一口气,猛地一咽,突地猪嘴大张!

    “呜噜呜噜。。。”一阵音波冲了过来。

    “啊!”措不及防,迎面对上,万钧神海一震,噗通一下倒在地上。头昏脑涨,两眼发晕,只在那里捂头打滚,哪里还站得起来!

    “万钧!”李飞白惊呼一声。

    “小兄弟小心,那是音波,专击神识!守心闭识!”老者已然错身而上,张嘴大吼,双手挥舞往外拍出。

    “哼!”李飞白闷哼一声只觉得脑海中紫幕一颤,星光闪映,却是无有什么感觉。扭头看看陶红儿,也是面色沉静。不由心下安定。

    再看老者,张嘴对吼,不停拍掌。挡在最前,有些吃力,还自无事。那女娃儿在几个后面,离得远些,也是双目圆睁,一样的张嘴运气大吼,有前面老者挡了大半,憋的脸蛋通红,所幸也未中招。

    看起来愚笨不堪的猪妖,手下更是不怎么样,竟然还有这样的手段!果然各有天赋,不可貌相。

    “恐怕平日里没少拿这个害人,今日就该还了报应!”李飞白冷目一扫,掐诀运剑,幽黑灵剑若游鱼一般,划出一道暗影,绕过音波,直取两只啰猪。

    竟然还能御剑!两只啰猪一口气刚刚吐完了,正要接气,突见黑剑在空中绕了过来!心里一慌,这口气就续不上来。此功无用,没了依仗,也不打招呼,各自掉头就跑。

    此时再跑,哪能快得过剑!须臾授首。

    。。。

    “唉。。。是我提醒的晚了,连累这小兄弟。”老者在一旁扼腕不已,此时却没有什么立竿见影的法子。

    不想临走,会遇上这样的事。

    万钧此时犹在地上捂头,闭目辗转。这。。。李飞白看看陶红儿,过江的事儿眼下是不用想了。还是回去,赶紧助万钧缓过神来。

    “没事,没事。。。”万钧听得身侧几个的动静,推开李飞白的手,强撑了坐起,却是挡不住头疼欲裂,又是一晃,“呃!那几个,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小兄弟还是躺下说话吧。。。”

    老者伸手一把扶过,“那是红啰猪。要说,也是我们这连云山西北的老族,与我火光兽一样,世居此地。平日里游手好闲,倒也无甚恶行,两厢无事。”顿了顿,叹了口气,“自打那金姓恶魔来了,却是泯灭心性,跟去做了下手。。。这音波的手段,却是啰猪天生俱来的。”

    “既然世代相处无事,而今怎么。。。”

    “这个,说起来,话就多了。呆在这里却是不妥,不如先寻个地方让小兄弟歇下吧。”老者伸手将万钧扶起。

    “也好,老伯还是随我们来吧。”李飞白接过手来,一行就这样又转回了洞中。

    。。。

    “我火光兽,天生亲火,据祖上相传,原先,也是居于那天曜晶不远,只是后来。。。这些不提也罢。移居此处,乃是此地下熔洞,却是与那天曜晶所处的,连通一气,可说是一脉同源。只要不往前去,触了曜华宫的大阵,我族却有旁的不可比拟的先天之能,一样也可汲取晶石之能,虽然量少,了了百十人,也可维持。”

    “事情变就变在那金姓恶魔身上。唉。。。”老者伸手,抚了抚在一侧靠着睡去的女娃儿,满眼疼爱,“十数年前,那金姓恶魔初来此地。口说身体有恙,须得借火疗伤滋养,族老见他确实不妥,也就应了下来。”

    “不妥?”

    “那厮。。。似是魂体不全。身体有恙,看起来修复艰难,连带修行都甚是缓慢,十几载过去,及如今修为也就是不足筑基。只是,也不知那厮是功法奇特还是天生异种,一身火灵力却是精纯的很,非比寻常。。。初到此地,只说是借地养伤,都未多想。”

    “当时,还真的布了一座聚灵法阵来。要说此阵,倒是真正神异,专引火气精华,精妙独到,连族老也未曾见过。那厮平日只是坐修,甚少行动,大伙儿又都受了此阵益处,还都心生感激,也一直无事。谁知,那曜华宫突地爆出火灵之事。。。”

    陶红儿看看李飞白,却见他也正扭头看过来,还真是,说来说去,竟然又扯上曜华宫去。

    “火灵之事一出,那曜华宫加固大阵,此地自然也受波及,熔浆之中可取的火灵精华日少。唉。。。此时才知那厮的真正嘴脸!趁着族老不备,拿住几个,竟然逼了族里以体内火精供养。。。我族亲火而生,失了火精,哪还有活路。。。”

    “竟然如此歹毒!这,这等修法,不就是彻头彻尾的邪魔之道!”

    “可恼那啰猪一族,不知怎地,就和那厮搅在了一起,助纣为虐!真是啖之犹不解恨!”

    “此次还多亏了几位小兄弟援手,救下我这囡囡就好。。。”老者将女娃又往怀中搂搂,“在下。。。还有个不情之请。却不知几位,来日能否带了囡囡一同过江去,寻个地界搁下。”

    “老伯此言何意?我等再如何,何如你带她在身边?”

    “。。。族中如此境地,我却须搏上一搏!”言及此,老者眼中,闪过一丝决然狠色。

    李飞白胸中一热,抑不住热血潮涌。看看地上也自昏睡过去的万钧,扭头看陶红儿,正看着老者怀里瓷娃一般的囡囡出神。。。

    “此事,不妨商议一下,或许还有更好的计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