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四十六章 翠罗江
    海明月的话,几个听得似懂非懂,然而事实就在眼前。原来所谓的芥子须弥,是这个意思。

    说完这些,海明月也没有再继续的意思,方才自己那句话,似是自问,转而就陷入思索。洞外,传来涛鸣,也不知被带至了何处。万钧把自己的储物袋一揣,转眼就忘了此事。爬起来,转到了洞口。

    李飞白看看陶红儿。若是真如海前辈所言,这留画的前辈先贤,还真不是一位普通人物。关于这不知名的前辈,先前几个也是猜测过多次,只是凭手里可见的那些东西,却是一无所获。也不知这海前辈是否会有所发现。

    看这位海前辈似是精于炼器,又不吝赐教,李飞白不禁心里打起了盘算。眼下让几个奇怪的,可不止是画儿啊。自己的剑和万钧的棒子,同样是诸多疑问。这样的机会,恐怕不会好遇,不如也来问个究竟?

    至今想起那日对抗火灵之时的异状,还是不禁心里发毛。本是打算来温养这剑的,结果那一下弄得,再不敢将剑纳入气海去了。真是太过吓人。

    想到此处,抬手召出飞剑,却不敢太过打扰,只想着等这位高人回过神来再说。不料剑才召出,海明月即刻转过脸来,“咦?这是何物?”

    李飞白一愣,面上一红。这剑,如今未贯法力,黑呼呼一条不足尺把。。。是前辈未曾看清?竟然得了金丹前辈如此一问。。。“这个,这是晚辈灵剑。”

    “废话!”海明月翻了一眼,“我问这剑怎会有这大的凶性?拿来我看!”

    李飞白不由脸红到了耳根,赶紧勾了头递上。后面陶红儿实在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海明月接过剑去,仔细端详了半晌,不住嘶嘶吸气,就是没个话来。转而运气注入,须臾就收,看看李飞白,“这剑,你是从何而得?”

    “正是那画中所出。”

    “。。。”

    “前辈看出什么?”

    “未曾。。。奇怪啊?”海明月副将目光投向这剑,“连这是何种材料都未看明白。。。侵淫炼器这许多年,今朝还真是开了眼。”

    连材料也未看出,这话?是了,那日在谷中,那许逸也有此一言!真有如此玄虚?“前辈可曾看出,这剑上凶性从何而来?”

    “也是不知。。。”海明月紧皱眉头,“你这剑,生平仅见!”抬指在剑身轻轻抚过,“竟然未有一丝旁杂的东西参入。。。纯粹如斯,非金非石,却又如此坚韧。。。这样的东西,我连听都没有听过。就算是那被人传如神物的太乙金精,恐怕也只能如此了。。。”

    “这凶性,恐怕就是这炼材自带。。。”

    “晚辈曾有一次,见此剑探出个黑乎乎模糊不清的东西,仿若灵物一般。。。只是前前后后探查了无数次,再不得见,一无所获。”

    “哦?”海明月也是一怔,“有这样事儿?”仰头似有所悟,低声自语一般喃喃不已,“怨不得。。。看来,只有一个可能。这东西,恐怕是从某个神异东西体上所取,就这样直接锻成了?”

    想到这里,海明月顿时愣神合不上嘴去,那得是何种神物身上,才会有这样变态的东西!或许真是自己孤陋寡闻,从未听说什么身上的东西有这般坚韧的。。。

    “前辈?”

    “呃,想不通,想不通。。。”海明月从神思中转回,使劲儿摇了摇头,“这应是从某种凶物体上所取,那一丝似灵的东西,与之浑然一体,恐怕不是修为高出这物,任谁也看不出来。”

    竟然还有这样的说法?简直太过神异!李飞白听得摸不着头脑,“那这剑,晚辈是用得还是用不得?”

    “这倒无妨,”海明月又抚了抚黑剑,撇了撇嘴,“就算有灵,此灵也是无识之物了。。。若不然,以此物这般厉害的样子。。。莫说是你,这剑,连我也是摸不得,更别提御使了。”

    这么邪乎?李飞白连接剑的手都有些迟疑了。万一这灵哪天要是冷不丁就有了灵识,自己岂不是。。。这不就是带了个随时会噬主的家伙?

    “呵呵,”海明月看这小子样子,知道李飞白心里顾忌,“怕了?你以为,似这种神异的东西,说有灵识就有了?哈哈,要是如此,自上古至今,那些个神异物种岂不是满天下横飞乱跑了?凡是夺天地造化之物,想有一线生机,都是千难万难啊。。。”

    。。。。。。

    剑的事儿,就算是有了个不是说法的说法。懂得了一些可能,却是更加弄得人如坠雾里。只是,心里有些惴惴后怕的同时,再看这剑,却是不一样的感觉。怎么看怎么顺眼,怎么看怎么不凡。也算是去了一个小小的心病。

    经了这些,李飞白几个对这海前辈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对于这锻炼之道的见谛,绝不是平常所能及。

    “这明宣宗,是以炼器闻名的?”

    “不曾听过这样的说法。。。”陶红儿也是满心的纳闷,“如海前辈这般的,恐怕不会多见吧。”

    这些东西,也只能私下猜想,哪儿敢拿出来乱问。

    还有那个宁离前辈,见了那画儿的神异,竟然感极而泣。若不是背后许多难解的故事,何至于就这样激动?自从入画之后,就一直神不附体的样子,在洞口遥望,而今都是一日过去,还未醒转。

    都是他人背后故事,而今却是莫名有了因缘,指不定哪天,就有了果。。。

    。。。。。。

    “此地就是连云山偏北的翠罗江。”海明月几个站在洞边。眼前不远,即是一条奔流不息的遄流,直冲西南而去。虽是浪急飞溅,却是水清见底。两岸滩涂尽是乱石。对岸,又是一片莽莽群山。

    “连云山本就是绵绵无际,那赤岩山,也未得管得过来。过了此江,再往北不远,就出了连云山的范畴。不过,那一块儿,却是人迹罕至,妖据颇多,是一乱地了。再往西北去,可至西梨山,那倒是一处妙地。你等若是真无甚落脚的好去处,那里也是不错。”

    海明月看了看几个,原先一行五个,而今就剩三人,不见了那仙芝和红发的小家伙,又被曜华宫追命,不用去问,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而今欲将离去,却也需交代一声,“西梨山那边,有千净观在,却是修界有名的丹药圣地,不妨去哪里探探,指不定会有收获。”

    此话,自然是针对了陶红儿。对于那魔气,自己知之不多,也只能这样指一条路了。

    “不过,你们这伤,我却是觉得,还是该在这里好好将养停当再走。过江的乱地虽然也无什么可怕,以你们的修为,还是谨慎些好。”

    “多谢前辈指点。”

    “好了,不必如此,也是缘分一场。我观你那画儿,收获颇多,总不能光拿好处。就此别过吧。”说完,两人身形一闪,御空而去。

    三个在洞前,静立许久。复转入洞中。

    此处虽然不是那赤岩山的辖地,毕竟有过那一场,三人哪里知道曜华宫中人的心思?只觉得不安,却不是久居之所。那海前辈看得透彻,临行一言,倒是指了出路。

    暂且将养吧。此去,真得寻个地方,潜心修炼了。

    。。。。。。

    “我说苏老头,说起来,咱们也是老相识,我才给你个机会出来转转,你可别给我玩什么花花。”江边乱石堆上,一群手持刀棍的猪妖正对着旁侧的老者指手画脚,“让你找相通的熔洞,你跑到这江边来。。。若是惹了金上人不快,恐怕你我都不好过。”

    “哼!”老者身边的女孩对岸猪妖一哼鼻,伸手拽拽老者的衣袖,“爷爷。。。”

    “囡囡莫怕。”老者轻轻抚抚女孩的头,“熔洞在地下深处,村子附近都已寻遍,几处可通的,先辈也早已寻出通了。再要找,自然是遍地撒网。有没有熔洞,和地上有没有水有何关联!”

    “别欺我们不懂,溜着江边走了足足半天,以你们火光兽的本事,还会确认不了?”领头的猪妖将手里棍子往地上一捣,“别怪我没提醒你,都已经出来半月了,若是再没个结果,到时候金上人发狠,你我谁也兜不住。”

    “要寻,自然就寻个大脉,我也得几相比较才是。而今法力不畅,自然耗时还吃不准。既然你们心急,不如回去弄个定分尺来,届时再来探过,必有结果。”

    “有那玩意儿你不早说。”

    “哪有此物?这个却需从头炼制。”

    “胡扯!炼制?那得炼到什么时候?”

    “也快,十来日即可。”

    “走走走,只要有用,赶紧回去弄去。”

    。。。

    “囡囡记得今日我给你指的那处地方了吗?”

    “当然记得!”

    距江不远的一处山中,几处石屋灯火昏黄。石屋后,一座石洞,隐隐有光。石屋外,几处篝火通明,却是几队猪妖,在那里胡吃海喝。

    一处石屋内,白日所见的那一老一小正在灯下低语,“过个一段,这江流渐缓。到时候爷爷还带你出去,你就瞅个机会跑去那里,过了江,去寻你爹爹。”

    “爷爷不一起?”小女孩瞪大了圆溜溜的双眼,“爷爷不走,囡囡也不走!”

    “哎,胡说。囡囡先走,爷爷要在这里打啰猪。打完啰猪就去找囡囡。”

    “囡囡跟爷爷一起打!”小女孩扭身,打门后翻出来一张大弓,足足比她高出半头,“这个囡囡会使。”

    “拿就拿着吧,”老者一想,也不阻拦,“那你到时要听爷爷的话,要不你这宝贝弄丢了,可找不回来。”

    “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