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四十四章 一波三折
    明白了后面这许多的事儿,哪里还有那么多话说。又悲又怒,却无处说去。

    彩衣自然能明白几个心里难过,只是而今各自的立场,容不得自己乱说什么,人家也不爱听,“我可保晶儿在赤岩,绝不会有事儿,你几个,好自为之吧。。。”

    说完,召出那彩云,携了垂头丧气,闷不吭声的金晶儿,“后面的修士,我自会与你们挡回去,你们还是速速收拾了,远离此地为好。此事现在正在风头,留得性命,才有今后打算。”言罢,起身离去。

    “哼!”万钧一把挣脱了李飞白,抡起棒子,“嗵!嗵。。。”一阵乱砸。乱木横飞,土石激射,犹难泄心中之愤!

    “嗷!”运气一声长啸,声震林樾。

    李飞白仰首望天,心底里乱如刀绞,却无言。此际,万里无云,直看得人沉沉憋闷!

    “唉。。。”抬手御剑,唰地将身侧巨树削下一块,运指疾书,“未及登顶日,莫欺少年迟!”忽地一拳打上,留下一个深深拳印。

    扭身招呼了在那里看两个发泄的陶红儿,拽了万钧,疾驰而去。也不知该往何处,只管远离此地再说。

    。。。

    三个离去不久,谷中慢悠悠驰来一人。正是在宫门外,都散去之后,慢慢悠出来的那个。赫然是一名金丹修士。

    “果然如大人所料,嘿嘿。那厮也是倒霉,本想着可以邀个功,却被仙子逐回。哈哈哈。。。”左右看看几个留下的痕迹,又看了树上李飞白留字,“呦,还待来日登顶吗?小子,那也得有那个命活到那一日啊。”

    说着,仰起头,竟然也像金晶儿那般,仔细嗅了起来。片刻,定神往前一望,正是几个疾驰而去的方向。

    三个心里都憋着口气,正是无处发泄。这一路飞驰,也不停歇,直到提不起气来,才愤愤地往地上一坐,大口喘气。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将那愤懑吐尽!回头看看,竟然不带停歇地一口气跑出了五峰来。

    一行五个,不辞遥远来了这连云山里,等来的,却是一场任人宰割的别离。

    坐在那里,三人无话。陶红儿翻开金晶儿留下的包裹,那些平日里最喜爱的晶石珠宝,堆得耀眼。。。“咦?这是。。。”一堆珠光宝气里,赫然躺着一只锈迹斑斑的铁镯!这厮,竟然把这心肝宝贝也留了下来!

    陶红儿手握铁镯,顿时泣不成声。

    “唉。。。不是留话说要来日登顶吗?还哭哭啼啼。。。”几个只顾伤心,竟然未觉到有人来了近前!一惊之下抬眼看,正有一人凌空而来,缓缓落在几个面前。斜眼瞄着三个,犹如在看死人。

    来人竟是金丹?哼,曜华宫,还真是有够小心的。

    李飞白与万钧同时蹿了起来,召出法器。“红儿,速退!”话刚说完,只觉得浑身一紧,犹如身陷泥沼,已被来人锁得死死,哪里还动得了?

    “唉。。。何苦。让她一个人这样走了,不是回头更加伤心?你们这些小子,既然情投意合,何不一同投胎,路上也好有个照应。”来人一副懒洋洋的神情,“还有一个小的呢?”左右不见,一皱眉,“那就你们先来吧,也是不错哦。”

    陶红儿看看李飞白两个,这又不知是第几波人来?相互看了,脸上都是苦笑,五味杂陈。却真不知,如今晶儿都已去了,自己几个,到底是哪里,竟然值得曜华宫如此用心?

    李飞白冷冷一笑,身不能动,法力却未禁锢,心念一转,“红儿可知镯子祭法?今日哪怕就此了结,也必倾尽全力!万钧,打。。。”

    陶红儿看了,眼一红,费力点了点头。抬手,掐诀,缓得犹如幼儿学字,咬牙扛了那束缚,将铁镯一丝丝打了上去。

    万钧听得李飞白喊话,就欲拧身,抽了几抽,却未能动,憋红了脸冲不出去。眼前黑芒一闪,见李飞白已是御剑而去,将棒子一丢,也御了出去。

    “哼!”对面修士无意阻拦,看戏一般,任由陶红儿使了吃奶的力,一点点将镯子送上头顶。一道白色光幕垂下,将三个拢在其中。

    再看那过来的飞剑和棒子,简直就如老妪引针,颤颤巍巍,慢腾腾送了过来。不禁一笑。

    临死,还鼓弄这无用的东西。懒懒看完了,随手如驱蝇一般一甩,一股法力卷了那黑剑和棒子,忽地丢出几十丈去。又看这光幕,略有些意思。两指一并,一道法力向光幕打去。

    “嗡。。。”光幕颤动欲碎,镯子却是受了击打,兀自转起,又补了回来。陶红儿与镯子息息相通,此时却如遭重击,霎时面色惨白,没了颜色。

    “东西不错,放在你手里真是埋没。”随手一击却未溃散,那修士颇为诧异,仅此而已。说着,手下又起。这次,却是正经凝起了法力。

    “轰!”

    尚未打出,凭空一声巨响,地底突地一震,四下里树颤石滚,顿时荡起腾腾的尘土。

    “怎么?”李飞白只觉身上束缚一松,显然那金丹修士也被恍了心神。陶红儿被这一震,险些乱了控法,丢了镯子。不由一脸惊悸,什么动静,如此骇人!

    地上几个,连同对面的金丹修士,都愣在了当场。

    “轰!呼啦!”尚未回神,又是一震!

    几个正在猜测,十几丈近里,又一阵惊天动地,石土飞扬,连带几株树木掀翻,枝叶横飞。

    “嗖!”随着这漫天的乱石飞土,一道身影急急从地底蹿了上来,就要夺路而去,正看见这边几个身影,“道友,援手!有宝相赠!”一晃,闪至近前。

    “哪儿跑!”地上几个还未反应是怎么回事,地下“嗖!嗖!”又蹿出两道身影,看前面修士蹿至李飞白人等身侧,忽地御了过来。

    一前一后,两头堵了,一番扫视。停下才看清,却是一男一女。李飞白三个这时一看,顿时愣住了。

    那曜华宫修士此时哪里还不明白,竟然被人借挡,来的还是两名金丹!气不打一处来。哪会傻站那儿被人当枪使。也不搭话,手下运法一卷,携了李飞白三个,速速朝一旁退去。

    唉,倒霉!若不是要抽取这小子的火灵之气,一巴掌拍死走人,多省事儿!

    “嘿嘿,有趣!”那女的突地一笑,“今儿个还真是热闹,既然如此,就都别走了!”扭头冲男的丢一句,“一人一个。”说话间,竟然众目睽睽之下突地隐匿不见!再现时候,已是在曜华宫修士身侧。

    “瞬移!”眼前突然冒出的劲装身影,把曜华宫的吓得失声喊了出来!这女子分明也是金丹,竟然有如此骇人神通!丢下几个小的,急往一侧蹿出十来丈远。随即唤出一柄灵剑,精光闪闪,身遭盘旋。

    这女子,忒是吓人!

    这当儿,急忙去扭头看那边动手的男子。方才就觉得眼熟,不及细看,这一看却是认得的。不正是前些日子还来宫里拜访,明宣的海家少爷。

    幸好幸好,认得就好,这女子刚才那一手,吓出了一身冷汗!“姑娘停手!在下曜华宫李安。正在此地办事,无意插手你等。”说着,朝远处一喊,“海少爷,请明示这位姑娘。都是自家人。”

    “那还不帮我先拿下眼前这个。”海明月这句答的,好生出彩。直把这李安听得愣了去,接不上话来。你两个这种身手,两个打一个,还用得着我?理虽如此,话却说不出。正犹豫,海明月又是一声,“还不快快帮手!“

    “道友,勿听小人之言,出手援我,自有宝物相赠!”

    “唉。”李安心里暗叹,话都到这份上,怎好袖手旁观,“我来了!”说着,手下灵剑御起,就朝那逃窜修士击了过去。

    “还真是认得?”劲装女子俯看一眼地上几个小的,还未远走。却是有意贴着那李安,并不离去。

    玉手一挥,手中匕首“嗖!”地划起一道红芒,也朝那厮打去。

    李飞白三个方才就看得明白,这追出来的,正是那日在明宣湖边见过的两位。听着劲装女子和海明月明里暗里的意思,竟然是要顺手相救的意思?还等什么,三个迅疾转身,朝圈外疾驰而去。

    此战再无一丝悬念,三路夹击。几下里,那厮就被海明月玉笏一拍,狠狠砸在地上。眼见没了出路,两眼欲血,“宁离贱人,纳命来!”大吼一声,突地浑身气息暴涨,面色殷红,朝着劲装女子冲了过去。

    “离儿,速退!”海明月欲阻,却迟了一步,抬手一掌朝那修士打去。临死孤注一掷,这厮要碎丹自爆!

    这边的宁离,李安都变了颜色。哪会看不出来,不想这厮竟如此决绝!

    宁离连闪两闪,朝一侧急退,李安也顾不得地上的几个,急急朝后退了出去。幸好目标不是自己。

    那修士冲至适才两人立处,却是再控不住。“轰!”半空里若灵力风暴一般,炸了开来。四下里被狂暴的灵力碾过,空中肉眼可见的阵阵扭曲,顽石成粉,树木若被倾轧。地面一震,却是沿着适才被打穿的洞穴,地裂一般,“轰隆”一声坍了下去。

    李飞白三个尚未行得远去,直觉后面不对,脊梁发冷,毫毛倒竖!还未待回头,被空中压下的气浪卷了,直直坠落,掉进了坑洞之中。

    幸得如此,泄了些许劲力,若是还在实地,被那灵力碾过,恐怕已是肉泥一堆。即便如此,被灵力气浪卷落,砸在坑壁,径直昏死过去。三个嘴角,血水如注。

    “海少爷,此间事了,李安别过了。”这边三个金丹倒是跑得够快,受些冲击却无甚损伤。李安朝海明月拱手一礼,转身就要离去。倒霉!碰上这事儿,人都出手帮你打杀,总无话说了吧。

    四下里一看,却不见三个小的。“哼!”量你们也跑不到哪儿去。

    “你问了明月,我却还没有谢过你呢!”蓦然,耳边响起女子话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