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四十二章 火灵印
    莫不是这地宫暗处还有人监视不成?却怎么也觉得不太像。此处是曜华宫重心要地,必然是护阵重重,每日众多弟子云集修炼。何况,自己几个是晏风带入,而今站在这栏台之上,那烟气缭绕,庞然耸立的青红岩看似眼前,实则足足还有百来丈远。

    几个神桥若还需要这般监视,这样的地方,也太过可怕了些。。。

    扭头看看身侧的几个,都无甚反应,再看陶红儿,依旧闭目,气息平缓,也似没什么感觉。奇怪,难道只是针对自己?

    左右都看不出什么,复又凝神去看那若巨眸一般骇人的青红巨岩。

    此刻幻阵之内,那火灵却是止不住一阵骚动。

    打阵内往外所见,这穹洞之内,除了青红岩,还有那一道地裂,却是再无他物。

    明明就剩自己,除了那个红头发的,偶尔还会过来,这洞,不是废了吗?今日这感觉,真是奇怪?怎么觉得近里就有一个,气息与自己相同的呢?自己看不见他,却能准准的感觉!

    既然来了近里,为何不来找我?虽然这个兄弟那般弱小,兄弟就是兄弟。不会找不着自己出生之地吧?我来帮一帮你。

    火灵在那幻阵之中,一阵穿行,眼前分明已经御出了老远,怎么就还看不见呢?这气息竟然还在远方一般。

    又自御行一阵,看了看眼前突显的天堑,火灵不得不定下身来。这个地方,我却过不去了,每次只要一起身,就被莫名地吸引坠地,怎么也挣不出去啊。

    又感觉一下远处的气息,还在那里未动。。。唉,好不容易有个兄弟玩耍了,却见不到。。。是了,这里我越不过去,恐怕你也进不来才对!怪不得一直在外面。等我变得再强些,能越了这坎的时候,我去找你!

    火灵定了定神,犹豫一阵,正欲转身离去,突然又转过身。等我再出去时候,指不定你又跑哪儿去了,我上哪儿找你?

    在原处来回御转几圈,一番思量。

    对,给你留个记号!这样你就跑不了了,嘿嘿。

    抬手,也是似模似样的挥舞一番,犹如修士掐诀一般。转眼,单手在那火气乱蹿的身影前凭空一托,小心翼翼的样子。留个印记,跑哪儿我也找着你玩。这火灵,怪模怪样地嘿嘿一声,又自凝了神,锁了外面那道气息之源,运法一打,空空荡荡的就那样一甩手。。。

    外面栏台之上,陶红儿静立足有半个时辰,缓缓睁开双眼。

    “怎样?”

    “还是回去再说吧。”陶红儿脸上,看不出一丝波澜。

    也好,几个实则都在等着陶红儿,那晏风,踱至一边,看出些什么,也未问询,毕竟只是几个神桥,任如河,恐怕也弄不出什么花样吧。也是静等。

    李飞白正欲向晏风谢过,突地,只觉那一道盯着的精神猛地一锁,瞬时,身子忍不住一凛。急忙忍了,仰天闭目。

    “飞白小兄弟,有什么不妥?”

    这变化,怎么会逃过晏风的眼睛。

    “无甚,看这青红巨岩,如兽蛰伏,甚是骇人,恍了心神。竟有些不舍了。。。”李飞白心下被这突如其来的感觉弄得惊惧万分,方才就猜测了许久也没个结果,不想临走,竟然突然来了这一下!草草自查了身体,也无一丝不妥?这是怎么了?

    弄不出个所以然,也猜不出这感觉究竟是从何而来。。。真是奇了怪!隐隐不安,也只能忍了。忍不住回头,深深看了一眼那青红岩。石隙中,正有一道红色火影闪过。。。

    “呵呵,飞白身具火灵力,来至这天曜晶前,有些感慨?却没那个福分啦。”陶红儿插上一句,众人笑笑,结队而去。

    。。。

    “感受一番,觉得如何?”回了住处,几个都围了上来。此次去那地宫,瞧个稀罕只是其次,心思却都在陶红儿身上。

    “有用。。。却也无用。。。”陶红儿脸上,显出一副模棱的神情,轻轻皱眉。

    “姐姐这话说的,听不懂。”万钧一挠头,直盯着,只等后话。

    “感应一番,引那天曜晶的气息入体一试,那魔气果然息宁不动,没了什么动静。。。只是,也仅是如此。半个时辰,心无旁骛,只是这样两厢对立着。或许,若是天长日久,每日守了,倒会见些成效。毕竟,这魔气无根。。。”陶红儿缓缓说着,也是不敢定论。

    “那就天天来不就得啦。”

    “弟弟说笑,普天下,眼瞅着心想着这天曜晶的,得有多少?都来守着?”陶红儿不由被这话逗得一乐,“这本就是一试而已。看来,机缘却不在这里呢。”

    转头看向李飞白,“飞白适才,突地似有所感?”

    “只是奇怪,自打入了地宫,见了那天曜晶,时不时觉得被什么盯着,心里不安而已,倒没什么。”

    “有吗?”晏云翻眼想想,这地宫里面到底是怎么安排的,自己还真是不知道。看看金晶儿两个,都摇摇头,却没什么感觉。只能作罢不说。

    “我那蝶姨而今也在宫中,原本想见了她再回去找你们,既然都来了,明日,我就去见了,把该问的都问了。蝶姨周游天下,见多识广,指不定一说,不只是神乐山,还扯出其他也不定。”

    哦?这倒是个好消息。几个顿时又来了劲,心底多了些期盼。

    。。。。。。

    第二日,晏云就要去寻彩衣,一出门,正碰上自己哥哥在院中徘徊。

    “哥哥今日无事?”倒是少见哥哥这样。

    “呵呵,正好无事。。。”以晏风的性格,说是试手,毕竟自己已经筑基,对面一个神桥而已。自己话少,而今又不是十分熟络。主动去找,却是有些说不出口。竟然就在院里发起了愁。

    “我正好有事出去一趟,既然没事儿,不如。。。哥哥带几个转转?等我回来找你。”

    晏风一愣,这真是,来的正是时候,“你喊了几个来吧,昨日说是试手,不如今个就去校场。过了手,也好有个底。”说罢,心里不由松了口气。

    “嘿!正好,正好!”

    试手?说实话,昨日提起来,李飞白心里就有些痒痒,就算不为火法,能和这样的人物交手,也是机会难得。毕竟这位,在修界年轻一辈中佼佼有名。

    “还请晏大哥指教了。”

    “谈不上指教,”心底另有打算,晏风略一尴尬,“随我来。前面正好是处旷场子。”说着,足下一点,身子拖起残影,一晃而去。

    “好!”眼见晏风如此迅捷身法,李飞白不禁一热。旋即提气而起,追了过去。

    “不错,果然法力浑厚过人,底子倒是扎实的很。”晏风背手观了,一声赞叹。殊不知李飞白心里滋味,自己前段突飞猛进的修为,哪里是一点点修上来的,还不知道顶不顶用。。。夸的正是自己心虚担心的东西。脸上一红,错过话去,“晏兄,请了!”

    晏风也不搭话,却也不取兵器。两手掐诀一舞,身前腾起一道火烈灼焰,渐渐凝实,挥手遥遥一指,一束红芒朝李飞白“倏”地激射而去。“我压了修为,你只管放手来。好好感受一番。”

    虽是随手而为,却自势若流矢,李飞白哪敢大意,侧身闪过,正要御剑出去,却见那红芒如活物一般,在空中一旋,不离不弃又兜射过来。心下大骇,这,竟然将打出的法力凝神控使,如活物一般!

    对面只是亮亮手,让自己体感而已。随手已是如此,真正施手斗将起来,又是何种威势!

    暗暗凝起心神,既如此,我当全力施为,不然,也只是走走过场,枉负了此次机会。心中思定,剑势肃然,直取那道红芒,一触之下,即知不可一下击散。也不硬撼,掐诀运神,渐退之际,剑势斜撩,“嗖嗖嗖。。。”只取巧势。霎时,空中黑剑化为道道虚影,绵绵不绝。红芒在此撩击之下,渐淡渐弱,终是散去。

    “好!”晏风大赞一声,“再来!”手下急急挥去,却是接连三道红芒,各取一路打了过去。

    神分三使,这却如何是好!一道都是取巧才击散了,竟然一下来了三路。抵挡一个,另两个依旧袭来,各个击挡,却不似方才一道之时,可以粘了上去,而今对面分神御使,乃是三道活物。

    心中无定,剑势即乱,李飞白斜刺里急急蹿出,堪堪避过一击。扭身,却见红芒飞绕,紧追而来。

    “唉。。。这晏风,果然厉害。”万钧挠了挠头,却是观望着,拿自己去比,以自己的打法,碰见这种,也只有硬扛,“飞白这下危险了。”

    “且看下去。”陶红儿几个都直直看着,眼都不眨,干巴巴回了一句,连头都未扭。

    连连跃出躲避,那红芒只是如影随形,如何也甩不开去。

    这不是办法,别看就这样跑着,恐怕也能把自己耗死。心里想着,又御剑叮叮叮挡了一轮,这边挡开,那边随即换了轨迹,复又击来。这中间,却有一丝喘息。

    “嗯?”却是这样?突地豁然开朗,大可一试!

    李飞白停了逃遁,重收心神,却不再将剑放出,反而紧紧收了,只在身遭几尺。剑首朝外,斜里侧削,疾旋而起!

    一样的消耗,至少比来回蹿逃强上许多。不消几许,场中哪还有李飞白的身影,唯见剑影重重迭起,灰黑的剑幕旋起,犹如黑莲绽放!连带那三道红芒,左右翻飞,一触之下,却被带偏,不能直击奏效。

    “嘿嘿,这厮。。。”万钧咧嘴一笑,“办法是笨,倒是有用。”

    “怕是你连这笨法也没有。”金晶儿也不扭头,搭了话,继续观战。

    “有趣!”之前见李飞白应接不暇,晏风有意就要收了手去。此时一看,顿时被激得一热,却是忘了最初的打算。

    眼前的小子对于自己来说虽然不堪,但是能将剑御成这样,这神识,法力,哪一样都比同阶要强出不止一截!小小年纪,却不简单。。。

    虽然办法有些笨,然这样斜斜御剑,在触碰之下,确是渐渐耗弱了自己的三道火流之矢。“好!”

    眼见自己的红芒被剑势带弱,手下一变,红芒敛势一退,聚在一起。

    再看李飞白,已是汗湿衣襟,却自神色毅然。

    “小心了!再接我最后这个。”晏风提醒一句,运指一点,红芒一耀而去。

    此时再去躲蹿,力有不继,看那红芒来势,较先前第一道,强了何止一分。

    李飞白也是打得豪气大起,自己短短时日胡乱扯来的一肚子灵力,也不像担心的那样不堪,来,那就来拼一下!

    也不躲闪,提气纵剑!空中黑色灵剑瞬时幽光隐闪,“倏”地激长,化作丈长,挟风带势,不偏不倚,对着红芒,直劈而去!

    “轰!”一声,刚刚响起,生生断了。空中一股磅礴之气一搅,就那样,掩了去。两厢的去势,顿时消弥。

    场中几个都是一愣。

    突地,空空的天上兀自传来一声,“两个小家伙,试手而已,怎就没了分寸,忘乎所以。”

    “蝶姨,等等我啊。。。”那边,晏云溜胖的身子疾驰而来,气喘吁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