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四十一章 探地宫
    仙芝既然与弟弟熟识,自不必多说。来日里好生待了就是。这个书生,怎么感觉这么奇怪,竟然有几分熟悉的感觉。

    自然不可能见过,只是这身上的气息,火灵之气颇重,怎就有那么几分我曜华宫的味道?怪了。

    “飞白小兄弟,也是修习火法?”

    “哦,这倒不是。”李飞白一愣,正在那里打量这个声名在外的修界才俊,果然是堂堂仪表,气正如钢。站在那里,就由不得人不去注目。怨不得晏云这厮如此崇拜自家哥哥,还真是不凡。

    正思量着,却不想那边扭头过来问自己话,修习火法?不由苦笑。。。而今过去这许久,体内经脉被那留存的火灵之气日日炙烤,竟然还就真的有几分适应,比之先前好过了许多。修习?自己没被弄死,都不知道是哪儿积来的福了,“先前不慎,被个火灵偷袭入体,险些丢了性命,而今虽然无恙,却还有残存迫不出去。火法,却是不懂。。。”

    火灵!晏风猛地一震,他说火灵?面上犹自镇定,心里已是倒海翻江!复去看这书生,眼神中忍不住多了几分复杂意味。天下真有这样的巧事儿?

    “被火灵偷袭?飞白还真是命大。。。而今还有残留,却不知是何时的事儿了?”晏风这里心思翻涌,难道真是?或者,他地出来火灵也说不准。。。这几个,只是这样的修为,又无所依仗,这天曜晶的火灵,却不是那般好收服的。。。

    昨日还去看正潇,宫中着意安排了那许久,一道无识之灵,最终还是功败垂成,眼前这书生。。。就是有这仙芝相助,恐怕也是有心无力吧。

    只是,宫里那时出去几路人马,一无所获,这几个,正是打自己寻出去几千里去的那个方向过来,而今又说遇了火灵,更是身负相似气息。。。心底怎能抑住不去往那儿猜想?

    “而今也有了近年的时光。。。”

    “哥哥不知,那火灵,把飞白折腾了大半年去,险死还生。”晏云一听这,又来了话,自打回来,就似变了个人似的,嘴里一直闲不下来,“我看飞白,现今身上的火灵力,比研习火法多年的那些家伙还要厉害。只是。。。却不会运使。倒不如,哥哥你们试试手,也教教飞白。”

    也不知脑子怎么一转,就拐到了学习火法上。“晏云。。。”陶红儿在旁打断了这话,自己几个只是外人来此,这厮竟然缠着自己哥哥说什么教习火法的事儿,还真是没有脑子。曜华宫的火法,是随便谁来吭一声就学的?这让晏风如何下台接话。。。

    晏风也是听得一愣,弟弟和这几个的关系,还真是非同一般。要不也不会随口就说出这话来。这小子。。。宫里的火法难不成是路边的白菜?抬头看一眼陶红儿,这女子倒是个心明的人。

    转念一想,这书生得的,到底是不是蹿出去的那道火灵,若真是想知道确切,这试手倒还正是最简单的法子,也不至面上过不去。。。

    晏风本也是耿直刚正,心里疑惑也想不出什么验证的法子,这话,正解了围。“试试手也没什么,只是你几个朋友远道而来,又受了惊吓,还是先行歇息,来日调息过后,再行演绎一番也不迟。”此话就算揭过,来日也好续上再提。

    几个在那里嘀嘀咕咕说个不停,晏风也不便多说什么,交代了自己弟弟好生陪了,这就离去。

    出了院,直接往父亲那里拐了去。来了个仙芝,又有了疑似那道火灵的讯息,这事儿却需赶紧禀了才是。

    。。。。。。

    剩下几个又在那里说了一阵,都坐不住了。

    身在这修界顶尖的宗门之内,平常难得有这样来的机会。怎么还按得下?金晶儿、万钧早就站了起来,李飞白与陶红儿不说,也是挡不住瞧瞧稀罕的心思。几个当下就转了出去。

    “果然气派非凡。”

    远观之时,只见那些殿宇亭台隐于林间云后,飘渺出尘,而今站在跟前,完全是不同的意味。那一座座,或高大森严,令人神静,或机巧灵动,宛若天工偶成,惹人遐思,简直目不暇接。

    古木掩映,异草奇花随处可见。幽径栏台之际,处处香烟袅袅。偶有丝缕流云,就在不远的眼前倏兮飘过。。。

    “这真是神仙境地啊。。。”晏云在前面引路,李飞白四个在后面,走走停停,不时发出赞叹。这宗门的气派,真不似人境!

    赤岩威武雄奇,大小足有五峰,几个在主峰好好转了,已是消磨了两个时辰。天色不早,再往他峰去,恐是不及,只得作罢。

    往回路上,金晶儿止不住左右打量,“卷毛,都说天曜晶如何,我们还为这个蹲了你的地牢。好不容易来一趟,何不带我们瞧瞧?”

    “晶儿。。。这天曜晶乃是修界至宝,岂是随便看的!”陶红儿一声喝断。如是随便能看,不用说,晏云岂会不领了去。

    “到了你这曜华宫,若是见不着天曜晶,却是真真无趣。以后出去都不敢跟人说来过。。。”万钧心里也是一样的痒痒难耐,在一旁烧着底火。

    “就是啊,咱们这样卑微不显的,别难为卷毛了。”金晶儿低低接了一句,偷偷冲万钧一笑。

    “哎,你们两个。。。”陶红儿哪会听不出这俩的意思,明明就是挤兑,不禁摇头。看看李飞白,却是面无表情,似是走了神去,“飞白?”

    “哦,无事,其实,我也挺想去观一观那天曜晶感受一番。不是别的,倒想知道知道,那天曜晶的威力,是不是能够克了你的阴魔真气。。。”

    “啊!”金晶儿一拍脑门,“只顾玩耍,却把这个给忘了!”

    “卷毛,”万钧一听这个,也是颜容一肃,“唉,亏得飞白还记得这个。姐姐隐疾才是正事儿,这个你却得用心想想,可有法子?”

    晏云本就被他两个揶揄得心里别扭,险些就一口答应了,这一提,更是要紧。不由低头沉思。其实看上一看,还真不是多么讲究,说到底,还是有些怕碰上父亲。听说父亲这几日一直在地宫之中,也不知在弄些什么。

    也是没想到几个竟然这样被逮了进来,太过突然。回来听说蝶姨也正在宫中,本想着去拿这事儿去问问蝶姨,有了准信,再返了回去说与众人。这一下,倒是猛地挤在了眼前。

    “其实去看看并不难,先回去,我得去探个消息再说。”

    “晏云,不可强为。”只是这样想,看晏云在宫中,恐怕也是说不上什么话的主,能就更好,不能硬去强求,反而不美。

    先前就被当成贼人逮了,再这般弄,正坐实了。倒弄跟心怀叵测的奸人一般。

    “没事儿,先回,等下回去就可断论。”

    几个在这里盘算。晏风那里,寻了父母一说,几个都是一阵沉默,“还有这样的事儿?”

    晏舒皱了眉头,“明日你去,只管试试确认再说。”顿了顿,“好生挽了他们在此歇息几日,回头再来计较。去吧”再无他话。

    晏风不明这意思,看看母亲,也不说话,只好作罢。

    “夫君。。。”

    “此事容我想想再说。”

    心底,早已是来回掂量。来个世间难寻的仙芝,这个既然送到了眼前,怎也不可再让他离去。既然与云儿交情莫逆,怎可再放出去在外面?就几个神桥小子,说没命就没命了,这等奇物,岂不是为他人备礼?

    那什么书生小子,倒是真正奇怪。。。若真是遇了那缕天曜晶火灵,哪来的本事收了?就是有这仙芝相助,就那点修为,也扛不住。。。正潇那样准备,都还是不成。

    来日试手,倒要好好看看。

    世事因缘转机,还真是叵测难寻。不想,这就突地蹦了出来。

    晏夫人在一旁,静静看着夫君神色,不由轻轻皱了皱眉。

    。。。。。。

    晏风回了自己住处,想问的东西没个准话,安排了几个住处,也无多的话。却被晏云缠住问东问西,绕了一圈,原来是要去观天曜晶。

    正说这事儿没个结果,也罢,看看又有何妨。一口应下。几个也不耽搁,这就绕去了地宫。

    李飞白看看陶红儿,两个都是心下惴惴。却不知这一次,是否就有了结果。万钧与金晶儿也是闷不吭声,只管跟着。

    。。。

    地宫内,幻阵一启,一切又恢复往日模样,四下弟子各寻处所修行。

    晏风立定,几个就停在了那半空的栏台上,却未再往下去。眼前正与那青红岩平视,犹如对眸一般。真是震撼!先前只是听晏云提过,却不料真正竖在眼前,竟然如此骇人,果然是天降神物!

    愣了一阵,李飞白看看陶红儿,见她已闭上眼去,心知这是正在感应。这却不敢打扰,招呼了万钧与金晶儿,静静立在一旁。

    晏风自那火灵之事后,倒是见过许多宗门遣人来此,表现各异,也不奇怪。一时,这地宫中再无一点动静声响。

    李飞白负手而立,双目盯着那一道精光偶现的石隙,实则无心,只等着这边陶红儿,但愿能有个惊喜。突地,浑身一紧,竟然有被什么盯上的感觉!

    侧目左右看看,各自出神,却不是旁侧的谁,复观下面,曜华宫的弟子们各个静坐,也无一丝动静,这是怎么?是自己担心陶红儿,恍了心神?

    却是有些太过紧张了,呵呵。定了定心神,也闭了目去,不再去想。

    须臾,那感觉却是又蹿了出来!李飞白忽地睁眼,不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