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四十章 果然好鼻子
    顺着那熔流侧道,一溜烟前行,那股子晶石气息随着熔流涌动,时有时无,却是越来越显。嘿嘿,绝计错不了!

    金晶儿双腿如飞,两眼精光愈发闪亮。也不知跑出去多远,总之,那晶石越来越近了。

    足足奔了约莫一个时辰,旁侧的熔流咕嘟嘟烤着,汗流脊背也顾不上去喘息一口。眼前突地显出一片模模糊糊淡黄的幽光来。什么玩意?熔流左右多少有些亮,却也是时暗时明的,衬得这模模糊糊的幽光犹如夜灯般格外引人!

    这是那晶石的光芒?不像。。。整个熔流洞隙都顶满了,要真是的,这晶石,也太大了些吧。。。想着,脚下不停,未几,已经及至近前,却是有些愣神。

    哪是什么光芒,分明是一道阵墙!

    金晶儿盯着看了一阵儿,怎会有阵墙竖在这种地方?来护晶石的?莫不是。。。这是一处洞府密室之门?

    脑中这念头一闪,顿时来了精神!怪不得一路行来,就看这路有人开凿的痕迹,偏又长久无人行走的样子。这就全都对上了!嘿嘿,说不定,自己就是发现了一处古修洞府!

    像,越看越像!将阵竖于熔流之上,借了这生生不绝的火灵之力,将阵维持不息。果然是妙!

    凝神往里去看,一无所获。这幽光看起来似透不透的,事实根本就什么也瞄不见。犹豫一阵儿,也不敢轻易前去触碰。这种护阵,许多都是遇攻就返。还是小心些好,随手拿起一块儿石头砸了过去。

    只见那石块儿“嗖”地飞出,还未触及阵墙,凭空一顿,就如击上了棉絮,竟然就那样软软地一弹,直接掉了下来。

    “一道阵墙就弄得如此讲究。。。”看这架势,此墙竟然不止一重,还是内外相连,相辅相佐的。若是没那个本事,一下将几道都打破去,任谁累死也破不了这门。

    至于如此吗?只是一道洞府阵墙,这得费多大功夫。。。不是闲得无聊,就是这里面。。。东西珍贵无比?

    金晶儿一抹鼻子,脸上露出一丝坏笑。我却不信,你有那个功夫,将整个洞府都裹上。唉。。。金晶儿双手一负,摇了摇头。还真是对不住啊。。。这位先贤,只怕你也不会想到,今日就碰上了我吧。里面东西,我就借来用用啦。

    看看旁侧的熔流,撇撇嘴。身子一晃,直往上遁去。

    原来也就是只守了那熔流空洞那一点。。。才往上行不久,估摸着也就十几丈高,小心往前探探,一点阻隔也无!哈哈,我来也!往前几步,倏地往下遁去。

    呃!“嗵”的一声落在地上,金晶儿不由傻了。这是做什么?这洞府。。。很大?

    眼前,竟然还是与阵墙那端一般无二的样子!同一道熔流,同样的路!不对,不一样!眼下这熔流旁侧的路,是常走过的!

    心中一紧。不好!自己这是闯进哪儿了?

    正在那里左右张望,只听前方一声断喝,“何方贼子!站住!”话音未落,就传来急急破空之声!

    啊呀!好凶!我还没答话呢!几道法力凝矢夹着一股灼热飙射而来,金晶儿连是什么人都来不及瞅,滋溜一下,甩头遁了出去!跑!也不敢露头,只管就这样,遁地而去!谁知道这些家伙会不会打开阵墙追了出来!

    “咦?”阵墙这边,三名修士御至近前,不由惊异万分。这厮会遁地!十几道凝矢无一中的。

    “不好,竟然碰上这样的难缠家伙,却也胆大,竟敢仗着遁地之能偷闯进来。”

    “既然会遁地,却指不定来了多久了。。。大阵未开,咱们又哪有那探查的本事。。。”其中一名修士皱了皱眉,“说不定已经得手什么,这才在这阵墙前显形,不想被咱们碰上。”

    “此事恐怕不简单,就他一个,也没那胆子敢闯进来。。。外面定有后援接应。”

    “遁地之能,咱们却只能干瞪眼。。。你俩先打开此门探查一番,我即刻上禀。顺了这熔流上下追查。”

    。。。。。。

    金晶儿顺着来时方向一路疾驰,不敢露头,也不知外面情形。看方才,连话都不等回就打了凝矢过来,分明就没想听的意思,直接取命!

    这次可是捅了大篓子了。

    姐姐她几个还在那里等着,却不知外面是不是也追出去了。。。幸得自己是遁地,虽然法力不及,一口气遁不回去。也比外面绕山来得快捷。

    中间短短歇了几口气,这一急,却是有些把不准到底是多远的距离。想想自己遁了这许久,应该也差不多了,这才往上蹿了出去。左右转着,疾呼几个。

    “晶儿这是怎么?怎地如此慌张!”

    “你们别问了,捅娄子了!说不准这会儿,后面追兵就来了。快!快跑!先离了此地再说!”

    “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我哪儿知道,好几个,见面就打!”

    还有这事儿?追兵?此地距那曜华宫如此之近,难不成还有哪个胆大的,敢在这眼皮子底下占立门户?

    “才来就碰上这事儿,嘿嘿!”万钧却是挥手召出了棒子来,“咱也有几个呢,怎能不见人就先撒腿跑了?”

    “正是!虽是此地生疏,也不知对手是何方神圣,却也不至于遇事儿就跑。。。这成了什么。。。”李飞白一手拉过金晶儿,“你且说说,到底何事再说。”

    。。。

    此去西南,在底下跑了一个时辰。。。几个顺着那方向一看,顿时傻了眼。金晶儿,你真是好本事。。。那个方向跑去那么远。。。“晶儿,恐怕还真是捅了大篓子。。。”

    话未说完,只见几道身影打西南急急御器而来。“前面道友,曜华宫有事相询,还请留步片刻。”

    “咦?师叔,不必问了,洞中就是那个小的!果然有接应。”

    曜华宫,果然是曜华宫。。。李飞白看看陶红儿,不禁苦笑。这可真是好了,本打算弄些东西,来日有了机会前去拜会,如今,可是都省了。。。

    “这。。。”万钧一握棒子,去看李飞白。李飞白无奈摇头。本就是误会,还打?话说回来,这阵势。。。一下来了五名筑基。。。

    对面一听那弟子说话,唰唰唰。。。几张暗红大网兜头打了过来。

    。。。。。。

    “既是二公子的好友,何故还行这遁地闯阵之事?”

    曜华宫地牢中,一样的热浪阵阵,这里,可没有那专司收取火灵气的法宝伺候。

    一名筑基修士看看眼前几个小的,着意盯了金晶儿,“二公子离宫多年未归,却是无人能为你等证明什么,这话。。。”

    “未归?”李飞白一愣,自己几个就差未把晏云送到家门口去,怎会未归?却不知道,那厮畏惧父亲,回来又刚好碰见哥哥,直到见了父母,也未声张也未乱蹿。就是巡山弟子见了,也不至于就拿这个到处宣扬。

    本就还小,原先在宫中,就一直在父母身边,也无自己的住处,又不愿随母亲回去,而今还在晏风府上窝着,跟母亲哥哥在那里,眉飞色舞言说着遭遇。

    “我等随他一同回来,即使再慢,他也该昨日就回宫了才是啊?”

    那筑基修士一愣,这几个,说的有鼻子有眼,看神色,还真不像是撒谎?“你等在此候了,自有人分辨。”说着,卷了几个的东西,扭身离去。这事儿,倒是应该禀一声大公子才是。

    李飞白四个面面相觑,盘坐牢中,不知说什么好。四下里热浪掀来,夹杂着股股腥臊恶臭,忍不住闭了鼻息。往旁侧看看,幽暗无光,如今几个都是法力被禁,与常人无异,却根本瞧不出什么。除了等,还真是什么也做不了。。。

    “晶儿怎会未曾回宫?”

    “就是。。。这厮这是玩什么把戏!”万钧一巴掌拍到地上,只觉得尘土飞扬,急忙拿掌去扇,却忘了,而今已是没了法力。悻悻住手。

    “兴许这厮不知。。。”

    金晶儿坐着,闷头不吭。真没想,寻个晶石竟然寻到了曜华宫里。。。别说,此地,不假熔流翻滚就可清清楚楚觉到,那晶石的气息倒是更重了。。。如今总算明白了,多么不简单的晶石,分明就是天曜晶的气息吧。却不曾想,地底熔流相通。。。

    。。。。。。

    “哦?竟有此事?”晏风听了那筑基修士的话,扭头去唤晏云。

    二公子竟然真的回了宫中?那筑基修士一听,不禁愣住。今日这事儿弄得,还真是洋相百出!那几个小子,恐怕说的不假。幸得自己未曾为难他们啊。也不知那几个嘴下,会不会翻出什么倒打一耙的事儿来不。。。那个猴子,一看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思量着,不禁头上冒汗。

    。。。

    “姐姐,飞白!”晏云腾地疾行上前。

    “呀,卷毛,少来。俺们而今可没了法力。”

    “正饿着,还没吃你这牢饭呢。”

    后面那筑基修士听了,止不住抹汗。

    。。。。。。

    “晶儿,你这鼻子,果然够灵。”隔了几峰,就凭了那熔流翻涌一下,竟然就循着摸到了点子上。

    几个现在才有那心情听金晶儿细细道来,不禁弄得暗暗咂舌。“还古修洞府,哈哈。。。厉害!”

    晏风也不插话,听说这些,看着金晶儿,只是心惊。自己弟弟竟然识得这样天地异种的朋友,果然是福缘深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