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三十八章 赤岩山
    “心展。。。”晏舒心底轻叹一声,却也是颇为动容。自己弟弟能为孩儿动心如斯,仅仅几日,竟然见瘦。一名元婴,何至于此?情之深处,已非理字能容啊。

    “无事,呵呵。”晏心展却是一笑带过,“前些日子想过,而后又弄了些西梨的接续水来。正潇自幼确实被我们宠的,有些过了,少经风雨,怕耐不住。倒是让兄长们见笑了。”

    见笑?唉。。。心展,你这是让我惭愧啊。。。晏舒未接话,心底里,不由应起幼子晏云。身为人父,自己将他驱了出去,却不知而今又在哪里。

    只是,修界明里风平浪静,然,天道不待。尔不思取,自有人取之。。。不如此,又能如何?为父即便背个怨名,不悔啊。

    “心展不必如此,天性,亦是道之所至。。。何必顾虑这些。”晏夫人扫一眼晏舒,一看那脸色,心底通明,自然知道夫君心中所想。这话,却有一般是说给自己的夫君来听。

    “姐姐说的是,都是什么辈分的人啦。。。来,看看正潇才是。”彩衣瞥一眼众人,说不出的别扭,弄得人家心里直抽抽。而今这护法的阵势,世间还上哪里去找?这些个。。。却不懂豁达。哼,平日还来说我。

    。。。

    晏正潇肃然而立,看看眼前的几个,也不说话,心底倒是安定得很。

    “正潇,静心守意。有了这无识之灵。这渡灵之事,其实不像想中那样难。灵识已灭,就不再有激发作乱的担忧,皮肉之苦,受得一点,对于修者,却不算什么。”晏舒看看自己侄儿,面色沉静,不由心里赞叹一声,“我几个在此,此事手到擒来。”

    “谢伯父!”晏正潇深躬一礼,随即转身踏上静台,盘膝坐下。

    调息片刻,这边晏心展将那翡玉瓷瓶取了,看看台上的儿子,“此灵体打出,即刻以法力压了灼焰,引入气海。丝丝化之,以贯全身。待得灵体之气与自身法力融汇,即是功成。此法,所需时日却无可预料。可能几日,也可能几月。。。”

    “孩儿明白。”

    “途中意外,即刻明示,有我几个在,无需担忧。”

    说着,一示意,手下一道法力击出,打在瓶上。瓷瓶暗光一闪,从其中飘出一道淡淡红火,静悬于空。“去!”手下一指,那红火轻轻向台上飘去。

    晏正潇面色一肃。那火灵一出,即刻觉到身遭火力猛地一增,却不是平日里地宫的火灵气能比。郑重看了一眼,提一道法力,张嘴吐出,裹了。暗沉口气,徐徐引了过来。

    及至面前,却是一顿。这火灵遗蜕,好生灼热!尚未触及,只觉得皮肉一阵生疼。不禁皱眉。

    抬眼看看旁侧的几个,又自定了定心,“来!”一口气,倏地吸了进去。

    能鼓起勇气纳入,即是顺利跨过了一关。几个看了,心底暗暗舒了口气。看看晏心展,正专注正神地盯着,哪里还顾及他人。

    “呃!”一口入了,晏正潇立时一声闷哼。这个,简直比吞了一颗刺球还要难受!好疼!

    神识之下,自己体内所过之处,瞬时皮肉焦烂!止不住,一口浓浓的血糊,顿时涌了出来,顺嘴淌下。

    晏舒一把拉住身侧的晏心展,冷冷看了一眼,摇了摇头。

    若是连这都受不住,还能做什么!

    晏心展胳膊一抖,苦苦一笑,只有定下心来。

    “夫人。”晏舒一伸手,接过了一只玉瓶,手指一弹,启了封。霎时,屋中逸起一股浓而不腻的香气,直透心脾。“一点苦都不受,与心性之养,有何益处。。。”

    晏心展一动容,这是。。。此味儿与那接续水如此相似,却又有些不同?

    “这是那梵心亲手弄的东西,连个名都没有,恐怕世间不会再有二瓶。也是偶感而制。。。比之接续水,强上许多,早已备上。。。”晏舒随口说着,目光却未离开晏正潇半刻。

    彩衣看看晏夫人,“是那时邀了,一同去西梨帮她修复青云鼎而得。。。”多少年未动,此时都拿了出来。这一瓶,比之接续水,功用强过何止倍许!

    “心展,你也助上一手。。。”晏舒未动,只见台上的晏正潇,面容扭曲,却不见三藏有所反应,不禁一皱眉头。此子不速速将那火灵扯入,如此缓慢?此时如此,不是自己找苦?

    话音未落,这边晏心展早已抬手一道法力打出,循气入了正潇体内。这孩儿,犹豫什么!“我来助你,速速引入!”

    晏正潇那脸,拧得变了形状。这火灵,所过之处,有法力护了,犹自毁得面目全非!却是真的不曾料想,竟然这般艰苦,莫说是火中取栗,简直是命走游丝!这要真是扯入气海去,一旦不成,气海遭劫,岂不是全废了!却是真的犹豫了。。。

    你们都是不经这个,却是真不知苦!

    正要抬眼去看父亲,只觉得一股柔柔法力,忽地注入,急急奔向火灵,重重裹了。顿时浑身一轻。这是。。。正是自己父亲!不由心底深深一动。艰难中,想冲众人去点头示意,哪里还做得出那动静。也只是抖了一抖。

    “速速引入气海,你父助你。我以这灵液修你血肉,不可犹豫!”

    气海?好吧。。。

    却是怎么也压不下心底里的那丝顾虑和怯意。“去!”暗自咬牙,直直往下扯去。“嘶。。。”一阵钻心之痛,直冲脑海。

    “明心!不可松神!”

    明心。。。晏正潇苦笑,却是打嘴里溢出一股血沫。

    好!到了!“心展,护了气海。”说着,晏舒手指一挥,手中玉瓶立时飞出一缕晶莹丝液,直直逼入晏正潇口中,“化!”瞬时,那缕丝液变为一股气柱,循脉而下。所过之处,血肉如沐,竟然如去死还生一般!好妙液!

    “呃。。。”晏正潇终于发出一声短短颤颤的呻吟。气海。。。眼下,气海已是一片蒸腾。

    “我为你护了,且正了心神再说。。。”晏心展话音带颤,头上竟然冒出汗来。

    “嗯。”略点点头,晏正潇即刻闭了目去。

    “心展好生护了就是,不必太过担忧。此际已入气海,法力蒸腾,但是相形之下,灼力却是锐减。能及此关,已成一半。”

    “嗯。”这个晏心展自然明白,看看台上的晏正潇,一张脸犹自肉拧不已,却是哪里放得下心来。待会儿要循法周天,自己终是要放手,这却如何是好?

    “孩儿好生调息,待稳了心神,气正之后,为父再行撤手。你需谨慎接手护了。火灵之力,缓缓释放,不可过急。。。”

    一群人眼瞅着台上,几道丝液打过之后,颜色渐正,不由都是松了口气。

    转眼两日,晏正潇缓缓睁了眼。冲众人点了点头。

    晏心展手下渐缓,丝丝泄力。直盯着台上。。。

    。。。。。。

    “前面就是赤岩山!”晏云小手一挥,朝前一指,话里禁不住的兴奋。

    不用说,四下里山石青灰,遍盖黄壤。远远看去,就这几峰,独立雄奇,却是岩土俱红,哪个看不见?

    自打入了连云山,这厮的瞌睡就好了一半,一反常态。胖嘟嘟的身子,蹦蹦跳跳,好不欢快。惹得众人心底都是跟着欢喜。金晶儿,万钧两个更是不停说道,这厮,是不是邪性入体了?

    “过了此峰,就入了赤岩的地界,也该有巡山的见啦。”

    李飞白扭头看看陶红儿,刚好四目相对。自打别过那两个金丹高人,几个一路心无旁骛,所幸一路无事,而今终于是到了。却也是该有一别的时候。

    “晏云到家,咱们也该寻个地方安下了。”

    “姐姐。。。”

    “又不是不见了。。。你且回去见过父母,我们退后一峰,就在先前歇脚的那处谷中先安置了。等你回来见过,再慢慢就近寻个定处。”

    晏云扯了陶红儿裙摆,顿时红了双眼。虽是途中早已定下的。这时分,却是怎也憋不住心里酸意。圆脸一抬,巴巴看着陶红儿,弄得陶红儿也去扭头抹泪。

    “卷毛,还不丢手,别忘了,见过家人,给我捎点稀罕好玩的回来!”

    “总算是可以喘口气了。卷毛,这山上,真有你说的红羊?我怎么没见。。。”

    。。。

    “我们等你。等我们安顿下来,还要去宫里拜过呢。”李飞白也是心里一阵不忍,“都到了家门,还这般模样,回去还以为我们在外面欺负了你。”

    如今到了地界,就看晏云回去如何了。曜华宫,修界顶尖的宗门,却不是谁来就随意可见的。。。眼下看看,隔了约有三、四峰远。如是不妥,恐怕还得再退几峰才是,已示敬讳。

    还有一言,此时却是不便言说,也不知晏云曾提起的那个蝶姨,是否也在?此时才至此地,却不便提。唯有来日再见,再相问吧。

    终是一别,话多无益,徒染心伤。

    晏云别过,步步回头,渐渐隐入山林。剩下几个还站在原地。

    “此地倒也不错。。。”这话说着,几个都是忍不住相互看看,却都不搭话。终于放下了心头巨石,且看来日吧。

    复抬眼,那赤岩山,巍巍凌了众峰,一样的葱翠掩映,却红岩偶露,兀自不凡。风过,云散如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