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三十七章 拘灵
    赤岩山地宫,这日弟子禁足。

    地宫下,弥漫着一股紧张气氛,本就是热,一群人各个面色严肃,更是弄得躁浮不安。

    晏舒夫妇,彩衣,晏心展,三名元婴修士,一行对着眼前那青红的巨岩,迟迟未曾动手。岩上石隙中,晶石偶尔闪出一缕精芒,在四周缭绕的焰气之下,犹兽蛰伏。

    “彩衣,如何?”晏舒扭头,又问了一声。

    “哥哥放心,”说着,彩衣去看旁侧的晏心展,“心展哥哥这里得手,我即刻将阵激发,到时再看哥哥的了。”

    有了上次,此次把握更大。只是,既然要为正潇拘一道灵出来,终归少不了还是要将那火灵放出来一次。几个商议之下,复在这青红岩外另设一道困阵,隔在空中,待剥出一缕灵来,再将其束了,投至幻阵。

    这幻阵一启,却需晏舒进去,演一出戏来。安抚一番火灵,也好将来渐渐收心。

    晏舒皱了皱眉,无甚遗漏,将手一挥,“开始吧!”

    身后三名元婴修士得令,身影一瞬,三下分立如拱鼎之势,各自手下纷飞如幻,掐起一道道繁奥法诀,须臾,三声劲喝。“启!”“启!”“启!”

    四下看不出什么,只觉得空中灵气一敛,后又一松,再观那青红巨岩,已是恍恍如不在一世。

    起了阵势,三人立时就地打坐,却是心神紧凝,息与阵通,一刻不敢松懈。

    临时设阵,即是如此,却也没有动那个功夫,再行专门去炼一套困阵之宝去。

    “走!”晏舒一声招呼,手下一个破阵诀打出,虚影一晃,再现已在阵中。

    “走!”彩衣几个相互看看,手下都自掐诀,闪入阵内。

    “这就将那厮放出来了,困得久了,一朝出来,必定会大肆狂躁暴虐,看紧就是了。”晏舒简单交代一句,也不多说。毕竟,那火灵受那一创之后,而今连金丹修为都达不到。上次那样,只是事发太过突然,这地宫一群弟子,根本就没有可敌之人罢了。。。

    彩衣双眼放光,也不敢声张什么,只管瞪着眼,直盯着那岩上的缝隙。隙中,一道红红的火影,正在那儿逡巡游荡。

    “彩衣。。。”晏舒低声点醒一个,不禁摇头。晏夫人与晏心展这才扭头,看着彩衣似个做错了事儿的孩童,嘿嘿一笑,正了精神。两个也是憋着,险些笑出声来。

    原本郑重其事的,不由都是一松。

    晏舒看了,也不再说。如此也好,这样一来,至少晏心展心里,舒服许多。只是扯出一缕火灵的事儿,竟然让一名元婴修士不声不响几天。。。自己这个弟弟,心思太重,对正潇孩儿,也是太过上心,如此这般,真的好吗?

    “只是有一点,这火灵一会儿吃痛,指不定又是使那暴裂的一招,却需找齐了,别再大意遗漏了就好。随便丢上一缕,再想补修回来,可就不是一日两日的功夫。”

    言毕,晏舒抬手,一缕法力直向那青红岩顶打去。其上,一根三棱短锥,青气缭绕,兀自在空中轻旋不止,正是先前为困这火灵,专设的困阵之眼。

    “收!”晏舒轻声一喝,只见那三棱锥忽地定住,轻轻一震,反向而旋。瞬时,空中一阵无形震动,连带那锥体四周青气,也自不见了踪迹。

    “这厮要出来了。”晏舒双手背负,只等那隙里的动静。

    余下三个也自端神,直盯着石岩。却不见里面火灵有什么动静。

    盏茶的功夫,“吱!”一声尖呖直冲而起,声未消,就见那青红岩四周,忽地如长鲸吸水,聚起一道道火灵气,丝丝缕缕,肉眼可见。转眼,一道道炙热火链如长蛇出洞,将这青红岩绕在其中,宛如一颗天外陨星,声势骇人。

    “呵呵,阵势不小,这是要做什么?”晏舒一笑,一手轻轻在身前一挥,顿时,几人四周热气不再,“还不出来?”

    正说着,只见那隙中天晶精芒一阵耀起,如夜中星闪。瞬时,一道红红火影倏似蹿出!

    晏舒正欲抬手去收,却见这火灵,根本不理几个,而是直直往上冲去。

    “咦?干什么?”几个都是一愣,明知这厮怎么也蹿不出去。此番这样大张旗鼓,一是来设幻阵,更主要的,是来陪晏心展扯一缕灵体,毕竟是为正潇操心。只是对付这火灵,哪用上这许多人严阵以待的。

    话音未落,这火灵已是冲上了岩顶,“吱!”的一声,却是直扑那空中静旋的三棱锥而去!

    “这。。。”晏舒一阵错愕,“这又是何苦。。。”看这架势,这灵智初开的火灵,感觉气势,也是知晓眼前的几个不好对付,竟是将这些日子的怒火,全数撒到了头顶这个困了自己的东西身上!

    不用说,这三棱锥,定然是保不住了。等几个看明白这些,眼前,那火灵早就将三棱锥吞的不见了踪迹。

    几个左右看看,这厮。。。竟然如孩童撒脾气一般!这情景,真是想破头都未曾料到。彩衣更是双目炯炯,神色飞舞,看得津津有味。好!烧,烧!两只手握紧了拳头,竟然在心底给火灵打起了气!

    晏舒斜斜瞥了一眼,暗暗摇头,算了,说也无用。。。

    眨眼之际,空中一滴滴灼热晶液滴落,三棱锥已是烟消云散,成了昨日。。。“吱!”又是一声尖呖!此次,那火灵忽地在空中立定,向阵中几个转了过来。隐隐约约的模糊人形,似是打量,又似犹豫。

    片刻,空中一震,那青红巨岩周遭的火链轰地爆裂,顿时充斥了整个困阵,满眼都是!

    耶?这火灵倒是变聪明了。大火漫卷之下,还真是看不见那厮。可惜,眼前这几个是什么人?晏舒轻轻一笑,又是轻轻一挥手。这火自然伤不到几个,在眼前却嫌碍事儿。

    “有趣,看看它要作甚。”晏舒轻声说与旁侧的几个。这个可是大伙一直着意要得的东西。表现愈强,愈是惊喜!

    几个不答,也是各个满怀期待。

    一片火海之中,只见那火灵凭空立定,不见什么动静,转瞬就如火风一般,疾旋而起。稍一蓄势,竟然化为一枚火锥,如钻一般,朝才设的困阵冲去!

    咦!果然不同!竟然想到集全力与一攻。彩衣看得乐呵,好!忍不住嘿嘿笑了出来。吐了吐舌头,惹来众人一通白眼。

    “只是凭了它而今的道行,却是不够。。。”晏舒似是自言自语,一扫外面主阵的三个,在这火灵化锥急攻之下,确是比先前紧迫了些,然而毕竟相去太远,注定无功。

    待了一会儿,那火灵果然力竭,尖呖一声,退了下来。静立中,喘息一口,还不理众人,也不动静。

    “这又要做什么?”

    却见那火灵如人一般,坐在了空中。。。下一刻,做了个让众人咋舌的举动。无声无息,忽地化了去。。。

    “这厮竟然这般无赖!”竟然就这样裂了!彩衣愤然挥了挥胳膊,还未看够呢!

    余下几个也不理她,这却是到时候出手了。将神识一放,抬手就去收取。

    一名返虚,三名元婴,在几个而今修界站在了尖上的高人眼下,玩这一手躲藏。。。唉,却真是想差了去。。。

    晏舒看看晏心展,不禁一笑,“这倒好,不费吹灰之力,就给你备好了。”

    晏心展也是一笑,也不答话,只管手下不停,一道道火灵收了过来。心底却是有些说不出的滋味,适才看火灵那般折腾,声势不小,届时渡灵,虽是灭了灵识,无此暴烈,只是。。。还未筑基的本事,正潇到时能顶得住吗?

    唉,却需再好好准备准备。

    几个手下快如闪电,不过须臾的功夫,业已收取完全。晏舒灵识再在阵中观了,确无一漏,这才将手一摆,朝外面发话,“撤阵!”

    。。。

    将一道火灵之体单独取出,交与晏心展,“收了这个,且将灵识灭了。何时欲将渡灵,倒时支会一声,我们一同前去护了。。。”想了想,“这阵势,修界难找第二个,别那许多顾虑了。。。”

    “心展明白。”接了那半透半隐的翡玉瓷瓶。此间却是无需自己再忙什么,闪身离去。

    “彩衣。”

    “好了,这就好!”

    蝶彩衣一扫适才的戏耍模样,俏容一正,就势盘膝坐下。片刻,双臂曼舞,于空中挥出一片幻影。

    “去!”法式一顿,藕臂一挥,一道彩光直射向青红岩顶。定睛去看,光晕之中,分明是一片似真似幻的花瓣,四溢彩光。

    阵眼立定,又是一番彩袖旋舞,一层层五彩之气叠叠而出,渐渐弥漫,不多久,就掩了那狰狞的青红巨岩。。。若隐若现,如画一般。

    “定!”一声娇喝,眼前立时一变!眨眼之间,适才那一切消逝无踪,眼前,还是那青红岩,静静耸立,四下,热浪不绝。先前一切,恍惚不曾有过。

    “嘿嘿。。。”彩衣这才起了身来,冲着晏舒一笑,“哥哥,等下将火灵投入,就看你如何表现啦。”

    晏舒看看夫人,也不答话,只是撇了撇嘴。对彩衣的幻阵,还是颇为欣赏。要不,也不至等这久去。只是,这进去陪火灵玩一场戏。。。唉,谁让自己,就剜心着非想要好好收了这灵呢。

    晏夫人轻轻一笑,“就看夫君如何纳了这厮啦。。。”

    抬手,一个巴掌大的翡玉瓷瓶打入空中,一道法力轻轻打上。其中拘禁的火灵倏地投向那“青红巨岩”而去。

    “无事,你们就回吧。”说着,晏舒抬步,一步踏了出去。

    眼前一点动静也无,这身影,就那样,凭空不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