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三十五章 金丹高人
    湖面有舟划来,自然惹得几个注意。远时也没细看,只道是哪里的渔船走错了方向,竟然往这无栈无湾的乱石滩来了。再近些,这船却没有掉头的打算,一路驰了过来!

    不对啊?这才定睛仔细观了,立时都变了颜色。“不好!”岸上几个顷刻脸色煞白!

    这是。。。真是撞了邪!这船无桨自行,临风一人,正似笑非笑看着这边!

    “快走!咱们被盯上了。。。”还有段距离,却只觉得被那人看着,浑身如被束一般,好生难受!

    急唤了尚未行远的李飞白,速退!

    “那舟上之人,强得离谱。似乎是冲咱们来的。。。”正说着,还未走出几步去,却都惊骇地定在了那里。

    哪还动弹得了,周身如陷泥沼,举手投足如有万斤在背!相互观望,都是一脸的惊惧。

    远远的,不见动静,就无法动弹,这是。。。法力禁锢!

    “我并无意如何,唉。。。真是扫兴。”

    正在挣扎,那船首男子见几个小的警觉,嘟哝着,身形一掠,御空而来,正落在几个身前。

    “真要想怎样,你们不也只能受了。。。”嘴里自言自语似的,抬手解了禁锢。一身考究锦衣,也不在乎,往旁边石上随意一坐。又看一眼晏云,自顾一笑。

    禁锢是解了,几个哪敢乱动?刚才分明见他御空而来。。。

    “不知我几个哪里搅扰了前辈,我们在这里给您赔罪,还望能放过我等。”

    “在此等人,久候不至,恰巧见到你们在此歇脚,过来凑个热闹。唉,无趣。”

    男子摇了摇头,话风一转,“也难怪。我说你们,从哪儿冒出来的?”抬手一指金晶儿,“带着这小家伙,可真是够惹眼的。你们那点化气、隐灵的小小障眼法,能瞒过几人?”

    “。。。”几个哪敢胡乱搭话。这前辈,竟然在这儿指点起这个,到底是何用意?

    “我等的人未到,正是索然。不如,弄点东西来吃?恰巧我这儿有酒。陪我喝点。”

    下面几个恭敬站了,实在弄不清情况去。如此前辈高人,真是高深莫测。。。来找几个末流小子弄吃的?

    男子见几个拘谨不堪那样,也不多话,直接点了。“猴子,你去弄些野味。”

    万钧怔怔,看看李飞白几个,哪里敢说不字,扭身往一侧的山坡驰去。走走,回头望望,直觉得头蒙。

    “那个小书生,这湖里的鱼可是美味,弄些上来。”说着,“曜华宫的生火,姑娘和这小子在这儿候着,一会儿下手帮忙。”

    竟然直接点明了曜华宫?陶红儿与李飞白四目相对,心底打鼓,是诈的还是别有用意?却不敢吱声,只管领命去办。

    “我说,你们闷不闷啊。”看几个老老实实都去忙乎,只是不吭,反把男子弄得浑身不自在,“一个不吭。。。”

    “前辈,晚辈陶红儿,这是金晶儿,不知前辈该如何称呼?”

    “凭栏望月共潮生。。。海明月。”

    “海前辈,唤我几个,不知。。。”

    “哪有那么多道道。先前说了,一个人等人无趣,就那么多。不过,嘿嘿,你们几个,还真是奇怪,就这样出来闯荡,该说是幸运,还是无畏?你们,从哪里来?”

    “从栖霞山中来,一路小心,不想在此打扰了前辈。”

    “还真是。。。栖霞山?此去颇远,竟然就没事过来了。。。呵呵,有趣。”瞥了一眼晏云,“你们是往曜华宫去吧,越湖过去即可入山不假,却是不妥,还是绕道吧。”

    “还请前辈明示。”

    “如此直直过了湖去,正是明宣宗所辖。我只是闲来无聊,可不敢保证那些人都像我这样。”海明月看看金晶儿,“两地相错也不算远,我正是从曜华宫转道出来。”

    “前辈从曜华宫来?”方才被人一语点破曜华宫,不敢接话,晏云一直在旁边闷不吭声,却不想眼前这个刚从自己家里来。

    “呵呵,小子,晏舒是你何人?”

    “没,没什么。他叫刘云。确是去赤岩一带投亲的。我们便一同跟来了,也好有个落脚。”

    “呵呵,”海明月斜一眼陶红儿,也不多问。自己挨着赤岩山,会不知道晏舒小儿的样子?只是随口的话罢了。如此小心,也不去说破。

    自顾扭向一旁。“都是多事儿,整日里你猜我,我揣你,那么多心事。唉,大好人生,过得如此无趣。。。”

    陶红儿几个相互瞥瞥,没听明白所以,不敢胡乱接话。一时都静了下来。

    对眼前这位,不敢揣测,谁知道这些个高人心想什么,一个不好,翻脸灭了,简直如吹灰一般。

    静中如坐针毡。陶红儿使个眼色,几个都跑去帮李飞白刮鱼,总算放松点心神。未待多久,万钧扛着一个,提了几个,急急蹿了回来。几个依旧无话,都低头忙活,直把东西弄得恨不得刮下一层,这才架上。

    。。。

    “好,你倒是会享受,竟然带了弟子过来烤肉。”突地,一道身影凌空而来,落在火堆边。

    刚立定了,金晶儿只觉浑身一凛,却是才来的一眼扫过,“嗯?那小的是你明宣宗的?”

    “离儿。别吓着了。”海明月起身示意,“几个小家伙,适才碰到,就凑在了一起。”

    言罢,也不再提晶儿的事,李飞白几个这才缓了吊起的心,慌忙跟着站了起来,“拜见前辈!”今日真是撞了运。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眼前竟然又冒出来一个金丹。

    看这女子,一身劲装,将长发都盘了,皮靴皮腕,飒爽之气扑面而来,真是利索的紧。

    “路上碰到几个不开眼的,耽误一会儿。”说着,女子往备好的石上一坐,正对着陶红儿。“呀,这小妞儿,真是俊俏。”

    陶红儿略一欠身,竟被这女子说红了脸。扭头看看李飞白。

    “嘿嘿,这小书生也不赖。。。你可得好生待人家哦?”

    “唉。。。离儿。”海明月还自秉着一副高人风范,被这女子打趣弄得,顿时失了那气氛,一脸尴尬。

    “好,好,好,不说啦。”女子冲海明月撇了撇嘴,随手取捣鼓火堆。

    见那两个搭上了话,几个松了口气。用足了小心,烤肉的烤肉,烤鱼的烤鱼。。。别再挑刺儿我们几个就好。

    “路上遇见什么?”

    “都是和你一路货色的男人,哼。”

    “咳咳。。。那个。。。我这边事了了,回去禀了就好,你这边。。。”

    “嗯,本就是等你啊。上次的家伙,还想坑我。哼。”

    “本就不熟,你也是胆大,就是有宝,也看看跟什么人,也不打听好了再去。”

    “嗯,知道啦。我们这没家没户的,哪能跟你们比,什么不都得可着命上。。。”说着,头一低,似是低落无趣,手一展,一把火红剔透的匕首在握,掂着乱耍。

    “唉。。。”海明月眼中一柔,接不上话去。

    “这不是不再乱跑,一直都在等你吗。。。说来,这次地方倒是不远,就在连云山中。”

    “此次回去禀完,我就将宗里那些事都撇了。”

    “我也只是说说罢了。。。能听听你说这话,也就够了。你这明宣的少主,你爹哪会舍得你出去冒险。何况,是和我。。。”

    “整日的都在宗里,哪能领略世间万千。生这一遭,若都是这样窝着,还修什么,炼什么。。。难道世人所求的长生,就是如此周而复始的静坐?那还要他何用。。。”

    “也只有你们这些有所依仗的,才会有这样的感叹了。。。那日见了曜华宫的彩衣,也是天天喊着无趣,才往海外跑了一圈回来。”说着,抬眼看了晏云一眼,正看见陶红儿几个都偷偷扭头去看晏云,倒是没说什么。

    “彩衣回来了?可有什么稀奇?”

    “她,无非就是在屋里呆不住,跑出去瞎转,奇峰异地倒是真去过不少。。。”说着,微微一顿,“也只有如她那天生的本事,寻常的,谁敢胡乱去跑。”

    “呵呵,不去说她,这两日,你且就近等我。我此次回转,不久就会转回。届时,陪你一同前往就是。”

    “嗯。”劲装女子点了点头,只轻应一声,少有的恬静。

    那边陪坐的几个,自然不觉的放松下来。

    原来这两名高人的对话,却也是那般的随性,也并未将心思放在自己几个身上。只是吃着说着,东拉西扯。

    李飞白几个没听出其他,晏云却是听得明白,适才话里说到曜华宫的彩衣,原来竟和眼前的高人识得,听话音,还很是熟络的样子?

    自己没在他几个面前提过名姓,这彩衣,正是自己曾说过要找的蝶姨。

    “时候不早,你也该去了。”

    “嗯,我去过就回,等我。”

    海明月转头看看眼前几个,轻叹一声,“如你们这般胡乱闯荡,真是处处危机。。。还是早早寻个安生的落脚处去吧。”

    话说至此,又定睛看看李飞白。皱了皱眉,似有不解,迟疑一下,却也未多问,“听我先前所言,就此绕了道去。绕过就进了连云山,那赤岩山,也就不远了。”

    “多谢海前辈指点!”躬身施礼,再抬头时,已是没了影迹。

    “呼。。。”几个都长长出气,相互看看,不知说什么好。

    今日的经历,让几个心底沉沉,如坠巨石。离去的两个,未对金晶儿如何,也不知什么缘故。只是今日看来,这化气丹、隐灵丹,对于修为相去极远的存在,还真是没多大用处。

    再前行,当更加小心了。

    先前还真是没有把心思完全放在赶路上,这看来,还是早早进了赤岩山去,方是正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