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三十三章 一日两神桥
    万钧的毒,自有李飞白助他。肩上被戳的窟窿,也不服药,蛮不在乎,就那样扯几道布条,胡乱缠了了事。

    “这针,不知是取什么炼的,竟然含了那许多毒。”陶红儿说是淬炼,无非就是不喜那法器是个毒物,着手祛毒而已。

    经了这一场,哪还有心思在这里长呆,能用就好。至于女儿家那些弄得轻巧花哨的心思,而今却没那闲心操弄。

    即便如此,没了毒,整根针晶莹雪白,似透非透,也是看来招人心爱。给陶红儿来使,倒是正好。

    那肥胖修士本体是只蛤蟆,跑了的估计是只蜘蛛。丢下的那面旗,看起来更是厉害,倒像是个未能大成的古宝。无奈几个都不擅运毒,心底里对施毒本就多少有些不忿,也没去琢磨。既然晶儿喜欢,就那样丢在那里,不再想它。

    “跑了那个瘦子,不知会不会弄出什么后患来。。。那两个来时话里,怪咱们占了他的地方?那样不死不休的。这里是不能长呆了。不如,就此离去。”

    “嘿嘿嘿。。。先前和晶儿跑了一趟外面,似乎陈州那边扯出了那灵石的事儿,暗地里不知怎么闹腾呢。”万钧接了话去,一脸坏笑,“也别想了,就按原来打算,接着往南,往曜华宫那边去吧。”

    “嗯,也好。届时,晏云自可回去,咱们就近了寻个地方安顿,有个倚靠还是好些。”

    “我去求了父亲,那么大地方,多几个人算什么。”

    “到时再看吧。”陶红儿截了话题,再大的地方,恐怕也不是随便谁去都能收留的吧。自己几个关系不错,不见得人家家人就会待见。何况是雄踞南域的一宫之主。这话,却不方便说。

    “这个。。。经了这一场,我却是有了架越神桥的感应。。。”

    先前一直担心,稀里糊涂弄进来那么多灵气,不见得就能稳固,突飞猛进终究只是一时。没想,经了一场打斗,竟然有了架桥的感觉。

    起先自己也不敢信,未曾言语。停歇下来,私下里仔细感应几次,气充之感,一次比一次清晰,分明就是临近了!

    这事,还真是让人说不出的诧异!

    “哦?”几个一听都来了精神,进此洞中之后,怪事儿不是一件两件,各个让人匪夷所思。现今再来一桩,也没什么大惊小怪了。

    “正好没走,不如就再呆上些时日。飞白如今,也称得上是身具火灵力,在这里冲击神桥,正是不二的选择。”

    “感觉还需多久培蕴养息?”

    “这个。。。似乎就在眼前。”

    。。。

    一阵忙乎,这才隔了几日去,熔洞里,又摆起了那声势骇人的灵石巨阵。

    “万钧,冲击神桥,可有什么讲究注意的?”

    “哎,哪有什么。”万钧一摆手,“不必那样小心,尽是瞎想!就是坐那儿等着,等得久些而已。”

    “。。。”

    早想到这厮嘴里说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果然不着调。。。陶红儿几个想想万钧那时的异象,根本与常人不同,撇撇嘴,也懒得再去问他。

    盘膝入静,不一会儿,李飞白那里就有了动静。

    洞中同样是灵气一震,四下急急聚来,未待多久,盘旋的灵气就堆积如流,忽地一收,如斗一般,直直往李飞白体内注去。

    几个正看得心切,不由一愣,这是怎地?怎么这次。。。这么快!似乎也太草率了。。。怎么就没有一点凝重的意思,连些酝酿的过程也无?

    就这样?看家子还在那里瞪了眼,准备捏汗,这边正主就开始了?简直,简直儿戏一般。

    几个面面相觑,不明所以。“快看!”金晶儿一声大叫,却见盘坐的李飞白,此刻神、气、精三藏已是幽光泛起。

    呃,这神桥飞架,什么时候变得就如砍瓜切菜一样了。

    眼前的三藏,犹在不停地变亮,神海幽光,透着紫色,气海清明,却又时时红光隐现,只有精藏,还算乳色如常。

    “这就成了?”金晶儿看看晏云,前后下来,也就半个时辰,犹如走马遛场。

    不过,也有些不对啊?既然这三藏亮起。。。怎么不停?一直亮着,不是点亮就完事儿的吗?

    “你两个,看过别的神桥,似这般吗?”先前听说,三藏幽光现就是成了,陶红儿暗自了口气。

    “是。。。也不是啊。”

    “嗯?”这又怎么说!是又不是?陶红儿一颗心又提了起来,“还不快说明白!”

    “也没什么,就是,这个三藏之光,亮的久了点。无事,无事。。。”

    “一个是一个不亮,冒出个法相,这个又是一亮就没完。。。”金晶儿嘀咕一声,也不敢大声。这事儿,旁人又帮不上什么,急不急也没用,只有看着去。

    这边,李飞白头顶的灵气漩涡还正盘旋不止,源源不断往下倾注。

    盘坐的李飞白,此时自观体内,哪儿知道外面的想法。上次被蒸腾的灵力冲击而成的通途,被金晶儿的本源之气滋润,再加了自己大半载的修复,而今宽阔坚韧,正是游刃有余。

    眼见着一道道灵气自天灵注入,毫不费劲,根本就没有那再去引气冲灌经脉,以使宽阔通畅这一章,直接揭过。如此,怎会不是一上来,就有了外面几个看到的那般,直直灌了下来。

    转眼,那所谓的三藏之桥就亮了起来。

    只是,这上下主脉这么宽,果然需要许多灵气来填。气海经这神桥一架,更是今非昔比,明显比之先前又大了整整一圈不说,其中灵气竟有了迷蒙雾化之像,先前的那些,经这一化一凝,顿时少了三层去。

    而今才明白,这头顶聚灵,原来就是用在了这些地方。

    看着自己犹显空旷的气海,李飞白定心凝神,不再他想。这么多,不知要充到什么时候!若不充盈,神桥终究虚浮。怪不得万钧说,要等很久。。。

    外面几个,看得都忘了时间,心里焦急。但是看看李飞白,那三藏一直亮着,脸上神色,也自泰然,又不似有什么不妥的样子。

    只有万钧在那里,有模有样的点头,“这应该差不多了。。。”惹了几个一阵白眼。

    终于,李飞白长出一口浊气,满意地睁开眼睛。却见万钧正在那里频频点着头,其他几个傻傻看着自己,“我。。。成了啊?有什么不妥吗?”

    “我还正想问你,可有什么不妥?”陶红儿接了,反过来问他。

    “不妥?怎么?有什么不对吗?我怎么不觉得?”再看晏云和金晶儿,也是一样的眼神,真有什么不对吗?这两个倒应该是见过旁的神桥的,怎么也这样看我?

    “来,飞白,咱们出去。这几个就是这样,上次我架神桥,也是这样神神叨叨的。走,咱们出去过过手去。”

    正想问问,被万钧一把拉过。也不管另几个的眼神,伸手拽了李飞白就出了洞去。

    。。。

    “飞白这厮就是个怪物!”一会儿,两个回来,万钧拍打着身上,嘴里嚷个不停,“这哪里是刚刚架了神桥的人!”不用说,肯定是在外面吃了亏。

    这厮也有如此叫嚷的时候?洞里三个一愣,真是新鲜!忍不住捂嘴偷笑,却也都是一样的惊异。

    虽说未见两个出去到底怎么回事,然而一架了神桥,居然能让万钧这货吃亏?猴子打起架来的拼劲儿,几个可是都没少见过。

    转而看向李飞白,这厮不显,还真是当得起怪物二字。

    “或许就是那久久不灭的三藏,架桥时吸收了更多的灵力,是以神桥一成,就比寻常的要坚韧许多。。。”陶红儿如此一猜,却是说到了正点上。

    至于怎么弄成这样,几个不约而同,想起李飞白讲的火灵乱蹿之事。

    不想那火灵,不仅造就了李飞白身具火灵力,还意外将神桥给打通了去。怨不得,看他架桥之时,草草就点亮了三藏,犹如小儿戏耍。分明就未曾费力,本就是条通过的坦途!可不就只是拿灵气来填而已。

    如此,也无什么诧异了,这可是经了生死,拿命换的。

    。。。

    “你们。。。还需在此多盯上一会儿了。”陶红儿突地神色一变,轻声一笑,“且替我护了。”

    这却是,最早一个该当成就神桥的,阴差阳错始终未得踏出。而今替人护法两次,心底亦无顾忌,一朝心清明,终于有了感应!

    此次来的正是时候,地上的那堆万块灵石巨阵,都没来得及去收起。。。

    另几个左右看看,笑笑。除了飞白受了生死难,这熔洞对于几个,还真是成了福地一般。来此时日,对于修行之人只算弹指一瞬,今日就要迎来第三个神桥。

    刚刚平静的熔洞里,又自盘旋起层层的灵气。轮番见怪,这一次,洞里终于看到了一个正常架越神桥的。

    灵聚,灌顶,冲引,三藏亮。。。按部就班,水到渠成。

    从阵中走出,几个相互看着,不禁心潮翻涌。而今,一行五个也是三个神桥了,虽然低阶,总算有了一点样子。

    “调息一日,咱们即刻启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