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三十二章 拼而有命
    这两个,偷袭施毒,犹自小心翼翼,可见斗法经验老到,不求热血,得手就好。

    那肥胖修士,端坐着,又自施毒许久,这才示意洞口的,再去探查。

    “几个都倒了。两个稍强些的,还在那里运法抵抗,倒是有几分机敏。哼,发觉的倒是挺快。无妨,一会儿下去,我先将那个猴子缚住,那个女的,你直接杀了。”

    “如此甚好。不可大意,一个都不能让走脱了。下去了,各个都补上一刀。走。”

    两个这才循着那曲折岩隙进得洞来。

    下面几个听得进来的脚步,都是暗暗沁出了汗。尤其两个小的,必得抢个先机跑了,否则今日恐将难全。

    耳边脚步慢慢临近,几个连神识交流也自不敢,万一对面的神识不弱察觉了,几个这次性命难保。再次对着金晶儿与晏云嘱咐一声,暗暗将法力提了,只能静静等着。

    片刻,两个脚步轻缓,转进洞中。只见地上,盘坐歪躺的五个,见两个进来,还在那里挣扎欲起。

    “哼,只怪你们不该来此。”稍一打量,胖修士亮出一根似针似棒的家什,蓝莹莹光闪,一看就又是毒物。手下示意,“兜了那个。”说着,掐起一诀,手里那根巨针闪起一道精光,朝着陶红儿打去。

    眼见那对着自己的修士亮出巨针,陶红儿心知不妙,望向万钧和李飞白,眼色一使,“倏,倏”蹿了起来。就势躲避,万钧和陶红儿错过位儿来,没有一句话,让过飞针,抡棒子就打。李飞白激剑,直取那精瘦男子。

    一见那边乱起,正是心惊的时候,金晶儿滋溜蹿起,一拽晏云,脚下生风一般,一溜烟往洞外逃去。

    “这几个小毛贼,使诈!”

    两个怎也料不到,一直谨慎小心,催了半天的毒,下面五个竟突然蹦了起来!一个不拉,都好好的!一愣神之际,金晶儿两个已蹿到了岩隙的拐口。

    “去兜了那两个小的!”事出突然,哪有心思细想,胖子斜眼招呼一声,忙召飞针,眼前的棒子已是当头砸了下来。

    那边的精瘦男子一阵错愕,恼羞成怒。急急御起,让过黑剑,正欲反手去打,听了胖子大喝,拧身错开,大手一挥,蛛网凌空转过,朝着金晶儿两个当头罩去。

    李飞白凌空御剑一转,去挡蛛网已是不及,直取精瘦男子,扰了心神再说。

    混账!瘦子再次侧身躲过,却是手下一缓,眨眼,两小已是不见。“哪儿跑!”足下一点,顺手朝李飞白打出一掌,也不去管,“嗖”地跟了上去。

    “快些将那小的收了回来!”

    这边胖子,顶着棒子倒没什么,自己法力高出甚多。只是这猴子,忒是烦人耐扛,拼死不要命的主!任你怎样,我自掉头,冲上来再打!法力不及,愣是仗着这股子劲儿,一直未曾拿下。

    本可下个狠手来收拾,旁侧那女子的绳索又打了过来,左右顾忌,弄得束手束脚,撒不开去,

    真他么恼火!

    今日真是见了鬼!眼前几个,怎么也该迷糊迟钝一下啊,竟然都似没事儿人一般,那迷仙旗难不成坏了?

    李飞白侧目看看陶红儿这边态势,剑一召,提气也朝岩隙驰去。

    那瘦子,此时已到了拐口,却是一愣神。

    这往外的洞隙曲折坎坷,交错弯绕众多。两个小家伙跑得不远,却在那里来回兜绕,这网子,显然是用不上了。

    “哼”瘦子嘴里一哼,滑溜。。。眼看不是一时得手的事儿,径直抬脚直奔洞口而去。我且将口封了,再来好好陪你兜!

    身影连闪急驰,李飞白在后面急急跟了。一看那瘦子抛下几个不管,也是一愣,须臾反应过来,这厮。。。是去洞口放网?有心御剑去打,奈何三转两转,也是无功。

    “呯!呯!”几剑,都是落到了岩壁,火星四溅。

    这尾巴!精瘦男子心烦暴跳,不去找你,还跟上来送死!脚下不停,只管一掌掌往后拍去,打得那洞隙乱石激飞。空无用处,一头火泄不出来。却也是不愿耽搁,狠狠回头,瞪了李飞白一眼,竟然不再去管。

    这般情形?两边几下都只是空打。。。李飞白不由脚下一缓。

    洞隙弯绕如此,这样绕法,那修士就是复折回来,还是一样得费些功夫。。。陪着乱转无功作甚?何不回去,一同收拾了那个!

    你不理我正好,掉头转往洞中驰去。

    下面这胖修士,此时正打得憋屈焦急。两个明明都不是对手,偏偏一个顶着,一个来扰偷袭。正想着,听见御风之声,回头一看,却是李飞白。心底一沉。再冒出一个来,手下就要吃紧。那厮混蛋,弄两个小的,到现在还不知折返,这不是害我吗!

    幸得老子身家丰厚!心念急转之际,手下法诀一变,巨针忽地一圈横扫,把几个都逼退去。一拍腰间,一个袋子祭起,掐诀打去。

    “小心了!”陶红儿几个一看,招呼着,就见一股浓浓雾气翻滚着涌了出来,顷刻之间,将几个全裹了进去。“这雾有毒,万钧小心!”

    不想这胖子还有如此手段,雾气越翻越浓,转眼就看不清眼前。在这雾中斗法,形式急转直下。都是凭了神识,自己这边还要忌讳毒物。

    正说着,万钧那里大吼一声,已经中了一击。“呸!妖虫!”

    陶红儿与李飞白双双疾舞,拍了出去,就想去驱。奈何洞中不大,也只是引得来回往复翻涌。凭了李飞白而今不熟的火法,欲使了去化抵,更是杯水车薪。

    如此下去,危矣!

    自己尚好,法力外泄,还不惧此毒。万钧和陶红儿却是即刻施展不开。这样耗着,几个都要栽在这里!

    “拼了!”“拼了!”几个不约而同,都是一声低喝。

    “嗷!”万钧一声怪吼,放开了,也不顾那毒,直直蹿了上去!左右都是一死,畏首畏尾死得快些!

    李飞白闭目凝神,黝黑的剑上下纷飞,越使越快,直化为一道道无光的暗影。

    这!肥胖修士本想逼退几个,得口喘息,只待那瘦子回来。不想几个不避毒雾,反而上来拼命!

    那御黑剑的小子,这剑怎能使成这样?来去无踪,防不胜防!雾中都凭神识,而今要再分了开来,一边顶着猴子,一边躲剑。。。妈的,情形还不如方才!糟了。“啊!”一时慌乱,着了一剑。

    心里把那精瘦男子恨得,只想去撕了他!不行,不要命的硬茬、怪胎,老子不陪你玩了。

    那袋子还在空中,肥胖修士提一口法力,手下重重催了过去。顿时,雾浪滚滚,将李飞白几个阻得都是一顿。趁这刹那,足下疾驰,往外就蹿。

    “不可让他走脱,许是有诈!万一折返,哪还有战力!”而今陶红儿与万钧已是面上泛青,气息不稳,一会儿只能等死!也不去管那空中还在吐雾的袋子,一起往胖子身上打去。

    这几个不要命的。。。有意将袋子留在那里,不想几个竟然不顾那头上的威胁,还来缠着自己!

    往外窜逃,已是乱了心,又未走脱,心里走神更乱。发狠回来应战,却是失错更多!

    “妖虫!拿命来!”眼见这胖子身上伤势越来越多,一心想走。万钧一步蹿上去,不顾肩上的血窟窿,竟然架臂搂住了巨针!蓝光里,身上顿时泛起青灰。

    这猴子,竟然真不要命!

    “万钧不可!”李飞白与陶红儿大骇之下,出手愈狠。

    胖子此时全乱了阵脚,退不出阵,左闪右挡,急急召不回巨针来。看那几个,毒里逼来,连竖起罡气的心神都不及分,一个错神,幽幽黑剑几个对穿,身上打出几个透明窟窿,哪还有气在。

    “万钧!速速逼毒!”抬手将那无主的袋子封了,再看万钧,一屁股跌坐地上,摆了摆手,“你们速去寻了他俩吧。这毒,还死不了。也不听那边动静。”

    “尚在洞中,走,你且在这里。”说着,运法疾呼,“晶儿,晏云。。。此贼已授首!”有一半,却是喊给那瘦子听的。

    两个在洞隙里乱窜,正是险象环生,几次差些被拍了。只管不停地疾奔,几欲昏了头去。正听到李飞白的叫喊,兜头就往洞里拐去。

    死了?那精瘦男子一听,脚下一停,从方才的激恼里回过神来。那厮强过我许多,竟然丢了命,那我还追什么!

    不管不顾,干脆转身,毫不犹豫往洞外蹿去。一会儿,就没了影。。。

    。。。。。。

    “那厮跑了,不知会不会还寻帮手过来,却不知这俩专冲此地而来,不死不休,是干什么。。。”

    “先不想这些,弟弟赶紧将毒逼了,好生调息。看来此地也是不能久呆了。”陶红儿已逼了毒去。顺手运法拘了那巨针,来回掂量。金晶儿一个箭步蹿上去,撸了那精致小旗。反正不怕毒物,只当个玩意儿,好生喜人。

    “这针,我还是再来淬炼一番,取了吧。”却是正缺一个这样的法器。此次的搏命,几个心里都沉甸甸。还是多些手段的好。几个都自盘膝,李飞白踱至洞口守了,却不敢再那样大意了。

    。。。。。。

    落霞镇,林府。后院寂寂。

    “天遂人愿。瑜儿,此去前往书院,当好自修行。入了六山,只是打开了门径,这路,却还需自己走。”

    “孩儿明白!”林瑜郑重躬身,“孩儿不会让父亲失望!”言毕,抬起头,双目晔晔有神。

    “走吧。。。也不知老太爷会有什么安排。”如是想,却也不敢报多大期望。那不知错了多少辈的林家老爷子,出了名的清寡,真不见得能给什么。且行且看吧。

    次日,晨风饮露。林瑜一个,静静打侧门出,直奔北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