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二十七章 我名晏风
    这是?呵呵,终于有动静了!

    杨平之正在那里焦急,下面几个分派出去,都哑了,想想那些个平日的做派,一个个懒慢闲散,遇事能躲就躲,唉!

    不论是谁得了那一万灵石,有了前面那一通折腾,任谁也不会在这节骨眼上出来显摆。这理谁不清楚?就是要用,定然也是跑到了外面。既然让换了装束暗查,私底下不就是让逮些张扬跋扈的,怎么也要昧些账回来。。。

    上面这话说不出口,还不是怕万一做得过了,落人口实。到时不好收场。

    那边一队,也不知如何操持的,一个个划分下去,不几日竟然就弄了几个,听说收了不少?既然分了两队。嘴上不说,心底下也在比着。。。自己这一队,真是一群窝囊废,人头猪脑!非逼着自己将话挑明了说,竟然还能存得住气去。届时自己颜面何在?

    还是平日里懒散惯了,恐怕就是不愿操心惹事儿是真的吧!哼,看来还需敲打敲打。宗门也不是开的善堂!回头真克扣了你们的灵石月俸,别怨就好!

    正感叹着,今日不想就有了回话的,总算还有一个能支点事儿的。这个,回头定要嘉奖一番。

    勾头一看手里玉符,是西南的坊市。也不迟疑,当即就在桥头,御剑飞空而去。

    低空里,一道明艳的剑光划过。

    “快看,快看!那是仙人!”

    “隐云宗,是咱们陈州隐云宗的仙长啊!”

    哼哼,有意压低了,放慢些速度。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须臾入了山去,杨平之这才提气御剑,“倏”地,没了踪迹。

    。。。。。。

    “拜见师叔!”

    “不必多礼。”杨平之尴尬摆手,出来做这事儿,连自己也换了装束。。。还那么多废话做什么,“发现什么,说来听听。”

    “是。这两日,几个手下都分派出去,弟子在这坊市中日夜巡视。几日前,就发现一名红发男子,鬼鬼祟祟,行色匆忙。当时未敢说话,只是盯着,今日果然露了端倪。。。”说着话,抬眼看看杨平之,却见正在点头,不由一喜,心中大定。

    “这厮不仅出手大方,还桀骜不驯,目无礼数,公然扰乱坊市。弟子愤然!这般人,该当整治了去!于是,尾随下去。见这厮在山中乱逛,毫无目的。必定不是打的什么好主意。只是。。。粗粗探查了一下,此人修为高出弟子许多,恐拿他不下,反而惊了去。这才安排手下,暗中盯紧了,来请师叔。。。还望师叔定夺!”

    “好!做的好!”几句话,说的杨平之心底暗爽。自己带的,也是有心明眼快的人啊。不错,孺子可教!不由又打量一下眼前的弟子,“嗯,你姓甚名谁?在哪位师兄门下?”

    这,是要褒奖自己?哈哈,来日可期!“弟子丁立言,师从镜真真人。”

    “哦,镜真师兄的弟子。不错,好好做,回宗自有奖赏。那红发男子现在何处,且带我过去观观。”

    “谢师叔!师叔请随我来。”

    。。。

    “师叔,就是那个。”

    “拦下他来!”

    几个在此坊市派下的弟子,听说师叔驾到,不敢懈怠,一个个紧紧追随,倒是齐整的很。嘿嘿,就是打起来,大伙儿都在,也不见得自己招罪啊。

    杨平之神识一扫,对面的竟然已近筑基,怨不得几个不敢动他。出手大方?今日,就别怨我等了。

    “何方宵小,竟敢扰乱坊市,鬼鬼祟祟,在此做甚!”

    “什么人?信口开河!”红发男子听喝立定,眼前却是一名筑基修士,却也无甚。今日被讹得真正恼火,竟还有人追了上来颠倒黑白,可恼!人族修士都这般德行?这队人,虽是装束不统,一看就是有意改换,身上却是少了些风尘气。恭恭敬敬以这筑基修士为首,绝不是临时拼凑的零散修士。

    这是。。。自己处处小心,何时惹上什么人了?竟然这般来围堵。。。“我看你也是宗门之人,竟然行这颠倒是非之事!”心思一转,今日恐难善了,只管来出言一诈。

    一句话,说的杨平之心下一惊。这厮,倒是个明眼人,看来也是在外闯荡的。既然看出端倪,更不能回头。也不置可否,管他什么,今日也得送了上路。

    “哼,我等此地坊市护守,你扰乱坊市在先,人证确凿,而今又在此东游西逛,行踪诡异,不是包藏祸心是什么!”

    “信口雌黄!莫不是这山是你的,就不许来走走?笑话!”

    “莫要狡辩,乖乖束手。随我等去,好生交待了,也不诬蔑你去。再在这里叫嚣,休怪我等无情!”

    “真是巧舌如簧。一身修为,都练到嘴上。我在此,你能怎地!”红发青年气得,今日还真是开了眼了,连番遇见这样刁难。哼,真当我晏风是泥捏的吗!放马过来就是!

    “哼,那就得罪了。”杨平之本就打算挑事儿,你火了,正好动手。“都退下。”说着,手诀一掐,灵剑御起,直斩过去。

    晏风虽然恼火,却是打起十二分的小心。自己尚未筑基,对面可是货真价实的筑基修士。

    只见对面提气,放开气势。剑未至,一股磅礴压力已然压了过来。来的好!将气息提至巅峰,手下一晃,一杆三尖两刃戟在握,肃杀之气燎然。眼见灵剑到来,两手一提,运气入戟,戟身瞬间荡起一道红气,若丝缕萦绕,霎时,四下一片灼热。

    眼看剑至,也不力敌,把戟迎面一搅,股股热浪若漩涡一般,层层叠叠卷了出去,生生泄了对面来势。

    “嗯?”青年身上气势一起,杨平之心下就起了疑惑。眼见他拿出一柄暗红戟,运起功法又是纯正的五行火法,灼气滔天,心下一震。手下不弱,还是个硬茬!这个,别是那妖族曜华宫的吧?隐了妖气,想是服了化气丹?哼,打就打了,只当不知,灭了你,谁会知晓!

    又提几分气势,“巨剑!”呼地,空中灵剑一震,若蛟龙吞水,席卷了四周灵气,眨眼化得几丈长,威势暴涨,精光烨烨,白日里恍的人不敢直视。“呼”挟着狂风,狠狠劈了下去。

    “不好!”许逸早早缀在后面,眼见有人盯了这红发的,心知必定有乱。在一旁远远观望。

    未几,竟然看到了颇为眼熟的面庞。。。那个,不是前些日子在茶楼的隐云宗弟子?换了装束集结在此。。。这是要拿这红发青年开刀!未几时,果然来了筑基修士。暗自敛了气息去看。

    巨剑术,演成这般威势!这隐云宗的筑基修士倒真是出手不凡,非是专心于剑,心无旁骛,绝难达到。这红发的有险了!手下不禁一紧。

    晏风冷冷注视,欲闪身去,却未得动弹,四周已如泥潭一般,为对面来势所摄,躲不开去。

    心念一转,敛气凝神,周身忽地气势一变,聚敛了来,无一丝外泄。恍惚间,天地唯余这一人一戟,如一颗炙热金晶。“嗖”,一杆三尖两刃戟划出一道暗芒,直刺,击在那巨剑尖上!

    以全力凝为一点,只取一点。“当!”一股法力震荡瞬时漾了开去,四下林木压得一颤。

    巨剑一顿,杨平之心底更是一凛。这曜华宫的果然棘手!敛气凝神,竟然一丝不泄。虽是差了一个境界,却生生让自己巨剑去势顿住,气势一衰,再无力劈落。就如劈在金石之上,进无可进!这厮,如此不凡!

    晏云双眉一拧,两下一触,阻了来势,却是被逼得无可避让,才此硬扛。

    巨剑来势一顿,身遭被拿捏的气息也是一松。间不容发,沉了气,拧腰双臂猛地一弹,弹出一丝间隙,倏地腾起,荡戟横扫,“当”一声击在巨剑之上,趁着反弹之际,御出几十丈外。立定。

    这红头发竟然如此强横?后面的丁立言等一干弟子看得呆了,暗暗咋舌。

    “好!”许逸眼前一亮,这等身手,敛气凝神硬抗了筑基的一击,对面气息一松,借势荡去。真是顽如金石,动若脱兔。这厮绝不是籍籍无名之辈,呵呵,不禁心痒。

    杨平之稍一愣,沉了脸,也不多话,召剑又是一击。一击不成,再来。你再能扛,差在境界,又能如何!

    晏风喘了两口,平息了翻腾的法力。哼,我曜华宫却不是只挨不还的!

    见那筑基修士又要御了剑来,突地将戟一抛,悬在当空。双臂运法,浑身缭绕起腾腾火气,转瞬扬起,如火龙凌空,在空中盘旋,越转越疾,眨眼,凝成一道焰风龙卷,带动那暗红的战戟飞旋,如长龙化锥一般,一股浩然之势,当空朝对面冲去!

    “不好!”

    这样声势!“速速退了!”杨平之运起巨剑,去势刚起,一看那边破空盘旋的来势,如开天泄火,却是小看了这曜华宫的小子。急急又提了一口气,匆忙竖起一道护体罡气。

    “轰!”一声巨响,四下灵气炸乱,后面隐云宗弟子往后急闪躲避,还是被掀翻了去。一股灼浪激荡。都是被烧得衣衫不整。

    空中,剑落戟飞,但那一条火龙却依着去势,急旋着击在了杨平之的护体气盾之上。

    又一声闷响,场中立时石土飞扬,烟尘漫天。杨平之胸中一阵翻腾,提气不及,被那火气冲得一口血喷了出去。

    晏风被震得嘴角鲜血淋淋,浑身止不住颤抖,却是强自站在那里。

    “拿下他!”杨平之调了几口气,复去抬手召剑,止不住嘴里冒血,分明伤的不轻。挥手招呼一干弟子,“今日誓杀此贼子!”

    后面一干人等顾不得其他,而今看对面小子强撑着,有些心惧,依然围了上来。

    哼!晏风冷眼一扫,口中鲜血一吐,就去召戟。

    正此时,一道身影疾驰而至,手下一展,灵剑若明梭穿空,逸逸一旋,斜斜扫过,立时阻了那几个的去势。复转再射,直直一击,打飞了杨平之刚刚御起的灵剑。众人愣神之际,抓起地上的戟,携了晏风,急急而去。

    什么人!竟然暗中还有帮手?

    “速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