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二十六章 寻丹
    自打坐下,李飞白再无一点动静。被火灵焚成这样,这体内修复的事儿,哪里是一朝一夕能成的。

    虽是金晶儿那道精气去死扶生,血肉只需慢慢生养。但这气海和精藏之所,被炙烤得一片混沌,连带炙焰循气乱蹿,所引经脉错乱,焚毁,淤塞,简直面目全非!

    众人手里,只有些寻常斗法常用的中气、补气丹药,别的还真是没有。这些对于而今的李飞白,根本无多大用处。

    “若是有养续丹,这修补机理当会事半功倍。不如,我出去看看吧。”

    一行五个,而今只剩两个完好的,却还有一个只知睡觉。。。先前陶红儿就带了伤,来此又经一番打斗,歇息调理那几天,恢复没有损耗的多去。金晶儿此次施法搭救李飞白,损了一缕本源精气,整个仿若大病一场,还了那点白色精气之后,就势盘坐,也没了动静。

    万钧在洞中守了两日,实在看不下去。

    陶红儿与金晶儿,怎么着还能动弹,眼看飞白,还时不时面色焦灼,恐怕体内余火未除。任由这样熬着,可如何是好。救命要紧,顾不得什么避不避祸的事儿了。

    “此去却需小心谨慎,勿在外面惹事。赶紧的快去快回才是。却是只能由你一个了。”陶红儿也是别无他法,再三交代了小心。

    “万钧明白轻重,姐姐尽管放心就是。”取了几百灵石,即刻转了出去。

    原本是打算在此歇歇脚来,停上些许日子,也好外出打探一下风声。若是无事,就可转回。若真是隐云宗将事弄大,搁不下,也好就此继续,一路往南,就往那曜华宫的所在去。那赤焰山,座于绵绵连云山一脉,不知比栖霞山大上几倍,隐在那里,又有晏云在侧里照应,安安生生,也自不错。

    人算不如天算,所有盘算如今都搁着,且在此地好好歇着去吧。。。

    万钧离了熔洞,在山外定了定神。

    此地原先来过,也隔得久了,最近的那处坊市,来去也得三四日,真得赶紧了。提气御法,脚下生风,疾驰而去!

    。。。。。。

    却说陈州,隐云宗接了杨平之差人回报,好生恼悔了一番。

    原本只是将两个的死做个由头,敲山震虎。不想弄巧成拙,竟然行了打草惊蛇之事!谁知道背地里,竟然隐了如此大的曲折,扯出一万灵石来!

    未几,陈州上下立时传出风声,那胆敢冒犯隐云宗,谋害宗门弟子的三名恶首,已被生擒。是日,在隐云宗门外被当众击得个血肉横飞,魂飞魄散。

    前一日还闹得沸沸扬扬,四下里寻事儿的隐云宗人等,眨眼间若凭空消失了一般。一个不见!惹得州里修士不禁都是心下暗叹,这宗门做事,果然不一般。死了人,说出来就是满世界撒人,干干脆脆击杀对头。说退就退,不带一丝拖泥带水。以后见了宗门的家伙,无事还是避让些个吧。。。

    市井余热尚在,这坊市茶楼之上,这日又多了一名面生的茶客,却是在那里仰头生闷气。不是别的,正是换了服饰的隐云弟子。

    这倒好!还就没个完了!早先那般折腾,闹得鸡飞狗跳,这又倒回头来,竟然就这样隐了驻在坊市了!这两个天杀的东西。。。妈的,死了还让老子陪你玩儿!前翻那样大张旗鼓,而今要在这里等那不开眼的。。。唉,这不是撞大运吗?何日是头?哪里有谱?简直是玩笑。

    错杀一千,不放一个。哼哼,谁没事儿去乱找麻烦。宗里也是。。。

    闷头恨灌了一肚子茶水,无可奈何。自己点背,就被点着暗查,那就等吧。

    。。。。。。

    万钧急急赶至了那处坊市,当时就傻了眼。

    这。。。是什么情况!虽说原本就不算多大,也能有几十个游单的在这里摆摊,叫卖的叫卖,置换的置换。冷清了些,东西也不少了。眼下这是怎的?竟然只有两个!还在那里准备了收东西走人。这坊市,败也不该败得如此吧!

    “哎,这老哥慢走。”

    “何事?”

    “你这里,可有养续丹?”

    “没啦,就剩一瓶,前日就卖了。”

    “前日。。。前日就卖了,竟然不再备上?”万钧也是一愣。

    “还备什么,我两个不日就思闭关去了。要不,怎还会呆在这里?”

    “哦?此处坊市。。。?”

    “陈州闹得那样,离得这样近,哪儿还有人守这儿卖货。本就是游单的,早都跑陈州去了。再等两日,我俩不来,恐怕你来这儿一个也见不着。”说着,手下不停收拾,“我说,你还要些其他不?不要,我可走了。”

    万钧听得直愣,陈州,陈州。。。转来转去,竟然还是要转回去。“呃!不了。多谢老哥!”拱手一礼,扭身折去。

    陈州!奶奶的,这一日多不仅白跑,还跑偏了去。

    。。。。。。

    这一日,红发青年依旧匆匆打里街往外赶去。

    有趣,这红发的,又急着出去,风尘仆仆几日,焦急不耐的。。。怕不是曜华宫的?许逸轻轻一扫,转而又是一笑,自己还真是会想,红发的就都是曜华宫的去了。曜华宫的什么时候也满天下乱跑开了。。。呵呵,前些日子才见个小的,这又一个。不过,这个神清气朗,还算是个人物。

    只此而已。在此几日,却是看了隐云宗的一出好戏,差不多,也该回去了。

    唉,接连在此地寻了多日,近里一脉相连的岩浆熔洞也探了个遍,一点动静也无。。。看来却不是在自己这一路上。再呆上两日,还是折返吧。。。那边几路,也不知如何了。。。红发青年急步前行,脑海中尽是那不见踪影的火灵的事儿。

    “呯啷”一声。

    “唉,这位道友,且留步。。。唉!唉!你!红头发的,站住!”

    “嗯?”红发青年一心想事儿,却未想是喊的自己,复行几步去才觉到不对,“何事?”

    “道友,你撞碎了我这瓶生生接续水,就这样装糊涂?”

    “哼!胡闹!”不屑一理,红发青年扭头就走。竟然碰上个讹人的,心里正烦!正要抬步,却走不了了。呼啦一下,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一堆,眨眼围了过来,挡了道儿去。

    “莫看你修为高些就在这里欺人,我看见你撞了他,还不认?”

    “道友,这接续水是曹老儿求来救命用的,陪他些灵石算了。。。”

    “这是正经坊市,道友莫要欺人啊。”

    。。。

    竟是一伙儿的?有趣了。

    许逸正想离去,不想竟然又有了一出闹剧。

    “胡说什么!”红发青年眉头一皱,也知自己遇了讹诈。心里正是有事,哪有功夫在这里瞎耗。不禁上火,“都散了无事,要不就去坊外说话!”

    “诸位道友,道友们明鉴啊。这是打了东西不认,要拉出去害我!可怜我那小儿。。。”

    “还胡扯!”

    “这位小友,曹老儿弄这接续水殊为不易,赔他些个,何苦在这里为难。”

    “你说什么!你。。。你。。。”一伙人,白的,红的,黑的,唱完了去。左右话,说得圆满。却是搅得围观之人愈来愈多,后来之人不知何事,只听那几个,在那里说得有鼻子有眼,都认了真。七嘴八舌,这事儿,未过几时,竟然成了说不清楚,就是事实!

    许逸在楼内也看得暗暗咋舌,这事儿,若不是心有准备,还真就是被坑的命。自己在旁边看着,竟然也不知怎么,转眼,就说不清了。

    “你,你们,要待怎地!”红发青年一头火气,只见圈子越围越大,暗道不好,今日怕是躲不了了。总不能就在这众目睽睽下动手去。这是有理说不清,自己却还有事办。哼,一群小丑,今日就陪你玩玩。

    “唉,这人。。。你早如此,何苦在此耽搁了去。。。”

    “我那生生接续水,也不讹你,就值二百晶石。可是我几年才攒了的。”

    “你!”这一说,还真是把红发青年气急了眼,不禁冷笑,“那西梨圣母亲手调制的,售了五百。你这水,还在地上,要不要拿来一观?莫要贪大害了自己。今日事,你心知肚明。”

    “你,你。。。”几个眼神一招呼,看不出,这厮说话,倒像见过世面的,讹过了头了。“碰见你这厮不讲道理!这瓶根上尚余些底子,我认了倒霉,收了留着。你拿一百五十灵石来,懒得与你再啰嗦。我那儿还有危命要救。”

    “这是灵石,拿了起开!”红发青年说着,甩出一个袋子,哪还有心思在这里耗费。运些法力,闪身挤了出去。

    “这。。。散了,散了,都散了。”这般利索!嘿嘿。。。曹老儿果然瞅得准!正主走了,剩下几个急急轰了人群。看看都散了,悄悄聚了,踱至一侧,“打开,打开,扣了老曹的本钱,其他分了。”

    “这杀刀挨宰的,竟然唬我!”

    “多少?”一听那曹老儿咋呼,几个都一愣,“这厮使诈?”

    “自己看去!”曹老儿将手里袋子一甩,丢给几个,“红毛小子,不得好死!”

    “十块灵石!。。。”这红毛小子也太狠了!

    “老曹,你适才说,你弄那水来,花了多少?”

    “五十啊!分了两下里,兑些杂水,这,方才一急,又快洒完了!”

    “小子!你不得好死!”

    。。。。。。

    许逸在楼里听得清楚,险些喷出一口茶来。呵呵,这红发的,有趣!

    不禁勾起了兴致,看他匆匆几日,不妨去看看?旋即下楼,快步朝坊外去。

    另一边,那隐云宗弟子也是从头看到尾,看到红发青年那般顺当丢下晶石,不禁眼前一亮,随即就跟了下去。后面那一番话,却是没有听见。

    生生接续水稀罕,常的一瓶也就是几十灵石。这红头发的,知被讹了,也不闹腾,匆匆丢了晶石便罢。。。莫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嘿嘿,正好拿来充数,死了也无人计较。看那灵石丢得利量,身上定然还有不少!正好在师叔面前讨个好。

    正闷的找不着头,这就来了。想着,脚下不停,顺手击亮了手里的符印。这厮,对付不了。还是赶紧的喊了师叔过来。

    山外镇中,杨平之凭桥而立。突地,手里玉符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