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二十四章 打我 吃了你
    李飞白几个看得清楚,适才一棒下去,只是土石飞溅,确是未见有什么活物的样子。相互看看,恐怕还真是一个会遁地的?只是方才被金晶儿惊呼弄醒,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却没一个看清。

    “不简单。。。晶儿此次危险。”

    几个都是心下惊异,奈何钻了地下,只能干急,却是探查不出,毫无办法。

    万钧一棒子夯空了,在那里乱捅乱捣,犹想着找出孔洞来。

    李飞白看看陶红儿,“适才一掠而过,只见团似火的东西,却是炙热无比的样子。。。”

    陶红儿也是一脸的茫然,“怕不是这洞里岩浆也会化灵不成?这种地方,怎会?这。。。”一时也不知该如何下手去了。唤了方巾出来,却是心弦紧绷。这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谁知会从哪里突然蹦出来?凝了心神,左右徘徊,东看西看。

    李飞白尴尬地搓了搓手,这下可好,头一次将灵剑化丝蕴藏,还未试过如何去召了出来,不想竟然碰见这样的事儿。

    不禁左右为难,有心运法试了,想起晏云惊叫的那一嗓子,天知道,啥时候会从哪儿冲出个东西来!还是稳妥的来。。。顿时熄了那召剑的想法。“红儿,先予把灵剑来给我使了吧。”李飞白不禁挠了挠头。

    “剑?什么剑。”陶红儿一愣,扭头去看,旋即明白过来,捂嘴一笑,“呵呵,真把这事儿给忘了。”取剑递给李飞白。就打了诀去。

    “哇!啊,啊,啊!”正这当儿,一股焦糊味儿蹿了起来。金晶儿突地从一侧地底“嗖”地飞出,一身光鲜艳艳的衣裳,烧得大洞小洞无数,还正冒烟,头发也糊了一片,圆圆脸蛋灰簇簇一团,只剩俩眼瞪得溜圆,“快,快!这厮要烧熟了我!”

    怕是烧急了,跳着蹦着一阵胡乱扑打,一骨碌翻到,就地就滚。

    “倏”地,那如气般的火灵已经跟了过来。

    不等金晶儿再喊,这边万钧已抡棒扫过去,李飞白也将飞剑御了,迎头就刺。陶红儿将那方巾打在空中,只等有了机会,就去罩了。

    这时候,几个才算将偷袭的东西看个清楚。淡淡火气缭绕,无有固形,飘飘忽忽,却自逸出一股灼人的热力,不是灵物,还是什么!

    这等地方,竟会生灵?又不是什么洞天福地,灵聚气盛之所。。。几个心底诧异却不敢迟疑,先拿了再说!

    那火灵本是先天之物,虽然灵智不显,趋利避害却懂,却只管倚了本能来斗。也没什么声响,一晃就躲开了灵剑。见万钧冲了过来,却是瑟瑟一抖,心有顾忌一般,不敢靠近。急急转了就往一边躲去。

    “小子别跑!”一声大喝,万钧踮脚就撵,这身法的灵动上,就差得远了,怎能比得上一个灵物去。追让之际,棒影呼呼,却都砸在了空处,石土飞扬,煞是热闹,连边都没有沾上。

    “恶贼!有胆别跑!”却是打不着人家,急毛了无法。

    这一阵扑腾搅在一起,旁里几个帮不上手,却渐渐看出了端倪。只是退让,不还手?李飞白与陶红儿相视一眼,却想不出所以。

    “猴子,猴子快回来,挡住我!挡住我!”金晶儿灵机一闪,难不成,这家伙也是冲自己来的?“这厮怕你!快来!”

    正打得热闹,谁也没去细想究竟。金晶儿这一喊,心若恍然。

    万钧一听,愣了愣,也觉得不对,却是打得心痒。

    也不退回,脚下却放慢了,错开些许,打打停停,在那里转起圈来。李飞白见势,立时御了剑去,左右穿插,一时间,把火灵逼得敛手束脚,“吱吱”乱叫。

    “好!”一见那厮吃瘪,金晶儿顿时兴起,“打它!”

    陶红儿也暗自松了口气,这火灵虽然厉害,恐怕也是灵智初开,此时这般,犹不懂遁地回避。虽是洞里被搅得热浪滚滚难耐,总算还是压制了这厮。悄悄将方巾绕过一侧,缓缓往前送去。

    火灵这刻却是被逼急了眼,只剩恼怒。

    连番躲过棒子和灵剑,“吱!”地长长一声尖叫,瞬息退出几丈开外,怒目而视。须臾,那淡淡灵体一阵抖动,宛如疾风吹过一般,突地一震,洞内纷乱灵气顿如长鲸吸水,猛往那火灵身上聚去。

    “不好!速退!”

    眨眼之间,那原本小小一团火灵,涨得犹如一个布袋,犹自不停。

    “这厮这是气炸了!”万钧离得最近,看这架势,哪会有好!拎了棒子往回就蹿。

    “快!”陶红儿急急将方巾往万钧身后打去,将将落下,就见空中那圆滚滚的大布袋一抖,一道火柱,“呼。。。”倾注而出,洞内顿时如火狱一般。

    “啊!热死我了!”万钧急急收了棒子,急蹿几步,犹被烤得浑身冒烟,不住跳脚。

    “都退后了,这火灵之能,非比寻常。我抵它一会儿。”陶红儿死死撑了方巾,堪堪顾了几个,围缩在身后,缓缓后退。不消片刻,浑身已是香汗淋漓。

    “可恶。”李飞白在陶红儿身后,却是知道,如今陶红儿伤势未愈,这般抵耗,却是最最忌讳的。

    而今自己几个身处熔岩洞中,正是那火灵天下,对于这灵物而言,可谓用之不竭的后备,这样下去,几个岂不是眼睁睁困死此处。

    “哼,看我来给你多开几个窟窿。”身形稍稍一侧,御剑就刺。

    而今火势大起,根本见不着那火灵。神识去探,更是浑然一物,哪里区分得开。就那样,只管将剑左刺右劈,撩了又斩。来回穿梭。

    躲?这洞也就这大,我就不信!

    不够,就再快些!再快,再快!由是也看不见这厮,索性,李飞白闭了眼去。

    神识之下,面前只是半壁洞穹,充斥火焰,旁无他物。

    半洞而已,你会躲,我就将这洞拿剑填了!心无他法,空寂自然。洞穹之下,唯见一道道金色剑芒,越闪越快,横竖上下,如飞梭攒射。金线不绝,渐然,见不到头尾。。。

    无物,只有剑。

    快,我还可更快!心下所及,尽是剑往!

    “噗”一声轻响,又是一声“吱!”的尖叫,却似这滔天火势的一声终响。中了。。。

    李飞白此时才将眼睁了,却不知何时,自己已经盘坐地下,额上汗珠淌得,要淹了眼去。身上衣裳,半湿半干。“呃。。。”困困突出一口气去。

    几个呢?身边没有一点动静,扭了头去,却见陶红儿几个都瞪圆了眼睛,怪物一般注视自己。没一个说话。“怎么?难道我哪里也烧了窟窿?”话未说完,只觉得眼前一花。

    头,好晕。。。

    “适才那满洞的金光闪耀,是。。。是飞白?”

    “啊呀,晕了!飞白,飞白。”

    “莫惊扰他,这般御剑法,见所未见。如此消耗,必定神识困顿。且让他歇着去吧。”

    那一声轻响之后,满洞的火势熄了,灼乱的火灵气翻腾一阵,被几个施法驱了,再不见一点动静。却是不见那火灵。几个适才都是连打带吓的,又被放在火笼里烤了许久,不由都觉得困乏。

    “却是不见了那厮。。。这般不经打。”

    陶红儿皱了皱眉,“未可见得。莫忘了,这厮也是会遁地的。。。”说着,心里又是一紧,左右看看。

    “此地不可再留。那火灵方才被飞白所伤,一时不会出来,恐也不会太久。毕竟这里是他天生地长之所。。。万钧,你扛了飞白,咱们速速离了此地去。”

    “好。”

    万钧起身就要过来,还未及身,突地,一道淡淡火晕由地下弹起。一晃之间,射至李飞白身前,略微一顿,“吱!”一声,竟顺着鼻息蹿了进去!

    “啊!不好!”电闪之际,几个哪里拦得下来!围了上来,却已晚矣。

    “飞白!飞白。。。”不料将走之际,这火灵竟会蹿来报复。

    “呃!”李飞白突地从地上弹坐而起,运气去抵,满脸狰狞苦厄。

    “打我。。。吃了你!”

    此时李飞白体内,火灵过处,血肉焦糊。一时间,竟然连闷哼一声也再发不出来。紧守了心神,只在那里两眼充血,嘴角抽搐。脸上若肉拧一般。

    “飞白。。。飞白。。。”陶红儿再忍不住,两行泪“噗嗤噗嗤”淌了下来。“姐姐。。。”万钧与金晶儿在一旁顿足,这可如何是好!

    李飞白看在眼里,却做不出一丝反应。

    只是一瞬,那火灵“倏”地窜入气海丹田之中,上下翻飞蹿腾。一道道炙热火气搅入,顿时,气海内清清灵力之流,若滚沸了一般,四下里都是蒸腾之气,渐渐充涨。

    这是,就要炸了吗?李飞白苦苦运诀,却是哪里有多大用处。转眼,蒸腾的灵力“噗,噗”窜出,一道直通神海,一道下冲精藏。“唔!”三藏若都这般被这厮搅了,吾命将休矣!

    此时此刻,却哪里还管得住自己的灵力!只剩一点精神,苦苦撑了。所幸,那蒸腾的灵力之气却是未曾冲破紫色光幕去,尚留得一点识海清明在,却是徒增煎熬苦痛。这浑身似被蒸熟冲炸的感觉,几欲让李飞白眼中淌血。

    绝望之际,突地,那火灵消停了乱窜,愣在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