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二十三章 这个也会遁地
    陈州,栖霞山中的这一处坊市,来来往往,修者川流。

    不为别的,这一下隐云宗突地派出众多门人,州内修士弄得人人自危,却是有不少都跑来,专来采买置换。虽说不一定会有什么,明眼人也都看出,因两个普通门众闹成这样,是隐云宗有心整治。话虽如此,谁又敢保证,这隐云宗就会看谁不顺,那些平日多少有些瓜葛之人,会不会寻机发难。

    有备无患。

    坊市里,法器、法宝,灵丹妙药,异草神果,甚至功法典籍,琳琅满目。只是这里面,真假难辨,良莠不齐,愿打愿挨的事儿,各凭眼力心劲儿。

    人头攒动之下,可把那些个发愁吃饭,心怨太平的商贾店家乐得打了鸡血一般。通宵达旦,废寝忘食,把陈仓烂底都翻了出来,稍一修饰,堂堂皇皇堆到柜上。货卖堆山,至少,也显得自家底蕴深厚不是。

    “哎哎哎,你们让让,让让!”

    “这位道兄,都是采买,也讲个先来后到。你急,我就不急?”

    “我是来换货的!你急,你急你买吧!”

    “哦?莫非。。。”前面的一愣,立时一个后撤,退了出来,“道兄可否说来听听?”左右看看,正想追问,立时过来一个慈眉善目的,将两个拉到一旁,“嘿嘿,二位道兄,是有什么差错?”

    “此店欺客,竟然拿了残品东西糊弄!幸得我也炼过几日丹药。这要出去用了,岂不是坑了性命!”

    “是是是,道友息怒。我就是本店的管事,近日人多,小的们应对不暇,竟然弄出这等事儿!莫急莫急,我这就与道友换了来。”

    “管事儿?你自来看看!”

    “啊呀,这么一说,我倒是要再斟酌斟酌了。。。”

    “哎。。。这位道友,既然来至店前,恰逢此事,正好见证小店诚信。小顺子!赶紧的。”伸手一招呼,旁侧又跑出个小道童来,“给这位道友换瓶上品的补气丹来。哎哎。。。你小子别急啊。这二位,一看就是于丹道一途侵淫颇深,独有见谛。再拿两瓶上品的中气丹来,让二位品鉴品鉴。。。呵呵,二位道友,静候片刻,静候片刻。日后常来,也好让我等多多领略风采。”

    。。。

    “上品补气丹,生肌丹,隐灵丹。。。”

    “哼,道友莫听他瞎嚷嚷,都是新手赶制,哪及我这老字号的踏实。”

    “老儿,你卖你的,我喊我的。怎地?想一个吃完?不怕撑炸了肚子!”

    。。。

    “家传秘宝,龙鳞盾。。。”

    “哎哎,你这厮,不懂边儿看着去。”

    “金丝玉晶藤。。。朱果酒。。。”

    “天蚕卵。。。紫睛幻翅雕。。。哎,这却是摸不得的,你且来看。。。”

    小小一个坊市,沸腾的竟如汇集天地异宝一般。

    。。。。。。

    那被分至此地的隐云宗弟子,此刻将到。寻了个茶楼,临窗而坐。心里却是愤懑不已。

    平日里各自修行,你两个在外逍遥也就是了,各修各的,我也不管。修行之人,不知取舍,平日里就不知贪了多少晶石,还不知隐忍,竟然搞这种勾当。

    不过这杨师叔的意思,似乎起初也不是真要抓那凶人,先前出来,不紧不慢的,也就是来做做样子。倒是去了州府,才起了火,若不是这两个贼子贪心不足,何至于此。丢了性命,还害咱们满世界瞎跑。此时自己也是正要摸到那神桥的坎,正该是清修之时,唉。

    心里想着,随意呡一口茶。将目光投向窗外。嘿嘿,先耗上几天,随后找个不开眼的,出出气得了。

    灵石。。。任谁看了宗门而今的动静,还会傻乎乎出来?不过这样子,总是要做的。恐怕那些个师兄弟们,也是一般的想法。

    热闹人流里,许逸信步游逛。却是斩了那毒蜈蚣,正欲往回的路上。

    来此有段时日,心里一直焦急无果。前几日谷中一叙,那份天真率性确是让自己好生羡慕。月下清风,影疏香沐,举杯酣饮,意趣天成。不觉想起刚来此地时候的偶遇。。。唉。人妖本无甚差别,自己却畏首畏尾。。。呵呵,比起那个飞白兄弟,却是真真落了下层了。

    心中有感,落入不出,似有所悟。也不急着赶路,就这样游荡过来。

    平日里总是急急忙忙,就是有甚,也是往那大市上去,直奔主题。眼下这样的坊市,还真是不常会见。

    四周摊上东西,十有八九不真,有些根本就是胡乱杜撰的五花八门的名号。走着笑着,也不过问,倒也有趣。既过此地,来看看倒也是新鲜。

    进了几家像样的铺子去,这里面却是有些不错的货色。然而真正的好东西,又没几个问的。那价,动辄几百上千灵石,寻常修士,有几个出得起这价。无怪乎外面街市如此喧哗热闹,都是想着瞅个漏,淘个宝贝。

    随意走走,无甚引眼的。也寻了个茶楼歇下。轻抿清茶看过客,意懒凭窗,也是难得。

    天色将暗,街市渐冷。

    正欲离去的许逸眼神一扫,不禁轻咦。自市外,匆匆走来一名青年,心事重重,目不斜视,却浑身透着一股难挡的锐气。看那着装,也甚讲究,却染风尘。左右街市仿若无视,径直奔了个客栈投了。

    一头火红的长发。。。许逸凝眉片刻,抬步,也往那客栈行去。

    。。。。。。

    如今自己这是找出了几千里来,无一丝痕迹。难道,不是自己来的这个方向?

    客栈内,红发的青年和衣而卧,瞪着眼,哪有睡意?

    这厮,这许多年,也真是能忍。。。虽然灵智才开,毕竟是灵体。若真是在哪里就那样化气躲了,还真是难以察觉出来。这等事。。。那天曜晶何时孕出了火灵来,这许多人,竟然浑然不觉。。。此等天成之物,与身遭火灵气根本难分,连护晶阵都没能拦住,果然神异。唉,亏得出阵触动,有所察觉,才截了大半下来。若不然,这样损失,曜华宫也不知要孕养多少年月,才能补回去。。。

    这天地灵物,真是不可常理度之,灵智才开,竟然懂得爆裂逃窜,真是让人防不胜防。却是害了那些洞中修炼的。呼。。。长出口气,久不能静。

    而今,却不知其他几路有没有音讯了。再在这栖霞山里寻了,若真是依旧无影,也只能作罢。唉。。。

    。。。。。。

    熔洞里,李飞白睁了眼,深深呼一口气来。盯着眼前悬的黑漆漆灵剑,手指掐诀,轻轻打出。

    只见一道清清灵气自指尖缓缓弹出,击在剑身,左手一引,剑自横陈过来,心下默念口诀,法力源源不绝牵了剑身。再看那剑,幽暗中流光锋转,竟一丝丝缩小下去,须臾,变得只有手指大小,好。。。心里默道一声,不敢懈怠,再提法力。小,小,再小些。。。

    “呀!”耳边突然一声尖叫,顿时心神一晃,不好。却是再稳不住,前功尽弃。眼前灵剑倏地一弹,顿时又恢复了原样去。“唉。。。”

    睡得好好的,叫个什么劲儿来。扭头看那晏云,此时一脸悻悻,“。。。睡,睡得久了,我出去转转。”却是睡中不觉,在那里发癔症。

    抬眼一看,几个都被搅了,几双眼直直盯着自己,霎时浑身扎刺一般。一咕噜起身“噗噗”拍了身上,荡起一阵烟尘。“我走,我走。”撒腿跑了出去。

    复又安定下来,调息静了心神,再来。

    适才被搅了,运法却是无误。仔细回想一番,此次来过,当可成了。手下掐了法诀,又一道清气打向剑身去。

    凝神运气,几指连勾,那剑缩了又缩,末了,生生变得游若发丝,轻盈无物一般。剑体之外,一股淡淡灵气聚了,轻绕萦旋。

    李飞白这才轻舒一口气,复定了定神。张嘴运气,一口吸纳之法,引了来,循循,入了气海而去。再观那丹田之内,一柄黑色小剑,兀自立在那里,周遭清气,流淌轻旋。

    “呼”成了!

    那乱石堆里的淡淡火灵,此刻却是变得有些骚动起来。红头发的走了?好,我,过去。

    飘飘忽忽,若有若无,朝了李飞白几个移了过来。却是眼直盯着金晶儿,香,好香。。。

    金晶儿刚闭了眼去,突地一阵身冷,倏地又自定中醒来。这?寒毛直竖,怎地就觉得被什么盯上了?左右一瞄,“啊!这是何物!”

    身边几个突被惊醒,睁眼看时,就只见一道淡淡的红色虚影,“忽”地若离弦之箭,朝金晶儿激射而去。愣神之际,来不及躲闪,金晶儿身影一晃,直直遁入地下。

    李飞白还不及试着去召出灵剑来,万钧的棒子已经“呼呼”夹着风声砸下。“咚”一声闷响,掀起一堆灰石,抬起一看,却是落了空去。左右看看,也是空空荡荡。

    怪了!这是何物?没了?莫非眼花了?

    满脸疑惑,棒子在地上来回拨拉一阵,突地恍然,坏了!这厮竟然也会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