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二十二章 好香 吃了他
    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一去六百里,只管行路。

    一行人心里惴惴,途中也不敢抛头露面,只捡偏僻的地界,闷头赶路。本就在陈州一侧,一路上,能躲就躲,能避就避,凡事离得远远。疾驰之下,这就越了界去。

    此际,终于在一处山边停了匆匆脚步。

    “这里火灵气竟然如此浓郁!”言语甚少的晏云,眉头一展,面上一笑,“嘿嘿,是个睡觉的好地方!”

    “你这厮,出来避祸还是只知睡觉。!”

    “这一路,我可没有拖了后腿。。。”

    “此处便是我与万钧曾寻地火之处了。”陶红儿随口接了话去,“若不是上回恰在此地歇脚,也就晃过去了。”说到这儿,也是不禁皱了皱眉,扭头看了一眼万钧,“竟然在此就能察觉。。。这火灵气竟然变得如此浓郁。。。”

    “还是我去看看再说。”万钧拿了棒子,“你们先在这里候着。”说着,“噌噌”就窜进山去。

    这几峰,咋看都是不入眼。平平无奇,既不突兀嶙峋,也没什么清秀灵逸,还真是丢在哪里都不显眼的主。趁了这当儿,李飞白将这里打量一番,若不是这颇显浓郁的火灵气,任谁也不会留意。

    “也不知是什么变故。这样,这里倒不适掩藏了。。。原本想借了此地落脚,还好与你把那灵剑修了。”陶红儿似自言自语一般在哪里低语,李飞白听得一愣,“那剑先前只是崩裂,那次去救晏云时候得的灵剑,融了兴许就有可用材料。”

    “如今这剑挺好,红儿何必还惦记那事。”

    “那许逸不是说了,此剑和万钧的棒子都有凶性,原本我也觉得此剑能劈散阴邪之气,挺好。。。就将此事搁下了。谁知道是怨那凶性太重,邪气不抵。一时无事,长此下去,万一扰了心智。。。”

    “我日日行那清元诀,神清气正,应是无碍,否则岂会没有一点知觉。红儿不必担心此事。”说到这儿,想起那猴子一直都是棒不离手,却也未见什么异状来?“万钧那里,不也是一样好好的,也不见得许逸说的就准。”

    陶红儿未置可否,若说修行法诀可以抵过,留取清明,这倒是可以理解。此剑与那清元诀,出自一处。说不定此前,仙贤本就有这用意?万钧却是不喜那法诀,当初给他都不愿修行。“万钧那里,回头闲了再问吧。”

    “不论如何,还是试试去修那剑。。。心里不安。”

    “那也等你将身子将养好了再说吧。”陶红儿这样说,恐怕亦是心有所执。李飞白也不好再说什么,先自含糊过去。

    不说此事,单等万钧。

    未待几时,外面几个突觉周遭灵气一颤,再去探时,原本浓郁的火灵气竟有缓散之象。“咦?”这异状却是明显的很,面面相觑,不知所以。正在那里诧异,就见万钧身影腾腾蹿了回来。“我道是里面有什么古怪,陪不完的小心。自己吓唬自己。都来吧。搞好了!”

    “就是这里了。”随着万钧转入地下,却是一处天成的洞隙。来回往下,曲曲折折,中间又叉出许多的缝落,蛛网一般,目不暇接,也不知离地多深。几个停留之处,正是最宽阔的地方。

    转眼看过周围,分明是地底岩浆崩裂了山体所留。眼前一侧,还有一处裂缝,往外滚滚透着灼热气息。“那边下面,原先为引地火凿眼之处,不知怎地被弄出个大洞来,露出熔浆如滚锅一般,把这里弄得满是炙热。我把它堵了。”

    怨不得之前火灵气外泄如斯,而后又突然停了。

    几个顺着万钧手指,只见倾斜往下的一处角落,堆着几块巨石,看着却是才弄的样子。复又转转看了,其他别无异状。这才各自找了地方,打坐歇息。

    “先前那许逸所说棒子凶性之事,弟弟可有所察觉?”安顿下来,陶红儿转过头问万钧,“平日里可有异状?”

    “有甚凶性,都是胡扯。。。”万钧浑不在意,“这不是都好端端的?”总是提起这事儿。

    若是揪根问底非要往上扯。。。有多少扯得完?我还做过许多乱七八糟的梦呢。几个搞不清什么影子在梦里呲牙咧嘴,看不过那张牙舞爪样子,出手料理了,再不敢出来。这算不算?

    万钧在心里嘀咕,暗笑陶红儿太过小心,“姐姐何必听风就是雨的,哪有那么邪乎的事儿。”转头就抛到一边不提。

    陶红儿看他满不在乎的样子,却似真的没什么感觉,也不再追问。转而又看李飞白,“既然那清元诀可制凶性,倒是想起,那诀中似有温气蕴剑一说。由是须得在这里呆上一段时日,不若趁此,将那剑来温养一番?也好绝了后患。天长日久,剑与人和,通了性,也不至再有恶念,反过来出乱子。”

    “温养?”那诀中倒是有提及此法,一直未曾试过,“确有此法。”

    李飞白暗道一声惭愧,先前看到诀中提起,御剑之人,怎会没有那个想法。只是看这剑,还真是不入眼。。。咳咳,就没想着去温养它。及后来,见它能劈散阴邪之气,倒是惊艳过。只是那时候自己连御剑都不熟络,每天只把心思放在御使上去了,哪有多想。诀中所言,这温养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也就搁那儿了。

    既然那许逸有此一说,陶红儿又再提了,眼下倒不如拿来试试再说。如今看这剑,兴许是看得久了?也没那么寒碜。。。凶性,既然是剑,就算是有,也说不得是什么坏事儿啊。

    “我且试试,却是需将剑依法纳入气海丹田去。只怕须得架了神桥,三藏想通才有大用。”不再多言。

    这蕴养之法,在于时日,却并不复杂,早已在心中滚瓜烂熟。当即,默默在脑海中念了,抬手一诀,将剑打出,悬在身前,兀自入静。法诀暗转,鼻息缓缓出气,落在那剑身之上。

    不一会儿,几个都安静了,洞中寂然。

    从那乱石堆的缝隙里,缓缓飘出一缕淡淡火红的气息。宛若有灵般,绕着石隙来回穿梭几遍,转而在那里静静停了,却似乎正往这边张望的样子。

    待得一会儿,看这边没甚动静,悠悠忽忽,离了石隙,冲着金晶儿缓缓飘去。飘了不远,转而看到金晶儿后面躺着睡觉的晏云,猛地一颤,急急缩了回去。许久不见再露头来。

    这边几个都未察觉,只有金晶儿将鼻子嗅了嗅,左右看看,一脸疑惑。许是这里的火灵气太浓?有些波动也是正常,旋即又闭了眼去。

    那缕火红气息,却似灵昧初开,在暗处静静候着,迟迟疑疑,徘徊不定。

    那个女子身上好重的一股阴气,不喜欢。。。那猴子。。。好吓人!不好玩,一身霸气,凶神一般。。。那个男的,也有凶气。。。那个红色的卷毛。。。怎么这里也会有红色的卷毛?怕。。。

    还是那个头发花花的,身上味道真香。。。好香。。。吃了他?吃了他,吃了他。。。

    。。。。。。

    陈州城,携了一众弟子前来探查的杨平之,独个立在那陈暮春遗下的宅院里,脸色铁青,又望一眼这高墙碧瓦,越看越恼!一掌拍去,将潭边的假山扫落水中,激起冲天的水柱,哗!如下雨一般。

    “贼子!贼子!。。。”

    大胆!真真的大胆!

    “呵呵!”杨平之怒极冷笑。这个逆徒,竟然敢借了宗门之名行骗,私吞了万余灵石去!哼,死得好!死得好!万余灵石,陈州给宗里一年的供奉!没了??

    差了一人回宗门回禀,又在那陈暮春的宅子里翻了个底朝天,仔仔细细探查了,恨不得挖地三尺,一无所获。杨平之心中恼得冒火,无处发泄。

    两个一同死了。。。这般巧,量他哪个单独,恐怕也没那个贼胆,说不得,就是合谋。兴许。。。还有他人,分赃不均,被人取了性命!哼,如此心性,死了正好!

    这一想,越想越是复杂。这灵石,会去了哪里?而今这事儿,变了性质,宗门的做法,却是有打草惊蛇之嫌了,唉。。。且听上面怎么吩咐吧。这事儿弄得,先前却是如何也想不到这茬儿上啊。

    “你几个,不必跟我,立刻换了衣物,去几个坊市。不可声张,就看哪个形迹可疑又没个出处的,只要出手阔绰,都给我盯紧了来禀。”

    “是!”师叔正在气头上,几个隐云宗弟子都自勾了头,不敢多说。稍一合计,领命四下散去。

    。。。。。。

    熔洞之中,时光静淌。各自修行,没有一点多余动静。

    晏云自睡梦中醒来,又倒头睡去。而今这临近熔浆的地底,正是适合这厮,却似尤显得嗜睡,适才那一梦,竟然就是两天。乱石堆里的那道淡淡火灵,犹在那里窥视,流连不舍。却不知是惧怕还是怎地,左右逡巡,一直未曾跑将出来,在石缝里钻进钻出。

    火灵四周,炙气之盛,仿若焚空,阵阵扭曲,若幻一般。

    ps. 5.15「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