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二十一章 初遇大师兄
    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谷中几个刚将手里碗搁下,就听见“倏”地一声,一道身影已经临近火堆。

    “呃!”金晶儿正对着谷外的方向,吓得手里碗都丢了。

    “哪来的贼子!”万钧一声大喝,手一握,黑漆漆的棒子立时举了。腾地蹿了起来。

    “来者何人!”李飞白也是灵剑在手,忽地立起。却见万钧已经挥棒冲了出去。

    “住手!怎地如此莽撞。。。”对面身影不慌不忙一声低语,不想自己这一来,竟然各个剑拔弩张。却是不知道,谷里几个虽然聚着热闹,其实正喝着临行酒呢。近日来,因为担心隐云宗追来的事儿,各个心神不宁,风声鹤唳。冷不丁出来个闯谷的,岂会不急了眼。

    陶红儿将金晶儿与晏云都护在了身后,也自唤出方巾,立在了李飞白身侧。

    一息间,万钧与来人已近在咫尺。“猴子无理!”对面立定,也未见取出什么。皱了皱眉头,只把手一抬,一道剑气直取万钧棒子。

    “当”一声脆响,也不去看,背了手去,轻描淡写。“既在此欢聚,来了客,却用棒子来接。”

    这边万钧却是如遭重击,连棒子都震得撒了一只手,强自拿着,身子却止不住倒飞出去。“啪”地,越过李飞白几个头顶,砸在火堆边上。“哼,呸。。。呸。。。贼子!”吐了嘴里的灰渣子,站起来,棒子一捣,又要上前。

    “哼,再来!”

    “哎。。。住手。”

    “万钧,且住。”李飞白与陶红儿也是看出,来者似无甚恶意。对面的修为,根本就看不透,不知高出多少去,绝非普通人物,却并未放了威势出来。就凭适才那随手一击,明显手下留情,已是那样威力。而今,也只是背手站了,并未再有动作。

    “呸,这人来的竟然这样快。。。”这句话没头没脑,也只有他们几个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几个商量了几天避祸的事儿,还真是见不得风吹草动了。万钧听话站住,偏偏头,看了陶红儿几个,嘴里暗自嘟哝。却是依然握紧了手里棒子。

    “万钧!”陶红儿一声急急喝断,使了个眼色过去,“不可胡说!且住。听他来意再说。”这猴子,嘴下险些自己说漏了去。

    “呵呵,适才来的急了,倒是应该先言语一声。”来人风轻云淡,倒未因此动怒,扫了一眼几个,微微一怔,将手一拱,“许逸并无恶意,恰打此谷路过。见得火光,热闹非常。这才起了兴致,叨扰了。”

    李飞白与陶红儿相视一眼。此时已然看清,来人身着也是宗门服饰,却非隐云宗的。看那印记,五峰环拱一峰而立,却不太清楚是哪里。

    相视一眼,噤声静听了,谷外并无其他异动,心下略宽。“这里是飞红谷,我几个却是少在外走。不知公子来此。。。”

    “六山书院,许逸。”对面一听话,稍一愣,旋即一笑,“偶过而已,几位真是好兴致。”站着的当儿,又将几个端详了,看到金晶儿与晏云,也是不由一阵注目,“咦?真是难得。。。”

    金晶儿看他瞥了自己在那儿惊奇,心里咯噔一下,往万钧身后侧了侧,晏云只管站在那里对看。

    竟然是六山书院?李飞白看看陶红儿,两个都是一脸惊异。“适才倒是我们有些鲁莽了,还望公子见谅则个。”李飞白拱手还施一礼,“几个在这里无事,月起风清,花香溢谷,在此闲叙。”说着,收下手里的剑。

    “呵呵,好一个月起风清,许某可否有幸讨杯酒喝?”看着眼前情景,突然被勾起什么,面上恍过一缕忧容,唉。。。心里暗叹一声,也不知是羡慕还是什么,许逸竟然也来了兴致。

    “哦?”轮到几个诧异了,面面相觑。“不是坏人。”金晶儿在后面露头,轻声丢出一句。

    “许兄请。自便就是。”

    “那就叨扰了。”

    月下林边,火光正旺,几个身影团坐了。无人言说其他,只是将酒肉分了,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呵呵,飞白兄弟,你却是好福气!”许逸把酒一举,“能如此花前月下,呼朋聚友,但随心而行。。。来,饮了!”

    虽是头次相见,这许逸洒洒脱脱,倒不似有甚心机之人。李飞白也被他那不羁的清逸染得开怀。只是,真不知自己哪里有值得六山书院弟子羡慕的。“许兄快意天下,还有什么可叹的。饮了!”

    “。。。”许逸无话,只是将眼前几个扫视一圈,“不说其他,呵呵,今日情境,真是畅快!”

    “不想今日能得识几个,谢过酒肉!叨扰许久,我也该去了。”几巡下来,许逸起身而立,却是单看了李飞白。

    “萍水相逢,不如别过。唉,似这般,却是真真难得。只是,出去这里,外界,却是不太一样的。。。”看看李飞白的目光,却是未将此话继续。

    “适才看到你剑,还有那猴子的棒子,甚是奇怪。不知,可否再拿来一观?”

    哦?有何奇怪?临行之际突地说出这番话,让李飞白摸不着头脑。这许逸刚才进谷那一击,倒像是打出的一道剑气,之后虽不再提起,想来必定是个剑修无疑,就那样看一眼。。。

    “有何不可,小弟这剑,恐怕让许兄见笑了。”当下,取了剑,递了过去。只是,脸上真是有些挂不住。

    许逸接剑,并无一丝轻视,反倒是神情郑重,取剑掂了掂,也没旁的话,复又仔细看了看,顺手一道法力注入。幽幽黑剑,本在夜色中不显,而今得气入,也不过就是两锋泛些乌光,再无什么。

    李飞白看了自己的剑,原本还以为这许逸发现什么,会有不同寻常的表现,却原来还是一样,说不得,心底有些失落。扭头看看身边的几个,也都正伸了头,注目观看。

    复看许逸,一脸凝重,手下法力不停,竟然渐渐皱起了眉来,难道,真有什么古怪?不由止了胡思乱想。

    又过一阵,许逸收法,扫了眼前的几个一眼,却是带了一丝不解。

    这是何意?“许兄,这剑怎了?”

    “嗯。。。”许逸又看了看,这才将剑递回李飞白手中,“先前看了棒子和剑,只是觉得气息有异,这才想再看上一看,只是看了这许久,却也未曾看出真正门道来。。。”

    “气息?”

    “是。。。说实话,连这剑是何物所炼,我都未曾看出。。。只觉得这剑和那棒子,都带了极重的凶性,我却无能,找不出缘由。。。日后御之,还是时时心境清明才是。”

    “哦?”竟然有这样一说,虽说自己什么也未曾觉得,但是这许逸偶遇,又无瓜葛,何至费神费力的乱说。李飞白拱手一礼,“多谢许兄提醒。”扭头看了一眼万钧和陶红儿,也是一样的一脸诧异,可想,这中间原由曲折,只怕两个也是一样不知。

    “酒肉谢了,山水有相逢。就此别过!”言毕,也不迟疑,扭身驰去。

    “这许逸,倒是个性情中人,来去随意,清逸脱俗。”陶红儿站到李飞白身侧,“六山书院,却是果然不一样。”

    “六山书院。。。怎么了?有何不同的。都是那些无聊修士捣鼓的道道。如此这般逍遥自在多好。”万钧的性子,向来不拘,也从不在意。

    “此宗门号称修界泰斗,只是平时不甚插手外事。具体传闻倒是知之不多。据说里面修士各个术法非凡,也不知这许逸在那书院,是个什么角色。修界最负盛名的清远真人,就是这六山的老祖了,不问世事,而今都不知道是什么境界了。”

    “。。。”万钧也不再接话,只是心里不服。名气,不过都是口传的。只知道妖族这边袁神通,还有晏云的父亲晏舒,还有谁、谁?挠了挠头,总之多了去了。却是不知道几个有没有打过架?嘿嘿,不打怎么知道谁厉害。。。

    晏云一直看着,没有发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那眼,难得的炯炯有神。总之自己是没啥可比,这般出神,恐怕是看这许逸,在想自己那相仿的哥哥,一样的神俊。。。

    金晶儿在一旁,看看晏云,也不说话。心底里同样拿来,暗自比较。只是,自己那地方,还真是没法比较去。

    许逸来去一趟,一时间把几个的心思都搅了。

    “这许逸最后的话,却似这剑和棒子有甚不妥?”陶红儿看看身边的两个。两个自然知道意思,只是,从来不曾感觉什么气息,无从谈起。反过来看陶红儿,要说这些,还都是陶红儿取来的,连她都不明所以。。。若说不妥,倒是陶红儿那时,曾被这剑扰得心神难宁过,弃之即好,也是不了了之。。。

    “不说这些,日后小心注意些个就是了。”

    此时才复想起,明日就是要外出避祸去的。

    “也不早了,都散了吧。”陶红儿发了话,“不论如何,明日咱们就离了此地再说。哪怕等风头过去,再拐回来。”言语间,抬了头,左右看着月下山谷。静谧之中,清风徐来,桃林朦胧,潭波清淋。。。轻舒一口气,转回屋去。

    。。。。。。

    只不知,此一去,天地异,烟云乱起。颠沛流离,归路何处再难觅。

    (第一卷完)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