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二十章 卿本画中仙(改)
    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隐云宗这般安排下去,借题起势那黄明和陈暮春之死,也不过正好拿来说事儿而已。

    陈州这原本一隅偏安之地,不多久便闹得沸沸扬扬。明里暗里,不知道多少有意无意的争斗起了。更有一些个打浑了摸鱼的,怀揣着心思,借机挑事儿。一时间,平静许久的陈州,乌烟瘴气。

    然而这些对于这几个事儿主,可是折磨的不轻,日日安不下心来。陶红儿也是一样没了主见。哪里经过这样的事儿。

    那阴魔之气,犹不安分。修炼之余,只能遣了万钧时不时出外一趟,寻那些个认得的那里,旁敲侧击探些风声。也只是听出一些零零碎碎的动静。

    “这隐云宗,到底是要作甚?”听说隐云宗四下里撒了人出去,并未直接冲着这里过来,几个商议了几番,也没个定论。至少看来,那玉符毁得还算及时,未直接将人引到此处来。

    只是,看隐云宗弄得这番风风雨雨的,动静如此之大,真要是想探查那两个的行迹,用得着漫天撒网?恐怕也不是多难的事儿。大致方位至少还是能弄得清楚。几个在这里,到底是否稳妥?还是人家心里明了,就先搁着,趁机会满世界先整治一番,然后掉头再寻来?只是这样,不是在打草惊蛇?

    毕竟是正主,又没有多少经历,明明看出了端倪,就是放不下。越是如此,越是忍不住担心多想。

    这感觉,还真是闹心,坐卧不安。

    “姐姐的意思,我们下面到底该如何?”

    “这隐云宗迟早来查恐怕是少不了的,只是看他们而今的做法,倒像是在借机整治?说不定就是借题发挥,把一些个不顺眼的连带都抹了。。。”陶红儿沉吟,“这样看来,到时候若是真找过来,就算不知道是谁,怕也看不得咱们在这里自在。这个。。。”

    哪有经过这样大的阵仗,竟然闹得一个宗门如此折腾!然而这事儿,却是事关性命,由不得不去惦记。有心避祸,却又左右没个肯定。

    “唉,整日在这里想得发蒙。头都炸了!杀两个贼毛,还就这样阴魂不散了。。。”万钧将后脑挠得掉毛,“既然左右都少不了来人,也别商量了,我看,尽早离了这儿避避得了!唉!”

    “。。。”

    “我也觉得是,这样天天吊在这里,自个儿都憋出毛来了!”

    “其实,我也觉得。。。既然担心隐云宗迟早要来,不如现在就走得了,省的每日担心。”

    有那万钧一顿牢骚,几个顺着就下来,个个头点的如捣蒜。犹豫不决,不过就是缺一个说话的。

    却是都打心里忍不了这样的煎熬了。

    毕竟是妖,这隐云宗出来找事儿,即便无关,恐怕也是先看妖族的不顺眼。

    人妖两族修士,一向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平日里既不说和,也不说死对。有许多都是各凭心思的事儿。无事便罢,两厢往来无异,顶多只是挑一些多事儿的做了。有了事来,立马拉开了,势不两立。许多事,不到头上,还真是难以辨明。只是此次隐云宗立威,还是不怀侥幸的好。说到底,还是根子在自己身上,哪能安心。

    陶红儿未就答话,只是扭头去看李飞白。

    “若是就此离谷,却不知飞白是怎样打算?”

    。。。

    话说着,终于忍不住偷偷叹了口气。想起过往种种。就是那般的顺意,自己和万钧,什么也不曾想过,碰上飞白,也是毫无心机。全凭了心性使然,毫无做作。一路行来,好不畅快!却横生了这样的枝节。

    离谷。。。自己是真的优柔不绝吗?这些日子辗转反侧,只是挡不住那莫名的揪心感觉罢了。。。真要就这样离了这谷,眼下的一切,还会有吗?

    心底里突地泛起涩意,忍不住就那样默默看着。。。

    自己回村之前的想法,还是早些言明了。此去,一切尽不可知,不如就此摆明了吧。

    李飞白被陶红儿看着,那眼神,怎就这样扯得心底难平。面上微微泛热,沁出了细汗。

    此次事大,近日里总是心神难宁。一说离谷,心底竟有一股说不出的戚然来。自己,难过什么?不想今日陶红儿竟然有此一问。正将心里揭个通透。

    自己是怎么来了此地?之后种种,随心而行,不知不觉,一路走到眼下。而今想来,这一切,无不是暗中自有因缘牵了。既如是,呵呵,还有甚可想,“我?怎么,莫不是临了事,倒嫌我累赘不成?”

    陶红儿放了紧紧握着的手,深深看了一眼,来日即是风雨,此去何惧!

    “那,就此定了!我们都离了此地,且避一段说。”

    “往哪里去?曜华宫?”万钧倒是一直未忘了这茬儿。

    “既然要走,当然去我那里。正好去寻蝶姨,问了那什么山的所在。”

    “是,曜华宫,一定好玩的紧。”

    “也只有往那个方向,且做个打算。先离了陈州就好,我与万钧之前曾探明一处地下熔窟,恰在此去途中,中途正好在那里避上一阵。”

    “好好,先离了这儿,风头过了再说。”万钧呼地立身,“什么时候?”

    “既然定了,即刻就去收拾。明日就走。”

    “哦!”“嘿嘿。。。”金晶儿和晏云只知在那里喜得嚷嚷,分明没把眼前的事放在心上。只有陶红儿和李飞白,说完就各自都沉默了。

    “蹦什么,走,随我出去弄点吃的。”几个风风火火出了谷去。

    李飞白度出屋子,回了自己与万钧的住处。左右看了,如此,就要踏出一步。离去。。。这一步下去,前路,会有些什么?

    。。。。。。

    谷中最后一夜,万钧几个倒是弄得红红火火。大堆篝火燃起,“噼噼啵啵”炸声乱起。高高的架子,烤肉不多久就油光晃晃

    陶红儿也未再独处屋中,随了一起坐在火堆旁。看着金晶儿几个热闹非常,真仿若就是要去出游一般,哪里有半点避祸的样子,不禁也是心下一缓。再看李飞白,火光摇曳下,却也正看着自己。那眼神,那般的踯躅不定。。。

    “飞白,我这里有一物,你来许久,却是一直琐事不断,未曾好好与你言说过。今日不如移步一观。。。”

    “嗯。”就似正等这话,等了许久。

    李飞白起身,随了陶红儿身后,缓缓进了屋内。竟然止不住身子微微轻颤。

    “公子,且观此画。”这画倒是天天见,不曾去留意。还有什么寓意不成?“你看。”说着,陶红儿也不迟疑,手下掐诀,往画上一打。薄薄泛旧的画儿突地闪起一层淡淡光芒,那被法诀打处,荡漾起若水面一般的涟漪,竟然恍若化真一般。

    “这是。。。”

    “随我来。”陶红儿紧握了李飞白手,手又一挥,足下轻点。那画中突然射出一圈不显的光华,正接了点地而起的两个,只是一闪,原地不见,再看时,已是画中。

    这画,竟是一件罕有的芥子须弥宝物!

    “飞白,如何?”陶红儿两个,此时却是正在画中所显的那一处溪边院内。四下寂寂,唯余流水潺潺,远处迷蒙不可视,倒似烟云缭绕一般模样。

    李飞白真被眼前这一切深深镇住。这只是在传闻中的东西,今日自己竟然就身在其中!芥子纳须弥,玄妙如斯,难以言表。“果然神奇,竟然有这样玄妙的空间。”

    “只是,在这里住的久了,却是不一样的感觉了。。。毕竟,非比世界的广阔,也只是一处藏身静修的好地方罢了。唉。。。”陶红儿叹一声,踱至棚下,“且来坐下吧。”又瞥一眼桌旁的炉子,不知多久,早已无焰了。

    “我久居于此,始于何时,连我自己都不知。”说着,眼中透出迷离,若千重雾水,无处着落。。。停了许久,似乎也在心底寻求那不可知的过往。

    “红儿一个在此院里,不知站了多久,才有了意识,成了而今的红儿。。。”言语间,身形微颤,渐渐淡隐,从李飞白眼中化了去。“却不知是何处仙贤,何时成就此地。。。”缥缈之中,传来话语余音,莹莹绕绕,最后落在院中的桃树上,盛放的桃枝随之轻轻一颤,几片落红无声飘下,复又化气,消逝不见。

    “红儿的隐疾,就是这树上的印记了。只是,连红儿自己都不知,这洞天里,又哪来的什么阴魔真气,挥之不去。。。”

    顿了片刻,那桃树四周灵气一敛,眼神一恍之际,陶红儿身影渐渐凝实,静立树前。不言不语,止不住两行清泪潸潸而落。

    “红儿。。。”再无言,只是去,将手握了。

    树前,两道身影,纤纤人儿将头轻侧,贴在了书生少年肩上。。。

    。。。。。。

    两个静立了,只都未相说,落泪执手之时,神海的紫气,在那里轻颤若泣。

    如是许久,出了画卷。

    外面三个依旧吵嚷,火光烨烨。

    那清元诀,万钧的棒子,李飞白的剑,皆是出自这画卷之中,却不知是哪个随心率性的前辈先贤,就这样丢在谷中,去了。另,几卷杂记,再无其它。此际,李飞白回首再观此画,已是不同意境。。。

    回到火堆边,一股热气迎面扑来,正如这红尘一般。“飞白,姐姐。来,来,来,一起将酒饮了,饮了!”

    “好!来!”两个今晚都未推却,叮当碗碰,几个一同饮尽。

    “来,满了满了,再来!”

    正在意兴味浓时,谷外一声轻“咦?”一道身影立定,往里看了。静夜里,火光,叫嚷,格外彰显。忍不住身影一晃,疾驰过去。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