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十六章 螳螂捕蝉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金晶儿走走嗅嗅,速度不算太快,但却更是笃定。

    “感觉应该是不远了。”说着,脸上神色更加严肃。李飞白与陶红儿两个也不由得紧张起来。看着陶红儿,掩饰不住眼里的担忧。不论是邪物还是噬魂的邪修,于她来说,无异于再次以身试险。

    “无妨。”感觉到李飞白的目光,陶红儿自然知道他担心的什么。“一会儿见机行事,不会有事。”脸上露点轻笑。李飞白没有搭话,只把那宽慰的笑看在眼里,暗暗在心里提醒,待会儿真动起手来,定要小心了。

    复前行,金晶儿突地放慢脚步,脚下轻悄,往后打个手势,“就在前面。。。”往旁侧树后一闪,探了头去。

    李飞白和陶红儿急忙找树掩了,定睛一看,数十丈外,那前面一名修士,正盘膝石上,拿着个红壶不知琢磨什么。红壶?这般眼熟。。。几个默默将眼神换了,想起前次斗法的遭遇,怕不是一伙儿的?眼下只有一人,心中略定。

    远远的,凭了隐隐气息,却也是临近神桥,并未架越。只是不敢细去探查,临近也有差别,却是轻敌不得。

    见那厮拿着壶只顾出神,三个将打算悄悄比划了。即是寻魂来的,若能智取,还是先将那壶弄来,少些顾忌。

    就看金晶儿自顾身形一晃,隐了去。估摸着差不多了,这边李飞白和陶红儿运足法力,倏地掠了出去。起身就将灵剑与方巾打了过去。黑漆漆的灵剑直取修士,方巾却是打到了空中,兜头罩下。

    那边黄明手执红壶,正约摸着自己身上的生魂,算算差的不少,却需在此耗上一段时日。突地心生警觉,不好!也顾不得四下去看,贯气全身,就往一旁掠去。

    “嗖!”一道黑黝黝的剑光从身侧险险掠过,不等回神,又从身后倒飞回来。“嘶。。。”一身冷汗,顿时冒了出来。电光火石之间,哪有时间去思量,急急地又往一侧掠过。这时候,头顶的方巾已经往头上罩了下来。

    说时迟,不过就是眨眼之间。

    趁着剑势回转之际,那黄明这时候才有时间立定,抬头看天,方巾已至。正想将壶收了,就去打诀。倏地,一道金色影子瞅了这紧紧的当儿,从地底激掠而出,还没恍过神来,就那样贴着他的身子,直直地蹿上去,就势将他手里的壶给撸了去。

    “还是爷爷给你拿着吧!”话说之时,金晶儿却是不敢稍有停留。适才贴身而上,这邪修身上气势蹿起,让他汗毛直竖,真真不是对手!这边一落地,趁着那厮恍神的功夫,丢下句话,遁地朝着李飞白俩个而去。哪敢有半点的大意犹豫。

    三个这时才又聚到了一处,错眼一看金晶儿手里红壶,就和上回的一般无二,不会差了。暗自松了口气,总算这一步没有出什么差错。眼下,唯余倾力一战!

    黄明这时候哪里有时间去掂量情形,被几下里偷袭加算计,差点弄了个透心窟窿,转眼又丢了搜魂壶去。心里火气腾地蹿了起来。

    哪来的修者,一句话没有,竟然偷袭!

    头顶上,陶红儿的方巾还自往下扣来。也不去管什么壶不壶了,急忙先起一诀,一道法力打上方巾,阻了来势。手下一晃,拿出一柄灵剑来,却也是一个剑修。骤然黄光闪耀,不去管那边的人,手诀一掐,直刺头顶的方巾。

    有这玩意儿在头上,还怎么打?

    方一交手,陶红儿立时觉到对面,法力较自己浑厚不少。原本是想着相去不会太多,在头顶扰了,耗他一阵,飞白侧里再袭。这一来,却是想差了。

    手里方巾本就最怕这等锐利之物。锻造材质是一说,法力又不及太多。稍有差池,恐怕这法器就毁了去。

    不可这样硬拼。挥手一诀,化巾为绳,也来扰袭。

    李飞白不敢懈怠,一看那边对着方巾去了,灵剑一转,又朝对面横斩而去。黑色剑身无光,看来无甚威势,只有两锋如流若噬。

    黄明这时候,从方才的惊吓里缓过劲儿来。剑是来了,却已是定下神来。

    这一定神,才看清了,眼前的竟然是一人两妖?这是怎么凑到一处的?真是奇了怪也!自己于这几个可曾有过交际吗?却是没一点印象。管他,眼下哪有心思想别的。

    对面只有那女子修为尚可,同样临近神桥,一交手,却是逊了自己一截。

    这御剑的小子,尚不足虑。

    如是,在此际,放开手去,也不去躲避。见头上方巾变化,顺手一诀,御剑就斩!先破了这个再说。就那样立着,分一缕心来,一道法力朝着飞来的黑剑打去。生生将剑击开。

    李飞白了神识一紧,立时提气稳了。虽没甚斗法经验,一触之下,立时知道自己法力相差太远,不能与他死磕。抬眼看陶红儿,已是方巾化绳,在空中与那黄剑纠缠,心底明了,剑势一转绕过,打身后斜斜切去。

    “哼!”再取巧,也不过尔尔。只将心思都放在头顶,见头上绳索一偏让过了剑,朝下直取过来,急将神识一收,灵剑在空中划道黄光,一个倒旋翻转,当头截下。

    这边身子一侧,翻起手掌,干脆直直朝黑剑拍去。霎时,一股蓬勃之气席卷而出,只一触,李飞白的剑去势顿失,斜飞了出去。

    “啊呀!”却是金晶儿在后面看了,惊叫一声,竟然把灵剑打飞了,“这厮厉害。”

    陶红儿此际,一心御绳,让那黄明始终丢不开手去,却也是无有建树。这修士,剑剑大开大合,非劈即斩,分明是欺自己绳索不敢硬碰,还要避他,心神耗费更大。

    李飞白默不吭声,稳了剑来,心念电转。

    两下被拍出去,这样怎是办法?法力相去太远,这剑却是怎么也近不得身去,根本无用。。。看对方样子,显然没把自己当回事儿去。。。哼,既然托大,不若就顺你的意,让你打了十二分的精神来吧,倒看你有多少心神够分!

    自己在谷中,日日御剑飞花穿叶,此际,不如就来给你好好恍恍!

    当下,也不再求一击中的,却是手指若翻花一般,御了剑去。

    黑漆漆一柄剑,此刻,宛如穿针引线,左突右刺,前撩后劈,虚虚实实,飞花一般地旋舞起来。顿时,处处剑影,眼花缭乱。

    这是什么打法?这厮,法力一般,怎就神识如此之强?

    竟然将一柄飞剑舞得若水泄花洒一般!这。。。上下左右乱穿,不待自己反应,真真假假胡捅一气。剑团里的黄明立时手忙脚乱起来。

    上下分心,哪头也不敢含糊。真是气杀!稍一错神,闪避不及,身上立时被刺出几道血口,大骇。

    这还得了。可惜自己没有护体之物,而今又凝不出罡气护体法盾,暗啐了一口。黄明狠憋了一口气,瞅个当儿,运足了法力,将灵剑再逼出几许剑芒,唰唰一阵强劈,逼退了头顶绳索。急急掐诀,招了剑回,护在身遭。

    撤剑回防,竟然被逼成这样,越看这黑剑越是气恼!划出一道剑幕。“叮叮叮叮。。。”只管去磕挡。

    “飞白继续,再恍一些,我来锁了他。”陶红儿得了喘息,见对面一时间手忙脚乱,暗喘口气。御着绳索在四遭盘旋,只往那死角里去。

    这边黄明却是越打越恼,这厮明明就是法力微薄,奈何竟然将剑耍成这样。也不与你硬碰,就是凭着过人的神识,在那里穿插。不行,需快快解决了。

    小子,莫以为这样就没了办法治你!聚起一口法力,凝了神识,趁着李飞白的剑磕碰暂缓之际,伸手一张,捏个控法,一把朝剑束去。

    “着!”眼看那邪修一心扑在李飞白剑上,机不可失!陶红儿将绳索在空中一旋,绕了一圈,溜着地皮从后面缠了过去。这一下,捆个正着。

    “呀!”黄明被这突地一困,一惊,顿时闪了神识,乱了气去,那儿还束得住飞白的剑。

    “贼子束手!”李飞白一见捆了,不再那里乱刺,一剑劈飞了黄明的剑去。提气急闪上前,就来拿他。

    “飞白小心!”这黄明眼看被捆了,犹在那里强挣不倒,剑被磕飞,却是手一掐诀,竟然又招出来一个红壶来!

    还有红壶?这一下,李飞白却是愣了神。眼见一道黑气打来,也不敢拿剑去劈。这,出来就是来找魂的,眼下打了一道过来,谁知道石家兄弟被他收在哪里?自己这劈下去,岂不是全部化为乌有去了。。。

    “快劈!”陶红儿控了绳索,一看李飞白迟疑,顿时知道他是顾忌什么。

    唉!也难怪他,只怪上次遭遇后,没有跟他讲明。这生魂若是刚刚收了,哪能这样御使出来?非得祭炼了才可。这黑气浓重阴邪,哪里会是刚收的生魂。

    只是这一迟疑,黑气已经打到了近前。黄明岂是上次那人可比的。“噗!”地,翻腾的黑气顿时将李飞白和过来扯他的陶红儿都给吞了进去。

    “呃!”只听到陶红儿一声闷哼,再想去劈时,还是迟了一步。

    李飞白目眦欲裂,左右小心,怕的就是这个,最后还是着了道!怒火攻心,呼呼运剑如风,披散了这股阴邪之气。也不管身上法力迟缓,直直过去,趁着那方巾还在陶红儿的操纵之下,几步冲上,一剑结果了这恶贼性命!

    这一下迟疑,不想竟然生出了这样的变故。只剩金晶儿,看着两个,一时也失了主意。没想着到了末了竟然这样。总算还好,邪修死了,再去搜了身上,却是没有旁的壶了。

    将两壶收了,来至两个身旁,现在却是走不了了。

    染了这阴邪之气,不宜疾行,却需在这里先行运法驱除。所幸沾染不多,也花不了多久去。且候一会儿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