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十四章 打个劫 真难
    那跟梢的使个眼色,却是看得清楚,几个的包裹里,还有几棵,却是留了没卖。

    真是老天开眼,这几个金主,恐怕只是一时手紧才换了一个。哈哈哈,这就对了,都给爷爷留着!

    也不见说话,只是眉飞色舞的手势一比,立时就有传了出去,有了安排。

    这边三个晃晃悠悠出来镇子,天色尚早,依旧不紧不慢的。

    “姐姐,飞白。后面有个贼眉鼠眼的,怕不是看上咱们了。”

    “我适才也是觉得不对,不想咱们竟然遇上俗世的劫匪,呵呵。一会儿无人了,进了前面山林可有的好玩。”陶红儿瞥了一眼李飞白。

    “咳。。。”头次随自己一起出来,竟然遇上这样的事儿。李飞白面上一阵尴尬,甚是无语。

    “后面的只是盯梢,恐怕前面正有人候着呢。看来方才在镇中,咱们早被人设计了。不如先料理了。你们把后面的收拾了,我去前面开路,”

    “别,别,别啊,好没劲。这样随手杀人。。。”金晶儿两眼忽闪忽闪,李飞白与陶红儿被说得摸不着头脑,正愣神,突听金晶儿提了高声。

    “你们两个,光天化日的,扯不完的卿卿我我,看不下去!将东西给我的,早回去睡了。”说着,从飞白手中夺下包袱。

    “你这厮不老实,明明都是我挖来的,仗着个大,取了就不给我。”呼啦,将包袱在地上摊了,又捂了左右看看,跑至路边,扒出个口子,露了那几棵山参一个个看看点点。

    “嘴上说的好听,现在我算是看出来了,根本就是看上了我的东西!哼,亏我每日的喊着哥哥姐姐。”说着,三步并作两步,自个儿急急蹿了出去。

    后面的被这突来的变故也弄得愣了神,嘿,不想竟然闹这一出,哈哈哈!今个儿这是哪路神仙显灵,就惦记起了兄弟几个了?这是看咱家太苦,要将上半辈子的钱都一下还过来啊!

    专吃这饭,眼比刀快,哪有看不真切的。朝前打个手势,也不管李飞白和陶红儿,错步跟着就上了前头。

    这边李飞白正闹不明白,扭头来看陶红儿,突觉手心一热。。。却是陶红儿默不住声,伸手将他手一扯,轻轻握了。也不管那手一僵,怎么也不敢回握,只那样僵僵的捏着,“他又无妨。。。没听刚才晶儿喊的吗,怎也得做做那个样子。”那话语轻的,要淡过耳边的风去。。。

    李飞白不答话,手指搭了柔荑,一时间,腿脚硬得似扭了筋,迈不出去。

    。。。。。。

    “嘿嘿!小娃儿,把包袱丢过来,爷爷替你拿。”林里的正主已然登场。

    看着跟来的伙计打的手势,正主竟然是这毛没扎齐的娃娃,林里的几人顿时浑身如血沸了一般。

    这真是老天爷恩典。有了这一票,兄弟几个拿来做本,风风光光讨个别的营生,哪还用再干这个。

    天知道,在这破地方,干这行有多不易啊!

    道上大多山里的猎户,来来回回的身上不揣几个破钱不说,兄弟实在憋不住了,不嫌少,来借几个花花,谁知道这些猎户,许多个自己几个根本就不是对手!反过来被收拾了几回,兄弟都被打跑了几个。

    现如今,十天半月的,还不开张一回,都快忘了自己是干啥的了。。。不想今日,终于来了财神。

    “乖乖听爷的话,一会儿包你不掉一块儿肉。”领头的大汉将眼一瞪,手里单刀往树上嘭地一砍,深了,使劲儿扭扭拽出来,冲金晶儿一指,“不然今个,连你哥哥姐姐也走不脱!”

    “啊呀呀,爷正气不过那两个。。。这样正好,你让我过去,劫了他俩走得了。”

    “兔崽子牙尖嘴利,在爷爷面前还敢耍。去了地府可别怪你家爷爷!”朝两边是个眼色,直接动手去取。哪将个孩子放在眼里。

    “嘿嘿。。。地府,爷爷可不正是刚从地府出来,正要回去,你们可看好了!”

    “抓住他!”几个早将金晶儿前后围了,大汉喊着就冲了过来。

    三两步冲到近前,看金晶儿还在那里呲着牙傻笑,“兔崽子,笑,你还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吧!”劈手抓了过去。呼,抓了个空,眼前一花,没了!

    “啊!什么古怪!”几个顿时愣在了当场。

    “孙儿们乖,回头看。”却是金晶儿打乱头发盖了脸,缩了手脚,忽忽悠悠地从地底慢慢冒了出来,“不是要送我回去吗?我都等不及了,来啊,随我一起去吧。。。”这架势,整个林子顿时瘆得毛都炸了!

    这这这。。。不是白天吗?光天化日就敢从地底冒出来,这是什么道行的鬼!几个劫道的那腿立时就不听使唤,只在那里筛糠。

    “来,来啊。。。随我下去。。。”

    “啊!”“啊!”。。。半晌,才冒出几声怪叫,扭头扶着,撞着,往外蹿去。

    “回来。。。孙儿们,莫走。。。回来啊。。。”

    “噗通!噗通!”没出林子就晕过去两个。

    李飞白和陶红儿此时刚走进林子,就看着几个劲装打扮的,脸色煞白,丢了魂似的从林子里跑出来。

    “鬼,鬼啊!”竟然没一个搭理他俩的,只嫌两个在路上碍事。

    左右面面相觑,莫不是真出事儿了不成?金晶儿还在里头!急步赶了进去。正看见那金晶儿,披头散发,犹不过瘾,对外面喊着,“回来。。。回来。”

    。。。。。。

    慢腾腾终于进了村子,迎面就碰上石生出来。“啊呀,这不是我们的李大书生回来了!”

    “石生!”李飞白迎上去,杵了一锤,“叔叔婶婶可好?石强呢?”

    “都好,都好。他去打柴去了。”嘴上回着,眼睛却根本没往李飞白身上瞅,只管往后探头,“这是。。。”

    “哦,这是舍妹红儿,这是晶儿。这是石生,自家兄弟。”

    “嘿嘿。。。嘿嘿嘿。。。”石生也不接话,就是对着李飞白挤眼憨笑。

    “他就这样,走,咱们先回去。”白了一眼石生,招呼着脸色微红的陶红儿,“走,晶儿跟上。”

    “呵呵,来,我来替你背了吧。飞白,你这厮,竟然让个孩子拿这许多东西。”说着,石生抬手,接过了包裹。

    李飞白一看,不由想起适才山下林子的事儿,一个没憋住,笑出声来。闹得石生一阵白眼。大踏步超了过去。

    是日,就挨家窜了门去,本就不大的村子,早就传遍了。

    稀罕俗世的事儿,陶红儿和金晶儿起先倒是跟得挺紧,过了没几户,面子上就挨不住了。

    这沸沸扬扬传的,如何如何的,越说越理不清去,谁会在意李飞白的解释。。。山里难得进来个生人,何况还是飞白领了回来的,这样娇滴滴,嫩生生的一个女子。一时间,比那年庆还要热闹。

    那一道道眼神,直把这修得炼气淬体的人儿看得心砰砰乱跳,满面娇红,更胜过斗法一场。

    是夜,自然不用自己动手。头家村长那里就安排的好好的。何况,手里的东西还要交于村长。自己来日将离来村子的事儿,也正该先说于他。

    “飞白啊,几日不见,好本事啊,这个好,这个好!”村长一句没头没尾的话,把两个人儿说得低头暗瞄。不想,却正是个四目相对。

    “呵呵,不必拘泥。都是自己家里。来来,红儿,晶儿,先吃,先吃。。。”

    唯一个心里乐呵的,不必说了。山里人家里不缺酒肉,而今可该敞开了吃了。只嫌手不够用。

    只剩陶红儿,顶不住左右陪客的眼光,竟然要冒出汗来。灯火下,更是衬得嫣然欲滴。

    终于席罢。散了一干人等,进了屋里,李飞白将那几棵山参取出来。却是看得一辈子呆在山里的村长也瞪大了眼睛,一副骇然,“还是飞白有本事,有本事!”

    “爷爷将这收了,来日村里有需时候,也是个依仗。。。”

    “哎,如今飞白大了,自个儿不留着用!村里用不着你的。”

    “爷爷。。。红儿头次来见,若是不收,红儿还道是自己哪里错了呢。”

    “哎哎哎,好好,我收了,收了。”扭头低声对着李飞白交代,“回头取了去换些银子,赶紧娶了才是正理!”

    几个听得清清楚楚,落荒而逃。

    “飞白,飞白。”刚进了屋,又传来喊声,正是石生、石强两个一同跟了过来,“说好了,好不容易来山里一趟,明日我俩去弄些好东西回来,晌午去家里坐坐。”

    “这。。。”扭头看陶红儿,奈何又推辞不得,“好好,明日,明日。”

    “可说好了啊!”两兄弟又是“嘿嘿”一笑,这才扭头去了。

    “呼。。。”一声长长的吐气,陶红儿瞥一眼李飞白,无话可说。今日,可算是领教了。

    “来日去父母坟上扫了,还是寻个借口,尽早离去吧。”这架势,真把几个修士给吓住了。

    。。。。。。

    “落霞镇。。。”黄明嘴里自顾低低念着,看看天色已晚,寻了一处边落的客栈投了进去。

    夜静,燃起一盏绿幽幽油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