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十三章 一点自然随心去
    是夜,李飞白久不能寐。

    大千世界,凭了自己几个,去找什么神物,自然只是一个愿景而已。万钧的话,却是有些道理。每日里就呆在这谷中,虽说地界不错,毕竟太过局促,难免时时会静思入忧。

    天下之大,游历见识一番,眼界开了,自然心胸不同,对心境的提升不无好处。怎也要好过窝在哪里不问世事吧?

    陶红儿身染的阴魔真气,竟然如此难解,恐怕也不是她口中所说的,压了就好的事儿,只是宽慰的话吧。说不得何时,再复发了,与头悬利刃有何分别?不早日祛了,终是心病。

    正好借了游历,好好探听一番祛除之法。坐在谷里,机缘恐怕不会自己飞来。

    夜风微起,不禁起身,踱至窗前。这些想法,来日却需好好去与陶红儿言说一番才好。

    脑子里如何也甩不掉那花下窗前,忧思抚琴的身影。

    自打一个误会,结识了以来。时日不多,却这样去了成见,毫无芥蒂,一路顺理成章走了过来。回头想想,还真是随心畅意。呵呵,彼此竟如多年相知一般。

    这种感觉,还真是有些奇怪。不由会心一笑。

    或许,都是少见险恶,未经世事的懵懂使然吧。才有了这青涩却纯粹的做派,无私无畏,肝胆坦诚,少了许多的城府算计,却让人真正的心热呢。

    举头望月,月色似乳。

    此际细细回味,仍有有一丝如梦似幻的感觉。就那样,一点真性情,化了成见,平平走来,却入了心去。

    食了花,得了灵剑,法诀不说,又遇了九转仙芝,曜华宫的公子。。。哪一件,也不是先前自己能想的。

    而今,又在这里谋想游历。

    这,就是修者的世界?都似这般的随性?自己今后的路,就是这样?如此这般,这仙路倒真是值得期盼。几个性情相投好友,携了手,岂不美哉?

    神思遐远,良久,复观眼下。

    一直以来,却是从来不曾问过她的出身。虽然也明白,必是妖身无疑,却总是开不了问询的口。是真的不在意,还是自己有意避过了?沉吟许久,突地又一笑。想着想着,竟然纠结到这上面。。。怎么今夜就想起这些来,不管如何,且行且看吧。

    修行之事,不进则退,既想出外去,自己这几个,还是太过松懈了。若不勤勉,恐怕经不起什么事儿去。所有都不过是镜花水月,痴人说梦耳!

    只是昨夜最后,怎就听得陶红儿的琴声,一改平日抑郁晦涩,心情大好。却不知想到了什么,还得好好探探去。

    一夜未眠。

    第二日,李飞白就寻了陶红儿去,“陶姑娘,昨夜所说之事。。。”

    “可是外出之事?但说无妨。”

    “却不知姑娘是如何想的。。。”一句话就点到了正题,李飞白不由得一愣。

    “呵呵。”盈盈看了李飞白一眼,心下甚慰,“公子的用意,奴家却是明了。”轻声一笑,“却未昏了头去呢。”

    竟然被一语说中心事,李飞白倒是一愣,旋即深深看了眼前女子。

    “以我们几个身手,又无甚可以倚仗。出去逛逛,少惹是非倒好。旁的,想想就好,却是只在机缘了。妄图无益。”仰头长出口气,“不过,有几位替我着急,昨夜却是让小女子顿悟了。整日里在此悲切,倒不如将心放下。潜心修炼一番,再出去走走,岂不快哉。”扭头对李飞白一笑,“公子以为然否?”

    “唉,来时还心里忐忑,不知该如何对姑娘开口。不想姑娘却是心底敞亮。”李飞白松了口气。

    “不过。。。我却是有一提议。”

    “姑娘说来听听。”

    “来此也有些时日了,却不知公子以为,我几个可还能相处?”

    这个。。。李飞白一时如坠雾里,不知所指,“却是如兄弟姐妹一般,相处无隙。”

    “既然如此无隙,也经历了生死。不知还整日姑娘,姑娘的,可是嫌弃?”陶红儿少有的露出一丝狡黠快意,“相处这许多时日,听起来扭捏的很。”

    “怎会有此想法,这,这是怎么说的。。。”

    “既然不是,即刻起,我便唤你飞白,你就叫我一声红儿。可好?”

    “红。。红儿。。。”这下却是让李飞白脑子有些不打弯儿,没想着这陶红儿突然从这里下来。偷看一眼,竟然舌头不听使唤,心下嗵嗵地乱跳起来。。。

    “那么,飞白,你有何打算?”陶红儿看在眼里,有意款款。

    李飞白倒是被弄得有些脸皮发烫,这,怎么就脸热了起来,唉。“我。。。嗯哼。。。适才所说之事,既然想到一起,那是正好。我已想过,不日,回去一趟村里。虽然家中无甚牵挂,也该给邻里有个交代,如此回来便可安心。”

    “正该如此,”陶红儿接了,突然话锋一转,“不如,我随你一起出去走走,可好?”

    。。。

    “自然,自然好的很。”

    “那好,今日就跟他们几个说说,指不定又闹出什么。何时出发,你来决定就是。”

    看李飞白手足无措地出去,回转身,陶红儿莞尔。转而又扭头看向墙上的画,眉头微皱,有些事,终归挡不住挑明。待回转来吧。。。

    一点自然随心去,管他东西南北风。

    这次出去却是不同旁的,是要见机行事,看人说话的,去多了本就不合适。哪奈何三个听说有这样好玩的事,却是一会儿挤眉弄眼,一会儿信誓旦旦的,都要跟去。

    原本是简简单单打声招呼,竟然被几个人闹了半天,拗着行不得。

    无奈,还是陶红儿说话,“此次去的,乃是人界俗世,又是飞白久居相熟的村里,莫以为只是去玩。出了纰漏,让飞白为难。只能带一个,否则就都不去了。”

    万钧挺着张猴脸,自然第一个不许去。闷哼一声,扭头不理了。金晶儿和晏云两个,本是选了不爱言语的晏云,却不想那金晶儿扯了晏云嘀咕一阵,竟然换了过来。

    陶红儿看看李飞白,此去应该也不会耽搁太久,只是回去打个照面就回,也随得他。不然不知又闹出什么主意。

    “晶儿这头发却是不行,这样出外去,岂不是招惹眼神。”

    “染了,染了。哈哈,好玩。”

    旁话不说,就这样,一行三个出了谷。晏云悻悻,回去囊头睡觉。万钧却掂了棒子,悠悠晃晃的也出了谷。

    。。。。。。

    “回去村里,不该拿些什么吗?”陶红儿也未经过这样事儿,有些新鲜。

    “这次出来,我只说是要去亲人家里过年,而今回来,肯定要带些东西。只是。。。却需上镇上采买。”

    “镇中我也去过,靠山的镇子,收货的倒是不少。这一路还有颇远,不如采些东西去,置卖了正好。”

    “我正是此意,你们且在这儿候上片刻,待我去寻些东西回来。”说着,左顾右盼。

    “得了,你还是歇着吧,就你不行。这个,还得看我的,你们等着。嘿嘿。”金晶儿一把拉过李飞白,立定了,将那鼻子在空中嗅嗅,须臾,眼前一亮,一晃,眨眼去了。

    又是土遁,李飞白摇了摇头。和陶红儿相视一笑。

    片刻功夫,眼前一花,金晶儿又钻了回来,怀里,竟然抱了四、五棵硕大成型的山参回来。“扑通,扑通。”丢在地上。

    这,这个头,也太大了点。。。说实话,李飞白也算是山里混日子的,也从未见过这种年份的。看得李飞白骇然咋舌。

    “还有这样的手段。”

    “呵呵。。。”陶红儿掩嘴一笑,“飞白忘了他是什么出身了?”

    “嘿嘿,天生地养的,都在我鼻子里。就是人的神魂,也逃不出我嗅去。”金晶儿拍了拍手,“这些可够了?”

    “飞白别被他唬。像他们这样,日夜被人惦记的,上天又怎不会有所眷顾。若没几分天生的本事,岂不早就被人赶绝了去。”

    “够了够了,这些山参的年份,一株就足以惊了镇子。那么大个,若是山民去采,多少年也难得碰上一个。”

    “都是先天无有灵根的主,要不长这么大,哪儿会那么好采,早就会跑了。都卖了了事。”

    “不可,不可。这要都拿出去,太惹人眼,就卖一个。余的,就带回去也好。”

    “飞白说的有理,不可多事,就这样。”

    镇子里热闹依旧,走买串卖的常年不停。

    陶红儿拽着金晶儿的手,生怕这惹事儿的眨眼没了。游看着,寻了一个收药材的铺子把东西卖了。沿街购置一些礼物盒子,拗不过上蹿下跳的金晶儿,又买了一堆古灵精怪的杂耍,这才拐出来镇子。

    只是三个未太在意,早在镇里,身后就缀上了盯梢的尾巴。

    一个少年书生,带个娉婷弱女,还扯个胖乎乎孩子去,这一行还真是扎眼,往哪儿一站,都格格不入。

    再看他们,游着逛着进了药铺,显然不是家有病人着急买药。没事儿逛药铺,常人忌讳,没那闲性儿。既然不是买,那就是有货出手。这般几个人,又不像是山中混日子的,来此出货,有点意思。。。

    早有那些个蹲街眼尖的,盯的死死的,就跟进了铺子。一见在药店里出手的东西,好家伙!果然是条大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