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十二章 花开即是应景时
    “隐疾?何种隐疾?”这晏云和金晶儿一样,才闻说这事,见几个都耷拉了头,闷声问道,“竟然让姐姐都没有办法。”

    “还不都是为了救你!那两个贼毛道士,谁知道是天杀的邪修,勾得姐姐体内阴魔真气蠢蠢欲动。躲都躲不及,回来,又替你运法驱了这几天。。。姐姐不说,你也就每天只知道睡觉!”金晶儿甩打着手里的捅火棍子,火星子乱溅,“没心肝的,改日我去你曜华宫打洞去。”

    “我。。。这魔气,火法可祛吗?”晏云听这一说,心中惴惴,“若是如此,我带姐姐回去就是,去求父亲出手!”

    “晶儿,不可如此。”耳边却是陶红儿止了琴,插过话来,“生而有之,此事怎能迁到晏云头上,不可胡来。”

    曜华宫,坐于南方赤岩山,山体火气充盈,宫中得天独厚,皆擅火法。晏云又有那样一位修界高高在上的父亲,那里,而今倒称得上是火法圣地一般。

    只是,自己先前和万钧,也不是没有想过以火克制的办法。当初捣鼓那锻造之术,其本意正是寻了一处地火,试着去克那阴魔之气去的。奈何想尽路数却无甚效果,不了了之。想来,这体内魔气,绝非一般等闲,绝不是拿火焰来烤烤了事的。

    为此,专查了些典籍,对照来看,才知道,这般乌黑浓重,平日里无事,看起来没甚多大反应,却似生物一般,于暗中自会缓缓滋长的,乃是真魔之气。自己身上染的这,阴气颇重的,又叫做阴魔真气。

    这真魔之气,与寻常所说的魔气,全不可同日而语,寻常驱法,克法,怕是有用的无几。。。

    唉,那曜华宫,雄踞南域,火法独步不假,却也未在外面闻说精于克魔之道。

    那天曜晶。。。指不定还真有用。只是,如此名震修界的东西,怎会拿了让自己去随便试用,太过玩笑了。全不是自己这种无名之辈可以期冀的。

    陶红儿自在心中思量,默默自嘲一笑。妄图这些,不过是自寻烦恼。

    “那赤岩山,真有火法可以祛了姑娘体内魔气?”李飞白因这事心里惦记几天,无奈自己实在没什么能耐,又所知甚少,根本说不上什么有用的话。

    “这。。。谁知道,先前我和姐姐去取地火来试过,却是无用。唉。。。”

    “那赤岩山不是说天坠火种而成吗?指不定就行呢?卷毛你说说。”

    “姐姐随我去了就是。我。。。家里的功法。。。不甚纯熟。。。”晏云挠了挠头,这却是说的真话。整日里嗜睡如斯,那里去用心练过什么功法。几个斜眼看去,不禁无语。

    “不试试怎么知道。。。”被大伙儿看得面皮发烧,晏云不敢抬头,嘴里嘀咕着,手里棍子将眼前的草皮戳了又戳。

    “我的事,心里清楚。你们的心思,我也明白。我体内隐疾,近日已有想法,或许不日就可除去。你们不必再费心思了。”

    几个经这一说,哪里会听不出是宽慰的话,一番吵嚷全无结果,意兴全无。晏云勾了头,不再吭声,不知在想些什么。金晶儿不停地翻弄着火堆。万钧拿了短刃,将手里的肉刮成了丝,也无心去吃。

    李飞白立了身子,望着陶红儿木屋也说不出话。自己这样,还真是穷白得干净,一无用处。唉。。。

    复抬头,四下里看这山谷,许是心底憋闷的缘故,怎么看,只觉得这天地,怎就如此局促,太小!

    。。。。。。

    陶红儿没再弄琴,也不再说话。扭头,盯着屋里的画儿出神。

    一幅画,无有题跋。山水写意,了了勾勒。中有一谷,谷内木屋立于溪边,窗前庭内,一株桃树嫣然。只是树身不知为何,一抹粗黑败笔。屋侧有棚,棚下一炉,却是空空无火。

    “我寻地火,也曾欲将万钧的棒子和那剑再重铸一番,做法七七四十九日,竟然毫无变化,一丝都融不得。如此坚韧之物,当初是如何融的?若真有奇火神焰,又去了何处?却怎就让那桃树染了。。。”那画盯得久了,竟然似真似幻,有些恍惚起来,仿佛错觉。

    “不知道是不是能行,但是先前,我却是听赤岩的蝶姨讲过,有座叫做神乐山的,山中有辟邪神竹,专克天下阴邪之物,讲的甚是神异。姐姐在这里试遍法子无用,倒不如咱们去找找那竹子。”

    “哦?说来听听?”

    “我也讲不清楚。听蝶姨说,似乎上古有皇居于山中,每日于竹林抚琴,仙乐不断。皇逝后,妃观竹而泣,执竹泪洒不绝,天有感应而成神竹,邪魔辟易。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传说的那样神异。不过,不寻了试过又怎可知。”

    “我看这个十有八九是真的。比那火法靠谱的多。”万钧随陶红儿取火试过,对那火法却也是不敢有甚期望。将手里短刃往地上狠狠一戳,“那山在哪里?”

    “这个。。。我却不知。不过,蝶姨既然说起这事儿,十有八九就知道呢。”

    “好!你总算说了点有用的。”来了精神的万钧扯下一大块肉,往晏云手里一塞,“拿着!”

    就连李飞白也被这提议弄的心里一亮,不说可不可行,总胜过坐等。

    至于那曜华宫有什么名堂,去了正好问问,指不定,也是转机。复又坐下,也去扯肉。

    看屋外地上的几个又提起了劲儿,陶红儿也不搭话,只是静静看着他们去高兴,多少心下放宽了些。

    这一说法,更是不着一点边际。那辟邪神竹,传说之物。且不说真有没有,就是真有这等神物,不知多少人惦记,上古至今,还会在那里等着?再退一步,即便至今还有,要不就是根本无人知道在哪儿,要不,就是在那天堑绝地,根本无人能及。

    呵呵,难不成上天专是将这神物留了等我?莫说是这等神物,就是一个寻常宝贝来了,就凭了眼下自己几个,连神桥都没一个架越,又无多少斗法的本事,也是可以去争的?

    虽如是想,也不去揭破,坏了几个的兴致。虽说心里明白的很,但几个毕竟是真心为自己担忧,心下还是忍不住一暖。

    此际,已是天幕湛蓝,一弯勾月清明。

    桃林灰影,暗香浮起。几个身影,在那火堆边忙碌。看着看着,却是被这几个感染,心底突地一跳,竟然渐渐亮堂起来。

    唉,自己总这样在这里排不尽的感伤,何苦来哉?生而有之是天意,命理如是,何苦再去自己郁闷不开。自己终日埋怨万钧几个道心不稳,只知随性,不想,却是自己着了相也!

    在看那边火堆,愈发明旺!

    还真是,花开即是应景时,何怨春去己不知。。。

    眼前一亮,复坐琴台。勾捻复挑,完全是又一番景象。屋外几个被这突然满是盎盎生气的琴声引得兴致大起,止不住喝得酩酊大醉。

    陶红儿只是在窗前,看着轻笑,再无阴霾。

    说不得,自己也该如他们,打坐之余,无事出去逛逛。突然蹦出这样想法,陶红儿被自己下了一跳。同样是出去逛逛,心境哪似先前?

    。。。。。。

    却说那黄明,取了晶石,心里安定,不知有他,也不再耽搁,游逛着就离了州城。

    而今腰包鼓鼓,却是应该似先前打算,去弄些上好的丹药来,将这受损的身子补回来。

    身处俗世州城之地,却无什么坊市,左右还需回至山中。宗门近里的地方,还是不去了,心底有鬼,还是躲远些吧。偏远些的。。。栖霞南端,倒是有个地方,两州交界不远,还算是齐全,人也繁杂。到时再换了这身行头,谁会在意。嗯,盘算一番,当即打定了主意。

    既然要往偏远的地方去,正好溜着这栖霞山边,顺便摄些生魂去。

    而今倒是不急了,左右需将冲关受损补了,却需些时日。也懒得再去找什么下手,沿路下去,慢慢行来,靠山吃山的山村野户也能取来不少。一举两得,待坊市回来,就近拐去山里寻个地方,大事可成。

    陈暮春此时却是气得不轻,改了装束,远远缀着。看黄明那悠哉样子,心中暗骂不已。

    这姓黄的,分明背着宗门来我这里骗东西,自己给了,一句好话没有,还一副欺人的嘴脸。恼了我,去门里将你捅出来,看你还逍遥自在!

    狗东西,你若成就神桥,真回头就好。若让我的晶石打了水漂,哼哼。。。就这样,不紧不慢,只等着看黄明接下来打算。

    这一看下去,骇得不轻。

    才进了山,就将这厮的手段看的清楚,这!分明就是人共诛之的噬魂邪法。果然,自己总觉得这黄明有些不对劲,真没看错。只是这一来,却犹豫了。

    莫说黄明不见得能指点自己,就是真回头来说给自己听,恐怕他那信心满满的秘法,就是这邪术无疑了。如此,自己到底有没有那狠心就去练了?这黄明,远比自己所想的更加阴毒!

    但要说就此打住回头,却又真心不甘。这家伙,到底打的什么主意?自己竟然就这样被牵了进来!

    唉。。。还是再跟着看看吧。不管如何,先将他探个明白。不论他成与不成,自己明白通透,有事也好周旋。实在不行,就回去宗门禀了,保住自己,再说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