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九章 地脉蛟灵
    金晶儿天地灵种,冥冥之中自与天和,自然身具常人难有的机缘。摸到这蛟灵角上来,实在是无心之举。这地脉蛟灵,本也是暗合天意,岁月荏苒之下滋生的灵体,对于金晶儿,一眼看透了出身,却未真正与他计较。

    只是,为防这无赖小子不知深浅,将此处泄了出去,化身训斥一番,也就搁下了。

    未料不久,晏云也挪至此处。偏偏这小子,却也是有根底的。惹得蛟灵火恼一阵,却又不能拿这不明所以的小的来出气,那叫一个憋闷。

    所幸,这小子嗜睡。每日除了睡觉,睁眼的时候不多,偶尔被金晶儿拉出来,也是懒洋洋,没甚举动。这才安心些,这样脾性,少惹麻烦,由他去。

    不想没过多久,这无赖孩子竟然带回了姐弟两个来。实不能忍!本想将姐弟两个暗中除去,绝了后患。却怎么看,这猴子都似有些渊源。天下之大,自己找了这如此偏僻的角落,竟然能碰上几个这样的!莫不是害了天理!着实在心里恨得痒痒。

    倒不是对这几个小的如何,实在是,一饮一啄,世事暗合,自有理数。这般下去,指不定,哪里就生出因缘,冒出事儿来。

    冤有头债有主,都是这不安生的无赖小子惹得。总不能一个一个跑出来说教一通,且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瞅个功夫,现了蛟灵之体,对着金晶儿好生一顿连唬带吓。

    有了这些,才有了金晶儿今日,一回来就摸出那铁镯子,打了出去,只希望能起作用,盼蛟灵真进不来光幕。心底下也是有些诧异,这蛟灵向来恼怒生人,怎么就没有把那两个贼毛弄死?

    却不知,那蛟灵原先只是对几个知道根底,给了老的几分面子,不想生事儿。这镯子莫说以金晶儿的法力,使不出多大法能来,就是能使,以蛟灵之力,又怎会真的没辙。

    昨日那两个修士来擒两个小家伙,说不得,蛟灵心里可是乐了一阵,有那么几分期盼,假人之手,吓唬吓唬,撵走了这个祸害精。区区两个修士,蛟灵自不放在眼里,随手就可碾了。就是眼前这几个捆在一起,也不够人家一根指头戳的。里面曲折,金晶儿自然不会琢磨那许多。

    不想,这小子搬了救兵,竟然翻了盘。翻盘也就罢了,真要在自己手里出了事儿,自个儿自然也不能就这样看着。只是,三番五次带了生人来此,再不给点厉害,长此下去,怎能安生?

    此时对李飞白,蛟灵可不会顾忌什么。隐了身形,一缕神识扫去。

    静坐之中,正按理循法,李飞白突地心惊,浑身汗毛直竖!还未反应过来,只觉一股威压袭来,霎时忍不住颤栗起来。

    这是何故?不是在洞中吗?睁眼左右看看,几人却都无事。四下里也没什么异状,这透心的压力从何而来?

    由不得他多想,那威压骤然剧增。瞬间压得李飞白喘息不得,胸闷难耐,只觉得脑中一阵恍惚,几乎晕厥过去。立时凝了心神集于神海,不敢旁骛。调息运法,强去支撑,方一触及,霎时就如扛了巨石一般,也不见有什么动静,却是浑身汗淌不止。咬了牙,死死顶着,在心里留一点清明,紧紧守了。

    此时若一松懈,后果可想而知,自己神魂恐怕就被打散了,永无超生之日。

    “咦?”原本未将这小子放在眼里,随意一缕神识打过,就要作罢。不想竟然被这小子撑了下来。毅力倒是有些,神识略强,不过也就这样了。随即又一道神识打来。

    刚从那巨压之下缓出一口气,浑身汗透如洗,还不及调息稳住,突地,又一道重重威压打来。

    苦也!这一次,脑海中犹如巨锤轰击,险些一触崩散。只觉得神海,一击之下,还了混沌一般!

    那点清明守着,犹如滔天巨浪中一叶扁舟,眼看就要打碎了去。这种天壤的无助,令李飞白几近吐血。神魂欲裂的痛楚,却尤自牵着他,不可放手,不可放手!如狂风中一丝柔絮,最后,只剩一点近似麻木的执着。。。

    忽地,仿若捅开了一扇天窗,李飞白只觉浑身一轻,那让人欲绝的威压如泄般逝去,转瞬消失无踪。怎么?

    恍恍惚惚,仿佛看见一道巍巍如山的雪白影子,倏地隐去,心底还忍不住一记震颤。急忙左右打量,自己却不在洞里?四下空寂,这。。。难道自己终究没能守住,神魂逸散?却又不像。。。

    眼前,一圈紫色光幕正在这空寂的处所缓缓旋转,将自己围在其中。其上星砂明灭,晶晶点点,看了许久,却没弄明白。错愕许久,脑中一点灵光闪过,这,这怕不就是自己的识海吧?

    识海中有光幕吗?自己一直不会内视之法,未曾留意过这问题,还真是不清楚。心有相通相生之感,却不明所以。此刻,却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那不知从何而来的威压,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自己不查,早先劈散的阴邪之气入体?又不太像。想起适才那道白影,真是太过骇人!那威压,难道与这影像有关。。。不管怎样,总算退了就好。一想方才死里险撑的境况,李飞白止不住打个冷战。

    神海经这折腾,未几,就是一阵困意袭来,先前的抵挡,却是耗费太甚。挡不住,就此睡了过去。

    “倒是有些机缘的人,也罢。”蛟灵收了神识,也自纳闷。

    小子的识海里突地激起一道紫幕,不知是甚东西,自己竟然不认得!偏就是阻了自己的那道神识。倒不是不可破,但这莫明东西,一个莫名小子而已,还要自己花心思破之,却没那兴致。本自打算随手料理了就罢,拐回头去大动干戈,欲盖弥彰。干什么?

    如是一想,也懒得去琢磨什么。反正这小子从头到尾也就是被动,根本不知道自己。

    “倒是命大。”退去之前,又扭头看那金晶儿,趴那儿睡得哈喇子乱淌,想想心里又有点莫名的窝囊,自己这是被这小无赖气糊涂了!怎么看,怎么就心里恼的不是味儿,“都是你这厮惹的!”随手甩了一道意念过去,兀自遁去。

    第二日醒来,几个都恢复了精神,唯独李飞白有些怏怏不振。

    陶红儿、万钧都来问询,李飞白也说不清是从何而来,只把那经历讲了,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自己是惹了什么邪气,夜里来袭。陶红儿,万钧听得咋舌,也理不出什么头绪。

    金晶儿在一旁听了,心地明白,却不敢多言。在那里发毛打鼓,那老蛟竟然还有如此狠辣一面,下得去手。怨不得自己又得了一道印记,叫自己不可多事,不禁吐了吐舌头。倒不如离开这里得了,省得又有什么麻烦出来,兜都兜不住。

    “姐姐,这里我也住得烦了,飞白又说这里邪气,好生吓人。。。不如,晶儿也挪到姐姐那里?”

    “这感情好,你这厮,每日里胡跑乱窜,还真是让人放不下心。此去一起,正好有个照应。”

    金晶儿暗暗吐了口气,“跟了姐姐,晶儿自然听姐姐的。”

    洞中并无多少有用物什,随便拾掇了,扛了晏云,几个说走就走。

    。。。。。。

    却说这谷,待几个离去,却是有了变化。谷中那棵被金晶儿打洞的大树,竟然无声无息地沉落下去。偌大的一棵树,就那样诡异地从地上消逝不见,定睛再看,地面却不留一丝痕迹,完好如初,仿佛那树从来就不曾有过。

    “歪打正着,正好了了。”地下,一条雪白的硕大蛟躯动了动灵身,将探起的头颅缓缓沉了,整个身躯突地一隐一闪,已然偏离了先前的处所几十里去,如传说的瞬移一般。此时再看那谷地,却是寒意渐起。

    。。。。。。

    几日后,陈州王府后宅,一处灯火幽暗的静修密室内,两个人在那里,面面相觑。

    “仙师适才所言,果真?”一身华贵,大腹便便,面虚浮白的中年男子双眉紧锁,明知故问。无非是掩饰心中慌乱,失措而已。

    “难道我会拿这等天大之事来玩笑王爷不成。”对面一身修士打扮,头挽道髻,拂尘搭臂,一副出尘离世的岸然。有识得的,当会留意身上绣有一朵流云,这就是那隐云宗的印记了。欠身又施一礼,“这地脉幻移,古来非是天灾,就是人祸了,偏又是王爷地界。”言及此,面露忧色,轻声叹息,“却不知怎会有如此祸兆。”

    “仙师于此术有专攻,法术通玄,知天机,闻地理。却不知有何应对之策?”

    “此等事,上应天机,即便我等修士探查,亦非易事。。。”

    “如此说来,还是有机可转。仙师但说,此等为及泱民之事,责无旁贷,我定会鼎力而行!”

    “关系重大,窃那天机,非一时之功。本非人力可左之事,必受反噬。我当去门中求得法旨,再来应对,但却不敢许诺王爷。”

    “有仙师此言可矣。实乃陈州泱民之福!不知仙师此举,都需些什么,我即刻责人去备。”

    “王爷忧民,实在可敬。也罢,我当去那地脉探了,回门中禀了请旨。此举重大,回去门中拜见,自当备上厚礼。我观你这里,于我仙门,也无甚可用东西,你且差人送一万晶石来,我不日便启程前往。”

    “嘶。。。”那王爷倒吸口凉气,一万晶石,赶上自己这边给隐云宗一年的供奉了!咬咬牙,这地脉移了,想必不会有假。大凶之兆,也不知会应在哪里。万一要是没了命,要什么也没用!“好!仙师放心,我即刻差人送到。”

    “那我这就先去了。”

    “仙师走好。仙师。。。”

    “嗯?王爷还有何事?”

    “此事还望仙师谨守,莫要散了出去才好。”

    “这个王爷尽管放心,我知道轻重。”

    出了王府,那修士摇了摇头,一脸不屑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