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八章 九转仙芝
    却见这古灵精怪的小童取了东西,做贼似的左右瞄瞄,哈完了气,在包袱上使劲儿儿糙了糙,举起看看,又拿在手腕上比比,撇了撇嘴。待到此刻,李飞白才借他举手之际看清了,那分明是个锈迹斑斑的铁镯,细处却未瞧清。

    这般神神秘秘,遮遮掩掩的,干什么?初来咋到,也不熟络,李飞白也不插话。

    只见金晶儿又左右看了看,面色一正,手下捏了个繁奥法诀,抬手将手镯打上洞顶。直待这镯子散出淡淡白色光华,将洞中四下都覆了,这才安生下来。

    “这是做甚?”看着金晶儿停了捣鼓,颇为满意的样子,李飞白暗自感受了一番,却没觉得什么特别之处。实在是止不住发问。

    “嘿嘿,没啥,照个亮。”金晶儿答着,又用食指在嘴上比了个禁声。一笑,扭头去看晏云。

    照亮?李飞白看看四下壁上镶得星罗密布的萤石,一撇嘴。自从见了这孩童,几多怪异,看他如今故作神秘的样子,不扯正题,也就作罢,不再去问。

    “好了,只是普通禁制,随手解了。只是,被那贼人打了一道阴邪之气入体,恐怕还要多多做法驱除才行了。”陶红儿长舒一口气,转身盘膝坐下,额上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神色倦怠。

    “陶姑娘如此疲惫,不若早作歇息。”李飞白只道是先前斗法脱力,回来又施法驱邪,力有不继。

    “无妨,调息片刻即可。让公子担心了。”

    “不对,今次斗法,姐姐如此吃力,莫不是那厮的黑气惹得?”

    “不妨事,确有些许感应,只是气息不畅,调息片刻也就压下了。”陶红儿抬手示意一下万钧,兀自闭目不语。

    “陶姑娘她。。。”

    “姐姐她。。。被阴魔真气侵了,这许多年,驱之不去,只是压着。不想今日,碰上这么个邪物,又勾起来。。。”

    阴魔真气。。。李飞白拧了眉头。虽不太懂这什么真气,单是沾个魔字,听起来就不是简单可以解决。

    不料背后还有这样的曲折,怨不得方才斗罢,会那样追问自己。脑中一闪,“今日那贼人拿黑气打我,却被我一剑劈散,身不染邪。莫不是这剑可以。。。”

    “唉,没用的。原先这剑就在姐姐那里。偶尔姐姐也耍耍,只要摸上这剑,反而心绪不宁,难抑魔气,这才后来丢到了我那里。”

    是了,一急倒是忘了,这剑分明就是人家给的,有什么怎会不知。先前问自己,也是问身上可有什么辟邪法器来着。可惜自己身无长物,还不抵眼前的几个。。。抬眼看看陶红儿,面色泛白,却帮不上什么,一时不知该如何拿话安慰,不由低了头去。

    “不必担忧,这隐疾生来有之,早先压着,根本无事。这邪气所引,微不足虑。只是调息的事儿。”陶红儿听得话来,一笑揭过。

    “我怎么不知姐姐什么隐疾?”金晶儿挠头。这金晶儿是后来此地,未在一处落脚,没有时时守着,自然不曾知晓。

    “哼,说与你知,只怕你也舍不得。”万钧突地口气一沉,“我早打听过,这仙芝心血,正好治姐姐的病。”

    “啊!”金晶儿脸一白,“。。。真,真的吗?”

    “噗呲。”陶红儿却忍不住笑出声来,疲惫眼神,倦意阑珊中娇柔带笑,最是惹人,“晶儿休听他胡说。你这猴子,从不安生。”

    “猴子,你!!!”

    “这晶儿是。。。仙芝?”李飞白本自低头无语,被这一说,不由盯着那边和万钧吵嘴的金晶儿,仔细打量起来。这孩童,身上诸多古怪,由不得他不惊异。

    “可是好奇?呵呵。”陶红儿将他神情看在眼里,顺口接下,轻声道来,“晶儿也不是自幼于此,连我俩也不知是由何而来。不过,就他这九转仙芝一条,就足显不凡,想来,也是不便透露吧。”看看那边还在追打的两个,“整日里不思进取,只知玩耍。”

    “你看那一身,装扮的光鲜耀眼的,其实,都是俗物罢了,尽是他顺手牵来。明明是天生异种,却不知他这见异喜猎的心性,是哪来的。我看他,倒像是娇惯出来的多些。”

    “倒像世家子弟,怨不得身上那么多古怪,还会那土遁之法。”

    “这土遁之法,确实神异,我也曾问过,却是他有生俱来的。咱们看来非比寻常,听他说,却有许多灵异草木都会呢。”

    “想来,他说的那些个许多,对我等都是不可寻常得见的。。。我于山中这许久,闲来也曾游转些地方,从未见过似他这般的。旁的若想行土遁,恐怕就是将五行土法练至精纯,也不如他这般天生来的得心应手。”

    得个功夫有人解答,李飞白也来了兴致,正好将心中疑问都解了,“看来也是如我一般未经事的,家里却舍得让这样一个孩子跑出来。何况仙芝之体,难道不怕。。。”

    “公子说的是,像他这样,遇到修心不纯的,多少命都丢了。也亏他机敏,又会这土遁之法,才得以保全了吧。你看他的秉性,不是偷跑出来才怪。族里长辈不知急成什么样了。说送他回去,却又不理,劝他,也不说回转的事。。。三百多岁了,全是个孩童。”

    “呃!”李飞白一阵错愕,“他。。。三百多岁!”

    “呵呵,这倒是不难看出。你看他头发,三色。这九转仙芝之意,分三阶九层,一层一色。首阶三层三色,每色百年。二阶又三层,每色六百年。三阶三层,却是每色须得蕴养一千二百年。九转完满则仙体自成。”

    “仙体自成?”

    “公子不必惊讶,如他们这样的天地奇物,既得天顾,却也不是坐享其成。听说,自二阶起。每色成,却是有雷劫须应的,劫雷之威,怕不是寻常能受的。。。天道昭然,确未偏袒。何况,若他们那样的,哪一个不是被人眼馋惦记的?不知道能有几个活到那步年月。。。”

    “即便天生仙体,也少不得历经劫难,又哪有不苦苦自强的。。。”说到这儿,陶红儿却是言语渐缓,有些走神,不知被勾起什么心事。原本还想问问晏云的事儿,观她神色,也自不再多言。

    扭头去看那两个,只管打闹,也插不上,旋即闭目入静。这样的地方,若是不假利用,岂不是违了天意!

    是夜,各自打坐。唯那金晶儿无趣,东西摸摸,提不起劲儿来。独自静了片刻,似乎又想起什么。看看左右,看看身边几个没甚异状,松了口气。强撑一会儿,不久就呼呼睡去。

    梦乡里,却是一番让人瞠目结舌的景象。

    “啊呀,你。。。蛟爷爷。。。爷爷来啦!”眼前一名白袍老者虚影,头顶一根独角,正盯着自个儿,面露愠色。

    “你这泼皮孩子,昨日那两个修士怎么没吃了你?还跑回来。”

    金晶儿低头搓了搓手,“蛟爷爷就这么厌烦吗?人家打洞时候,哪里知道那么多。。。你又不吭声。。。”

    “挖了我角,倒是我的不是了?你扰我修行,看那个的情面,我也不怎样你。如今精气外泄,你还敢带人来此,莫不是嫌我死得慢!若不是你将我角戳个大洞,那两个贼子又怎会找上这里。”

    “蛟爷爷神通广大,外面贼子谁敢乱来,打他就是。”

    “天运命理,我灵体未成,你以为能随便打杀?宵小之徒不必说,热了哪个不该惹的眼,你那墟里的爷爷来也一样没命。”

    “设个法阵收住灵气不就得了。。。”

    “废话!我若不收,灵气早蹿出这一州之地还广,还有我在这里和你说话!”

    金晶儿吐吐舌头,望着眼前的震怒的雪白虚影,不敢胡言。

    “记住,以后不许带人来此,给我惹祸。再敢造次,你拿一对镯子来也保不住你!”

    “蛟爷爷,那个。。。你知道阴魔真气是什么东西?该如何祛了?”

    “那女孩之事,我弄不来。”

    “怎会有无解之物?爷爷神通广大,见多识广,定然有法子的。”

    “这个无需你来多事,哪里来,哪里问!自有解处。”

    言毕,白影一闪,出了金晶儿梦境,“记得我的话,莫给我惹祸。”留金晶儿在那里犯迷,什么哪里来,哪里问?有什么就不能说明白吗?

    却说那地脉蛟灵,被钻了角不说,而今三番几次闯了外人进来,哪里能放得下心,几句话就放过去?

    瞥了瞥洞中的几个。卷毛自己知道来历,扰了自己就去找他老的来偿,说不得还能弄点好处。猴子有些奇怪,却与那位脱不了关系,不乱来就好,也有处寻去。这女孩,命理看不透,如今还不知有多长命在,自不去理。旁边的书生小子,哪里蹦出来的,也跑到这里来占便宜,却不能就这样放过。

    想想愈发生气,自己堂堂地脉之灵,竟然被一群小子占了角,头顶攮出个窟窿。不行,若不弄些颜色看看,让他们知道厉害,恐怕祸不远矣。当下打定主意,投向李飞白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