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二章 飞来横祸
    收了身形侧身一看,李飞白不禁恍然,忍不住讪讪一笑。

    御剑不成,满脑子都是练练练,只顾发泄心中郁闷,却把这事儿给忘了。还道是什么,却不正是镇子里的烟火。嘿嘿,也罢,正好歇歇手脚。

    此际眼下,那一簇簇,一团团的,拖着各色光尾,腾空,爆裂,光华四射,好不热闹。从这山坡的望去,恰似一朵朵花儿一般,一个个争先恐后,急急地从地底涌出,绽放,湮灭,倒是别有一番趣味。想不到今日自己竟然赶上了这种观法。

    此起彼伏,连绵不绝,正看得有味儿,忽见那边换了阵势,这一簇火光蹿起,竟然自空中打起弯来,起初不显,还以为哪个打偏了去,转瞬,竟然旋转缠绕一处,末了更是在将散未散之际,横空盘旋,烨烨生辉,犹如火蛟飞舞,耀亮夜空,经久才兀自灭了。

    “好!”李飞白心中一震,不由一愣。转而回过神来,俗世里恐怕再巧,也难弄出这等变化精妙的烟火来,这等如戏法一般,恐怕是镇中林家的杰作吧。都说修者有控物之法,想来就是这个?这等手段,好生羡慕!自己怀里的法诀,就是短短的行功吐纳,修炼之法,连一个术法也无有提及,还真是。。。真是纯粹的很。。。

    呵呵,不想这平日里高不可攀的修仙家族,也会有心思来凑这种热闹,也不知是有了什么格外的喜事,往年还真是不见有这种阵仗呢。正好,学不成,饱饱眼福也好。不禁兴致更浓,手下不觉,又摸索出袖中的短剑来。烟火明灭中出了神,只等着接下来,再有修者出手助兴。

    。。。。。。

    栖霞山一脉,莽莽无际,绵绵延伸,足有数百里不止,重重迭迭,群峰林立。世人所至,无非边缘而已。没有几分斤两,却难深入,哪见得其中,奇花异草,瀑飞泉涌,林深叶茂之间,珍禽异兽更是不知凡几。

    且不说这,只是这边际,物产之丰,对于俗世已是不容小觑。

    落霞镇座了一处入山的当口,正据了主道。虽偏远之地,仰着这山,已是远近闻名,颇有几许声色。行街谋生的商贩,形形色色的铺子,咸集此地,天长日久,落户生根,愈发繁华起来。

    而今岁末,年庆在即,比起平日更是热闹非常。镇首林家早有安排,年年烟火已成习俗。正值烟火首日,镇中喜气更浓。傍晚时分,炊烟四起,哪掩得住街市上人头攒动,吵嚷非凡。尤其是那些个唤不回家的孩童,抱着热腾腾的红薯啃着,直勾勾盯着糖人,挪不动腿。玩皮影的,更是围得水泄不通,一个个淌着鼻涕,任由风咕噜哗啦啦自转。。。

    在最热闹的主道上,熙攘的人群里走来姐弟二人。娉婷少女一身粉色袄裙,落落随性而行。流彩之目,顾盼惹人。身后跟个魁梧少年,头顶着宽宽大沿毡帽,低低压了,遮住了僵硬面庞。唯那一对忽闪闪招子,左右看个不停,不时驻足,等那前行的少女察觉,扭头催促,这才嘿嘿一笑,紧步跟了。一路过来,却不见二人出手置买什么物件,走走停停,只是闲逛。

    “姐姐这也不许那也不许,我都依了。适才我可是听那边的说了,今天这镇上会有烟火,左右都是个看,要不咱们。。。”

    “今日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却还是拗不过你。左右不许,还不是怕出什么纰漏。。。今在镇中,是那林家天下,不可多事。”

    “嘿嘿,”少年咧了咧嘴,只是在一旁嘟哝,“姐姐说的是。。。这大远的,好不容易赶个这热闹时候,来都来了。。。”

    “你这心性,怎么还似个孩童一般,我看你就跟那些啃红薯的一个德行。”少女佯怒,又忍不住想笑,瞥一眼那魁梧少年的囧样,“去也不是不可,却需格外小心。万不可出格胡来。只听修仙的林家据此,却是不知底细。但值岁末,必定会多有防范。咱们来此只是闲游,却不可无事生非,徒惹事端。”

    “那是,那是当然。姐姐放心,只是看看,万钧定以姐姐马首是瞻!”少年一听不再阻止,顿时两眼放光,左右一看,“那个。。。估摸着也快燃放了吧,姐姐你看这人群都往那边去了。要不。。。咱们也先去,占个地方?”

    少女抿嘴轻笑,也不再损他,由着他随着人流转而往镇北而去。

    镇外北坡,大片空旷的草坪未待几时就站满了济济的人群。镇守之人更是早早地扎杆围场,圈出个方圆几十丈的圆来,围中分布着几拍粗大的竹筒,一队队紧衣侍从分立,手执拇指粗细的长香,唯待令下。

    “上有日月之昭昭,下有王道治明,福泽泱民。。。既庆昌明而祁来年。”檄文一毕,香火齐燃,眨眼,“砰砰”之声不绝,道道绚丽的烟火扯着尖声冲天而起,夜幕欲燃,一时间,五光十色,惹得四周叫好不绝。

    那夹杂在人群中的毡帽少年更是乐得指指点点,根本低不下头来,低声道:“这俗世人界倒是会整治,弄出这种好玩的东西。呵呵。。。嗯?”话完不听身边回应,不由一愣,扭头去,却见那少女仰面长视,目色迷离,不是神飞天外还是怎地?哪里听到自己的言语。嘿嘿讪笑两声,也不在意,兀自扭头去看自己的,嘴里却忍不住嘀咕:“还说我心性不佳,自己却是痴了。。。”“仙路漫漫,又能留得几许得失。。。生,终是有涯。。。到头来,还是挡不住,明明灭灭。。。”少女口中突然一阵痴痴的呢喃,引得身侧的毡帽少年一愣,却是没有听得周全。明明灭灭吗?是也!我也早嫌这烟火直来直去,太过平淡了。嘿嘿,原来姐姐也是这般想法。待我助助兴来。

    想到此处,少年手里捏起御使控物的法诀,暗运法力,瞅个当儿,朝圈中烟火甩去。手指在袖中连番勾指圈点,顿时,那蹿起的烟火宛如有灵,正有了那火蛟缠空的异象。

    四下里不明所以,一片哗然,赞声不绝。只有那一干侍从,顿时傻了眼。这,这是上面的安排?还是哪位族里仙家来了兴致?面面相觑却不敢言语,只管继续。

    少年仰脸,一阵自得。这控物之法,终究没有白练啊。姐姐定会诧异。。。呃,少年猛一醒神,坏了!

    。。。。。。

    “幸得不在镇中。”方才还在人群中的姐弟两个,此刻已是脱了出去,运足了疾驰之法,一路冲着镇旁的山坡奔去。仔细瞅那一路,没有一丝痕迹,二人竟是临地御空而驰。

    “你这番捣鼓,定然落在林家人眼里,只愿外围巡视人等尚不查你我,当可速速离去。”那毡帽少年自知犯错,一脸木然,不敢多言,只一路跟着疾行,“万钧知错了。若是被阻,姐姐自管先走,万钧来挡片刻。”“休得胡言,若是被阻,不得恋战,你我一同冲出便是。想来林家也不会时时处处分派高人,况且咱们本无甚恶意。”

    二人言语之际,脚下未慢分毫,盏茶功夫已然急急冲上了山脚,倒是没受得半分阻挡。“所幸未遇阻拦。唉,此处尚非安全地界,你我一鼓作气越过此山再做喘息。”“嗯。”说罢,两道身影一闪,往山坡上冲去。“啊呀!此处有人!”

    眼前一个手持灵剑的青灰布衣人影,正昂立坦坡之上,怔怔往山下张望。“姐姐莫急,四下只此一人,看来也是偶尔撞上,待我解决了他不迟!”不待少女答话,万钧两手虚空一握,转眼一根漆黑的棒子已在手中,疾行不减,也不分说,虚影连闪之际,朝着那执剑之人当头当脑抡圆了砸去。

    “什么人!”李飞白正被适才的火蛟勾得心驰神往,思量着那控火之人的高明手法倾慕不已,被冷不丁杀出的人影蓦地一惊。激出一身冷汗。这冲来的架势,分明是上来就要拼命!一声惊呼,哪还有空多想,连跃起躲避的当口都没有,双足一沉,仓促提起一口起来,身形微挫,举了灵剑就挡。

    “当”地一声脆响,两厢一触即分。

    万钧凌空一个倒翻筋斗,落地身形一晃,即刻立定。只觉得脸上一凉,一抹啦,却是头上毡帽,还有那掩人耳目的面具震得脱了,露出一张毛茸茸的猿猴面孔。掉就掉了。打都打了,还遮什么。林家竟然派了如此不入流的角色来巡外围,今日脱身无虞矣。

    方一触及,李飞白便知不妙。对面借势而来,哪是随手可以挡下。倒飞之际,臂膀酥麻,胸口一阵翻涌,险些喷出血来。扑通倒地,犹止不住,几个翻滚。

    可恶!再抬眼,却见偷袭之人立定,身边还多了一个帮手。

    吓!那哪里是人,这,这,这。。。分明是一个妖,妖怪!

    嘶。。。这一惊,连臂膀的酥麻都忘了去。心下却是没来由的一阵打鼓。那刚刚强忍的一口血,直往上涌,喉头一甜。急忙用手去捂,咕咚又咽了下去。呀!不对!两手空空,剑,剑哪儿去了!

    嗡的一声!偷眼去找,四下里雪厚,又被翻得一片狼藉,哪有踪影!登时冒出汗来。

    来者不善,怎会突然从这里蹦出来!脑中急闪,却是摸不着头绪。

    对面两个,自己一人。。。转念,想到了后面的村子。。。顿时,心往下沉。今夜,怕是凶多吉少了。

    还得赶紧想法传个讯回村去,速速避了。此处现了妖物,却不知镇中的修者可知否?不见什么动静。。。也罢,自己,能拖多久算多久吧。

    撑口气,忍着跃了起来。

    “左右既然无人,还是速速离去,不可恋战。”后面粉衣少女已来到近前,瞄了一眼飞出几丈的人影,急急吩咐。

    要走?这下听得清楚,正在心底下发狠,李飞白猛地一愣。跑到这儿来,却原来不是来作乱的?不由心下定了许多。如此正好,村里安稳,就不必顾虑许多了。

    说这些,也只是转瞬的事儿。李飞白自惊诧里缓了过来,神色渐正。

    对面是妖怪,自己而今也算是个修士,竟然先乱了方寸去,唉。。。没了剑,却不见得我就怕了你!

    忘了自个儿刚被一棒子夯飞了,此刻,修者的名分,却是令心底腾的冒出一股莫名的豪气来,“妖怪!站住!”

    “姐姐莫理,只管先去,我随后就到。”万钧将手里黑漆漆的棒子一横,随口接道:“林家小子,猴爷只是取道于此,本无怨恨。闪了便罢,莫非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