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闲言一序
    “飘渺烟云里,仙山横隐,神谷不出。

    只听传,古有道德有为者,摩天镇海,驾鹤腾云,而今却不见真仙一个。

    世有问道求仙者芸芸,神往仙班,或出海离世,居烟波浩渺,或寻山出尘,处钟秀峰林,皆为长生往。唯思一朝飞升,绵寿无疆,九天自在,再无羁绊。然,成之者寡矣。。。”

    满面红光的老者须发全白,却是精神矍铄。往椅背一靠,抓起手边的壶,咕嘟喂了一口,“嗯。。。好酒!好酒啊!”一时得意,摇头晃脑,顺手又是一口,却灌得急了,“咳!咳咳。。”

    “成者寡?是什么意思?”

    “就是没有几个啦!笨蛋!”

    “。。。”

    “你才是笨蛋!老先生前天就说过了,我故意问你的!傻瓜!”

    “飞天当神仙,你以为谁想就行啦!就凭你。。。下辈子也别想!”

    “张胖子!你敢这样说我。。。下次不给你掏鸟蛋啦!”

    。。。

    就这咳了几声的功夫,几个孩童插科打诨,一顿喧嚣,好不热闹!

    “唉。。。”靠在椅上的老者皱了皱眉,“吵死我了。。。还不住嘴,散了,散了吧,别扰了我睡觉。”

    “老先生,老先生。。。别睡啊。。。再讲点诛妖伏魔的听听啊。”

    “去去。。。先生困了,明日再说啦。。。”一个长音由高到低,末了竟然就一眯眼,歪了过去。

    “又睡了。。。不过瘾,今个儿还没讲杀妖怪的故事呢。”任凭几个孩童再摇,就是没了一点反应。“又是这样。。。”

    “嘘。。。嘘。。。别做声,我有主意喊他。”

    “嗯,你喊,喊啊。”

    “嗯哼。。。”这孩童清了清嗓子,顿了顿,几个都绷了嘴,只管瞪眼来看,“唉,那个。。。铁子,把酒拿回去吧,下回早些带来,没看着先生睡了吗。”

    “嗯?小子无礼!怎么就这样打发人回去?既然携酒而来,殊为不易,岂有让人再掂了回去之理?不可教也。”

    “铁子,来。。。嗯?”

    “哈哈哈哈。。。”

    “哈哈哈。。。醒了!醒了!”

    “几个小子。。。无礼。。。”老者也不恼怒,摇了摇头,轻抿一口。

    “老先生,讲个杀妖怪的故事吧!”

    “杀妖怪!杀妖怪!”

    。。。

    “哎。。。天天杀,哪里还有,早杀完啦!”

    “先生诓人!前几日还说,满山越岭的妖怪围城,打得难解。。。”

    “就是,还讲还讲嘛,长大了,我们都去杀妖怪,灭个干净,哈哈”

    “。。。灭个干净。。。”老先生又摇了摇头,“为何要灭个干净?”

    “呃。。。妖怪,就是妖怪,自然就是要杀掉。。。”几个孩童只想听个痛快,哪里想过这理,嘴里抢着,却是都有些气短了。

    “人,有好坏吗?”

    “当然!”

    “那为何妖魔就不能有?”

    “。。。好的,好的妖怪就不是妖怪。。。”

    “不,是,妖,怪。。。嘿嘿,说得好,说得好。。。”老者双眼一扫昏惺,一道精芒闪过,“飞天彻地之辈,犹不如几个懵懂孩童。。。”

    “先生。。。”

    看老者一脸神肃,几小童不觉都低了声,一时间,小小院落,唯余蝉鸣。

    “这人啊,妖啊,魔啊。。。实无甚异处。什么忠奸美丑,善恶贤德。。。不在身也。。。”

    “不在身是什么意思?”

    “笨蛋!就是不能看外在之像啊。噤声!噤声!”

    “皆由心生,是所谓,一念得道,一念坠魔。。。”伸手又举了壶来,沥了两滴,竟然没了。“呃,酒。。。没了。”

    “走走走,快回去拿酒。”几小正听得心痒,一看要停,轰的散了,“先生等着,就来啦!”

    老者一笑,也不答话,这一来,连晚上的酒也有啦。

    只管斜倚着,单掌在扶手上打着拍子。嘿嘿,什么日子,也不如眼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