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浪起于微风
    白双儿一直往回行到了白首山近里,又再探查一遍,这一次,可以确信无误了。

    而今的白首山上,虽然没有前几日那样人山人海的模样,却是依旧来来往往的不少。连续两日,在这山中以清月问向,都是指在当下!

    毫无疑问,那镯子定是入了昆虚无疑。

    看了看眼前的人来人往,白双儿不由皱了皱眉头,晶儿就这样随着人流入了昆虚?心中却又起了疑惑,如他那仙芝之体,这样惹眼,真是有点让人不敢相信。

    若说是随着朋友一起入内,那得是多大的阵仗……这许多的人,鱼龙混杂,指不定被惦记上,可不是哪个说护就能护住了。而今昆虚之门,修为高些的又入不得,无有谁能镇得住,可不就是一个混乱的场子。

    心中惴惴,御入了昆虚去,却是一刻也不敢耽搁,直直往玄圃而去。

    ……

    玄圃境,金胖子的院中,几个聚首,听了双儿所言,不由都没了言语。

    镯子在昆虚之内,又不见晶儿?出去这许多年,就是有同伴相随,回转此地,也该先回个讯息才是!竟然什么动静也无?

    金胖子闷着一张脸,来回踱着,未几时,脑门上就冒出了豆大的汗滴来。

    这镯子,旁的不知,晶儿绝对知道是多么不凡的东西,怎么可能会落在别的手中!若真是如此,只有一个可能……定是有人制住了晶儿,强行取走。

    不由抬眼看了看白清扬,你不是说无事的吗?而今连镯子都没了,我那孙儿呢?

    白清扬觉到金胖的目光,也是忍不住皱了眉头。先前听双儿一说这境况,就急急卜了一卦,这一卦,却是弄得人喜忧差半。

    若是拿眼下镯子被他人所取来说,那么,卦中唯一能显现的,晶儿而今性命无忧,还算是让人略微安心的消息。然而除此,旁的东西,却是什么也探查不出,竟全然隐去了,不得查?

    这是此际正值应劫关键之时的征兆,至于指向是晶儿还是那取了镯子之人,却是只能等看了……

    看了看金胖子的神情,白清扬忍了忍,没有开口言说这些。

    性命无忧,也就是而今尚在人世,未丢了性命而已。只是活着,可是不能说明,现今到底是个什么状况……这要是让金胖子听了,指不定会急成什么模样,唉。

    “旁的不说,眼下,既然镯子入了昆虚,还是先想办法,找出那携了镯子之人。此人,必然知道晶儿的下落!”钟长安看了几个一眼,轻叹了口气。

    “还是都传令下去,让下面不必那样安生了。看不过的,就去挑起些事儿来,乱了起来,昆虚所得可就没了保障,入内之人为了争抢,定然自乱。届时,让上下人等都好生细查了,寻出那个人来,自然就有了结果。”

    转身,“双儿,还是出外,就落在白首山上,停些时日就探查一回。只要那人还在昆虚之内,此事就在掌握。”

    “唉……”金胖子扫了一眼场中众人,重重叹了口气,却是脑子乱哄哄如群峰乱舞,一点办法也无,“就这样,赶紧赶紧的。”

    ……

    昆虚之中,争斗突地多了起来。起先几日,并无什么人去注意这个,渐渐,就有细心的觉到了不对。

    竟然是昆虚之内的人在出手?先前几日可是没有过。

    这是何意?而今的人,尚都在氾林之中,就起了内外争斗,要是进了里面,岂不更是难上加难!

    有心寻人一路集结,然而此时,却不同往日对仗之时的大是大非,扯上大义的事儿了。都是为了一己私利,这队,可不是那样好结的。

    若不是寻常真正熟络托底,这时候,有几个值得相信?指不定就是背后捅刀的多些。弄得不好,没死在别人手里,死在了自己队中。

    未几日,内中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却是少有大队的人马。即便是一个出处的人,也有意无意地,一纵大队,暗地分成了几个小队,慢慢离散了去。

    四下里,斗法渐渐多了。

    这时的争斗,和先前却又是有了不同。原先大多单打独斗,碰上相熟的,或是劝散或是出手相助。而今,三五成群,一对上,却就是再无退路的争斗,几近于生死相搏。

    内外本就没有什么交际,无人知道,这些渐起的变化,是何用意,只是各自为战,随波逐流。

    如是,数千年未曾面世,修者心中的圣地,无声中,起了血腥……

    ……

    携了镯子的李飞白和叶飘零两个,随了蛮小,循循搜寻着锻体丹的药材,东一头,西一头,在氾林中来回穿梭。

    这三个,哪里会去管什么旁的争斗。一路来,在叶飘零的指点之下,李飞白也自收取不少外面少见的灵草灵果,却是看得蛮小一个劲儿的翻着白眼。

    怎么着,先前是谁说的来此并无所求,只是一心为了搭救好友寻药来着?还以为是多么清高的一个人物呢,才几日,还不是跟那些人一个德行。

    话虽如此说,也只是个玩笑而已。

    跟着李飞白和叶飘零两个几天,见他两个收取东西,从来都是不曾取尽,必然会有所余,只这一点,就让蛮小渐渐抛却了起初心中的那点猜忌。

    这样的规矩,连我都知道,外面来的那些,进入此中之后,却是少有再去遵循的。二人能依然如此,足见心性了。

    不知不觉,越看越是顺眼,渐行渐近。

    有了蛮小在一旁帮衬,再没有旁的寻事儿。

    除了克魔的东西,李飞白本就是没有什么特意要求的,自然不会着意滞留。叶飘零自不用说,只是专心打探着内中的境况。无奈,牵扯血脉的东西,蛮小却不甚明了,只能作罢。

    唯待来日见到蛮大了。常年在营中,见闻自然多广,或许能寻些端倪?

    如是,这三个一路顺畅,反而后来居上,缓缓靠向白水河而去。

    叶飘零转而看了看李飞白,这个,分明就是看出了自己的变化,却是如此坦然,浑若不觉。对于自己询问血脉之事也无甚疑问,只是在一旁听听,却是无话。只是不言不语之间,却是真真的让人心暖。

    唉,原来,身边有这样一个人,是那样让人舒心的感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