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一百八十章 复何求
    蛮小,这又出来个蛮大,不用说,自然就是他提过的那个哥哥了。果然有见谛!

    然而其中的炼制之法,却是没有看懂,就是里面的几味药,居然也有三个没有听说过。李飞白很认真地忍住了笑,将玉玦又递还叶飘零手中。

    蛮小被叶飘零那一笑,弄得满脸的尴尬,一见李飞白正色,嘿嘿笑了两声,“这位想必是独有见解,怎么样?”

    见解?李飞白摸了摸鼻子,“嘿嘿,见解不敢说,若是这位也道友能炼,到时候,我自会搭手。”说罢,看了看叶飘零,面上微微一红。

    炼制丹药,没有几年的摸索,连门都没有,叶飘零瞥了一眼李飞白,也不点破,轻轻一笑。

    有了这一番交际,三个只见的氛围突地有了进展。少了许多尴尬,话也渐渐多了起来。

    锻体丹,自然能炼,然而其中几味药,这儿却是都没有现成的,还需另外去找。就不知,在这氾林之中,能不能找齐了。

    “这个不用担心,哥哥在白水河守护营中,阆风那里也熟得很,到时候,让哥哥带着,定然手到擒来。”

    白水河守护?昆虚之内,还需这些东西?李飞白一愣,也未去多想这些,毕竟,自己这些人,只能在这儿带上一年而已,转眼即逝。不过,有了这个蛮小和他哥哥,自己要找的东西,却是有了一条明路,总要胜过自己在这里面瞎转。

    “嗯……蛮兄弟,不知道,这昆虚之内,可有什么克魔的灵物没有?我别无所求,来此,却是专为寻着东西。”

    叶飘零不禁扭头看了看李飞白,先前在火光兽谷中,却是知道这么回事儿,然而别后,自己就莫名来了白首山,再不曾谋面……唉,亏自己当时还说什么,等火精上交宗门之后,要李飞白一行再去的话……

    而今,就连自己,也变成了妖身去,唉。心中莫名一酸,李飞白的那位道友,真是幸运,有这样的朋友用心相帮。自己而今,却是连个着落也无,凭风浪迹。

    “克魔的东西?”蛮小皱眉想了想,平日里,却是不曾注意这些啊。倒像是听谁曾有提起这个?对了,是哥哥,“嗯,我是不知道这些,不顾哦,哥哥好像曾经说起过,他营中的兄弟,有人说起这个。”

    竟然真的有消息!李飞白不禁猛地一喜。只是随口问一问,没想这就引了出来!

    “来日,还望蛮小能引见一下,李某感激不尽!”

    “这算什么,我原本就是要去寻哥哥的,过去问问就是了。”

    真是未曾想到,这就有了消息,李飞白顿时心中一轻。如此,这一趟昆虚之行,还真是没有白来。若是能将红儿救醒,有了自己筑基的火灵之体,以后,至少不必再日~日担忧了。

    “那我就先先谢过了。既然这单子众多药材需寻,不若,咱们就一路同行?”看了看叶飘零,“叶道友以为如何?”

    如何?自己还能怎样?而今越不过筑基,在这里瞎转,要想打听血脉之事,却不是一天两天,孤身飘游,终归不是办法,这才想着赶紧炼制一些补气丹,接续水之类的,以防不时之需。

    以后,凡事都得靠着自己,却是再没有什么可以依仗了。

    “有何不可?就是不知道蛮小怎么看?”

    “嘿嘿,别说,那两个水马跑了,这寻药材的事儿,没个准,我还真是担心再遇上他们,一路正好。”

    三个一拍即合,各自安心。

    昆虚之行,才入来就有了克魔的消息,李飞白心中,抑不住的欣喜。叶飘零的补气丹,而今找奇了东西,却也没有那么急切了。三个在洞中,两个围着蛮小,关于这昆虚的内情,扯了一夜。旁的稀罕也只是听听,却是有两位人物,弄得李飞白心中遐想。

    这里面,居然就有一个玄圃之首,姓金,又有一个层城之首,姓钟?

    怎么就和金晶儿常提起的两位爷爷正是对上……那厮,从未言说自己来自哪里,不会这般巧合吧。居然是昆虚上两重的掌事?这个,也是有点太过骇人了点。

    只是如此一想,自己也觉得太过荒谬,心底一笑,揭过不提。

    第二日,几个莫名地神采,开始了边寻边进的行程。

    …………………………

    清屏山外,彩衣静处洞中,唯待那一道身影。

    两千年来,从未有过如此的安心。那里还是那个满脑子古灵精怪的蝶彩衣?却是心中如水。

    无论如何,他确是因我乱了心,这就够了,复何求?

    然而,当初走的急切,直接就离了战场,一路御出了清屏才停了下来,两个却是不知,只是战中的那一场小小波折,已然是令整场战事偏离了轨迹,骤然巨变了。这其中的因果,又哪是说过就过的。

    许逸回山,就觉到了氛围的不同,却也只是自认身清影正罢了。

    书院异常的冷清,除了几个巡山的远远打了招呼,并不近前,就再未见一个相熟的人影,许逸又哪里知道,而今人,都去了昆虚之中。

    一路异样的目光,却也无人相阻,待心中疑惑,回了出云之上,却是被英武殿的执法直接带回了明机殿中。

    待执法掌言明了一切,许逸险些晕厥过去。就是那一场救助,竟然会这样?瞬时,脑中一片混沌!

    再去相见?被禁了法力的许逸,在松涛禁室之中,如木了一般……会是如此,为何会是如此!

    未曾废去修为,已经是看在原先功苦的份上,网开一面了。

    先行禁足,待后定论……只不知,这之后,又将是怎样的惩罚。

    …………………………

    才出昆虚的白双儿,这一日取了清月问向,不由愣在了当场。

    这是怎么回事儿?而今这去向,竟然在自己身后?

    身后……而今这境况,哪还有其他,不正是昆虚境开!莫不是,晶儿闻说昆虚开了,自己跑了回去?心中满是疑问,这清月的指向,却是绝不会错。

    无论如何,也得探个清楚!掉头往昆虚直直回奔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