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一百七十九章 不害臊
    叫什么呢?这个,筠阳还真是想过,只是,一想这些,就抑不住的心酸。

    自己连个俗家的名姓都没有……还小的时候,只知道师尊俗家姓叶,一直唤自己小叶,不明不白的地过去多年,直到正式拜入,直唤道号筠阳,竟然就这样一路过来了。

    没想到,还会有自己给自己起名的一天。

    孤叶飘零,就暂且这样叫吧。

    “叶飘零见过二位道友。”筠阳微微一礼,却是看向了对面的李飞白,只见皱了皱眉,却未曾开口。唉……那就这样吧。对视的两个,一时弄得浑身的不自在。赶紧扭头去看毛球。

    毛球扫了两个一眼,看那眼神,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似的,却又弄不清所以。这女修,倒是生得俊俏的很,犹如温玉一般。莫不是,这个拿黄索的家伙,看上人家了?

    总那样盯着人看,真是不害臊!你看你看那眼神,唉……真是看不下去了,“今天被那水马贼子困住,多亏了两位仗义出手。可惜,蛮小手里,却是没有什么拿得出的东西来。”

    没有东西?嘿嘿,这毛球,一张嘴就堵得死死的。原本也就没想着要什么东西,这话一说来,怎么就不是那个味儿呢?李飞白看了叶飘零,撇了撇嘴。

    自己是没有现成想要的,只是想借这毛球,指点打探一番,可有什么克魔的物件。至于这位,姑且就她叶飘零吧,不会那么巧,也是刚好碰上了吧?

    果然,叶飘零微微一顿,莞尔一笑,“蛮小那日,和我争抢的果子,却不知吃完了没有?可曾有剩的?”

    要这个?蛮小不由挠了挠头,这个明梨果,自己拿来还真是没什么用,就是吃着好吃而已。讪讪一笑,“就是这个明梨果?”说着,又从怀里掏出了几个来,在身上蹭了蹭,伸手递过,“你要是有用,包里还有一些。”

    “若是蛮小留着没有什么特别的用处,不如,就都给我如何?”

    “这个好说。不过,这袋子,可呆会儿扒拉呢。那两个马贼狡猾得很,向来都是成群结队的,不知会不会再弄出什么花样来。咱们还是换个地方稳当点。”冲着叶飘零一招呼,扭头御至了包裹处,往肩上一扛,一甩头,“走!”

    李飞白两个相互看看,尴尬一笑,随后跟上。

    转而就到了地方,李飞白险些笑了出来。这毛球家伙,也不知是什么习性,还弄得神神秘秘的,这算什么?这就是你说的换个地方?

    两处相隔,仅仅二三百丈……

    掀开草丛,显出了一处洞口。马球“嗖”地闪身而入,未几,内中点起了萤石,散出些许的光亮来。

    “走吧。”李飞白抬手示意,叶飘零微微一欠,两个抬步御入。

    内中,却是霍然开朗,另有一番天地,旁侧,还有许多的想通的洞口?恐怕,先前自己几个斗法之处,早就被这小子给掏成了蛛网了,方才没有掉进来真是走运。

    入了洞中,蛮小将袋子往木案上一撂,掂底一抽,“呼噜噜!”一下掀了个底朝天。瞬时,案上,地上,红的,黄的,圆的,长的,到处都是。

    这……可是灵果!就这样?跟街头卖果子似的!登时把李飞白和叶飘零看得目瞪口呆,瞬时醒过神来,飞一般一阵手忙脚乱。

    捡完了一看案上的两堆,两个不由相视一笑。这个毛球,平日里,就是这样装果子的?这里面,竟然有近一半,根本就不是灵果……

    那堆灵果,本该再行分拣一番,却是没有过多的地方,唉,堆,就堆着吧。

    这其中,又翻出了十几颗明梨果来。

    “蛮小果真拿这些明梨果没用?”

    “这个果子,甜中带了点苦味儿,其实也不是多好吃……你若是要,就拿去呗。”

    “嗯……”蛮小盯着喜形于色的叶飘零,略一迟疑,正了正面容,“其实,我就是自己不会炼丹,也没有人教。哥哥也不会这个。平时都是找人换丹药来吃。后来,他们常说成丹太少,这些果子,成堆也换不来几颗丹药,总觉得那些炼丹的不实诚……就只能拿来这样吃了。”

    嗯?怎么突然蹦出这样一句来?李飞白看了看叶飘零,这话,听起来却是另有含意?

    叶飘零也是不由一愣,这意思是?

    “其实,要是有丹药,我也知道这样吃果子,确是浪费了一点。”

    “丹药?却不是跟这果子一样,可以拿来随便吃的。”

    “那是。我这里有副体修锻体的单子,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炼上一点。”

    “单子?”叶飘零皱了皱眉,“这个却需得试上一试,却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儿。”

    “嗯,这个回头可以商量,你先来看看这个,能炼不?”蛮小从怀里摸出一块儿玉玦,递了过来。

    锻体的丹药,这个,原先倒是未曾接触过,不过,只要不是太过高阶的丹药,法力,控火,步骤太过复杂,炼,到不至于炼不出,还是他曾找过的那些炼丹的说的,就是成丹多少,成色如何的问题了。

    叶飘零结果玉玦,小心投神入内,“锻体丹。天授吾体,自是万方独领之物,旁道,皆是谬误也……”李飞白看看叶飘零,又看了看那毛球,这一会儿,压根就没自己什么事儿,倒是叶飘零越走越近,这个,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别弄到最后,自己被两个给甩了才好……

    正自思量,却听叶飘零“噗呲”笑出声来,转而赶紧捂了嘴,却依然憋不住的样子。

    “嗯哼!”李飞白赶紧提了一声,皱了皱眉头。那边,人家正巴巴地看着,这算怎么回事儿?

    “你来看看。”叶飘零听得李飞白意思,正了正神,将玉玦递到了李飞白手中。

    一副单子,自己在听风时候虽然没学成什么,也看过不少,这有什么可笑?李飞白投身粗粗一看,不通丹理,也看不出什么门道来,只是,起始的几句话,一看就知道,这单子,绝不是寻常人物留下的。

    言语之中,独具气势,竟然将李飞白看得入了神去。“……携初自然之体,却落尘嚣,何以破去?唯锻此体返虚,方得造化也!”

    虽然不是炼体士,这淬体返虚,却是同样的道理,大善!

    李飞白方欲抬头,突地,下面又显出一溜歪歪斜斜的小字来,和上面的留字相比,淡得几乎要看不见去,凝了凝神,只见一行,如批注一般:“这个丹,只能算是小丹,没有加上如何果。要是加上如何果,肯定能变成大丹!蛮大。”

    哈哈哈,竟然还有这样的神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