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一百七十八章 是你
    水中的那两个,果然是干脆的很,眼见这边的老大被锁,身在水中,只是犹豫了一下,腾的一个翻身!

    居然直接从水中遁走了!

    方才在阵中,就没有占着便宜,如今没有了困阵,又被锁住了一个,还打什么打?好好的设计,竟然会弄成了这样!

    李飞白略一愣神,皱了皱眉,也没有去追,急急行到了被弦丝捆住的马脸身旁。

    用这弦丝锁人,这还是头一朝。

    先前救下老任之时,那是捆住了,无有什么挣扎。适才情急之下,抬手去锁这个马脸,倒是锁住了,却是在那马脸的运法撕挣之下,几欲耐不住脱出。

    只是这一晃眼的功夫,两两相抗,体内法力如流而逝,竟然弄得李飞白忍不住有了眼冒金星之感!

    再让挣脱跑了那还得了。三两步来至近前,什么也不说,抬手就是一剑。“噗!”地斩了。

    “啊!”地一声惊呼从弦丝中传了出来,“你……”

    正是那个御出的毛球,适才一闪就扑上了袋子,被一同卷了回来。眼看这境外的修士一声不吭,上来抬剑就砍,可是惊得不轻!自己可是也在捆绑之中!

    不是李飞白要有意吓唬,真是被这法力的流泻给弄得架不住了。这个弦丝,好是好,却真不是可以随便拿出来使的。“莫惊,莫惊。”李飞白这才抬手收了弦丝。

    抬眼看了看被那马脸的血喷了一身,正在那里惊魂未定的毛球,不禁尴尬一笑,“这马脸挣得厉害,呵呵。”

    毛球看了看李飞白手里的剑,忍不住脖子一阵发凉。

    李飞白抬头,对着树下的丛中一拱,“多谢道友援手,不知可否一见?”

    树下丛中,这修士,绝对是和自己一样的心思。而今自己和毛球搭上了线,落在了明处。若是肯过来一见,自然可以算上一个,一同弄些好处就是了。看他方才观战的心性,情绪起伏,也是个性情中人。

    若是不出来……这个就不好弄了。暗地里总是吊着这样一个尾巴,怎能让人安心?

    旁侧的毛球妖兽看了看李飞白,自然也看到了方才那丛中飞出了灵剑。然而说实话,对于这些打外面来的修士,包括眼前入阵出手的这个在内,不知怎么的,心里就是不踏实。

    不过,既然这个那样喊,倒是正好,看来这两个,不是一伙儿的。如此最好。

    已经有水马贼子盯着了,跑出去那两个,恐怕不会那么容易就把这事儿搁下。眼前这个,比那几个水马还厉害,唉……这事儿,怎么被救了,心里反而更加的别扭了呢?

    就那样,各怀着心思,盯着那边密密的草丛,直直等着那个出现。一时静了下来。

    ……

    约莫着过了一刻,李飞白不由皱了皱眉,看了看身旁的毛球妖兽,也正探着头张望,不出来?眼下刚经了一战,那边的前后看得清楚,却是如何也不能就这样放着就走。

    “嗖!”地一声,还不等李飞白说话,身边的毛球已经一闪而去!

    “等等!”眼见毛球眨眼就落在了那处丛边,内中的修士终于有了动静,一声断喝。

    是个女的?

    毛球就要击出的爪子,突地停在了空中。李飞白御身而至,不由又是一拱手,“而今经了这一场,总也该露上一面才好。否则,这位小兄弟,恐怕安不下心。”

    毛球不由一颤,这话,还真是说到了点子上,可是,我不只是安心不下这个,怎么就连你,我也是放不下心来呢?

    要不是方才对战时候,最后那道黄索捆水马的那下子,自己可摸着也躲不过去,恐怕这会儿,我早就溜了。

    草丛中,缓缓地闪出一道身影,对着两个微微一欠身,“二位如此谨慎,倒是我有欠考虑了,还望见谅则个。”

    “你?”一看这个身影,两个不禁都是愣了。

    李飞白一看眼前女修的模样,霎时呆在了当场!脱口而出:“筠阳仙子!”不对,眼前这个,却是……一身的妖气。然而,怎么会有这么相像的容貌,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看见自己惊呼,眼前的这个一颤,面上却是忽地一黯,一闪而逝,不去接话……李飞白心中暗自一动,又看了一眼,婉转一句,“在下李飞白,见过道友。不知道友,该如何称呼?”

    该如何称呼?筠阳盯着眼前的李飞白,心底里翻江倒海。

    方才犹豫半天不出,就是没有想到,会如此之巧,竟然碰见的头一个修士,就是原先认得的。

    真是心里担心什么,还就来什么。若是就那样,随便遇上一个不相识的,也就罢了,不想自己碰上的第一个,就……莫名化为了妖身,任心里再如何看得开,那是说放下就放下的吗?

    这事儿,唉。自己在这附近寻了几日丹材,就缺了一味明梨果。这几日寻到了这一片,明明见到有这果树,却不知被哪一位,将成熟的给采了个干净!就是寻不着可用的果子。

    这个,原先却是有过经验,也知道,旁侧必有妖兽。

    无奈,隐在暗中,守着就剩了几颗未熟的果树,静候了两日。到了临了,却又被一道急急闪现的身影给抢在了前面,连一颗也没给剩下。

    就是这个毛球。

    然而当时,这家伙,一闪而过就跑得没了影,连停下说话的功夫都不给。害自己又寻了两日,才在这湾流近里窥见一点影迹,正揣摩着,如何和这毛球开口,要上几刻果子去,不想,正碰上一场打劫。

    也算是闹明白了,这毛球为何会那般的谨慎小心,却原来,是知道自己被人惦记,正准备偷摸开溜来着。

    几颗不甚名贵的果子而已,这事儿弄得,还真是复杂!适才战中看得清楚,这厮打怀里掏出来,竟然就拿明梨果当成了口粮吃食!真是心疼。

    毛球瞪着眼前这个,挠了挠头,居然会是她?前两日,自己还和她争抢果子来着,却是没有快过自己。

    “嘿嘿,蛮小谢过了。”

    李飞白看了看这两个,眼前这事儿,弄得有点绕不过弯儿来,原来这两个,先前就认得?然而……看方才的表情,这女修,十有八九,就是筠阳无疑,这又是怎么回事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