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布袋留下
    只是片刻的停顿而已。

    莫名蹦出个境外的修士来,的确有点让马脸失措,心底里真不是味儿。

    要不是突然开了入境之门,那金老儿跑了过来,直接将如何木弄走,自己几个何至于这么快就翻脸。四处流窜居无定所的,好不容易在这儿碰上一个傻家伙,还真是有点舍不得啊。

    曾有那么一段时日,就想这样住下了。这蛮蛮兽的如何果,真是低阶体修的圣物!潜心修到筑基顶峰,那时候,一身铜皮铁骨出去,一路横扫,岂不快哉!

    唉,无奈。不知是谁脑子发热,非要开了入口。这不是逼着弟兄们向恶吗。嘿嘿。

    境外的修士,哼,就是你们惹的事儿!不来我还想找点事儿呢,自己来送死!

    旁侧那个马脸,胡乱扒拉几下那个大布袋,皱了皱眉,系上,又甩到了一旁去。这家伙,什么玩意儿都一忽隆扔进袋子里,这满满一袋子,都是些什么啊,居然连寻常的果子都有!

    “噌”地蹿至那两个近前,“磨蹭什么?还不动手!”说着,闪身就挺了上来。

    “小心。”李飞白身后毛球,此刻也爬了起来。抹了抹嘴角,从怀里掏出个果子塞进嘴里,“嘎吱”咬着,一晃,迎头截下一个。

    这时候还想着吃?李飞白撇了撇嘴,龙牙一撩,这几个马脸,虽然不似毛球那般迅疾,却也不慢,至少,比自己要快上许多,不可小觑。

    “当!当!”两声,这马脸,居然内中身着简易的铠甲!

    还以为自己剑出,对面至少也要回避一下,却是想差了去!两个马脸只是略微一错让过要害,“呼呼”拳影兜头直砸了过来!

    “呃!”急急闪身让过,手中传来的巨力震颤犹未消弭,李飞白心底一凛。外面炼体者甚少,自己也就和万钧常练练手,然而万钧,除了力大神勇,却又不太像是存粹的炼体,也未穿过什么铠甲之类的东西。

    这两个马脸,直直冲到近前来,不闪不避地抢攻,拳拳到肉,呼呼有声,真是把李飞白吓了一跳!偏偏阵中空间狭小,还就没有多大的余地。

    如此空间里和身着护甲的炼体家伙硬碰!

    先前跳下来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到居然会如此危险……瞥了瞥旁侧一对一的毛球,此刻虽然带伤,凭着那迅疾无比的身法,倒是上蹿下跳地得手几下,将那边的马脸弄得团团乱转,追不上,有力无处使,怒得“嗷嗷”直叫。

    自己这边,却是连连闪躲,连个还手的空都没有!弄得险象环生的……这是自己来救场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是被人救的。

    这样直来直去贴身硬战,没有什么空间余地和酝酿,身法不如人,硬劈劈不上,体力又不如人家……脑热,真是脑热了!

    “当!”地一声,险险磕开一击,“砰!”地撞在身后的阵墙之上,只觉得身后一股弹力,将自己向前一送,正冲着迎面而来的拳头!

    不好,居然被两个逼到了阵脚!急忙借势将手中龙牙直直一送,剑芒一阵挥舞迫开拳头,擦身挤了过去。

    险些被两个逼死!扭身喘息一口,不由出了一身冷汗。如此近战,无威无势的,只是躲避就让自己应接不暇,岂不要生生耗死!

    铠甲,铠甲?脑中急闪,也只有这个可以试试了,至少不会那么狼狈了吧!

    两个马脸眼看着这不自量力的家伙被逼到了阵脚,不想又被钻了出去。妈的,本事不怎么样,倒是滑溜的很!苟延残喘,谅你也蹦不了几下,翻身又追了过来。

    御身而起,拳影霍霍驰了过来。

    突地,眼前一片耀眼的黄芒急急闪起,霎时,夜空之下,映得这湾流空地犹如白昼一般!什么玩意儿!两道身影往后一翻,不由定睛去看。

    黄光渐敛,褪去了刺目,终于露出了前面的真容。两个马脸一愣,这是……什么?

    眼前这个家伙浑身缠着一层黄索,只剩下头,小臂和小腿肚子在外面,莹光暗闪,那样子,要多可笑有多可笑。这时候,突然弄出个这东西,这黄索,能抵多大事儿?

    不等两个有什么反应,李飞白足下一点,仗剑,直朝两个冲了上去!

    反正就这一个可用的东西,有没有多大用也就这样了。这东西的法力消耗,可由不得在这儿慢慢体会。总之身外多了一层东西,起码心里踏实不少。

    如此空间,闪身就是近前,抬手一剑。

    “忽忽!”两个马脸侧身让过,回首就是雨点一样的拳影。

    嗯?小子居然不跑了?啊呀!这黄索果然有古怪,居然不着力!

    李飞白侧身试了两拳,心底终于一缓。几次用弦丝,都是卸力不少,自身受创却也不轻,方才还自有些担心这个,看来,今日却该自己大显神威了!

    这一身的弦丝,对面过来的拳,哪有那一二十件法器那般劈天盖地的威势冲力,居然轻松化去了!

    嘿嘿,不管难看好看,有用就行。近战?自己先前可是会些功夫的。没了那许多的顾忌,立时手下龙牙如飞,削,点,挑,抹,越打越顺。这才像样!

    这两个,也只是身遭要害简单的护甲而已,连自己这护得周全都没有。李飞白一立定还手,毕竟还是要避讳这龙牙的锋利。来往之际,身上顿时多出了几道血淋淋的口子。

    “老大!吃不住了!”两个马脸瞬间落入下风,急急朝着那边的一个呼喝。劫个东西而已,原本是要灭口,而今横生枝节,却犯不上拼命。

    话音一落,那边的扫了一眼李飞白三个,略一惊异,抬手逼开毛球,“走!”飞身抓住布袋,手中一捏,将一颗法珠捏得粉碎,撤阵就朝旁侧蹿去。

    身前的两个马脸虚晃几拳,一错身,向着水中跃去!

    如此干脆!李飞白一愣,扭头就去寻那个布袋,正看见后面背着布袋的那个,凌空掠过。

    走可以,布袋留下!

    也不管入水去的那两个,抬手,一道黄芒激~射,朝着空中的身影打去。地上的毛球一闪,一道灰影,也朝那布袋冲去。

    一侧的丛中,始终未曾动静的那处,剑芒一闪,直取空中的马脸!

    只是一瞬,黄光一卷,连袋子带马脸急急索了回来,“砰!”地砸在了地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