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毛球和马脸
    此处树杈,离地约莫五六丈高,却是这棵树最靠下的一枝了。耐不住,这里面的树木,实在是粗壮高大得不一般。

    幸得是在湾流边侧,当空还露出大片的天幕来。月辉星光对水映下,夜色里,临高俯视,即便不敢运法凝神,也算看得清晰。

    循声望去,却见水岸这一侧的一处茂密杂丛之中,扒拉扒拉,居然显出一只如獭般的妖兽来。夜色之下,肥肥敦厚的身形,三尺余高,宛如毛球。仔细辨认之下,却不认得。

    只见那毛球,不知在顾忌什么,掩于从中,谨慎小心的样子,左右张望许久,又跑到水边,俯身嗅了一阵,如此才似安下心来,却不见其他动作,又急急回身草丛,滋溜一下,蹿了进去。

    “呼啦啦……”未几时,丛中又是一阵响动。再看时,还是那只毛球妖兽,这一次,竟然背了只鼓鼓囊囊的袋子,月色之下,身负巨囊,险些盖过了自己身形,犹自东张西望,这厮,莫非是做贼?

    也不知搜罗的什么东西,居然弄出那样大的一只背囊。胖墩墩的身形,畏首畏尾,险些看得李飞白喷了出来。

    昆虚之中,竟然还有这样的东西!顿时将那肃穆沉重的氛围消去了几分。

    这是在做什么?能让内中妖兽如此小心翼翼的一只巨囊?李飞白不由“砰砰”一阵心跳,目光再也抽不开去。

    下面的那只毛球,正了正神,扭身,正欲往昆虚内中驰去,突地,“哗哗”几声,身后的湾流之内,一道暗光闪过,如炸了一般,掀起滔天的巨浪!

    三道身影从水中激~射而出,“砰砰砰!”落地,瞬时将先前的毛球围在了当中。

    “嘿嘿,这大夜天的,蛮蛮这是要往哪里去啊?”

    三个马脸的大汉!李飞白被那毛球身上的大包裹引得错不开神去,眼看着这厮就要离去,正犹豫是不是下去认识认识……没想,暗中竟然还有埋伏蹦了出来。

    定睛看看,这三个,却同样不知是什么妖兽,先前在水中,居然一点动静也无!

    “哼,我去哪里,不劳你们费心。多谢相送!”话音未落,毛球的身影,带着那巨大的包裹,突地一阵虚晃,几个方向同时闪现奔去的身影!

    哎呀!树上的李飞白险些惊呼出来,这毛茸茸一只胖墩的妖兽,也只是筑基修为的样子,竟有这样快捷诡异的身法!自己仔细紧盯着,居然没有反应过来,原地已经没了那毛球的影子!

    一阵灵气波动卷过,那三个马脸却只在原地未动。

    “咚!”的一声,十来丈远之外,凭空突地一阵光闪震颤,“噗通!”一声,那毛球一头撞上了阵墙,倒栽了下来。

    “哈哈!如何?”马脸大汉早就料到有这一遭,“跑了一次,跑了两次,若是还让你跑了,我兄弟以后,也不用再出去混了。”

    “杂毛马贼!亏我将这一片水域让给你们许多,还将如何果赠与你们,却是瞎了眼!”

    “哎……那如何果,可不能愿我们啊。只怪那金老儿,只给留下几颗果子,居然将如何木给取走了,不给底下一点路走,只能自己想办法啦。”

    “贼子狡辩,如何木,本就是原先奖给哥哥的,与你们又有屁的关系!”

    “事已至此还废什么话!”旁侧的马脸大汉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夜长梦多。拿了这个小子,取了果子再说,”也不亮什么法器,挺身就上,直朝着那毛球扑去,却是个炼体的。

    另两个马脸大汉闻言,也不多话,“嗖嗖”御起,闪身,也朝那毛球击去。

    原来是几个流寇!得了人家好处,反过来惦记人家东西。李飞白心底里莫名一热,真是有够无耻!这昆虚之内,居然也会有这样的事儿?真是颠覆了心中一厢的认知。

    想想也是,如此广袤之地,不知多少生灵,说是一方小界也不为过,各有心思,什么样的鸟没有?

    愣神之际,突地一恍,树下的丛中,似乎还有一处灵气波动,一闪而逝。

    居然也是一个隐灵的……想来是看着阵中嘴脸,心中波动一时失控?

    真是热闹,却不知,这个又是什么来路。

    再看阵中,已是身影如幻。那毛球将袋子搁在一旁,左冲右挡,以一敌三,身法更是疾得只剩了残影。然而好景不长,纵是身形快如闪电,如此狭小的空间之内,钻进去四个,辗转腾挪,哪儿还能随心所愿。

    三个马脸,显然是来前做足了功夫。

    还没几下,就被那马脸家伙一拳击飞,“砰!”地砸在阵墙之上,“噗通”一声翻落在地。不等起身,旁侧两个马脸闪身黏上,哪里还会给一点空隙余地,连番的拳掌,更是拖出一串残影,霎时,阵中土石乱溅,那毛球一记中招,再缓不过手脚来!

    要坏事儿啊!李飞白不由心底一紧。

    场中身形一乱,顿时破绽百出。

    “哇!”地一声,又是一记重拳,登时,那毛球妖兽再憋不住,一口鲜血,直直喷了身前的马脸一身,倒飞而出,砸在了阵墙之上。

    这一次,却是真真的挺不住,落地之后,翻了几番,再未起身来。

    “快点灭了,离了此地!”朝着身边的两个一招呼,一个马脸妖兽直冲地上的袋子蹿去。

    “忽!”朝着毛球掠去的两个马脸还未抬手,突地头顶一震,连看也未看,立时倒翻了回去。敌袭!

    立定一看,眼前,居然多出了一名人族修士,打外面来的!

    夜色下,手里一把黑漆漆的剑,青光暗转之际,显出了不堪的样子。

    这可是自己几个精心布下的困阵,这家伙,怎么进来的?

    李飞白盯着眼前的两个马脸,暗叫侥幸。

    自己哪里会什么破阵之法,看着那个毛球抵挡不住,耐不住心里越来越急,入不了阵去,奈何?下面隐着的那个,此时也顾不得藏身,气息浮动,却也是未起身,恐怕和自己一样,同样不会破阵。

    正焦切时候,下面毛球已是中拳喷血。

    只管试试吧,看天意如何!想起在剑冢之时,龙牙破出气幕的情形,别无他法,也只能硬着头皮试上一试了,大不了弹回来了事儿。

    霍然仗剑,直冲而下!

    居然真的进来了。立定身形,看了看身后的毛球,此时胖墩墩的身形歪着,尚未起身,正歪着头看自己,颇为惊异的样子。

    咳咳,都已经冲进来了,没什么可说的。自己在这几个马脸出现之前,也想过要“认识认识”的……

    抬眼瞄了一眼树下丛中,自己跃下时候,那边也挺身而起,看见自己下来,又回去了?想来是真的没招破阵了。

    却不知这个,是否也是想着“认识认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