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入境
    昆虚,居然是这样的。李飞白不禁诧异。

    眼下的这氾林,林木繁茂到令人惊异,细细感受一番,灵气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充裕,只见遮天蔽日的枝叶,异常旺盛的各色花草,几乎要盖住了人去。大多不识,却又不是什么灵花异草。

    偶有藤蔓交织,手臂粗细,放在这粗壮得有些骇人的树木身上,就不显突兀了。缓缓探查着前行,若不是偶尔蹦出的寻常小兽,还是如外界一般大小,真是恍惚错觉,误入了一个巨型的世界。

    岁月之力,果然不是人能想象。肃穆沧桑之气,油然而生,无需言语,自然令人心生敬畏。

    入得这昆虚,对于李飞白自己,心中却是没有什么格外的渴望。自己一个剑修,有了龙牙,又有了弦丝。并不再去想其他什么。若不是哪位仙人有意遗下仙物,自认,恐怕少有能比得过这两个的物件了。

    至于再去寻什么能增进修为或是寿元的奇物,心中是有那样的憧憬,尤其是见识了朱果那样的神异,自然是多多益善。然而那样的东西,哪样不是万众瞩目,何况,这昆虚之内,原本就一直有人居住,有那样的东西,还会不好好收着?

    入得这其中,倒是想去看看那通天九门什么模样的心思多些。

    若说心里真正惦记的,却是能不能在这其中,碰上什么能克魔的东西。都说此地是仙居神隐之地,这样的地方,应该不会少了此类东西才是。

    只是,这一类东西,不知道平日里是不是会有那样多的人去留意。想想修界之中,平时少有遇到魔修之类的,忍不住宽慰自己。

    ……

    等李飞白按着灵觉找到一处灵物生长的地方,一眼扫过,才猛然反应过来,眼下的境况。

    这一小片极其平常的胶骨草,放在外面,也是寻常可见,不过是接续水中的一味常药。在外面时候,多是顺手采一些而已。然而,眼前的这一片……唉,李飞白看了看剩下的几片发黄的叶子,不由狠狠拍了自己一把。

    都长成了这样!一片叶子,足足有外面的三倍大小,还用看年份?眼前除了光溜溜的茎,哪儿还有什么!

    心底一凛,如此这般,不管是不是认得,是不是有用,只要有些灵气的东西,谁还会剩下一点?放在自己身上,恐怕也是只想着多取一些啊!

    这……自己往旁侧里来,本就想着避过大队的人,来碰一碰运气。不想,不知多少修士,人家早就想到了这些,想得比自己更多!根本就是专冲着灵草异果而来。

    不管自己用不用,拿出去外面,总能谋些好处,再不济,也能相互换些自己需要的东西来。

    一点残渣也没有剩下!如此这般,近里,只怕也是什么也见不着了!

    瞬间醒悟,提气,直直往前驰去。

    果然!明理暗里,不知多少左右探查的身影,更是有修士,就地大打出手。

    不过,这一路往侧里来,也看出了些门道。往侧里来的,大多都是神桥修士,却没有几个筑基的。想来,也知道自己的本事,往里面去争,只怕是不会讨了什么好处去,弄得不好,如何死的都不知道!倒是都明白得很。

    看见李飞白的身影,或远远隐去,或早早地一礼,转身,往旁的方向而去。

    碰见的都这样,倒是弄得李飞白有些不适。却原来,在外面浪迹修行的日子,是这样无奈。

    一路疾驰,根本不停。直到看见了一处尚未被动过的灵草,才落下身形。将这灵草取了,李飞白这才复放开神识,缓缓探查入内。

    再往里去不久,又见几处灵草,李飞白不由皱起了眉头。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几处地方,显然有人来过,却只是有所选择地取了两处,而且,并未取完?倒像是,要就地取材炼丹?此时还会有人有这兴致?想了许久,也弄不清这中间的深意,这,算是超然,还是心急?

    只是,就这两样东西,却看不出,这位奇怪的修士,究竟意欲何为。不由自主留了点意。

    如此探查缓行,除了起先疾驰的那一段,一日间,实则也未行出多远,已是不觉入夜。

    一样的月,落在这昆虚境中,心中却摆不脱异样的感觉。

    望着身前的一处活水流湾,月下,犹显得清静。此情此境,独身一人,心底里,一丝惆怅油然而生。止不住想起飞红谷,却不知,那种对火酣饮的情景,何时才能再有了……

    篝火?唉,身在隐境之中,还是怀些敬畏吧。

    静思片刻,放出神识探了探左右,确定无有其他,纵身,跃上了身旁的一株树上。想了想,又摸出一颗隐灵丹服下,这才放心地倚下,回想今日。

    独自前行的这一段,起先,倒是发现了不少灵草,那个奇怪的修士,也只是选取了六七样东西,再往后,不知是取够了,还是拐向了别处,却不再见动静。

    只是,亏得自己在听风之上待了那许久,却是连炼丹的门都没入,暗中琢磨了一阵,愣是没有看出,这些东西凑在一块儿,究竟是何种丹药所需。不由面上一红。

    只是好奇,撇下不说。

    静了静,李飞白探手入怀,取出了一只青瓷瓶,又取出两株自己不识的灵草来。

    青瓷瓶中,是一丝专门自红儿本体之上抽取的阴魔之气。今后在这昆虚之中,要用来试探的东西定然不少,总不能时不时的取画入内去。

    将那两样灵草之气拘出些许试过,果然没有一个有用的。略有些失望,也不奇怪。毕竟,才入此间而已。

    抬眼,透过叶隙望向天幕,落入沉思。

    入画抽取魔气之时,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觉得,那院中竟然多了些许灵动的生气?却不似先前那般,一片桃花似锦,却沉闷压抑,无有一丝气转的意味。

    魔气侵染,最终贯心而失了本心正神。南风薰曾言,神竹之气,乃是清正本源之物,虽然不知道是何种清法,想来,定然与点醒自身的正神脱不了干系,而今看这一丝灵动之气,轻盈飘渺,感之神怡,这莫不就是红儿?是红儿有了动静?

    一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扭头,虚虚往里望望,而今还在边缘,内中还远,这神隐之地,但愿,能有所发现吧。再助红儿一把,早日醒来……

    不知不觉,居然出了神去。不知过去多久,突地,被一阵轻细的“窸窸窣窣”之声唤起。

    什么动静?李飞白猛地一惊。正要动作,蓦地反应过来,自己适才,服下了隐灵丹来着,而今,又高高跃到了树上,应该未被发现才是。

    定了定神,伏在这比人还粗的树杈之山,向声响之处望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