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我可以再等
    许逸转过身,对着彩衣凝视。

    你,终于想完了?彩衣笑了笑,却真是没有多少灿然的神色,只是心底里,莫名地有些酸楚。

    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数千年,仗着自己天生的本事,跟着姐姐,肆意纵横,哪曾有过什么羁绊。

    记得那时,姐姐倾心于晏舒大哥的时候,自己还不屑打趣,自此没了那个心怀天下的姐姐,再也装不下其他,只剩卿卿我我。

    从那以后,万里独行,青山绿水,仙府古藏,凡蝶影至处,总是少不得在心里替姐姐惋惜一番,放着这样逍遥浪迹的日子不过,却甘心守在那一山之中,真是想不通。这心思,怎么会说变就变了呢?生而纵横之乐,居然说不要就不要了,怎么忍得下?

    虽说偶尔也会感觉孤单了些,自己找些乐子,和那些个蒙昧不开的妖兽玩玩,或者幻化身形,逗一逗小修士们,那是多么惬意!

    然而那一日,栖霞山中,那一道飘逸的身影,怎么看,就是和别的家伙哪里有些不同呢……

    自己是有些喜欢被他揽在怀里的感觉?也不是没有碰到过那些装模作样的修士,最后,都死在了自己手下,自己居然会有些舍不得那个傻瓜的臂弯。

    然而,这个傻瓜,竟没有觉到自己装疼,只是想多赖上一会儿而已。

    自己居然会跟他相约见面?居然会真的等在连云山中,就是为了一个约定,多年再未曾出去游逛!

    原来,这就是心里有了一个人的感觉。

    可是,自己事后想了许久,就是没有想明白,怎么就莫名其妙变成了这样。

    ……

    眼下,该说些什么?

    彩衣将两只手搓得,险些脱了皮。瞄了一眼转身的许逸,低下头,不敢再看。

    许逸心底暗叹一声,脑海中不由想起飞白,想起那场对饮,想起那时的神桥飞白,为了老先生和红儿,不惜挺身与筑基死磕。更是想起了英武殿中,那原先的执法首席,老任之子,而今不知云迹何处。

    然而,自己还是不同的。师尊,是六山掌门,他老人家,该如何看?身后,那许多的师弟们,又该如何看?

    不由又看了一眼彩衣,况且而今,自己又能带给彩衣什么?

    只是这一眼,低首垂眉的彩衣,却又恍如那栖霞山中的身影一般,引得心底一震,难以平复……

    我,该如何?

    “彩衣……”

    “嗯。”

    “我想回一趟六山,见一见师尊。”

    “自是该去的。”

    “心中有惑,解不开,行不得。”

    “彩衣知道……”

    “那么……你或许,还需再等我。”

    等?他说让我等?彩衣霍地抬头,面上,露出了一抹由心的笑,“等,彩衣不怕……只要你记得,你的小妖,在这里。彩衣可以再等,哪怕只是一句别离。”

    “不出一月,我必会在这里,与你相见。”

    “嗯!”

    他是在意我的,他并未将彩衣忘记,他是为了我心中生惑!

    此间尴尬,别后再想?等,彩衣可以。

    望着许逸离去的背影,彩衣轻轻倚在树上。好想,好想自己真的就变成那一只神桥小妖。

    …………………………

    李飞白一行至了白首山,却见那入口之外,许多的妖修人修,又是三五聚堆,各自立于一处,居然还有不急着往里进的?

    相互望了望,不由诧异。这入隐境的事儿,却是不太方便去问什么,就是问,恐怕也是搪塞的话。

    一行人提了精神,纵身御入。

    入内一看,还不及望一眼四下的境况,居然眼下又是或聚堆或单身的修士?

    立了半晌,谨谨放了神识扫视一番,而后,揣摩了许久方向,急急掠去。

    原来如此!一众人不由皱了皱眉,心底里,却是不禁猛地又紧了紧。

    这,怕不就是在躲避什么有仇隙的人吧?这才忍着,错开了时辰去。即便如此,却还是放心不下,犹需小心探查!

    居然会是这样的情形……正此时,远处林中,突地传来一阵金铁交鸣之声,众人不由都放神去探,还未及探出什么,只听得一声惨呼,须臾,再没了一点动静。

    “飞白。”

    “嗯?”正在诧异此中凶险的李飞白,突地被一声呼喊惊醒。却是吕青云几个,此时,站在一堆,分明是要离去。

    吕青云屡显尴尬,拱了拱手,“林瑜与我等原先相约,未能寻着兄弟……”先前,可是真没有想到这里面乱,会乱成这样去,“飞白,与我等一道吧。”

    “无妨。”李飞白轻轻一笑,“我恰也是有约。”

    “果真?”吕青云又看了看李飞白。

    “呵呵,自然是,”

    “如此就好,飞白兄弟,多加小心。”

    望着几人远去的身影,李飞白不由撇了撇嘴。约,哪来的约。自己在六山就认识这几个,许逸不知被带去了哪里,方梓文那样的,早被拉入了队。

    方经了大战,理勤殿的一干人,此时却是脱不得身,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了。只怕最后,能不能入来都是两可的事儿。

    又看了看远去的几人,隐隐以林瑜为首的样子,轻轻叹了口气。

    自己后来也曾听说,似乎那个林长老,对自己很是看不入眼,虽然想不明白是为了什么,然而大战末尾,出了那样的乱数,鉴元掌门伤重如斯,恐怕难能再继续支撑六山。鉴正掌事,没有了掌门师兄,怕也是势微言轻,如此,林大长老,自然就是而今说话之人了。

    先前还真是不知道,林瑜,居然是林长老的族里后人,呵呵。

    然而,这些,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李飞白看看转眼已是模糊的几道身影,倒也能想象那几个的心思,并无什么感慨记恨。只是,自己这样的,而今都已经弄到了四方馆去,再不济,还能如何?撵走?

    唉……就这样吧。

    此时,才静下心来,望了眼前这一片无边无际的森林。远远的中心,似乎有山的样子。

    在院中时,曾有过大致的讲解,眼下的氾林,只是昆虚边缘而已,内中的阆风,玄圃,层城之境,才是此行的重点。

    看了看又有几波人,顺着入口直直往内驰去,不由皱了皱眉。这样过去,不知道多少人~妖又是那样聚首一处,恐怕一路上,什么也别想见着。

    孤身一个,这会儿,倒是真的随心了。转身,朝着旁侧转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