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杀死那个主角 > 第七十五章 稳操胜券
    青蕾浑身无力,在地上躺了好一会,才慢慢地爬起身来。

    幸好这里偏僻无人,否则来人看见一名巫女躺在三具尸体之间,只怕要吓一大跳。

    她的全身依然疼痛欲裂,似乎随时都会散架。这不是比喻,每次使用这个巫术的时候,青蕾真的觉得自己粉碎成了无数碎片,唯有自己的意念,才能将它们勉强维系在一起。

    当碎片重新组合成自己的身体后,这种感觉仍然不会在短时间内消失,她仿佛一个由沙土捏成的小泥人,只要稍不小心,就会重新变成飞灰。

    这巫术连续使用的次数越多,她就越难将身体重新凝聚,当使用的次数达到三次时,无论是身体还是意志,都将达到所能承受的极限。

    到那时,她会觉得自己明明还活着,却似乎随时都会分崩离析,这种感觉简直比死亡还要可怕。因此,青蕾无论如何都不敢再使用第四次——与其变成粉末,还不如被敌人杀死。

    好在这次对方恰好只有三个人,所以死的是他们,而不是自己。

    青蕾低低笑了一声,不知是在感叹自己的幸运,还是在嘲讽敌人的不幸。她走到那个随从身边,搜出那本兵书,拿起来翻了翻。

    里面有几页已经被血染红,但字迹依然清晰,虽然她不认得汉字,但凭着记忆中字体的样子,她还是在兵书中找到了对方前几次交给她的那几个篇章,看来这兵书,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接着,她又走向那名头领。对方让她搜集情报,最后却宁可杀了她,也不想把这件事泄露出去。可是仔细想想,青蕾作为巫族的巫女,却将巫族的情报卖给宣国人,她又怎么可能将这件事说出去呢?

    对方不可能没想到这一点,可即便如此,他们还是不顾一切地要杀她,以排除那最后一丝可能性。这么看的话,这件事就显得很诡异了。

    这些宣国人的目标到底是什么?竟然需要将事情做到这种程度。青蕾回想自己提供出去的那些情报,明明都不是什么重要的情报啊!

    她不禁摇了摇头。

    首领的身上,没有任何可以解答她心中疑问的东西。唯一找到的,只有一块半个巴掌大的玉符,玉符中雕刻的图案很奇怪,她看不明白意思。

    但直觉告诉她,这三个人的来历绝对不简单,如果“善后”没做好,被宣国人追查到自己身上,那么别说她,恐怕整个寨子都会受到牵连。

    青蕾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杀过人了,但此刻她冷静得连自己都觉得惊讶。她站在原地默默思索了一阵,心中已经有了计划。

    事不迟疑,她先将三人的兵器都解下来,这么好的三柄钢刀,对她那个小寨子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接着,她将三具尸体一一从道路上拖走,一直挪到一处灌木丛中。如今已到秋天,天气渐渐干燥,四周有许多干枯的树枝树叶,青蕾将它们收集起来,全都堆在尸体上面。

    口中默念几句,她的手指之间闪起电光。她退开几步,食指扣住拇指,轻轻一弹。

    啪哧!

    一丝细细的电流从指尖飞出,打在枯叶上,瞬间将它点燃。

    枯枝枯叶全是易燃的东西,火焰迅速蔓延开来,不一会,就连周围的灌木也被点着,至于三具尸体,更是早已淹没在了火光中。

    青蕾沉默了几秒,转身离去。

    或许不久之后,附近的人们会知道这里发生了一场森林大火,但他们不会起疑,因为这是秋天,每年这个时候森林里都会发生几次类似的火灾。

    如果青蕾的运气不好,或许以后会有猎人撞见那三具尸体,但那尸体早已烧成焦炭,不可能还有人能认出来他们是谁。

    更不要说追查到她的身上了。

    杀人、毁尸、灭迹,少女上一次做这种事,已经是五年之前了。

    ……

    “菁雷,最后剩下的这几篇,我也翻译好了,给。”

    烛光中,少女抬起头,看见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站在门口。

    “谢谢青姨!”

    少女说着,将妇人手中的几页纸接了过来。这位被她成为青姨的人,既是菁雷寨的长老,也是她的一位远房亲人。

    “你也别太辛苦,早些睡吧!”

    青姨知道青蕾连续几天都在熬夜研读兵书,看见她脸上掩盖不住的疲惫神色,不由得一阵心疼,忍不住劝她早些休息。

    少女听了轻轻一笑,说道:“我看完这一页就睡,青姨你也早些去休息吧!”

    “好,好。”

    青姨不再多说,轻轻把门合上,退了出去。

    青蕾的视线又转回到了纸上……

    “鹤翼阵……哈啊……”

    少女看到“鹤翼阵”三个字时,不由得眼前一亮,可紧接着,就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她看向窗外,外面天竟然已经蒙蒙亮了,她先前对青姨说“只看一页”,结果早已读了十多页不止,不知不觉间,竟然一整夜已经过去了。

    困意不住地袭来,可青蕾强行忍住,继续看了下去,直到将鹤翼阵的说明大致读了一遍,疲惫的脸上终于露出兴奋神色。

    “看来这鹤翼阵,是用来围歼敌人的阵型!”

    她回想起上次与碧落寨的战斗,一开始己方已经占得优势,可对方一退、己方追过去,顿时就变得好像赶羊一般,一个敌人都留不住。

    而对方巫女又似乎会一种控制大地的巫术,可以让一片地方难以行走,另一片地方却轻盈如风。这样一来,碧落寨反而好似耍猴一般,想打就打,想撤就撤,菁雷寨一点办法都没有。

    而这鹤翼阵操练好之后,可在正面顶住对方,两翼如白鹤双翼般合围而上,最后将敌人完全包围在中央。

    如此一来,碧落寨的人非但逃跑不了,而且敌我双方挤在一起,对方巫女就算想用巫术,也不是让所有人的脚步都变慢,就是让所有人变快,无论怎么样都起不到作用。

    到了这局面,碧落寨的人,想必就只能缴械投降了!

    有了这兵书,下次战斗菁雷寨稳操胜券!

    ……

    “一!”

    “喝!”

    “二!”

    “喝!”

    祭坛傍边的空地上,施工队的训练已开展到铁锹格斗阶段。随着牛大力的号令声,众人整齐地挥舞着铁锹,一招一招地使出来,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喝声,整个队伍杀气冲天。

    待将整套招式使完,牛大力再次大喝道:“全体,冲击队形!”

    几个呼吸间,施工队就由松散的队列变形成了7X7的方阵,左右间距大约两步,刚好留出铁锹挥舞的空间,前后间距则达到四步。

    “全体,冲锋!”牛大力大喝一声。

    “杀!”众人齐声大喊。

    整个方阵迅捷无比地向前移动起来,所有人在急奔过程中,仍然保持着队形的整齐,再加上雷鸣般的“杀”声,如今这气势相比过去那毫无章法的乱冲,不知威猛了多少倍。

    在前方五十步的地方,竖立着一根根木桩,用来模拟敌人。在距离木桩还有十步的时候,第一排队员突然提速,运起铁锹,对着木桩猛扫过去。

    木屑飞溅,第一排的人没有停留,立刻向后方突击;第二排的队员紧接着跟上,对残留的“敌人”补上攻击,接着也向里突进;与此同时,第三排的队员又迅速冲上……

    这种轮番冲击的密集队列,如果对上之前菁雷寨那松散的阵型,一次冲击就足以让对方溃散。

    费才站在不远处观看施工队的操练,眼前些寨民,虽然还比不上真正的军人,但要碾压菁雷寨的乌合之众,绝对是绰绰有余了。

    下一次战斗,碧落寨已经稳操胜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