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杀死那个主角 > 第七十四章 图穷匕见
    青蕾本已捏住情报的手突然放开,转而握住了怀中的匕首。

    右手拿着书走上前的随从,左手突然抽出了刀,刀光如同闪电,瞬间就到了青蕾身前。

    “叮”的一声。

    青蕾抽出怀中的匕首,格开了对方的刀。对方的力量大得惊人,仅仅是一次碰撞,她的手腕就已经有些发麻。

    看对方那架势,恐怕原本就是惯用左手使刀的人,一直以来都将到挂在右侧,只不过是他的小伎俩。

    就在双方交手的同时,另一名随从直接包抄到了青蕾身后,让她无路可退。

    “你们一早就想杀我?”青蕾问道。

    她本来没指望对方会回答,可那头领听了她的问题,竟然微笑着开口了。

    “不错,如今告诉你也不妨,让你帮忙收集情报这件事,我们不想泄露出去。”

    看对方的样子,估计已经把青蕾当作一个死人了。

    青蕾却不怎么慌张,笑了笑说:“虽然你们有三个人,可我好歹是个巫女,你们就这么有把握杀我?”

    头领闻言也笑了起来:“你是菁雷寨的巫女菁雷,对吧?你的巫术是召唤天雷,对不对?虽然这天雷威力巨大、中者必死,但每一次召唤,都需要静立在原地颇长时间,你觉得我们会给你这个时间吗?”

    “看来你们把我调查得很清楚嘛?”青蕾说。

    “废话少说,准备受死吧!”头领不再浪费时间,一个眼神递过去,两个随从同时开口。

    “风萧萧兮易水寒……”

    一股冷冽刺骨的天地之力被调动起来,两名随从的气势随之一震,仿佛秦时剑客附体,迈着大步,威猛无比向青蕾夹击而来!

    “战诗!”

    青蕾虽在巫族,但也知道中原战诗词的威力,难怪那首领一副稳操胜券的样子,看来这两个随从根本不是普通士兵,在军中至少也是十人长的级别。

    眼见青蕾避无可避,首领嘴边泛起了冷笑,可他的嘴角才刚刚弯起,就见到那巫女口中念出几个古怪音节,左掌向天摊开,接着又迅速合上。

    轰——

    一道亮白色的天雷,毫无征兆地当头劈下!

    三人都是一惊,两名随从顾不得近在咫尺的目标,连忙收刀后退,那头领也生怕天雷劈到自己头上,急忙向旁边跳开。

    紧接着,天雷落了下来——

    下一瞬间,三人都目瞪口呆。

    因为他们看见,那道细细的雷,竟然劈在了青蕾自己身上。

    “难道这巫女害怕战败后受辱,先行自我了断了?”那头领不禁想到。

    可就是雷电击中她的一刹那,巫女从三人眼前消失了。

    一股没来由的警兆,突然在头领心头升起。

    “当心!”

    虽然他大喝了一声“当心”,可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该当心什么,那两名随从更是不知所措。

    而就在这时,一小截刀尖从那使左手刀的随从左胸冒了出来!

    青蕾再次显出身形的时候,竟然出现在了那随从身后,她手中的匕首从那人背后贯了进去,恰好搅碎他的心脏。

    “唔……”

    随从低哼一声,口中溢出鲜血,青蕾将匕首抽出,那人便直挺挺地扑倒在地。

    “大人,你现在还有把握杀我吗?”

    青蕾的脸色白得像纸一般,可她唇边的冷笑,却如同一弧刀刃刺在头领胸口。

    头领的表情抽搐的一下,但接着就沉声喝道:“不要慌张,则妖女估计用了什么禁法,她自己也好受不到哪去!”

    说着,他“刷”地抽出腰中的剑:“戊五,随我一起上去杀了她!”

    大喝声中,头领冲向青蕾,剩余那名随从见主人冲了上去,当然不能坐视不理,也大喝一声,挥着刀扑了过来。

    “杀人亦有限,列国自有疆!”

    头领口中念诵的,竟然是萧生在死谏皇帝时吟的那首诗。这诗被誉为“战诗词中防御第一”,可不是浪得虚名。

    低鸣声中,头领身边竟然出现一道淡淡的长城虚影,将他身边的空间锁得如铜墙铁壁一般,青蕾一看,就知道短时间内再难伤害到他。

    可那随从却不会这首战诗,青蕾见两人扑上来,俏脸一寒,左掌再次一摊一合,又是一道天雷劈在了她的身上。

    这一次,头领终于看清,在雷电击中巫女的瞬间,对方的身体竟然化为一道若隐若现电光,倏忽间绕到己方的随从身后。

    “当心身后!”他脱口大叫。

    可这声提醒,已经来得晚了。那随从一愣之间,青蕾的匕首已经贴在了他的脖子上,狠狠一拉!

    噗——

    刀刃切断颈动脉,鲜血泉涌喷出,那随从连一声惨叫都喊不出来,就倒在了地上。

    碧落却没有乘胜追击,她退后两步,与对方仅剩的一个人拉开距离。

    对方那头领说得没错,这巫术每一次使用,都让她的身体仿佛要裂开了一样。

    不过这可不是什么禁术,这是巫神最开始赐给她的力量,至于引动天雷攻击他人的巫术,反倒是她后来才琢磨出来的。

    “大人,现在可只剩你一个了!”

    她忍着浑身欲裂的剧痛,强撑着笑了笑,向对方说道。

    “哼!”

    那头领闷哼一声。这次他可是猜错了,没想到这妖女的禁术竟然能使用两次!

    不过,看对方那站都站站不稳的样子,恐怕也已经到了极限。收集巫族情报这件事无论如何不能泄露,如今他骑虎难下,不论怎样,都必须杀了这巫女!

    “来啊!有本事你再使一次妖术!”

    头领大喝一声,合身扑上。

    五步、四步、三步、两步……一步!

    眼见自己已经逼到跟前,那巫女还是站着不动,显然已经力竭,头领顿时大喜,一刀挥出,就要将那螓首斩下。

    可一道天雷,瞬间将他的希望劈碎。

    就在青蕾显出身形的那一刹那,战诗《前出塞》的防御效果恰好到了时间,自动消失了,匕首干净利落地切开喉咙,头领脸上布被刀刃带了下来。

    那是一个唇边微须,约莫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他满脸惊愕神情,张着嘴似乎想说什么,可最终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就这么倒在地上,死了。

    青蕾看见最后一个敌人被击杀,心中却没有任何喜悦的感觉,她苦笑一下,喃喃自语道:“可惜你不知道,我这巫术最多能使用三次,要是你多带一人来,死的就该是我了!”

    说完,她也支撑不住,瘫软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