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杀死那个主角 > 第七十三章 青蕾
    其实严格来说,岩力应该叫做“符文师”。只不过为了字面上的对应,费才硬生生地弄了一个西方奇幻的名词过来。

    不过,在这里他是神使他最大,他说什么,自然就是什么咯。

    于是,岩力便莫名其妙地成了“巫师”……

    由于这个意外发现,费才让碧落和岩力先将各自手上的事暂停下来,先重点研究符文。

    接下来的时间,主要由碧落向岩力教授万有引力定律和牛顿三定律的含义,费才在训练施工队之余,也时不时过来看看情况。

    他给岩力定下的第一个目标,是写出一个具有实用价值的符文。至于怎样才算“实用”,他已经定了一个标准:

    完全充能后,能够平均每秒钟将100公斤的物体提升一米的高度,至少持续3600秒。

    至于这个标准是怎么来的,其实很简单。

    只要简单的心算一下,就能得出“平均每秒将100公斤的物体提升一米”相当与输出1000瓦的功率,大约比1.5匹马力少一点;而3600秒,也就是1个小时。

    也就是说,这个符文要能够以大约1.5匹的马力输出功率,持续做工1个小时。

    说白了,这个符文的实用标准就是费才拍脑袋拍出来的,不过等真的弄出来了,还怕找不到用途?

    1.5匹可不是个小数字,举个例子:空调是出了名的耗电大户,但空调的功率一般也就1.5匹;再举个寨民们马上可以用得上的例子:1.5匹带动寨子里的小石磨,基本上也是足够了。

    工业革命的本质是什么?是能量获取方式的革命。

    纵观人类历史,第一次工业革命前,能量来自于人力、畜力。

    第一次工业革命后,能量来自于蒸汽机。

    第二次工业革命后,能量来自于电力。

    到了第三次工业革命,人类的一部分能量来自于质能转换,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核能。

    而现在,碧落寨即将出现一种全新的能量获取方式——符文。

    费才已经可以展望,一场影响到每一个巫民的工业革命即将开始,他决定称之为“符文工业革命”。

    不过,这场革命的根基是巫师和巫女,也就是说,这场革命的基础是神权。因此它非但不会动摇费才设想的神权社会,反而会令神权更加稳固。

    对第一个实用型符文的研究,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另一方面,对施工队的军事训练,也在有条不紊地推进。

    从昨天起,费才就开始了负重越野跑科目,只不过这个“负重”远远没有现代那么严格,施工队每人只需要扛着铁锹,再背五公斤石头就可以了。

    但越野的路线倒是确确实实的山路,跑步过程中,鼓励队员相互帮助。几天下来,猎户牛大力渐渐显示出了过人的身体素质,他不仅可以轻松跑完全程,好几次有人体力不支掉队,也都是靠他帮忙负重跑完的。

    如此几次之后,牛大力在施工队中也有了些威信,费才于是趁势任命他为临时队长,辅助自己管理施工队。

    经过前段时间的队列训练,施工队已经基本上能够以密集队形冲锋,而这段时间的负重越野训练,也让他们的体能有一定提升。费才准备再过几天,就开始“铁锹格斗”训练,这其中的套路基本上是照搬刺刀训练的教程,至于在实战中能发挥多大作用,他心中也实在没底。

    只不过,参考之前两个寨子的“战争”水平,费才觉得只要己方到时候能排成整齐的密集队形,一鼓作气地冲上去,很可能就足以奠定胜局了。

    与菁雷寨的交战,他计划在两周内开始。

    ……

    青蕾沿着山路,向北边走去,只要翻过前面那座小山,就是约定的交易地点。

    她是菁雷寨巫女,青蕾是她原本的名字,但长老认为这个名字太过柔弱,建议她对外自称“菁雷”,有利于在寨子中树立威信。

    青蕾觉得有道理,于是照做了,只不过,她还是喜欢自己原本的名字。

    青蕾,青色的花蕾,这才像个女孩子的名字啊。

    她的脚程很快,没过多久,就已经翻过了小山,再往前走一段距离,会有一棵样子奇特的大榕树,那就是她和对方约定好的地点。

    同样的交易已经进行过好几次,如果顺利的话,这次将是最后一次交易。

    转过一道弯,青蕾看到了榕树,榕树下站在三个人,脸上都蒙着布。

    “东西带来了吗?”

    对方见她走近,没多说废话,直截了当地问道。

    青蕾从怀中抽出一张叠起来的纸,给对方看了一下,又放了回去。

    “你们的东西呢?”她问。

    对方的领头人递了个眼神,右边那人便从怀里抽出一本破破旧旧的书,同样只露了一下就放回去了。

    青蕾微微颔首。

    对方是中原人,虽然他们蒙着脸,也说巫族语,但听口音还是能够听出来的。

    而且她曾经猜测,对方说不定还是个小官,因为他每次都带着两个随从,而从随从的站姿来看,很可能是军人。

    只不过对青蕾来说,对方是什么身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方能带给她想要的东西——兵书。

    虽然只是最粗浅的兵书,但她来说,简直是如获至宝。前几次交易,对方给了她几章残章,寨子里的长老认识中原汉字,经过翻译后,青蕾知道了如何训练士兵,如何布置阵型,而这些都是打败碧落寨所必需的。

    就像费才觉得两个寨子的战争简直是在打群架一样,青蕾出于自己的直觉,也觉得手下的寨民们打得毫无章法,就凭现在这群乌合之众的样子,想击败碧落寨简直是痴人说梦。

    她听长老说过,中原军队之所以强悍无匹,除了装备精良、又有战诗支持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有一套系统的行军打仗的方法,教导这些方法的书,就是兵书。

    但问题是,中原宣国早已禁止了与巫族的边境贸易,不要说兵书这种敏感的东西,就连铁器、粮食等都不允许流通,巫族中来自宣国的东西,全都是通过走私渠道高价购来的,可走私贩子再神通广大,又怎么可能弄来兵书呢?

    就在青蕾一筹莫展的时候,一名走私贩子帮她牵线,最后她和如今这个人接上了头。

    对方不要钱,只是让自己收集一些消息,青蕾好歹是一名巫女,打听这些巫族中消息并不算难。只不过这些消息各式各样,她根本猜不透对方到底想知道些什么。

    按照上次的约定,自己将这次收集的消息交给对方后,对方就会将整卷兵书交给她,她自信有了这本兵书,便足以战胜碧落寨,之后要不要吞并碧落寨还没考虑好,不过那块有争议的耕地,是肯定要夺过来的。

    “开始交换吧。”青蕾说。

    对方的首领点了点头。

    见右边那名随从上前一步拿出书,她也将手伸进了怀里。

    可就在这一瞬间,她看到另一个随从眼中闪过一丝异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