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杀死那个主角 > 第六十六章 题海战术
    “我先从整数、自然数和四则运算讲起吧,我一边说,你一边把要点记下来……”

    一楼,碧落坐在一张矮桌旁,桌上放着一只蜡烛,费才站在一旁,开始了自己的第一堂数学课。

    实际上,碧落是能够进行加减乘除等简单运算的,但那大多是从农事活动中总结出的实践经验,毕竟不如现代数学中那样系统和规范,因此,费才决定从头开始讲起。

    不过,为了达到速成的目的,许多与微积分关系不大的内容,费才都决定先略过,比如概率论、立体几何等等,许多基础知识他也不准备讲得太深,够给微积分打基础就行了。

    四则运算本身很简单,费才很快就讲完了。接下来的第一项练习,就是背诵十九乘十九的乘法表。

    是的,不是九九乘法表,而是十九以内所有整数之间的乘法。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根据费才的经验,九九乘法在今后并不是很够用。费才自己就能够背诵十九以内的乘法,一开始就提高起点,有助于培养数感,对后面的学习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十九乘法表其实并不难背,碧落本身就很聪明,再加上费才还准备了一样神器——猛练自然强app。

    在碧落昏睡的时候,他特意消耗了一张即时兑换符,兑换了一对学习数学需要用到的东西,其中就包括了一台智能手机,和里面安装的“猛练自然强”app。这一次,他还特意兑换了一台国产手机,没办法,三星会爆炸啊……

    费才说,碧落写,少女很快就把十九乘法表写在了一大张纸上。见对方写完,费才便将智能手机拿出来,放在碧落手中。

    “点一下这里。”他指着屏幕上的app图标说道。

    “这是什么?”碧落好奇地问。

    “强化你的智慧的东西。”费才解释道。“神律是巫神创造出的律令,对于一个凡人来说,每理解一点都万分困难。这件东西能在短时间内强化你的智慧,加快学习神律的速度。”

    “原来如此,多谢神使大人!”碧落忙道。“可是,神律真有如此之难吗?刚刚你教我的名叫四则运算的神律,似乎并不太难……啊,我并没有对巫神有不敬的意思,请大人不要责怪……”

    费才一听,反而笑了起来:“我怎么会怪你?说实话,你要是一直都觉得简单才好呢!不过这种可能性太小了。神律由浅入深,我估计等你学到‘因式分解’的时候,就会遇到第一个坎了。不过现在嘛,先把十九乘法表背下来吧。”

    “是!听神使大人这么说,我都想赶快学‘因式分解’,看看到底有多难了。”或许是发现这位神使大人意外地平易近人,碧落对费才说的话也渐渐变得活泼起来。

    接下来,她就按照费才的指点,运行起猛练自然强软件,开始朗读十九乘法表。

    有了猛练自然强这种无敌的学习外挂,碧落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已经能将整片乘法表倒背如流了。

    但无穷无尽的课后联系才刚刚开始,费才从脑中书库里调出了另外一本神书——《一课一练》。

    说到这《一课一练》,名气可就大了。费才小时候就被它深深地伤害过,等到成年了,有一次偶然看到新闻说英国教育部准备引进英文版的《一课一练》,以提高英国学生的数学水平,他顿时就有了一种迷之爽感……

    而如今,《一课一练》甚至被费才带到了另一个世界,如果这本书的编写者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万分欣慰。

    可惜的是,碧落不认识简体汉字,费才只好把脑中的题目翻译成巫族语言说出来,让对方先抄写在纸上,然后再做练习。

    这一天的教学,持续到凌晨四点才结束,结束的时候,碧落还有些恋恋不舍,费才见了她的样子,却笑道:“不用着急,接下来要做的题目还多着呢!”说完就强迫她睡觉去了。

    这段时间,碧落寨里都没什么需要操心的大事。祭坛的修建工作在岩力的主持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没有参与修建祭坛的寨民则跟以前一样,不紧不慢地干着每天的农活,和碧落寨有土地纠纷的菁雷寨最近也没有了动静。总而言之,日子平稳得没有一丝波澜。

    和大多数种田流的主角们不同,费才并不急着改善寨子里的民生,他每天绝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对碧落的教学上。

    巫女妹子学习的积极性很高,再加上头脑聪明有外挂,进步十分神速,大约半个月时间,费才就把小学的课程教完了。虽然某些知识点她掌握得还不是很牢固,但费才并不准备再让她花时间去巩固,而是直接开始了初中课程。

    到了这个阶段,除了课后必做的《一课一练》外,费才又加了一本难度更高的练习教材——《三点一测》。

    这万恶的《三点一测》,费才可是印象深刻,每一章里前面的题目还好,越到后面越难,费才还记得自己初中那时,老师布置下来的《三点一测》的作业,他不是找借口没带,就是抄班上学霸的。那时,他和数学老师之间最常发生的对话如下:

    老师:“这次作业怎么没交?”

    费才:“我忘带了。”

    老师:“没带就是没写!找你家长过来!”

    ……

    虽然费才过去自己做得很不认真,但如今对碧落的要求可是一点都不放松。自从进入初中课程以来,巫女妹子终于开始渐渐体会到题海战术的恐怖之处了。

    可这,还仅仅只是个开始……

    很快,因式分解向碧落露出了它的狰狞面目。

    为了给以后的函数、解析几何甚至积分的学习打好基础,费才对碧落的要求可不是那种一元二次,套个公式或者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因式分解。各种超纲的、二次甚至三次、四次的、二元甚至三元的因式都被他从题库中找了出来,毫不留情地对碧落展开轮番轰炸。

    一开始,布置习题时,两人的对话如下:

    费才:“今天,你需要完成这五页纸上的所有习题。”

    碧落:“咦?只有这么些吗?如果我很快完成了,请神使大人再给我布置一些吧!我想多学一些神律!”

    十天后,碧落看题目的眼神开始变得恍惚了。

    费才:“今天,你需要完成这十页纸上的所有习题,后面的题目可能有些难,如果想了一炷香的时间还解不出来,就直接做下一道,最后我再对解不出的题目统一讲解。”

    碧落看着写满题目的十页纸,露出一个很勉强的笑容:“是,神使大人,我会……加油的……”

    二十天后,《三点一测》早已被做完,费才已经开始用历年的《黄冈密卷》了,这段时间,他把平面几何的内容也讲完了。

    “今天的任务是这十套试卷,里面没学过的题目我都划掉了,其它的全部要做。每套在90分钟内完成,呃……上次我介绍过分钟的概念,你还记得吧,看手机就知道时间了。”

    “……”碧落低着头,一语不发。

    “怎么了?”费才问。

    结果对方好像才听到费才的声音一样,猛地回过神来:“咦?啊!抱、抱歉……神使大人,我不知道怎么的就走神了,这次是十套试卷吗?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开始……”

    见到巫女妹子不仅目光都变得有些呆滞,连语气都变得机械了,费才不禁有些心疼。但想在短时间内熟练掌握各种数学技巧,除了高强度的解题,根本没有任何捷径可走,费才也不得不这样。

    等着这阵子过了,再让她好好休息恢复吧……他想。

    可是,一个月后。

    事情的发展就完全出乎费才的意料——碧落隐藏在体内的学霸之魂,似乎觉醒了……

    而且,她还学会了一个词:刷题。

    费才:“今天就这些怎么样?”

    碧落眼中闪过一丝不满足的光芒:“十五套《皇岗密卷》吗?有些少呢!我今天可是准备刷掉一千道题啊!神使大人,麻烦您在准备一些吧!”

    说完,她就抓起圆珠笔,飞快地写了起来。

    是的,就在前段时间,巫女妹子嫌毛笔做题太慢,已经学会用圆珠笔了……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