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杀死那个主角 > 第六十二章 熵增
    孤立系统的熵永不自动减少,熵在可逆过程中不变,在不可逆过程中增加。——热力学第二定律

    在说出牛顿爵士关于万有引力性质的表述的一瞬间,费才掌控了周围的引力。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眼前这片山壁早已摇摇欲坠,他只要念头微动,让山壁附近的引力加强,这样一来,山壁很快就会在自重的压迫下垮塌下来。

    ——本应该如此。

    可现在,眼前的石壁纹丝不动!

    难道这石壁比想象中的要结实?费才有些吃惊,但也没有多想,只是将自己的意念延伸出去,进一步加强那片区域中的引力。

    石壁终于发出“咔咔”声,一些细碎的石渣顺着裂缝滑落下来。他心中一喜,继续加强对引力的控制,可紧接着,他就发现不对劲了!

    费才此时才发现,自己对引力控制力,比之前减弱了好几倍!

    就在两天前,他还可以让上百个人同时失重,可如今,无论他怎么努力,将眼前这一小片区域的引力增强一半都难!

    这是怎么回事?他什么异常都没有感觉到,能力就无声无息地流失了!

    流失?

    突然之间,他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但他没有时间细想,眼下正是他展示“巫神之力”的时候,要是“神力”突然失灵,接下来自己这个“神使”的地位还保不保得住,可就难说了。

    自己梦想中神国还没有建立起来,怎么能在这种地方失败?!

    情急之下,费才的脑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来不及仔细思索,他就让牵动引力的意念就动了起来。

    他不再单纯地增强引力,而是扭转一部分引力的方向,让两道力量之间形成力矩。

    按照材料物理的理论,石头这种材料大多抗压力很强、抗剪力很弱,就好像有人可以一掌把石板劈断,但无论他多大力,都很难把石板放在地面压碎。

    更何况,这石壁原本就有几道裂缝,正好成为剪力的突破口。费才知道这是关系着自己未来命运的关键时刻,拼命地让意念控制引力,把它们扭曲到自己想要的角度。

    “嘎——嘎——嘎!!”

    几声破裂声从石壁内部发出,原本浑然一体的石块,终于开始分崩离析。

    费才的额头已经泌出冷汗,脸上早已没了从容的表情,就在他快坚持不住的时候,终于听到了一声巨响。

    轰!!!

    几十米高的山壁终于在“巫神之力”下屈服了,它顺着裂缝破碎成几大块,重重地砸在地上,激起十多米高的尘埃,就连周围的地面都微微颤动。

    同一时间,寨民们的欢呼声也如雷鸣般响起。

    “巫神之力!伟大的巫神之力!”

    “神使大人万岁!万岁!”

    “巫神永远护佑碧落寨!”

    费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放下早已酸麻的双手,嘴边不由得发出苦笑。

    这神使的形象,总算在巫民心中保住了……自己这大忽悠,当得可真不容易啊!

    但既然选了这条路,这戏就得一直演下去。

    费才三两下抹去额头上的汗水,脸上又恢复了威严从容的模样,他不紧不慢地走向寨民,面对哗啦啦跪成一片的人群,朗声说道:“我以巫神的名义宣布:祭坛建造,立刻开始!”

    “是!”

    听到巫民们齐声回答,费才满意地点点头,他把岩力叫过来,微笑着问道:“这些石料够了吗?”

    岩力连忙点头:“神使大人亲自出手,岩力感激不尽!这些石料,修一座祭坛绰绰有余!”

    “那就好。”费才暗想,以后还要修一座神庙呢。

    但现在还不是提这件事的时候,他向岩力提了几点修建祭坛的注意事项后,就带着碧落离开了。

    在返回寨子的路上,费才一直皱眉不语,碧落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却什么都没说,安静的跟在费才身后。

    仅仅过了两天,自己的能力,就衰减了许多,不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是不是还会继续减弱?

    刚刚发现自己的力量减弱时,费才就已经想到了一个可能的解释。此刻,他将这个猜想又认真思考了一遍,愈发觉得,这很可能就是真正的原因。

    因为熵!

    热力学第二定律是伟大的,也是令人绝望的。

    因为它告诉我们:在孤立系统中,熵永远不自动减少,熵在可逆过程中不变,在不可逆过程中增加。

    熵代表着无序,代表着趋同性。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半杯冷水和半杯热水混在一起,很快就会变成一杯温水;但一杯温水,永远都不可能自动分成半杯冷水和半杯热水。

    这个现象,如果不深究其中的热力学过程,仅从熵的角度来解释的话,原因就是:因为温水的熵值更高,它相比一半冷水一半热水来说,更加“无序”,熵永远增加,无序的东西永远不会“自发地”变得有序。因此,温水永远不会突然分成一半热水一半冷水。

    在我们这个宇宙中,一切有序的东西都是“低熵体”,银河系是,太阳系是,太阳和地球是,地球上包括人类的一切生物也是,如果没有足够遇熵抗拒的力量,这些东西都将崩溃。

    比如星系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有引力将物质聚集成星球,星球又在引力的维系下有序运动,形成星系。万有引力正是宇宙间对抗熵的主要力量之一。

    比如人类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人类不断从外部摄取能量,维持自己这个低熵的身体。

    那么……巫女呢?

    巫女可以控制一部分物理规律。比如碧落,她在遇到费才之前,就能让原本处处一致的引力场,变得某些地方强、某些地方弱,这种现象,不就类似将温水分成冷水和热水吗?

    这是一个从无序变得有序的过程,因此是一个熵减的过程。碧落能让外部物体的熵降低,说明她是一个低熵体——而且不仅仅是普通人类这样的低熵体,她是一个熵值比普通人更低的低熵体!

    同理,其它巫女也是一样,她们的熵值比普通人更低。

    那么费才呢?

    在他第一次引述万有引力定律时,他的力量超过了任何一名巫女,只要他愿意,他可以将引力扭曲成极其复杂的模样。

    也就是说,他可以将外部物体的熵降得更低。

    也就是说,他是熵值比巫女更低的低熵体!

    因此,他在前两天的状态,是一个非稳定的状态,他是熵值比这个世界的平均值还要低得多的低熵体,他就像一块泡在温水中的冰。

    根据热力学第二定律,处于高熵环境中的低熵体,熵值会逐渐增加,直到与环境一致。

    对于费才来说,就是他的能力会逐渐减弱,直到与这个世界中的其他人一致!

    但这样一来,又引出一个新问题:巫女也是低熵体,她们的熵值比普通寨民更低,可为什么她们的能力没有衰减到和普通人一样呢?

    费才的直觉告诉他,这个问题的答案非常重要!

    能否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关系到他的力量能否超过巫女,关系到他能否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神使”,关系到他能否建立地上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