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杀死那个主角 > 第二十八章 郁闷的宋忠
    修仙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让。修仙是逆天行事,是一个人反抗老天爷的暴烈行动。

    在这个世界上,大概从来没有人在十五天内从筑基期冲到结丹期,其实不要说十五天,就算十五个月、十五年冲到结丹期,都算是很快的速度了。

    但费才准备在十五天里冲到结丹,倒也不是痴心妄想。关键就在于,他是剑修,而且已经凝聚出剑意。

    对于普通修士来说,结丹就是将法力凝结成金丹,而对剑修来说,结丹是凝出剑丹,要凝出剑丹,需以剑心为引,再令大量法力在丹田处压缩,方可凝成。

    而凝结剑丸的难点,就在这“压缩”上面,普通修士凝结的金丹,只要将法力朝着同一个点压缩,自然而然就能形成;但剑修凝结的剑丹,可不是一枚简单的丹,其核心是一枚寸许长的小剑。

    要凝成这小剑,需要靠那玄而又玄的剑心,将法力引导变化,最后压缩成剑的样子,这其中的细微之处,比凝结金丹要复杂不知多少倍。

    因此结丹本就困难,剑修结丹更是难上加难。

    但对费才来说,情况又有些不一样。他已经练出剑意,而且剑意几乎已经凝成实体,如今再要凝结剑丹,就要简单得多。

    原因有二:

    首先,既然已凝成实体剑意,费才就可以以剑意为骨架,将法力重重包裹在外面,让剑意吸纳法力,自然而然就能形成剑丹。

    其次,剑意的本性桀骜不驯,费才在练成剑意的过程中,丹田处的空间自然而然地就会被纵横杀伐的剑意拓宽,形成一个可以容纳大量法力的空间,只要再将大量法力填充进去,他的法力就会比其他筑基修士深厚许多倍,法力越深厚,结丹自然越容易。

    可以说,如今他结丹的前提条件都已具备,之所以没有结丹,唯一的原因就是法力还远远不够深厚,但现在既然有大量丹药,要将法力提升上来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费才在临时挖出的洞府外布下一个剑阵,然后回到洞府盘膝坐下,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枚玄元丹。

    吞下丹药,一股浑厚灼热的力量顿时从丹田中扩散开来,流向体内各条经脉,费才急忙运起玄水剑法,开始炼化玄元丹。

    ……

    几千里外,天星城中。

    宋忠走出一家商铺,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心中不禁有些烦躁不安。

    妖丹的价格还在继续疯涨,如今已经快接近6000大关,不仅如此,所有有妖丹存货的商人都想着赚一把大的,要买妖丹?可以!五十枚起卖!没那么多灵石?不好意思,爷还不乐意卖呢!

    回想前两周,宋忠发现市场上的妖丹价格有些上涨时,他根本没有在意,反而还想着等价格跌一些再买,毕竟在这乱星域,除了他以外,对其它人来说,妖丹都没什么作用。

    结果事情的发展让他大跌眼镜,妖丹的价格一路疯涨,如今的价格已是之前的十倍!各种谣言也是满天飞,什么某某炼丹师已经发现不用千幻草就可以将妖丹炼成丹药啦,什么三大商会正在大肆囤积妖丹啦……

    这些谣言中,真正令他关注的只有一条:就在妖丹价格刚刚开始上涨的时候,据说有个结丹修士已在云荒海域猎鲸取丹,而且听说,对方还是个剑修!

    剑修!

    宋忠一听到这个词,顿时就想到了慕容材。

    记得在一个多月前,落尘宗遭遇魔门大军堵截,宋忠终于不再隐藏实力,接连斩杀数名魔门修士后,冲出了魔门的包围。

    但之后几天,一直有一名修士在后方追踪,他几次尝试摆脱都没有成功,只好不再管对方,抓紧时间向自己偶然从一本阵法典籍中看到的古传送阵飞去。

    他一直以为后面的是魔门追兵,直到在传送之前,对方以一招身剑合一之术杀下来,他才察觉到不对劲。

    传送到乱星域后,他仔细回想对方那一招,越想越觉得那一招像落剑峰的手段,落剑峰弟子稀少,随宗门转移的只有三人:长老慕容玄、大弟子剑英,以及天赋极好的慕容材。

    当时,前两者都在前线和魔门大军厮杀,唯一有可能注意到他逃走的,就只有在后方保护玄甲飞舟的慕容材!

    但为什么慕容材想杀自己呢?虽然自己利用慕容材去杀了那个碍事的韩力,但自己可是付出了一枚剑胚的代价!那慕容材不仅没吃亏,反而还有很大赚头。

    宋忠思来想去,慕容材追杀他的原因,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对方发现了他最大的秘密——那件可以将任何灵材炼成丹药的异宝!慕容材想要杀人夺宝!

    但要说慕容材是让妖丹价格疯涨的罪魁祸首,他怎么想都觉得不太可能,要将一件废物炒上天价,不要说对方一个人,这就算是三大商会都不一定办得到吧?

    但现在就算想这些,也没什么用处,到了乱星域之后,他连慕容材的影子都没见到过,当务之急是弄到更多的妖丹,然后找个地方炼制丹药、冲击结丹。

    既然市场上买不到,就只能去猎鲸取丹了。

    ……

    三天后,宋忠在云海中急速飞行着,心中比三天前更加郁闷了。

    在这云海中,到处都是打算着猎鲸取丹的修士,他这几天妖鲸没发现一条,和他同样目的的修士倒是时不时碰到了几百个。

    就在不久前,他好不容找到了一条妖鲸,大喜之下几下将其击杀,正要取丹,旁边却突然杀出一个筑基后期的修士,二话不说就对他出手,竟然想强夺妖丹。

    宋忠几天来压抑的怒火终于爆发,当即手段尽出,三两下就将那不知好歹的修士给灭杀了,完事之后搜了搜对方储物袋,里面果然一颗妖丹也没有。

    暗叹口气,他正准备回头将妖丹从妖鲸的尸体中取出来,斜刺里却杀出一个修士,修为竟然是结丹初期!

    两人二话不说,又打了起来,宋忠吃了一个小亏过后,终于不敢再恋战,只好施展秘术,逃之夭夭。

    好在他也算心志强韧之人,郁闷完了之后,终于开始冷静思索。

    眼下市场上收购不到妖丹,外岛附近的云海中修士比妖鲸还多,那么只能先将手中的百余枚妖丹炼成一批丹药,冲到筑基巅峰再说,等到了筑基巅峰,直接去无边云海狩猎5级妖兽,凭自己远超同阶修士的手段,以筑基巅峰的修为猎杀5级妖兽应该不难。

    定下计划,宋忠便向着偏僻处一路飞行,找到一个无名小岛后,便开辟洞府,布下阵法,拿出他最重要的宝物——千机鼎,将数枚妖丹放入其中,开始炼制丹药。

    宋忠并不知道,在他身上,早已被云商会的结丹修士附上了一缕极其隐秘的神念。

    这云商会的修士最擅长隐匿跟踪,他这缕神念是用一种特殊秘术放出,不但极难察觉,而且能穿透一般的阵法禁制,让他可以在阵法外感应到阵法内的情况。

    感应到宋忠取出一尊奇特小鼎开始炼丹,云商会修士顿时神色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