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杀死那个主角 > 第二十六章 妖丹大牛市
    就如费才所料,三大商会出手之后,市场上的妖丹价格立刻突破了1000灵石。

    可这场好戏,才刚刚开始。

    仅仅过了两天,三大商会在暗中收购妖丹的消息就泄露了,市场的气氛瞬间爆炸,无论中小商户,还是个体商贩,甚至与许多修仙者,全都加入了抢购妖丹的行列。

    大家都是一个想法:这可是三大商会的选择!会有错吗?!既然连三大商会都开始囤积妖丹,这妖丹不用千幻草就能炼成丹药的说法,多半是真的了!

    就在这一天,妖丹的价格突破了1500大关,是一个月前的整整四倍!

    可这价格,还有继续上涨的空间。

    为什么?看看最常见的筑基期丹药——玄元丹的价格就知道了,玄元丹单价10000灵石一枚,妖丹现在才1500,中间还有整整8500的差价!如找到了妖丹炼成丹药的新方法,那妖丹的价格不说涨到10000,涨到8000总是应该的吧?!

    再说了,咱们也不会那么贪心,等妖丹的价格涨到6000,咱们就把手里的妖丹脱手了,这简直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啊!

    ——以上,就是目前绝大多数人的想法。

    费才看着眼前这一幕,觉得实在是很眼熟,类似的事情他听说过一次、自己亲身经历过一次——这就是广大股民刻骨铭心的两次“股灾”。

    第一次,2007到2008的大牛市,所有人都说大盘指数会涨到1万点,结果在6000点轰然崩塌。

    第二次,2015年大牛市,所有人都说,这次大盘指数怎么也得超过上一次吧?结果在5000点时,大盘指数如同跳崖般一跳而下。

    看着眼前的妖丹市场,费才不仅感叹,人只要有贪欲,不论在哪里、不论修不修仙都一样啊!

    疯狂还在继续。

    几天之后,一个炼丹师“无意间”泄露出消息,说自己正在研究不使用千幻草将妖丹炼成丹药的法门,而且已取得重大突破,估计再过不久,就大功告成了!

    这消息一出,顿时在市场上掀起轩然大波,妖丹的价格当天就涨到了2000灵石,而且在第二天就突破了2500灵石!而那个炼丹师也受到热烈追捧,据说很快就被一个大家族重金聘了过去。

    也许在极少数明眼人的眼中,这炼丹师的说法疑点重重,但在市场的狂热情绪面前,这些怀疑就像一个小浪花,瞬间就被吞没得无影无踪。

    或许是这炼丹师的行为启发了其它人,没过几天,一个更有名气的炼丹师也宣布,自己已经“基本上”掌握了不使用千幻草将妖丹炼成丹药的法门。

    整个市场群情振奋,大家都说:要不了多久,将妖丹直接炼成丹药的好日子就要来临了!

    此时此刻,妖丹的价格达到3500灵石一枚。

    到了这种程度,就有人开始动其它心思了——妖丹这么值钱,我们干嘛不去云海中弄几颗来?

    于是,一个新的狂潮迅速产生——猎鲸取丹。

    无数修士涌向外岛海域,开始在各处猎杀妖鲸,因为人多鲸少,为了争夺一颗妖丹,不时有相互厮杀的事件发生,

    这些修士不知道鲸鱼的分布、不懂得下饵诱鲸,外岛海域的妖鲸也不像云荒海域那么密集,因此,猎鲸狂潮不但没有为市场供应多少妖丹,反而进一步助涨了妖丹的价格。

    妖丹的价格很快达到4500灵石一枚,并开始向5000大关高歌猛进。

    此时此刻,费才手握三千多颗妖丹,笑而不语,冷眼旁观。

    “慕容兄,我现在都觉得你有些可怕了,宋忠这几天,一颗妖丹都没能入手。”万里镜那边,白管事脸色复杂地说道。

    “哦?现在妖丹虽然要差不多5000灵石一枚,但宋忠还不至于一颗也买不起吧?”费才问。

    “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这根本不是价格的问题,如今市场上,已经一丹难求了!大家都囤积在手中,等着价格更高了再卖!”白管事苦笑道。

    “那宋忠没有出海去猎鲸取丹吗?”费才又问。

    “外岛海域现在全是猎鲸的修士!宋忠想猎鲸,只能先跟人打一架再说,他如果真的身怀重宝,越是这种时候,越得低调行事,总不能猎一条鲸杀一个人吧?”

    “呵呵,看来这效果比我想象的还要好啊!”费才笑道。

    “你也别太得意,我估计再过几天,就有修士来云荒海域猎鲸了。”白管事道。

    “云荒海域的妖鲸可没那么好猎啊,他们不怕猎鲸不成,反被鲸猎?”

    “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妖丹的价格这么高,就算再危险也会有人来冒险的。”

    “哦……不过没关系,我已经准备收工回天星岛了。”费才笑了笑说。

    “你准备停手了?说起来,你现在手里有多少妖丹?”

    “三千枚。”

    “三千枚!”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白管事听到这个数字,还是吓了一跳。这么多妖丹,要是一下子投放到市场上……

    果然,下一秒钟他就听到了费才不紧不慢的声音:“你觉得现在这个时候,如果我把妖丹全部出手,会不会砸垮市场啊?”

    “当然会!”白管事不禁有些着急。“难道……你真准备这么做?!”

    费才笑道:“我对砸市场没兴趣,只不过想将手中的妖丹卖掉,再买些丹药罢了,不知云商会有没有兴趣做这笔买卖?”

    绕了这么久,这才是费才的真正目的。他之所以把妖丹市场折腾得天翻地覆,除了断绝宋忠的妖丹来源外,另一个目的就是投机一把,把手中的一大把妖丹全部换成丹药。

    白管事也是个精明商人,费才这么一说,他立刻明白了,对方这是在拿砸市场威胁云商会呢。他自己心里清楚,目前市场上妖丹价格完全虚高,大家都等着价格再高一点再脱手,要是这个时候有人大量抛售妖丹,绝对会引起抛售狂潮!

    到了那时,妖丹的价格就会跳水似地下跌,那些囤积了一堆妖丹的人,到时候想贱卖都卖不出去,绝对会亏得吐血。

    唯一能赚钱的,就只有第一个抛售的人,但在云商会的计划中,这个人可不是费才,而是他们云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