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杀死那个主角 > 第二十二章 交易
    “对方一次性购买了这么多妖丹,最近妖丹的价格有上涨吗?”过了一会,费才又冒出了一个问题。

    但他可是花了钱的,就算问十万个为什么,只要和购买的情报相关,对方就得回答。

    白管事倒也耐心,听了费才的问题后,当即笑道:“那倒不至于!首先妖丹本来就用途不大,就算有人一下子买很多,市场也不会那么大反应;其次,那人虽然一次性收购了很多,但跟市场上的总量比起来,不过九牛一毛。我做个简单的算术:一枚妖丹的价格大约三百灵石,那人总共花了四万灵石,也不过购买百余枚,而市场上的存量不说有一万枚,几千枚肯定是有的。”

    “有道理。”费才点点头,又问:“你不好奇那人为什么一下子购买这么多妖丹吗?”

    “当然好奇!但要说比这个更值得好奇的事,天星城每天没有八百件也有一千件,要是没有什么特殊原因,我还真不会去关注它。”白管事坦然道。

    费才微微颔首,说:“既然如此,我就说说今天来这里的第二件事吧,听了我的话,你可能会对这件事更加好奇。”

    “洗耳恭听。”白管事微笑道。

    “那个购买大量妖丹的人名叫宋忠,简单来说,我和宋忠都不是乱星域的人,而是来自原本的人界。宋忠是开启上古传送阵过来的,而我为了追杀宋忠,也误打误撞地被传送了过来。”

    费才的第一段话,就让白管事吃了一惊,但对方什么也没问,只是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宋忠之所以能传送过来,是因为他偶然得到了启动上古传送阵的方法,与此同时,他还有可以在传送是保护自身的大挪移令。而他之所以购买如此多的妖丹,是因为他有一件宝物,可以很方便地将妖丹炼制成丹药,而且不用千幻草。”

    虽然这几句话费才说得信誓旦旦,但基本上都是他的推测。不过他也知道,就算他说的是真的,白管事也没那么容易相信他。

    “我说这些的目的,就是想请云商会协助我找到并杀死宋忠。杀了他你们至少可以获得几个好处:第一,你们可以搜他的魂,获得使用上古传送阵的方法,还能够拿到大挪移令。这个上古传送阵是连接人界的,要是云商会掌握了这个,能获得多大利益相信你们比我更清楚。”

    “第二,你们可以拿到宋忠炼制丹药的宝物,拿到这个东西,云商会就相当于掌握了乱星域的丹药市场。”

    费才说的这两样,无论哪个都是足以改变乱星域势力格局的东西,但白管事听了,脸上却没有任何波动,只是问道:“那么你想要什么呢?”

    “我只想要宋忠死!其它收获全是你们的。”他干脆地说。

    白管事依旧没有表示。

    他见了对方的反应,又补充道:“当然,你们也可以去和宋忠合作,跟他做交易,然后来杀掉我。不过我提醒你的是,我可能比宋忠还要难杀,宋忠的修为大概是筑基期,但真实实力应该只比结丹初期的修士差一筹。至于我嘛,要杀我,可能一个结丹修士还不够吧!”

    “哦?”白管事脸上终于浮现出一抹笑容。“恕我冒犯,道友的修为应该是筑基初期?”

    “不错,我的修为确实只有筑基初期,但我是剑修。”费才说。

    “剑修?用剑的修士吗?”白管事奇怪地问。

    果然如此!看见对方的反应,费才就知道乱星域太早脱离人界,根本没有发展出剑修这种怪物。对方自然也不知道剑修的实力远超同阶,特别是自己还练出了正常要结丹修士才能修出的剑意。

    “用剑的不一定是剑修,剑修也不一定用剑,心中有剑意,万物皆可为剑。”费才当然不会放过这个装b的机会,狠狠地装了一把逼。

    “那可否让我见识一下剑意?”

    听了对方的问题,费才也不答话,淡淡地扫了一眼白管事面前的茶杯,微微一笑。

    两道剑意无形无声地划过,将杯子整齐地分成了四瓣,这还不算什么,关键是杯子裂开后,里面的茶水竟也像固体一样,被分成了四块!而且不流不淌,就像四瓣果冻一样倒在桌子上,直到费才的剑意撤去,水才“哗”地散开,流了一桌。

    白管事心中却惊讶得更加厉害,因为他知道这两个杯子的材质可不是一般瓷器,而是用妖兽的骨骼煅烧而成,就算用中品法器来劈砍,也不一定能裂得这么整齐,更何况还要把茶水固锁,再像固体一样切开!

    可对方只是眼光一扫,就达到了这种效果!白管事自己肯定做不到,就算结丹初期的修士来,也不一定能做得这么完美。

    “这就是剑意?!”他问。

    “对!”费才答道。

    白管事听了,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第一次变得严肃起来。

    “道友的实力,果然不同凡响!”

    费才笑而不语,他知道眼前这个白管事,终于开始认真思考自己刚刚说的话了。

    看来不管在哪里,只有实力才是王道啊——当然,对主角来说除外。

    过了一会,白管事问道:“刚才道友说想请云商会协助你杀死宋忠,不知具体想让我们做什么?”

    “主要是两点,首先是利用云商会的情报网,帮我找到宋忠;其次是派出结丹期的修士,和我一起围杀他。”费才说。

    白管事点了点头,沉思起来,过了良久,他才缓缓开口:“抱歉,这两点要求,目前我都无法答应你。并非我不相信你,其实我个人觉得做这件事对云商会有很大好处,但可惜云商会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你说的这些毕竟无凭无据,我相信你,但我没信心说服云商会的头领也相信你。”

    对方这一席话,倒也在费才的预料之中:“无妨,你们可以先派人找到宋忠,暗中派人监视他,自然就知道我说的话是真是假了,这个总在你的权限范围内吧?”

    “这个我当然可以做到。但你就不怕确定了宋忠身怀重宝之后,云商会压根不通知你,直接就派大能修士将他击杀了?”白管家问。

    但费才只是笑了笑:“这也无妨,我说过,我只要宋忠死就可以了,他身上的东西我没有兴趣。而只要宋忠死了,不管你们告不告诉我,我都会知道。”

    “那么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