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杀死那个主角 > 第二十一章 天星城、云商会
    费才乘坐的船名叫烟云号,这艘船除了有四根桅杆的风帆作为动力,还有两头被驯服的吞云鲸在前方牵引,速度非常快。

    烟云号是一艘货轮,主要用来运送各个外岛出产的妖兽灵材,这次接到云商会总部的命令,专程绕路到云鲸岛,接上了费才后,才向天星岛驶去。

    到天星岛需要花一周时间,而今天已经是第六天了。这几天费才一直在静修玄水剑法,这是一套可以一直修到元婴期的剑法,依靠着“猛练自然强”,他感觉自己对功法中的精微之处又加深了不少理解,但境界和法力都没什么提升,毕竟这软件作用的是大脑,要提升法力,最快的办法还是服用丹药。

    除了法力,费才还需要继续磨砺剑意,只不过到了他这种程度,静修已对剑意没多大提升,要想更进一步,就只能靠实战杀敌。

    破坏宋忠的“种田”是完成任务的基础,但除此之外,他也需要提升自己的实力,不然到时候两个人筑基对筑基,谁生谁死还不好说呢。

    不过这些方面,费才都已经有了计划。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他走过打开门,只见一个年前人恭恭敬敬地站在门口。

    费才认得他,对方是云商会派来的领路人,名叫白宇,是一名炼气5级的修士。

    “前辈,船预计明天上午就可以到天星岛,不知您还有什么其它吩咐?”

    “没有了,明天到之前你过来通知我一声就好。”

    “是!”

    说完,白宇就干脆地离开了。

    第二天上午,对方果然按时来通知费才。

    “前辈,大约还有半个时辰,船就会在天星岛靠岸。”

    “好,我们上去看看。”

    费才说着走出了房间,这个乱星域最大的岛屿是什么样,他还真有些好奇。

    上了甲板,举目瞭望,虽然他对天星城有过不少想象,但眼前的景象还是让他惊叹不已。

    “这就是……天星城?”

    “回前辈,这正是天星城。”

    “还真是宏伟啊!”费才不禁感叹。

    天星城下小上大,呈一个倒圆锥型,最底端刚刚挨到云海,而最顶部的大平台则在将近500米的高度上!

    顶部平台大致呈圆形,直径约有5000米,费才遥遥望去,虽然只能看到最外面一圈,但从那一座紧挨一座的布局来看,上面恐怕已经修满了建筑物。

    顶部到底部之间的广阔侧面也没有被浪费,无数开凿出来的道路纵横交错,连接着一个个从侧面延伸出来的小平台,这些小平台上,也有许多建筑,时不时还能看到修仙者飞进飞出。

    在挨着云海的最底端,数座宽大的浮桥呈放射形延伸而出,那就是天星城的港口,数百艘各色船只停泊在浮桥边上,工人在浮桥上来来回回地搬运着各种货物。

    这天星城的形状已经完全突破费才心中的物理规则,虽然明白这里不是地球,而是一切皆有可能的异世界,他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在这乱星域,似乎无论什么东西都能浮在云海上?特别是这天星城,如此上大下小的模样,却不会坍塌。可有人探索过其中的原因吗?”

    白宇听了他的问题,当即答道:“当然!过去曾有位炼丹师有过和前辈一样的疑问,深究其中缘由之后,他发现妖兽体内和浮空岛的石头中都还有一种名叫‘空素’的物质,正是这种物质让物体浮在云海上方,空素越多,物体就可以浮得越高。实际上,如今建造这些船只的材料中,也全都掺入了空素,因此才能在云海上航行。”

    “原来如此。”费才点点头,接着又问了些其它问题,白宇一一作答。就在这闲聊中,烟云号终于靠岸了。

    “我们怎么上去?”费才问。

    白宇听了苦笑一下:“前辈直接飞上去即可,不过到了上面得等等我,我乘坐登空梯上去。”

    “这样?那不如我载你上去吧。”

    “如此多谢前辈了!”

    费才放出飞剑,自己先站了上去,接着手一招,将白宇也拉进了剑光中。飞剑昂首而起,片刻间便飞到了顶部平台。

    落了地后,白宇一边继续带路,一边向费才介绍天星城的划分。

    “天星城分为四个区,分别是上东区、上西区、下东区和下西区,三大商会各占其中一区,剩下的一个区是公共区域。我们要去的云商会总部就在上东区。”

    天星城中有禁空禁制,所有人都无法飞行,城内行人来来往往,街道两旁店铺林立。

    在城中七拐八拐地走了一会,两人来到了一幢气势宏伟的建筑前。

    “前辈,这就是云商会总部了,我们进去吧。”白宇微笑着说。

    费才点点头,走了进去,白宇将他带进一间雅间,让人端上灵茶后,便告辞了。

    没过片刻,一个唇上留着八字胡、身材微胖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唉呀唉呀!抱歉久等了,这位可就是慕容道友?久仰久仰!”中年男人一进房间,就堆起了满脸笑容,好像费才是他多年不见的兄弟一般。

    费才心中暗暗发笑,自己才从另一个世界穿越过来,却不知对方所谓的“久仰”从何仰起?

    但在表面上,他只是摆出谦虚模样,微笑道:“不敢当,不敢当!恕我眼拙,这位云商会的老板该怎么称呼?”

    “哈哈!老板这个称号我可担当不起,在下姓白,现任云商会中的管事,你叫我白管事即可!哎!咱们别站着说话,坐!坐!”

    两人落座,费才放出气息微微一探,发现对方竟然是个筑基巅峰的修士。怪不得刚刚称自己为“道友”而不是“前辈”,显然已经发现了费才不是结丹修士。

    但对方既然不揭穿,他也不会去挑这个话头。费才开门见山地说道:“这次我过来,主要有两件事。”

    “哦?请慕容道友说来听听?”白管事说。

    “第一件事,我想买一件东西。”

    “那道友可是来对了,云商会虽然不敢说无所不有,但绝大多数东西,只要有钱,都能在我们这买到。”

    “情报也能买到?”费才问。

    “当然!”

    “好。我想知道最近这半个月中,在天星城有没有人采购大量的妖丹,或者出售大量的妖兽灵材?”

    白管事想了想,说:“这个倒是不难查,应该很快就能查到。”

    “收费是?”

    “两千灵石。”

    “不便宜啊!”费才说,两千灵石差不多能买一件上品法器了。

    白管事闻言笑道:“所有情报都不便宜,如果您还有其它要买的东西,我可以一起打个折。”

    “这倒不用了,就两千灵石吧。”费才说。

    “那么请稍等片刻。”说完白管事就走出了房间,没过一会,就回来了。

    “大约半个时辰就能查到,慕容兄不如在此稍等片刻?”白管事说。

    “好!”费才答应,接着又问:“云商会可有什么适合筑基修士服用的丹药,白管事能否为我介绍一下?”

    “这个自然……”

    白管事说着便介绍了几种丹药,其中最常见的一种名叫玄元丹,价格自然不便宜,一万灵石一颗,普通的筑基修士就算倾家荡产也不一定买得起一颗。就算以费才目前的身家,也只能买下五颗。

    就算四象灵根的资质再好,五颗最多也就让他冲到筑基后期,想要结丹是不太可能了。

    不知不觉间,半个时辰就在闲聊中过去了。一个白管事的手下走了进来,在他身边耳语了一番。

    费才看到白管事脸上惊讶神色一闪而过,便知道其中有戏。

    果然,对方说道:“大约在三天前,确实有一个人在天星城的几家商铺大量购入各类妖丹,同时出售了一大批妖兽灵材。这几家商铺中,就有属于咱们云商会的,因此很快就查到了。”

    “对方样貌呢?”费才问。

    白管事知道他在想什么,摇摇头说:“几家商铺的描述各有不同,但探测到对方的修为都是筑基期。因此对方要么是同一组织的不同人,要么是同一个人用的不同乔装。”

    “对方购买妖丹,一共花了多少灵石?”费才又问。

    “一开始在几家店铺总共花了两万多,后来卖掉妖兽灵材收入两万,又全部买成了妖丹。”

    “价值两万的妖兽灵材?储物袋根本放不下吧?”费才奇怪地问。

    “对方卖的灵材,全都是已经精炼好的。”白管事解释道。

    费才听到这里,心中一动。

    白管事说对方在变卖灵材之前,就已经有了两万灵石。而他清楚记得,在逃离魔门追杀时,自己杀的魔门修士比宋忠要多一倍,自己变卖掉那些功法、法器后,总共约有四万多灵石,刚好也是此人的一倍。也就是说,从灵石的数量上,是对得上的。

    而且对方竟然能将那么多灵材精炼好后,再拿来变卖,可见手中多半有可以很方便地精炼灵材的外挂,这一点也是符合费才之前的推断的。

    他突然又想到一件事,于是问道:“这在天星岛附近,有人发现过什么上古传送阵吗?”

    大概是话题跳跃幅度太大,白管事愣了一下,才回答道:“在附近的一个内岛上,确实有一个上古传送阵,过去有无数大能修士去参详过,却一直没有找出使用方法,后面渐渐地就被人遗忘在一边了。”

    “那个内岛到天星岛大约多少路程?”费才问。

    “两天左右吧!”

    这样的话,时间也对得上了。从两人被传送那天算起,到今天为止已经过去了将近二十天。自己因为被传送到了一个偏僻地方,直到今天辗转到天星城。宋忠却被传送到一个内岛上,比自己多出了至少两周时间,足够他去外面猎杀一圈妖兽回来贩卖。

    现在看来,宋忠不但正按照自己预想的套路在做,还已经积攒起了第一批妖丹!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