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杀死那个主角 > 第十七章 你终于不扮猪了
    没过多久,黑云就已经压过了半边天,原本还是一个个黑点的魔门修士,已经抵近到可以看见他们煞气腾腾的身影。

    此时此刻,落尘宗也不再分什么前中后七个小队,所有筑基修士全部集中在一起,就等着和魔门殊死一搏,反正到了这地步,跑也跑不掉了。

    至于那些炼气期弟子?他们还不能飞行,注定无法成为战斗主力,只能全部集中在玄甲飞舟上,一开起战来,多半就是自生自灭的角色了。

    敌人压到跟前,却没有急着动手,黑云之中突然传来一个阴沉的声音:“苍老怪,都到了这个地步,不如让你的门人放弃抵抗,归顺我们魔焰宗。我宗绝不会亏待你们,你宗弟子可以修习我宗功法,我还可以向宗门申请一个长老的位置给你。”

    对方口中的“苍老怪”正是落尘宗的元婴师祖,他冷笑一声说道:“你们现在说得好听,要是真归顺了你们,谁知道你不会食言?到时候我们这些人是圆是扁还不是任你拿捏?说不定我宗弟子还会被你拿去练什么邪法呢!”

    苍姓师祖的话语之中,竟似对归顺魔门没什么抵触,只不过害怕对方出尔反尔,才拒不同意。

    谁知魔门那元婴老怪也不再劝说,“嘿嘿”笑了一声,阴沉说道:“你现在不答应,等我杀了你们一半人,再问问你答不答应!”

    语毕,黑云中突然血光大盛,几道血色匹练袭来,瞬间将几名筑基弟子绞成血肉碎块!魔门众人也齐声呐喊,一股脑地杀了过来。

    苍姓师祖大怒,大吼一声:“落尘宗弟子,迎战!”说罢,自己也向黑云中飞去,喊道:“血焰老魔,对几个筑基弟子动手也不怕自降身份,我来会会你!”

    一时间,天空中黑云滚滚、青气纵横,不时发出炸雷般的响声,两名元婴老怪显然已经动上了手。

    “杀!”

    落尘宗其余弟子也在掌门的带领下,向敌人冲了过去,双方很快绞杀成一团,费才却有意无意地落在后面,游离在战场边缘,因为他知道,如果主角要逃走,这就是最后的机会了。

    他不去找敌人,敌人却会来找他,玄甲飞舟的后方,突然出现了几十名敌人!魔门一开始便分了一小部分人出来,利用隐匿气息的法宝的掩护,让他们绕到了落尘宗的后方。

    “魔门修士怎么会在这里!”

    “跟他们拼啦!”

    “啊!”

    玄甲飞舟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屠杀场,炼气期弟子虽然有几百人,但在几十个筑基期的魔门修士面前,片刻间就被砍怪切菜般地杀掉了大半。

    因为费才落在后方,竟然有个不长眼的魔门弟子放出两只飞爪一般的法器,向他袭来。

    费才冷哼一声,左手一掐剑诀,右手一点,飞剑倏地迎了上去。这掌门赐给他的飞剑本来就是上品法器,离法宝仅差一线,再加上他的剑意加持,更是锋锐无匹。

    飞剑对着两只飞爪一斩,瞬间将它们斩成两半,敌人看到自己的法器被一击摧毁,大惊之下便想逃走,却为时已晚。费才手指一勾,飞剑追上敌人,在对方脖子上一绕,一颗大好头颅就此落下。

    秒杀敌人之后,费才没忘记做凡人流主角做得最多的一件事——捡对方的储物袋。将战利品收进怀中,他扭头看向铁甲飞舟,却依旧没有看到宋忠或其它人逃出来。

    该不会主角就这么死在混战中了?那也太坑爹了吧?

    虽然心中这么吐槽,费才却知道这种事不可能发生。于是他采取“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策略,在铁甲飞舟附近冷眼旁观,不主动出手加入战斗,但如果敌人来惹他,当即用飞剑秒杀之,捡完储物袋,继续等待。

    前方与魔门激战的落尘宗弟子已完全落入下风,如果不是几个结丹长老苦苦支撑,肯定早已崩溃了。

    “啊!”

    万里高空中突然响起一声惨叫,紧接着便传来了落尘宗元婴师祖又惊又怒的声音。

    “白骨老怪!你堂堂元婴修士,竟然在自堕身份,在旁偷袭!”

    另一个尖利的声音当即回道:“又不是单挑比武,什么偷袭不偷袭,自古以来兵不厌诈,苍老怪你今天就陨落于此吧!哈哈哈哈哈!!!”

    听这对话,魔门竟然还埋伏了一个元婴修士,趁着落尘宗师祖与血焰老魔拼斗的时候,在旁边忽施偷袭。

    天空中又传来了几声落尘宗师祖的怒吼,紧接便是一声凄厉惨叫,一个只有手掌大小的青色小人从黑云中急速飞出。

    那是落尘宗师祖的元婴!费才看到这个,知道对方的肉身已被敌人毁去了,只有元婴逃了出来。

    这元婴速度虽快,但还没跑多远,一个燃烧着血色火焰的囚笼就当头落下,正好将那元婴罩在其中。

    “血焰魔笼!血焰老怪你毁我肉身便罢!连我元婴也不放过么?!我、我答应如你魔门如何?!”到了临死关头,落尘宗老祖顾不得那么多,竟然在双方众多修士面前求饶起来。

    但敌人只是冷笑一声:“嘿!现在再想如我魔门?已经晚了!”

    话音未落,血焰魔笼火光大盛,竟然将落尘宗师祖的元婴生生炼化了!

    魔门修士士气大振,齐声欢呼道:“苍老怪死啦!”

    原本就已在溃败边缘的落尘宗一方,见到己方的元婴老祖都被灭杀,终于彻底崩溃了,当即四散而逃。

    魔门修士一看,急忙组织人手四处追杀,场面变得更加混乱了。

    就在此时,玄甲飞舟内一个人影倏地飞出,直向东方飞去,中途有个魔门修士想要阻拦,却被他放出一个屋子般大小、印章形状的法器当头压下,敌人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压成了肉酱!

    费才仔细一看,那人正是宋忠!看对方的样子,修为早已不知何时突破到了筑基期!

    他不惊反喜,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宋忠不再隐藏实力,看到对方扮猪吃老虎的套路,费才已经有九成九的把握对方就是主角!

    他正想追过去动手,上方却突然冲过来两个魔门弟子纠缠。

    “杂鱼!”

    费才没兴趣跟他们浪费时间,手指一点,飞剑剑意大盛,猛地涨到一丈多长,青光拉成一道匹练,从两个魔门弟子中间一斩而过。

    “啊!”

    惨叫响起,两名敌人均被拦腰斩杀!

    费才右手一招,将两个储物袋收在手中,转头去看宋忠,却发现对方也刚刚击杀一名魔门修士,正重新加速逃跑。

    费才急忙追过去,还没飞多远,却又有一名魔门修士追杀拦路堵截,所幸宋忠那边也遇到了同样的麻烦……

    就这样,宋忠一边击杀魔门修士一边向东逃跑,费才一边击杀魔门修士一边追杀宋忠。也不知是主角光环太强还是费才运气太差,过来截杀费才的魔门修士竟然比截杀宋忠的多了几乎一倍!

    一来二去,他与宋忠之间的距离竟然越拉越大,等到最终摆脱了魔门的纠缠,宋忠已经跑出视线范围,只能用神念勉强跟踪了。

    宋忠察觉被人用神念锁定之后,自然以为是魔门的追兵,完全没想到追杀他的竟然是同门的费才,因此根本没想过回头,只是********的逃跑。

    中途宋忠变了几次方向,发现无法摆脱追踪后,也就不再尝试,而是朝着一个方向径直飞去。

    不知不觉中,两天过去了。

    “真能跑啊……”费才不禁感叹。他是剑修,御剑飞行耗费不了多少法力,却不知道宋忠用的是什么方法坚持这么久,靠嗑药?还是有什么特殊秘法?

    不过这也算凡人流主角的特色了,哪个凡人流的主角没有一手跑路的绝活?想当年,韩老魔逃跑起来连高他几个层次的大能修士都追不上,自己还能紧跟着没被甩掉就不错了!

    自我安慰了一番后,费才继续埋头苦追。

    就这样,一天又过去了……

    “我一路向北,离开有你的季节,你说你好累,已无法再爱上谁……”

    百无聊赖之下,费才只好边飞边唱歌,只不过这歌套到眼下的情形来,不知为何总让人觉得有股浓浓的基情,要是前面的宋忠听到了,肯定背上升起一阵恶寒。

    正唱到“细数惭愧,我伤你几回”,宋忠的突然开始下降了。

    费才察觉到,急忙加快速度追过去。没过一会,他就感觉到宋忠飞进一个山坳,从神念锁定中消失了。

    费才大急,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在飞剑上,顿时剑芒大盛,飞行的速度又提高了五成。

    这个方法持续不了多久,好在没过多久,他也飞到了山坳上空。

    低头一看,费才不禁惊呼一声,同时心中暗道一句“果然如此”——坐落在山坳底部的,赫然是一个直径上百米的庞大传送阵,看它那不少地方破破旧旧的样子,应该就是凡人流小说中经常出现的“上古传送阵”了。

    而宋忠似乎已将传送阵需要消耗的灵石布置好,正站在传送阵正中,手中抓着一块样式奇特的牌子,就要准备传送!

    “靠!一言不合就换地图,要不要这么无耻!”

    费才大骂一声,却看见传送阵的光芒已经亮了起来。

    “身剑合一!”

    身剑合一无论在威力还是速度上,都是剑修最强的招式,但也是风险最大的招式,万一攻击失败,说不定就是人剑俱毁!

    但这种时候,眼看功亏一篑,费才哪还管得了那么多。整个人向涨大到一丈多长的飞剑上一扑,连人带剑化作一道雪白剑光,如同迅雷般朝着宋忠劈了下去!

    轰——

    就在剑光击中宋忠的一瞬间,传送阵也启动了。

    费才觉得脑中“嗡”的一声,便失去了意识。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