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杀死那个主角 > 第四章 最后的机会
    套路!套路!我这都是被套路死的啊!

    费才一醒来,就不禁在心中狂骂。

    你这老爷爷是怎么回事啊?出来得也太牵强了吧!就算开主角光环也不要开得这么无耻啊!

    如果他嘴巴里有一口血,现在肯定已经喷出来了。

    但是,系统主神才不会管他的感受,在他眼前出现了几个大大的红字,剩余次数:1次。

    费才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仔细想想,这个次数限制也是有道理的。他看过那么多网络小说,自然知道“黄金三章”的说法,也就是说一本网络小如果不能在开头前三章就把主角、世界背景、等级设置、金手指、矛盾冲突交待清楚,那这本小说基本上就扑街了。

    如果现在自己也在一本小说里,矛盾冲突显然就是杀死主角,如果一次尝试算一章,连续三次还没能杀掉主角、解决矛盾,那这本小说自然就完蛋了,自己嘛……自然也跟着完蛋了。

    不、不对!

    费才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自己第一次出现在退婚现场的时候,肯定磨磨唧唧地交待了一章的背景,也就是说,自己这第三次尝试,肯定已经在第四章,已经踏在鬼门关的边缘了!要是这是本小说,读者肯定已经准备弃书了!

    要是再没点突破,自己一定——

    死定了!

    死定了!

    死定了!

    重要的话说三次,绝对不是水字数。

    知道自己已经到了生死边缘,经过最初的焦躁不安后,费才反而渐渐变得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冷静。

    慢慢地,他想到了一个自己一直忽略的问题。

    套路!

    之前无论他怎么选择,不管是带上自己的兄弟去找茬也好,还是请杀手去杀主角也好,最后都陷入了套路中。

    套路就是主角的绝对领域,只要进入其中,主角便无人能敌。

    要想杀掉主角,不在于实力有多强,不在于帮手的数量有多少,关键在于怎样打破主角的套路。

    想到这里,他不禁精神一振:“一定要想办法打破主角的套路!我可是看过两千零五十八本网络小说的男人!”

    一回到白家,费才就第三次把自己关在了屋子里。

    经过整整一天的思索,否定了无数个看似可行的计划后,费才突然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本网络小说。

    在那本著名的小说中,那位大神作家完成了击杀主角的壮举。想当年,多少读者在看到主角被一棍子敲翻宰掉后愤而弃书?当时费才看到那个情节,也是一脸懵逼地发了五分钟呆,然后默默地关掉了网页。不过只过了一天,他就又忍不住继续看了下去……

    是的,那位大神就是传说中的——腌鱼酱男,那本伟大的作品就是传说中——《成猿》。

    费才心中豁然开朗,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犹豫,他决定借用这本小说的情节去击杀主角,这是他最后的机会!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高举双手,仰头高呼道:“大神啊,赐予我力量吧!”

    “哥,爹叫我们过去……”就在此时,白嫣然推开了门。

    然后……表妹的表情,就像看到费才没穿衣服一样。

    “呵呵……不好意思打扰你了,哥,你先忙……”

    说完,白嫣然飞快地逃走了。

    “我勒个去啊!”费才顿时欲哭无泪。

    算了、算了……反正过不了几天,我要不就完成任务脱离这个世界,要不就被系统抹杀,这种细节还是不要在意太多了。

    三天后,费才终于将一切准备妥当,自己的生死,就看这一搏!

    ……

    “……大丈夫行事,当杀伐果断!”

    “啊!”

    远处传来熟悉的惨叫声,魏炎激发银鸟血脉,说完中二台词后,瞬间将白叶四兄弟秒杀,完全和第一次的套路一模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那个“白叶”不是费才,而是费才找来的替身,而费才正藏在几百米外的一块石头后面。

    杀死了“白叶”兄弟四人,魏炎匆匆处理完尸体,迈开大步,朝着一个方向急速离去。

    “我们跟上他,看看他要要去哪!帮我掩盖好气息。”费才赶忙对身边的人说道。

    是的,此时的费才并非一个人,在他身边,还有一个落花楼的杀手,一个面目普通的男人。

    但他雇这个杀手,并不是用来杀魏炎,而是帮他掩盖气息,好让他跟踪主角。

    两人跟踪了一会,杀手终于忍不住说道:“你确定不用我出手?你出了五千玄晶,就为了让我帮你跟踪他,只要你点个头,我两招就能把他秒杀了。”

    “千万不要!”费才赶紧阻止,要是这个杀手对魏炎动手,“老爷爷”剧情就又要触发了。

    “好吧,你是雇主,你说了算。”对方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无可奈何地点点头。

    一小时后,他们跟着魏炎来到了一个小镇。一路下来,费才注意到对方的速度越来越慢。

    当他们看到魏炎朝着一家酒馆走过去的时候,杀手突然开口了:“他的气息又降回了玄者级别!”

    “果然如此!果然银鸟血脉激发时间过了之后,实力会退回到原来的水平!”费才大喜。

    “你是怎么知道的?银鸟血脉已经一百年没有出现过了啊!”杀手吃惊地问道。

    费才笑而不答,心中却在想:这不是显然的吗,xx血脉激发后有持续时间,所有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啊。

    “赶快掩护我进去,把店老板、店小二都打晕,然后你的任务就完成了,可以走了。”他对杀手说。

    对方表情抽搐,就差没有问“你疯了吗”,但落花楼的杀手职业素养毕竟很高,最后什么都没说,掩护着费才抢在魏炎前一步进了酒馆后厨,然后三两下把店老板、店小二打晕在地。

    片刻之后,魏炎走进了酒馆。

    “店小二!店小二!”他连续喊了几声,满脸烧火灰的店小二才从里间走了出来。

    “这位客官,您要点什么?”

    “烧饼、牛肉,再给我来一壶好酒!”魏炎说道。修炼玄气的人只要没到玄将级别,就需要和普通人一样饮食,再加上他刚刚杀了四个人,正需要酒来定定心神。

    “好嘞!”店小二满口答应,不一会,酒肉就摆上了桌。

    魏炎一边吃着,一边想着心事。

    自己刚杀了白叶四兄弟,白家发现四人失踪,肯定会追查此事,要逃过白家的追踪,最好的办法就是赶到百里外的玄水城,在那里坐海船前往中州大陆。

    自己所在的这片玄黄大陆虽然名为“大陆”,不过只是一座大一些的岛罢了,和面积庞大、资源丰富的中州大陆根本无法相比。

    既然已经激发银鸟血脉,自己不用一年时间,肯定就能达到玄师级别,到时侯找个大门派投身进去,就算白家追踪过来了,也拿自己毫无办法。

    传说上一个身负银鸟血脉之人,后来成了统领人族的绝世强者,那么自己……

    魏炎越想心头越是火热,就连那酒的味道有些不对劲也没分辨出来。

    直到脑袋开始发晕,他发现不对。

    “怎么……回事……难道是激发血脉的后遗症?”

    还没等他想清楚,脑后“砰”地一响,后脑勺一阵剧痛,他就晕了过去。

    在魏炎身后,站着穿着店小二服装、脸上被烧火灰抹得看不出本来面目的费才,他的手中赫然拿着一块板砖。

    “嘿!外挂再好,一砖撂倒!”

    ……

    “是你?是你!”魏炎一醒来,就看见费才站在他的面前。

    他用力挣扎,但双手双脚都被铁链绑得结结实实,完全无法动弹。

    当然,如果他再次激发银鸟血脉,多半能崩断这些铁链,但费才是不会给他机会的。

    “对啊,是我,你杀了我三个弟弟,还弄死了一个我的替身。所以对不起咯,未来的银鸟血脉、绝世强者,我要先把你弄死了!”

    费才说着举起了手中柴刀。

    “你、你这个阴险小人!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魏炎狂吼。

    但费才根本不理他,一刀挥了下去。

    鲜血狂飙!

    “你不是很喜欢杀伐果断吗?让你尝尝杀伐果断的味道!让你尝尝杀伐果断的味道!”

    费才边骂边砍,直到对方完全没了气息。

    这时,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行字:成功击杀魏炎,任务完成!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