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杀死那个主角 > 第三章 再次尝试
    费才再次醒来,又回到了退婚现场。

    一切都跟上一次一样,唯一不同的地方,是他眼前多了一行大字:“剩余尝试次数:2次。”

    只剩两次了啊,最好这次就把握住机会!

    白家和魏家家主仍在重复着费才已经听过一次的对话,说道关键关头,费才再次放声大笑,接着又是魏家怒视,老爹训斥。

    回到白家,费才一头扎进了自己房间,开始反思上一次失败的原因。

    过去他一直以为,主角的外挂只在特定的时间点才会开启,现在看来,他想得太简单了。

    外挂开启与否,应该有一种触发机制。比如上一次,魏炎遭遇生命危险时,外挂就自动开启了;以此类推,如果魏家遭遇了重大危机,魏炎的外挂多半也会被触发;甚至魏炎特别不爽的时候,外挂也有可能触发!

    主角果然是bug啊,费才不禁感叹。

    主角就像披着羊皮的狼一样,看似处于底层,看似一无是处,但实际上是位于食物链最顶端的存在。

    比如说白家家主,他是比玄师还要强的玄将,可那是他辛辛苦苦几十年才好不容易修炼成的,而且万一遇到实力比他还强的人,那么一定没有任何悬念,结局只有一个字:死。

    但主角就不同了,外挂触发,瞬间升级到玄师,血脉激发,估计用不了几年就能修炼到玄将,今后遇到实力更强的敌人,说不定还会继续爆种。

    “真是让人不爽啊!”费才狠狠地打了一拳墙壁,如果说之前只是因为系统的强制要求,让他不得不去杀主角,现在就连自己内心,也想杀掉那个魏炎了。

    “上一次你不是杀了我和我的三个弟弟嘛,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说完这句话,费才沉下浮躁的心情,开始思考行动计划。

    魏炎一定会开挂。

    那么怎么才能在他开挂的时候杀了他?

    答案很明显,就是用比他开挂还要强的实力碾压过去,将他击杀!

    魏炎开挂后的实力是玄师级别,虽然不知道是玄师初级、中级还是上级,但如果要保险,最好就是用玄将级别的实力去对付他。

    那么,运用费才或者说白叶的现有资源,能拿出玄将级别的实力吗?

    请家族中的长老出马肯定是不可能的,让老爹出手更加不可能,那么就只有一条途径——请杀手。

    明确了行动方向,费才迅速制定好了新的计划。

    ……

    “爹。”费才神情严肃,恭恭敬敬地向老爹白肃鞠了一躬。

    看到他这个样子,白肃眉头一皱:“你今天怎么了?平时见到我都嬉皮笑脸的。”

    “孩儿近日反思过去的所作所为,觉得过去我仗着自己有点天赋,整日花天酒地、游手好闲,从未好好修炼。今天见到那魏炎好似废人一般,孩儿突然醒悟,如果我再继续这样下去,今后不也变得像那废物一样?我决定痛改前非,从今日开始刻苦修炼,早日突破到玄师境界!”

    费才一席话说出来,白肃听得连连点头,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看来我的叶儿终于懂事了,你既然有这个决心,老爹我一定全力支持,但冲击玄师这件事你一定不能操之过急,否则那魏炎就是你的前车之鉴!”

    “是!孩儿明白。”费才沉声应道,接着又说:“孩儿想向家族申请三颗燃血丹,还望父亲允许!”

    “哦?这燃血丹虽然能燃尽血液中的杂质,对日后冲击玄师很有好处,但服用之后,如同烈火焚身,那感觉可不是人人都能忍受得了的,你确定要用它吗?”白肃盯着费才问道。

    “修行之路本来就是逆天行事,哪能没有痛苦磨难,孩儿有此决心!”

    “好!”白肃见自己的儿子心志坚定,和过去相比仿佛换了一个人般,心中不由大喜,当即大手一挥,答应了费才的请求。

    有了家主的许可,费才顺利地从白家司库中取出了三枚燃血丹。

    但这燃血丹,他却不是准备自己用的。

    他的敌人是个会开挂的主角,就算他修炼到玄师境界又怎么样,还不是被外挂碾压?

    费才准备把燃血丹拿去卖,换成玄晶。

    就像所有玄幻小说里一样,在这个世界里,黄金白银只不过是世俗世界的货币,而在修仙世界里,一种叫玄晶的灵石才是交易使用的硬通货。

    费才换上一身最体面的衣服,带上一张********,揣着三枚燃血丹,走出了家门。

    不一会,他走进了城里最大的一家商行。

    掌柜一见到他,立刻知道来了贵客,急忙客客气气将费才请进店里。

    毕竟人靠衣装嘛,既然诚心要做买卖,就要把方方面面都做到位。费才最讨厌的就是有些主角明明身怀重宝,却偏偏要装出一副穷酸的样子,到店家要赶人了才拿出来装逼打脸,还堵人家一句“只认衣衫不认人”。

    何必呢?人家是做买卖的,又不是开慈善机构的,唯利是图不是商人的本性嘛?

    费才在内间落座,喝了一口店家端上来的灵茶,开门见山地说道:“我有三枚燃血丹想要出售。”

    “哦?”眉眼精明的中年男人顿时来了兴趣。“不知公子可否将它拿出来,让我们鉴定一下品质?”

    “当然。”费才掏出一个檀木盒子,推到掌柜面前。

    掌柜打开盒子,一股灵气扑面而来,盒子正中放着三颗火红色的丹药,正是燃血丹。

    “这是上品……差一点就能达到天品了!”掌柜脸上的喜色一闪而过。“我们愿意以一千玄晶一枚的价格收购。”

    费才没有说话,只是缓缓摇了摇头。

    掌柜见此,摇了摇牙,说道:“一千二百玄晶一枚,不能再多了!”

    费才依然没有同意,微笑着开口道:“上品燃血丹在市场上少之又少,想必你也能猜出我来历不俗,若贵司能表现出诚意,今后我们还可以长期合作。”

    掌柜沉默良久,说道:“烦劳公子在此稍等片刻,我请示一下我家店主。”

    “好。”费才点点头。

    没过多久,掌柜回来了:“店主答应以一千五百玄晶一枚的价格收购这三枚燃血丹,但希望今后若还有丹药出售,首先考虑我们商行。”

    一千五百一枚的价格,高过市价至少三成,费才听了满意地点点头:“这个自然,成交!”

    片刻之后,他带着四枚上品玄晶、五枚中品玄晶离开了商行。

    上品玄晶一枚等于一千枚普通玄晶,而中品玄晶一枚等于一百枚普通玄晶。再加上费才本身的五百枚积蓄,他带着五千玄晶来到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商铺,说出了暗号。

    面目普通的小商贩将他带进店里,立刻有人用布蒙住他的眼睛,将他带上一辆马车,费才没有反抗,“白叶”脑中的记忆告诉他,这正是接触杀手组织“落花楼”的方式。

    很快,他在一个不知何处的小屋子里,见到了一个面目冷峻的男人。

    “说出你想杀的人,他的实力,你想他死的时间、地点和方式,别的不用多说。”

    “他叫魏炎,实力只有玄者2阶,但我有可靠情报,他的隐藏实力达到玄师级别……”费才按照对方的要求,把所有信息简要说了一遍,最后特意要求出动一名玄将级别的杀手。

    “五千玄晶。”对方一个字也不愿多说的样子。

    这个数和“白叶”脑中的记忆刚好一模一样,看来他很懂行啊!

    费才付款,又补充了一个要求:“杀死他的时候,我想在现场看,可以吗?”

    “当然可以。”对方答道,脸上居然浮现出一丝笑容。

    ……

    三天后,城外小道上。

    “……怎么会这么样?!”费才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郁闷得想吐血。

    落花楼的刺客实力不俗,三两招就把激发了银鸟血脉的魏炎打成重伤。但是,一个老爷爷不知从哪里跳了出来,然后……就把刺客一招秒了。

    “哦哦!居然是银鸟血脉!小子,老夫要收你为徒!”老爷爷果然毫无新意,上来就要收魏炎当徒弟。

    “哼!我凭什么要当你徒弟?”魏炎也像所有主角一样傲娇。

    “你这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有多少人求着我指点而不得?唉,算了,你如果愿意当我徒弟,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

    “好!那你帮我杀了他,我就拜你为师!”魏炎眼中寒光一闪,伸手指向费才。

    老爷爷二话不说,飞过来一招秒了费才。

    费才死之前,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

    “靠……”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