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杀死那个主角 > 第五十二章 “战略转移”
    此时此刻,两人哪还不明白?

    “埋伏!跑!”两人几乎同时大吼一声。

    费才狠狠一抽马臀,向前急奔。

    陆方却翻身下马,一头扎进树林,一来可以躲避弓箭,二来也存了掩护费才的意思,这毕竟是他的职责所在,万一费才死了,他也脱不了干系。

    “何方山贼,竟敢袭击官军!”

    身后传来陆方的怒喝声,但费才知道,这多半不是山贼,而是朝廷中有人派了人来截杀他!

    “竟然引来千里追杀,我这面子还真够大的啊!”费才逃亡之中不忘吐槽,后面因为有陆方拖延,敌人顿时被甩开了一段距离。

    只是这么一来,陆方恐怕就凶多吉少了。费才心中郁闷,却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先逃跑再说。

    谁知没多跑出多远,前面的路就被各种植物给完全堵死了。他知道这是敌人早已安排好的手段,暗骂一声,只好弃马步行。

    又向前奔出一段距离,身后敌人的动静居然越来越近了,费才不由得大吃一惊,他自认跑得不算慢,怎么对方这么快就追了上来。

    结果就在此时,敌人那边传来朗声吟诵。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

    原来是战诗!对方有战诗加成,怪不跑得这么快。

    这下子,费才更确信了刚才的猜想,这是朝廷中有人要杀他!不然的话,哪有山贼路匪还会吟诗诵词的?

    关键是,这首诗还很有名,就连费才也知道,这不就是李白的《侠客行》吗?仔细想想,这首诗多半还是主角温仁带到这个世界来的。这家伙,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费才想到这里,恨不得现在杀了温仁,可仅存的理智告诉他,这显然在能力范围之外,再说追兵就在身后。说不得,只好先“战略转移”,保存革命火种了。

    对方的速度比他快,要是一直这么跑下去,迟早会被对方追上。

    好在这是在南方典型的丘陵地带,地势起伏,加上植被茂密,费才每跑出一段距离就调整一次方向,在山里跟敌人打起了游击战。

    但大方向他还是要把握的,他估计柳州城还要往南,因此不管怎么绕,他的人始终在向南边移动。

    可是他能想到这一点,敌人自然也能想到他会往南边逃,好几次费才已经甩掉追兵了,可过了不久,对方又尾随上来。

    说实话,他作为一个在城市里长大的现代人,压根就没什么荒野求生的经验,在山林中跑着跑着,他就毫不意外地跑偏了方向……

    费才当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闷着头拼命逃跑,不知不觉中,太阳西沉,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直到这时他才发现,原来已经快到晚上了。

    丛林的夜晚是很危险的,费才只能放慢脚步。后面的追兵显然也是差不多的想法,今天追不到,可以明天继续追,没必要把自己的命也搭进去。

    就这样,费才趁着还有点光,一脚深一脚浅地龟速前进,勉强走到深夜,山林里已经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了,只好停下了,靠着一颗倒伏的大树坐下来。

    徒步逃亡了一天的疲倦顿时涌了上来,不知不觉中,他进入了梦乡。

    ……

    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费才就突然惊醒。站起身,活动一下酸麻的身体,肚子突然“咕”地一声。

    算起来,他已经十多个小时没有吃饭,所幸怀里还有一块干粮,让他避免了学贝爷吃虫子的情况。

    费才也顾不得身体疲惫,一边把干粮掰成小块放进口中,一边继续前进。此时此刻,他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只要到了柳州城,他就安全了。

    但是,当在山林里前进了一个多小时,天色终于大亮的时候,他终于发现了那个早该发现的问题。

    我在哪儿?柳州城在哪?追兵在哪?

    前后左右都是树林,费才终于发现,自己迷路了……

    当然,好消息是,虽然他迷路了,但敌人似乎也把他跟丢了。这应该算是同时骗过了敌人和自己?

    没有办法,他只能继续向前走。好在如今的他,已经有了一点小小的主角光环,走了一阵之后,居然隐约听见了水声。

    费才顿时大喜,记忆中仅有的一点户外求生知识告诉他:在山里迷路了,沿着河流往下游走总是没错的。

    他快步走过去,没多久果然看见一条小溪,双手捧起溪水喝了一口,洗了把脸,便沿着溪流继续前进。

    不知不觉中,又是几个小时过去了。只能说人的求生本能还是很强大的,费才只打出生以来,还从来没有走过这么多山路。

    走着走着,他都有些怀念在乱星域的日子了,想那时,他御剑纵横、一日千里,多牛逼啊!怎么转眼间就落到这地步了呢?

    渐渐地,天色再次暗了下去,费才在丛林中又走了一天,干粮早已吃完,身体疲惫得要散架了一样。

    他不禁有些绝望,难道自己这么牛逼一个人,最后的结局就是饿死在大山里?

    就在此时,事情再次出现了转机……是的,再次,算上上次找到溪流,这已经是他短时间内第二次绝处逢生,费才越来越相信自己已经有了那么一点主角光环。

    他听了人的喧闹声,就在前方!

    在大山中走了这么久,终于可以见到个人影,他不禁喜极而泣、泪流满面,脚上忽然就有了力气,快步向前跑去。

    前方是一个矮矮的小山包,费才手脚并用地爬了上去,到了山顶往下一看,森林在前方戛然而止,小溪在前方汇入了一条大河,大河两侧是由砂石组成的平坦滩涂,滩涂足有五六百米宽。

    在靠近费才这一侧的滩涂上,百多个人正在械斗,喧闹正是这些人发出来的。

    看他们那衣不蔽体的穿着,手中那简陋的武器,还有毫无组织斗殴……这是哪两个村儿的村民在打群架?

    费才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又观望了一阵,突然发现这些人口中呼喝的语言和自己平时听到的有些不同。

    但这语言,他居然听得懂!

    他心中一动,赶紧在脑袋里搜索了一圈,很快发现,自己之所以听得懂,是因为萧生对这语言有所研究,而他传给自己的知识里,就包含了这一部分。

    现在他已经知道,这语言,正是巫族的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