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杀死那个主角 > 第四十六章 无畏的读书人
    此诗一出,皇上果然心花怒放,要不是后面还有几个考生等着奏对,他估计现在就要钦点这哥们为状元了。

    费才见此,心中突然升起一个疑问,他急忙打开脑中图书馆,在搜索栏里试着输入了“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几个字。

    一秒钟不到,结果出来了,这首诗赫然是李白的《塞下曲》!

    费才看了,险些当场晕菜,一方面他为自己贫乏的文学积累感到绝望,一方面也庆幸自己好歹还算机灵。

    毕竟就在半分钟前,他还在心里夸这哥们做诗做得好呢!还以为自己亲眼见识了一番“七步成诗”呢!谁知这诗压根不是原创的,弄了半天原来是李白的诗!

    怪不得能诗出镇国!要是诗仙李白的诗都不能镇国,那一定是这个世界有问题……

    想到这里,费才看身边这年轻人的眼神,顿时变了。

    既然这是李白的诗,而眼前这哥们又显然不是李白,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这人就是主角温仁!

    费才顿时就不谈定了,眼看着主角毫无防备地站在自己身边,他恨不得现在扑上去掐死对方。

    但理智告诉他,这么做万万不行滴!首先这是在大殿上,稍有轻举妄动,立刻就会被斩杀当场,而且主角刚刚吟了一首镇国水平的出来,此时才气护体,真打起来谁杀了谁还不一定呢!

    这边他还正在胡思乱想,皇上的目光一转,转到费才身上来了。

    费才一愣,随即明白过来:我靠!这么快就轮到我了?

    这时他才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策论做诗自己一概不会,如果接下来回答得牛头不对马嘴,皇上一怒之下,还不把他给撕了?

    还没等他想出对策,皇上的第一个问题就已经问出来了,顿时他的脑中一片空白之下,眼看着就要出丑,突然身体仿佛被另外一个人操控了一般,竟然流畅地对答起来!

    “这!!!”

    这变故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费才也顾不得“自己”在说些什么,赶紧在大脑中探查了一遍,结果很快发现,在意识深处,有一朵小小的、不属于他的灵魂!

    这灵魂如同风中的烛火一般,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可能熄灭。但即使如此,它依然不屈不饶地燃烧着,而且它还努力地控制着费才的身体,在皇帝面前,朗声阐述着自己的观点。

    费才顿时明白了,这灵魂正是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如果按照常理,在费才穿越的同时,原主人的灵魂也会被主神抹去。但眼前这个人,却在主神的力量下,硬生生地保留下了一缕残魂。

    是什么让他做到了这一点?费才略一思索,就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是读书人的执念!

    这个被自己占据身体的读书人,或许从很早以前就在期待着这一刻,期待着自己有一天能站在这大殿上,向代表着至高权威的皇帝陈述自己对这国家、对这天下的见解。

    因此,当这一刻终于来临时,哪怕他只剩下一缕残魂,也依然趁着费才不知所措的空档,一举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

    不过这毕竟只是一缕残魂,它的力量太小了,只要费才愿意,他随时可以再将身体的控制权夺回来,甚至可以让这缕残魂魂飞魄散。

    但费才犹豫了良久,始终未能下手,因为这位读书人的执念,让他有些感动了。

    他决定暂时做一个旁观者,听听这读书人想在皇帝面前陈述的见解,到底是些什么。

    一分钟过去……

    “自己”还在慷慨陈词,可费才已经觉得有些不妙。

    这人用的语句还是很浅显直白的,他能听懂大约八九成,但关键是对方说的内容,就连费才也可以听出来,这简直是——在跟皇帝唱反调啊!

    他说宣国这几年的战争是“以大攻小,恃强凌弱”,在楼兰、北蛮、东海、南巫四国都已经表示臣服的情况下,还不停地出兵攻打它们,是“不义之战”。

    他说楼兰族、蛮族、海族虽为异族,但“自国主以下,皆愿受中原教化”,其实和人类没什么区别,宣国当“兼爱诸国之百姓,以德义服天下”。至于南边的巫族,他们本来就是人类,只不过信奉巫神,宣国大可“晓之以儒家大义”,而不是用武力去攻打。

    他最后说道,宣国因为连连征战,耗费巨大,影响民生,去年鲁南地区发大水,冲毁良田无数,灾区民不聊生,甚至到了易子而食的地步,可国家非但没有集中力量赈灾,反而因为要攻打南巫,把大部分粮食都调到南边做军粮去了。

    ……

    这人每说一句话,皇帝的脸色就难看一分,大殿里的气氛越来越冷,傍边的大臣更是早就低着头不敢吭声了。

    关键是这读书人还说得有理有据,令人信服,事例充分,逻辑清晰,就算想反驳也让人不知从何反驳。按照现在的话来说,简直就是干货打脸啊!

    关键这打的还是皇帝的脸,费才仔细观察了一下皇帝的面部颜色,嗯……已经越来越青了……

    他才顿时有点急了,这哥们儿嘴炮放得爽是爽,但反正这人都只剩一缕残魂了,正所谓死猪不怕开水烫啊!到时候皇帝震怒,倒霉的人还不是费才?

    费才心念急转,正准备把那缕残魂的掐了,谁知脑中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这位仙人,待我把想说的话说完,再灭了我这残魂,可好?”

    费才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便问道:“你是……这身体原来的主人?”

    “正是在下。”那声音说。

    “你说话的风格,怎么一下子变了?”费才奇怪道,所谓“变了”,是指对方对方话语的风格,一下子变成了现代风格的大白话。

    对方苦笑一声,道:“在下的残魂与仙人你融合,因此也会了仙人的话语。”

    费才顿时明白了。话说回来,这人以为是费才散了他的魂魄,所以把他当成什么大妖、蛮神之类了吧?至于“仙人”什么的称呼,只不过是对方客气罢了。

    这家伙有点意思!

    不过既然对方这么称呼自己,费才也不否认,便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萧生。”

    “你胆子不小啊,居然敢在大殿上直斥皇帝的不对,你不怕陛下震怒,把你拿出去斩了?”费才又问。

    “《宣国律》中有言:不得因言治罪,就算皇帝,也不能滥杀读书人。”萧生说道。

    费才听了,顿时哭笑不得:“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皇帝要治你的罪,还怕找不到借口吗?”

    结果这萧生倒是坦然:“孔圣人有云: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我在此斥皇帝之非,乃是为天下苍生请命!怎可贪生怕死?大丈夫死则死耳,有何可惧?”

    费才一听,差点一口血吐出来:死的又不是你,你当然不惧啊!

    结果他还没说话,又听到萧生问:“仙人此次下凡,会在我这皮囊里逗留多久?”

    “这个……时间应该不会短吧?”费才想想自己的任务才开始呢,便如此答道。

    结果他立刻感觉到那缕残魂微微一屈,好似向他行了个礼:“那么小子萧生,斗胆恳求仙人一件事:请您救救这宣国,救救这天下苍生!”

    对方这句说得情真意切,就连费才这穿越者听了,心中也不禁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