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经典其他 > 抗倭英雄传-续荡寇志 > 【抗倭英雄传】(续荡寇志)(04)(第三节)
    <bod sroll=to>

    作者:夜天河字数:31442016/08/30

    第四章 闺房定计(第三节)

    过了有大概半个时辰,就听马车外传来对暗语交凭证的声音,接着马车继续行进,左拐右拐之后,终于是停了下来。

    马车门被向两边打开,四个凶神恶煞般的黑衣大汉走进来,抓羊一般将被牢牢束缚着的两女架起来走下车,和<>其他</>六个掠来的女子一起押送进早已清理好的地牢。

    地牢被铁栏杆分成八间,每间都放置有不同的用来淫虐女性的器具,摆床、秋千、春凳、木马等,这些女子腿上的绳子或镣铐都被解下,然后锁上了一个连着大铁球的脚镣,再将她们的塞口物打开,将一小块点心般的食物放入,再原样堵好后,将她们置于这些性虐器具之上,绑缚停当,并用涂抹了催淫润滑药液的角先生来慰藉她们已经湿润的蜜洞和紧俏的菊蕾。

    南婉芸和白璐然并没有立刻享受到同<>其他</>六女一样的待遇,盖因南婉芸全身的拘束器具并非流沙帮一众人给戴上的,需要先想办法全部打开,再锁上刻有流沙帮印记的拘束具。至于白璐然,则是牢头另有吩咐。

    两名黑衣守卫护送着白璐然去往一旁牢头专用审问室,而南婉芸则被一名黑衣守卫牵拉着项圈上的链子来到了地牢最内侧的工具间。

    老王,这妞身上的东西需要你给弄开。

    叫老王的人咳嗽了几声,从一堆木箱子里探出头来,看了眼正因镣锁带缚赤身裸体暴露在一群男人面前而窘迫地垂着头的南婉芸,然后又缩了回去。一阵叮当哗啦后,就见老王佝偻着身子捧着个挺精致的小木箱子走了过来。

    这女娃身上的东西挺眼熟,你们也看过了吧。

    这些你就不用管了,总之是全拆了,换上咱们的就结了。你放心,咱们都确认过了。

    嘿嘿,那就好,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老汉我还想多活几年。

    看你那样。别废话了,赶紧干活,喂,摸可以,不能动,还有,这小妞有功夫在身,你可小心着点。

    老王点头称是,待那守卫离开,便露出淫笑走向南婉芸。见这老色狼图谋不轨,南婉芸这如小白羊一般的大家闺秀自然步步看┩就来我的小╪说网后退,不过由于项圈的链子被缠在了桌子腿上,没退几步就到极限了,这一拉扯一愣神的功夫,就被老王抓住了拘束手套。

    这倒是挺恶毒的东西,小女娃乖乖的,老汉我这就帮你解开,再给你上套绳镯子,嘿嘿。

    听到老王的话,南婉芸虽然隐隐作怒,但仍收回了正想要踢出去的右腿,准备等他把自己身上这些恼人的拘束器具解了,再伺机而动。

    然而老王仿佛看穿了她的想法,趁她犹豫的当口,拿出一个链环,咔咔两声将她两脚上的皮制脚镣锁在了一起,这样南婉芸别说踢腿了,移动都很困难。

    小女娃,这里的人,哪个没见过大风大浪?你那点小九九,还是放在肚子里的好,省的遭受不必要的折磨。

    老王说完又迅速出手封住了她双臂的穴道,然后才打开箱子,开始拆解拘束单手套。

    目测老王的本事高过自己,加上双臂的穴道被制,哪怕解了绳子也是无法反抗的,南婉芸有些灰心丧气,也不挣扎,只是乖乖站立着,配合这老头的解锁行动。

    虽然老王这个五十多岁的猥琐老头看着让人生厌,但这开锁的本事还是有的,连探带钩,左敲右推,避开了皮带上的一个个暗钩,打开一个个小锁,将单手套的皮带一条条拆下,最后把拘束单手套上与肩带相连的两个锁打开,拿下了拘束南婉芸多时的皮制拘束单手套。

    接着老王却没有解开捆绑她手臂的绳子,而是解开了脖子上的项圈,而后向下拆起了类似丁字裤的那个皮腰带,将其连同蜜洞菊蕾中的那两个好先生一起解了下来,扔到了桌子上。

    小女娃,看你这仙人洞受创甚重,老汉我怜香惜玉,先给你抹点药,不过你可得管好自己那两条美腿,别不自量力地做不合适的动作。

    呜呜

    瞧老汉我这记性,忘了你还被堵着不能说话,再等会,给你抹了药后,再打开这口塞。

    老王打开了皮脚镣,扶着她坐在凳子上,双腿分开,用凳子腿上的皮带扣好,然后伸手探进桌子上一个罐罐,沾了些黑乎乎的膏状物,插进了她的小蜜洞和俏菊蕾。

    呜哦

    私密处被这沾有可疑物质的粗糙手指大力侵袭触摸着,虽已破身但尚未真正经历这人生妙事的南婉芸被刺激的全身发抖,要不是双腿及纤腰都被带子绑缚在了铁凳子,整个人可能就直接歪倒下去了。

    嘿嘿,真是个小女娃,这幺点刺激就受不了?

    将南婉芸身下两个小洞洞涂抹个遍,又将手指放在鼻子前闻了闻,一脸陶醉,过了一会老王才站直了身子,拿出钥匙为她打开口塞。

    女娃娃,老汉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从哪来,但是进了这里,一定要乖乖听话。你这样的女娃不好找,但不是没有,所以如果不想犯了错被先奸后杀,抛尸荒野,就老老实实的。

    看他突然一脸凶相,南婉芸急忙点头,大气也不敢出。

    很好,老汉我先给你换身行头,然后再教教你这地牢的规矩。

    老王打开皮带,将南婉芸从凳子上扶起来站好,解开捆绑她手臂的绳子,然后拿来一条丰字形的皮带衣服,给她套上,将竖向的皮带扣好,用一把暗黄色小锁锁上,横向的三条皮带,上边两条勒着南婉芸的酥胸,将一对白兔压得突出出来,下边一条束在腰间,紧紧贴着小蛮腰。勒过下体的皮带在两个小洞洞处有两个环,前后各用细银线挂着一个角先生,用来在必要时候堵住蜜洞和菊蕾。

    接着将南婉芸的双臂反剪,呈形,先用一条十字形圆皮带套在手腕上,拉紧后将上面的锁扣扣好,然后用一个形皮带从背后压上,将双臂和身体锁在一起,皮带绕至胸前的部分分别压着束缚胸部的两根丰字形皮带,勒紧后扣好,再用锁锁上。

    老王,赶紧收拾妥当后出来,训话了。

    正当老王将被皮带紧紧束缚的南婉芸推倒在长桌上,准备提枪入洞时,一名黑衣守卫探头吼了一嗓子后又马上退了回去,很是紧急的样子。

    奶奶的晦气,跟老汉我做对不成。

    抱怨归抱怨,老王可是丝毫不敢怠慢,提了裤子后,拿起一副精钢重镣锁在了南婉芸玉足之上,这精钢重镣本身就不轻,加之连接两个重镣环的链条还连接了个百斤重的大铁球,想要逃跑可是难上加难。

    做完这一切后,老王抬腿刚要出去,又突然想起了什幺似的折返回来,解开了南婉芸被封的穴道后,一手扣着她身上的皮带,另一手向下摸到两腿之间,将两个角先生都塞入洞中,将银线的接环扣进了皮带上的锁扣里,不打开锁扣是无法拿出这两个半尺长的角先生的。

    小女娃,这两个角先生上也是抹了药的,你要好好的品尝,今后这样的东西,少不得要经历很多。

    将她往铁凳子上一推,把腰间的皮带扣上,又用丝巾堵了她的小嘴,老王戴上黑色的家丁小帽,急匆匆走了出去。

    地牢里安静了下来,除了那些被锁在淫虐器具上的女子时不时发出的一两声呻吟。南婉芸晃动着双臂,试着挣扎了几下,不过那些皮带纹丝不动,只是让紧缚感更加强烈。

    下身的插着的两个棒棒,初时还没什幺太大的感觉,慢慢的就开始有些刺痒,然后就是瘙痒,逐渐痒到心里,痒到骨头里,迫切希望有什幺东西能狠狠地捅进去,大力的捅进去来止痒,而全身被紧紧束缚着,除了夹紧双腿,尽力去晃动腰肢,让两个角先生能在蜜穴和菊蕾内摩擦挑动,以减轻这酥痒,但是这点刺激根本无法缓解体内的<>欲望</>,她大声呻吟着,到了嘴边只是低沉婉转的呜呜声。

    南婉芸沮丧地甩动着头发,反绑在背后的双手时张时合,被皮带扣在凳子上的纤腰仍尽量上下移动着,挤压着体内的角先生,一双玉足抵着冰冷的地面,十个葱白脚趾缩勾着,又在一声有些尖细的呻吟声中舒张了开来,南婉芸只觉一股热流从蜜洞中涌出,淌落到硬邦邦的铁凳子上。

    妹妹妹妹

    朦胧中听见耳边传来有些遥远的呼唤,南婉芸慢慢睁开眼睛,发现之前被带走的白璐然正站在自己身前,右脚大脚趾抵在自己的足心,内力缓缓流入。

    妹妹,可清醒了?

    南婉芸无力地嗯了一声,又呜呜示意白璐然,希望她解开自己口中的丝巾,不过定睛看去,才发现白璐然并没有如她想象那般完全挣脱了束缚。

    -.om